欢迎书友访问手打书小说网
首页听说摄政王有个秘密 第六百二十章做戏

第六百二十章做戏

    繁华的长安,每到秋季就格外的干燥。东西两市仍旧热闹。夹着西北黄沙的风吹过长安城,吹进了一百零八坊里。

    政事堂里依旧悄无声息。仿佛此前温家三房派人行刺大殿下一事,也淹没在干燥的秋风里。但是彼此的矛盾却未就此隐没,一切皆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在众人翘首以盼了几日后,大理寺率先发难直指大理寺主事武攸宁,曾经因查案不明错判一案,致使对方被父亲赶出家门。

    很快此事在朝中掀起了轩然大波,矛头大部分指向桓儇。指责她不应该牝鸡司晨,公然干预朝政,以致识人不明。当然在一片抨击声中,也有支持她的。

    武攸宁的事情尚未平息,紧接着没多久御史台又递了折子弹劾顾峰。说是顾峰在母热孝时纳妾,有违孝道,要求吏部革其官职。

    两件事情堆在一起皆成了锐利刀子。温氏一党极尽百般言语的上书弹劾,甚至隐有想要控制舆论的架势。说桓儇有意篡权夺位,自己登基。

    尽管折子本本锐利,甚至快要压断桓淇栩的案头,但奇怪的是,桓儇本人毫无动作,大有任其发展的意思。她对此无态度,连带着皇帝对此也毫无言行反应。

    有些敏锐的朝臣,已经在风言风语中收了声。唯独只剩下那些依附着温家的朝臣,还在孜孜不倦地上书,直到有人亲眼看见内侍捧着一大堆折子丢人火中焚烧,温家这才作罢。

    只是皇帝在朝中流言下,仍旧将武攸宁和顾峰各自按罪贬官。而桓儇非但没因此事有所收敛,反倒是越发张狂起来。在二人贬官外迁的当日,邀了一干宗室来府中打马球。可不知何故,她的马受了惊吓踩伤了高平王世子的臂骨,还被马踢了好几脚。

    高平王妃素来都是个护短的主,看着自家儿子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捂着断手哀嚎。当下同桓儇撕扯起来。

    是以等孙南祯来的时候,高平王一家皆是垂头丧气,鼻青脸肿地站在马场里,鼻子还淌着血,瞧上去十分恐怖。

    听闻孙南祯的禀报,桓儇不仅转身就走,还责令吕兴万将人立刻送出去,别污了她的府邸。

    言语中满是对几人的不屑。不过她娇纵归娇纵,但到底还是没人刚将事情传出去。一来是怕她,二来是摸不清状况,不敢轻易涉入此中。

    待吕兴万一把人送走,公主府便传了话出来。说是大殿下身体不适,若是没有要紧事不得上门叨扰。

    “宫里传来消息陛下案头已经堆了不少关于您的折子。”白洛替桓儇捏着肩,看看一旁沏茶的白月,沉声道:“郑总管说一切都是按照您吩咐做的。不过宗室那边已经闹了好几回,想要求见陛下。”

    湖水澄碧,揽下一脉细碎金光。飞来的鹭鸟停在湖畔往水中觅食,惊得湖中游鱼撞起了重重涟漪。

    睁眼望向案前的薰笼,桓儇起身走到围栏边,捧起一瓮鱼食,在手中掂量着,“温家那边有没有动静?”

    “没有。不过熙公子遣人来问过,薛君廓什么时候放出来。”

    闻言桓儇往湖中洒了把鱼食,看着锦鲤争先恐后地冒出来,“明天本宫会进宫。那个时候让他动手吧。”说到这她顿了顿,“徐姑姑今年进贡的蜀锦到了吧?你挑两块花样新颖,颜色嫩的布料给陆徵音送去。就说这是梁承耀的功绩,他央求本宫赠予她。”

    “您这是打算给梁承耀撑腰?”

    “高平王觉得梁承耀配不上陆徵音,出言侮辱。本宫替自己手下人讨债,也是情有可原。”

    听得桓儇笑语晏晏的话,徐姑姑道:“奴婢明白。”

    第二日正逢休沐,是以桓儇直到日上三竿才进宫。

    站在立政殿门口,听着里面传来的啜泣声和叹气声,桓儇眉梢一挑,转头看向身旁的内侍。

    那内侍也机灵,连忙道:“高平王一家和几位宗室老王爷也在。”

    “哦。”桓儇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她跨过了门槛,在听见里面哭泣声渐大的时候,唇际浮笑。

    “陛下。”

    这声陛下让里面声音悉数一止,皆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似乎是没看见宗室的王爷,桓儇从容地走了进来,面上笑意温和。

    “姑姑,你身体好了?”

    闻言桓儇屈指轻弹衣袖,“那日受了惊吓才会如此,让陛下担心了。”

    听着她的话,高平王妃面色一变。怒视着她。

    “阿鸾,你是不是该给大家一个解释?”

    “哟,几位皇叔都在啊。今天怎么突然进宫了,是来看陛下的?”扫了几人一眼,桓儇语气颇为寡淡。

    年长些的河间王捋着胡须,沉声问,“你那日为何要打你佑弟?”

    “高平王没说么?”桓儇眼露疑怪地看向高平王,见他不说话。喟然长叹,“看样子诸位皇叔并不知道。高平王纵容家丁行凶,打了本宫府上的幕僚梁承耀。”

    一听她的话,高平王妃腾地一下起身怒斥道:“你血口喷人!”

    “王妃,陆娘子早就同梁承耀有情意。桓佑以权势压着陆国公,逼迫他将女儿下嫁高平王府。本宫倒是想问问王妃,高平王到底想干什么。”

    听见她的话,高平王妃脸色骤变。她听人说过大殿下有意和陆徵音结亲,可她并未放在心上。反正自家儿子喜欢便要抢过来,哪怕她也瞧不上陆徵音。

    “为了一个幕僚你就要殴打自己堂弟?”

    看着河间王,桓儇讥诮一笑。旋即对着桓淇栩一拱手,“他犯律在先。本宫如何不能教训他?”

    “即便如此,也该由三司定夺。岂容你擅自处置。”

    目光停顿在河间王身上,桓儇眼中讥诮渐浓。

    被她这么一直盯着的河间王,最终一寸寸低下头,避开了她的目光。

    “河间王。”桓儇柔声唤了句,旋即移目看向桓淇栩振袖道:“陛下,梁承耀和陆徵音情投意合。可桓佑却以势压人,那日在府中他酒后行径狂妄跌下马来。臣的马不小心才踩伤了他。”

    “分明是……”

    听出高平王妃愤愤不平的声音,桓儇转头睨她一眸,“有人看见本宫故意责打桓佑么?”

    她这话一出,殿内刹那安静无比。几位宗室互看一眼,低声交流起来。

    “刚刚是你说出手教训有何不可的。”高平王皱眉反驳道。

    “倘若本宫真出手,桓佑可能已经死了。”

    她话音一落,高平王妃突然睁大眼睛。随之两眼翻白,就这样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扫了眼晕死过去的高平王妃,桓儇唇梢牵起。


同类推荐: 韩流巨星韩流攻略保护我方族长开局签到独孤九剑:我天下第一万道龙皇神话解析,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孙悟空大闹异界凶猛道侣也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