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今朝有喜+番外 第124章 赵荣羡番外11:想随她去 .章.

第124章 赵荣羡番外11:想随她去 .章.

    "陛下,臣妾想要糖……"

    "给,你这丫头……"

    "谢谢陛下……啊……"赵荣羡的糖刚刚递过去,面前的女人忽然一阵,嘴角流出鲜血,紧接着,她的耳朵鼻子里也立刻流出了鲜血……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睛里瞬间从温柔变成了怨恨,震惊,失望,还有痛心,血泪纵横。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亲自尝过那保胎药的……

    "御医……御医……"赵荣羡一把抱住女人,几乎是要哭喊出来。

    宫人们乱做了一团,怀里的女人满面痛苦,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角滑落。

    她似乎想要说话,却半晌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赵荣羡慌乱极了,"阿欢……"

    "赵荣羡……你杀我,我以为……我以为你是爱我的,可……可你……你终是容不下我……"她剧烈咳嗽,满嘴的鲜血,眼底里写满了怨恨,"下……下辈子,我……不要再爱你了……"

    "不要再爱你了……"女人微微一震,再也没有动一下了。

    她的眼睛还是死死的瞪着他,满眼的泪水。

    御医跌跌撞撞的冲进来,见到这一幕,吓得脸都白了。

    上前为女人把了把脉,颤颤巍巍的对赵荣羡道,"陛……陛下,节哀顺便。"

    节哀顺便,什么是节哀顺便?

    意思是……她死了吗?

    赵荣羡抱着女人,浑身剧烈颤抖着,"阿欢……阿欢,你……你别吓我,你别吓我啊,你醒醒,你醒醒……"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摇晃着女人,可怀里的女人却一动也没有动。

    这一刻,赵荣羡觉得他心都被掏空了,他觉得他要活不下去的。

    老天爷为何这样残忍……

    她一生从未害过人,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落得这样的下场,哪怕是报应,也该报应在他的身上啊。

    "阿欢,你说话啊,告诉我你是跟我开玩笑的,你告诉我啊……"赵荣羡颤抖着,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阿欢,我求求你,你醒过来……你醒过来好不好……,我答应你让你哥哥回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

    旁边的婢女低低的哭着,御医在旁瑟瑟发抖,似想提醒,却又不敢说话。

    见了皇帝这副模样,谁敢说话啊……

    赵荣羡死死的将女人搂在怀里,完全压抑不住情绪,歇斯底里,"阿欢啊。阿欢啊……"

    "她已经死了……"一道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赵荣羡木然的抬起头,只见他的贵妃姜棠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她轻轻看了看旁边的婢女和御医,低声吩咐,"都出去吧。"

    赵荣羡没有理会她,依旧将他的皇后死死的抱在手里。

    姜棠走的稍微近了些,她闭了闭眼,似也在压抑着情绪,"她死了……"

    "她没有死!"赵荣羡怒声反驳,眼睛里充满了血丝。

    他怒目瞪着姜棠,咬牙又说了一遍,"她没有死,她只是……她只是跟我闹着玩儿呢,她没死……"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姜棠冷笑了一声,嘲弄的看着他,"是你害死了她。"

    "我……尝过的,那碗药没有毒。"

    "你以为姜婉只是在那药碗里下毒。她早已经在皇后的食物里下了毒,那保胎药里的药材恰好与那毒药相冲,你喝没事,可皇后喝了,就会立即毙命。"姜棠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悲伤,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陛下,节哀吧,她已经死了。"姜棠低低说一句,伸手抚去女人睁大的眼睛。

    冷然的看着她,"我终是没脸去见她哥哥,而你,也不配为她伤心难过。"

    赵荣羡没有说话,他紧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哭。

    这一刻,他多么希望自己只是一个平民百姓,至少,他还可以陪着她去死的。

    但是现在,他不能……

    因为他是皇帝,他连死都不能。

    他抬头看着旁边的贵妃,狠狠的瞪着她,"你懂什么?"

    "臣妾是什么都不懂,但臣妾知道,若是爱一个人,就该竭尽所能的去保护她,而不是三番五次的将她置于险境,三番五次的利用她。"贵妃冷冷笑着,"陛下敢说,你封她为后半点也没有制衡朝臣的意思?陛下敢说,你没有因为边境之事对她动过杀心!若你从一开始就没有一丝犹豫的去保护她,她又怎会落得这样一尸两命的下场。"

    "是你……是你不肯放过她,是你一步一步将她推向死亡的,所以你没有资格伤心。"贵妃说完,当下拂袖而去。

    赵荣羡依旧死死的抱着他的皇后,眼前不由浮现从前的种种。

    她刚进府的时候,他明明喜欢她,却总是凶她,总是侮辱她,她待他好,他也半点不领情。在她失去孩子的时候,他为了权势,从未惩罚过始作俑者,而是每一回都训她。

    到了最后,他因为自己的无能,对她起了杀心……

    他的确……是最没有资格伤心的人。

    赵荣羡忽然发了笑,笑着笑着又哭了,他一直死死的抱着女人,最后还是梁丰进门将他拉开的。

    赵荣羡第一回 哭得如此歇斯底里,他第一回丢掉了所有的颜面。

    第二日,他立即下令召回白家全家,皇后亡故,她的兄长她的父母回来参加出殡是应该的,这一回朝臣也不好说什么。

    看到赵荣羡一日比一日难看的脸色,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一个月之后,她的家人终于赶回了长安城。

    他请医术卓绝的贵妃用了特别的法子让她尸身不腐,她最是爱美的,他自然不能让她腐烂,他也不能让她丑丑的见她的父母。

    他亲自为她上妆,让她看起来和过去一样美貌。

    她的父母一进门,便大哭了起来,他们看着他的眼神是怨恨的,可因着他是皇帝,他们什么也不敢说。

    只是哭了一场,哭得太累了,他便让宫人扶他们下去歇着。

    待人一散去,赵荣羡内心的防线再度崩溃,他静默的看着棺材里的女人,忍不住的掉泪。

    他死死的攥紧了手心,却还是忍不住失态。

    以前,他知道他是爱她的,可从没有哪一刻,他是像现在这样难受到都不想活的。

    甚至在她刚死的时候。他都没有那般的感觉,可是想到明日她就要埋到黄陵里去了,他才开始意识到,她死了,她永远的离开了。

    赵荣羡伸手,摸了摸女人冰冷的脸,缓缓支起身子,然后掏出一把匕首。

    一点……一点的对准自己的胸膛,这一刻,他忽然觉得没了她,得了这天下,好像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陛下……"他刚刚举刀,外头忽然传来一道男声。

    来人冲过来一把夺过了他的匕首,冷然的看着他,"陛下乃是一国之君,岂能为了儿女情长置整个国家于不顾……"

    昏暗的烛光下,赵荣羡看清了对方的脸,来人不是旁人,正是她的哥哥白朗月。

    那个曾经与他站在对立面的良臣……

    白朗月眉头紧蹙,仰头片刻,又叹息了口气,"陛下,你是一国之君,不可轻易胡来。"

    是啊,他是一国之君,他不能胡来。

    他的国家,还需要他的,他的子民如今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不可以……万万不可以。

    他木然的看着棺材片刻,回头看向白朗月,笑得嘲讽,"你不恨我?"

    "要说不恨,那是假的。"白朗月苦笑了一声,"我好好的一个妹妹,自从嫁给你,从未过过一天好日子,如今连命都没有了。我恨你,我恨不得你死。可你不能死,你是皇帝,你费劲千辛万苦登上了皇位,如今怎么能不管不顾?"

    "我以为,你心里没有阿欢的……"白朗月说着,又道,"可是现在,我想你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妹妹若是知道你的难处,必然不希望你如此,她喜欢你,她将你当做她的一切,她最是善解人意,她一定希望你好好活着……"

    "她到死都恨我……"赵荣羡终于是有些忍不住,红了眼,"她说……下辈子她不想再爱我,她不想再看到我……"

    赵荣羡侧过头,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白朗月静默的看着这个妹夫。心里有恨,也有同情。

    他默然片刻,道,"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陛下若是想替妹妹报仇,必须振作起来。"

    是啊,他若是想要为她报仇,必须振作。

    再说了,他是一国之君,他的确不可任性,一次也不行……

    "我知道了。"赵荣羡抬眸望着漫天的繁星,还有那皎洁的圆月,也不知是怎的,突然对着白朗月冒了一句,"前些天我与她说,她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她,她跟我说,她要天上的月亮……"

    "后来我想,给她弄一颗夜明珠放到寝殿里,今日夜明珠已经搬进立政殿了。可惜……人没了……"

    赵荣羡笑着,笑着笑着又哭了。

    皇后出殡的那日,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全程只让她的哥哥主持。

    再后来,她的哥哥立下了几个功劳,也就顺理成章的官复原职。

    他也如往常一般处理国事,并派人迎接周国公主。

    然而……这个时候,数年前失踪的云秀公主却突然出现,给了他一张地图,还有一些情报。

    心底的恨意,让赵荣羡没有过多的思考云秀公主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卖自己的国家,他立刻根据情报制定策略,以身诱敌。

    很幸运,他大获全胜,并接连攻破周国十座城池。

    因此,他伸得军心,很快镇国将军手里的权力都落到了他的手里。

    而姜丞相手里的权力也逐渐落到了她的哥哥手里……

    可是赵荣羡心里的恨依旧无法磨灭。他接二连三的征战,仅仅用了五年的时间,就将周国灭国。

    北朝越来越富饶,周边的小国闻风丧胆,北朝终是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盛世,赵荣羡也留下了满身的伤。

    一回到宫里,他便躺到了病床上。

    但他第一件事却不是见御医,而是召了如今已官拜二品的白朗月。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白朗月一进门,赵荣羡便立即开了口。

    白朗月看了看赵荣羡苍白的面容,低低的回了一句,"陛下应当好好静养。"

    "证据可充足了?"赵荣羡并未理会对方,而是冷声问了这么一句。

    白朗月有些无奈,"不日便可动手,姜家这回必然满门抄斩。"

    "好,姜棠可知道此事?"对于姜棠,赵荣羡多少是有些愧疚的。当年他为着权势娶了姜棠,却从未与姜棠有过夫妻之事,而姜棠也因此和白朗月错过。

    哪怕五年前他寻了个理由放走了姜棠,可白朗月已经娶亲许多年,姜棠不愿意与人为妾,便是选了入道门。

    白朗月顿了一顿,神色有些不自然,"姜棠比谁都希望姜家灭门……"

    "那就好……"赵荣羡叹了口气,又问道,"马国师可到了?"

    "陛下,那些前世今生的话不可信。"白朗月蹙了眉,"妹妹已经死了,她永远不会回来了。"

    "可国师不是这样说的。"赵荣羡低声说了一句,却没有再说下去,只吩咐白朗月下去。

    白朗月虽有些无奈,却也只好退了出去。

    赵荣羡仰头望着天花板,朦胧之中,似乎看到了女人对他笑。

    国师说了,他还有机会再见到她的。哪怕一生无子,他也不在意。

    如今,他已经安排了继承人,有白朗月辅佐,他也放心。

    三日后,姜丞相因谋逆被满门抄斩,淑妃姜氏被打入冷宫,永世不得离开。

    三个月之后,皇帝因伤情太重,驾崩。

    北朝新相白朗月辅佐淮南王为帝……

    ………………

    赵荣羡醒过来的时候,脑袋疼的厉害,一睁眼,他看到的不是太极殿,而是……霁月楼,两个女子躺在他的怀里。

    "你们是谁?"他吓得一震,直接将两个女子扔了出去,震惊的看着四周。

    这……这看着,怎么有点儿像是许多年前的霁月楼啊。

    赵荣羡摸了摸自己的脸,满脸都是胭脂,他又看了看自己的衣裳,他这是回到了许多年前。

    他若是没有记错,再过三个月,皇后就要给他赐婚了。

    想起那张温柔的容颜,赵荣羡心头一颤,更是恍然大悟。

    这就是国师说的还能见到?

    他擦了擦脸上的胭脂,急急忙忙的跑出了霁月楼。

    结果一出霁月楼,就被御前侍卫给逮住了,二话不说,架着他就往宫里去,然后不由分说的就是一顿板子。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回应该是文皇后向他父皇告密,想要借着他受伤的机会,下毒害死他!

    见鬼,这辈子季还得争?

    可不得争吗?不争就要等死!

    他是嫡长子,文皇后必然是容不下他的。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不是这个,而是她。

    他要立刻去提亲!否则他不放心。

    赵荣羡趴在床上长叹了口气,吩咐梁丰道,"梁丰,抬朕……本王去宫里……"

    "王爷这是要做什么?"

    "求父皇赐婚……"
今朝有喜+番外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houdashu.com/168/168412/
今朝有喜+番外手机阅读地址:https://m.shoudashu.com/168/168412/


同类推荐: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英雄联盟:我的时代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西游:猴子挖通了地球万能女友诸葛大力娱乐从向往的生活开始轮回空间:欺诈万界西游:我是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