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手打书小说网
首页诡异长生:从为始皇炼丹开始 第31章 诀别之音(求追读!)

第31章 诀别之音(求追读!)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竟是会吃人?!

    洛之玉下意识看向小白,眼角猛的一抽。

    因为小白的模样与常人近乎无异,且看起来乖巧可人,所以洛之玉潜意识中常忘记小白是魔物的事实。

    而接下来一刻钟发生的事情,洛之玉更是看的头皮发麻。

    他虽知道魔物之间经常相互吞噬,但也只是在书卷上读过,从未亲眼见过,而且是如此近距离。

    其实他可以选择不看,可偏偏他就从头看到了尾。

    那种既抗拒又想看的纠结心理,让他忍着扎脚的疼痛,硬生生看完了小白的完整进食过程。

    屋内。

    楚辞盘膝于榻上。

    稍作深呼吸,楚辞骤然运气。

    封住他心脉和各处大穴的银针顷刻被逼出,一挥手,将这八根银针全数收了起来。

    若无这八根银针,楚辞必死无疑。

    眉头紧皱,鲜血从楚辞嘴角止不住的滑落。

    随着银针被取出,他的伤势也是全面爆发。

    “看来得休息十天半月了。”

    楚辞的医道天赋之高,纵然是已故药王苏风都是赞绝不已,这几年修习神农药典,楚辞的医术在这世间已然是一等一。

    对于自己的身体情况,他当然明白。

    虽护住了心脉和经脉,但依旧是受了不轻的内伤,近些天都无法提刀砍人了。

    透过窗,楚辞看向梧桐树下的小白,还有那具被啃噬殆尽的残骸,以及正蹲在地上嗷嗷直吐的洛之玉。

    望东来魔化之躯拥有小宗师之力,而魔物之间的实力进阶本就是依靠吞噬,小白吞噬了望东来的魔躯之后,实力估计最少也能达到中三天。

    甚至,有跨入小宗师的可能。

    “腊祭。”

    楚辞起身,披上一件紫貂紫貂大氅。

    身有内伤,无法运气抵御风寒,只能依靠这件紫貂大氅。

    明天是腊祭,楚辞要回家团圆。

    “楚兄,你可还好?”

    刚刚吐完,正坐在地上拔脚上叶针的洛之玉见楚辞出屋,连忙起身问道。

    “无妨。”

    楚辞瞥了眼洛之玉。

    这家伙看似和三眼魔物周旋许久,还被打的吐了好几口血,但其实并没有受什么伤,并且从他身上划破的衣衫之下若隐若现的‘金色’来看。

    之所以这货能这么周全,都是因为这件金衣。

    “金丝缕衣。”

    洛之玉闻言嘿嘿一笑,拍了拍胸脯。

    “小意思小意思,楚兄若是喜欢,哪天我给你带上一件。”

    这话,楚辞并没有当真。

    金缕衣的价值他还是知道一二,这玩意做工精湛,天下鲜有人能造出,绝不是有钱就能搞定的。

    洛之玉身上这一件,估计也是洛氏的传家至宝。

    毕竟纵然是普通人身穿金缕衣,挨上极道宗师的全力一掌都能保住小命。

    “话说楚兄,今日炼丹考核如何?”

    洛之玉脸色一正,他大半夜赶过来,就是为了问楚辞这件事。

    因为只有楚辞通过考核,洛之玉的计划才能开始。

    楚辞看了眼洛之玉,没有说话。

    “院内杂乱,麻烦洛兄了。”

    语闭,楚辞直接推门出院。

    “哈?”

    洛之玉愣了愣。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小白,负责监督。”

    秋千上的小白,那双灰白眸子骤然一凝,看向了洛之玉。

    刚刚看完小白进食全过程的洛之玉,顿时感觉后背发凉,毛骨悚然,想跑路的想法顿时一散而空。

    “那,那要不咱俩一起收拾?”

    洛之玉尝试朝小白嘿嘿笑了两声。

    小白则是毫无表情,那双灰白眸子就死死盯着洛之玉,洛之玉走哪她看哪。

    “罢了,收就收。”

    洛之玉环视一圈小院,心情复杂。

    且不说其他方面,单就是怒莲一放而出的万千叶针,收起这些叶针,至少就得花上两个时辰。

    “杀千刀的楚九歌,大过年的让我在这打扫院子…”

    话刚出口,风掠起。

    洛之玉猛的抬头,小白近在咫尺,张嘴露出獠牙。

    方才小白进食的一幕瞬间又在脑海中浮现,惊的洛之玉连连后头。

    “得得得,我不骂。”

    “本公子万金之躯,玉树临风,迷倒万千少女,今夜竟然沦为这般田地……”

    洛之玉一边嘟囔着,一边打扫。

    小白则是一个踏跃回到秋千上,认真监工。

    …………………………

    烈阳城内,长乐楼。

    楚辞通过炼丹考核的时候,已经是亥时末。

    而在小院内那一通折腾之后,更是过了子时,这个时间连狗都睡了。

    若是这会回家,必定会打搅家人睡梦。

    为了父母小妹的睡眠质量考虑,楚辞只能勉为其难来这长乐楼渡过这个寂寞的夜晚。

    楚九歌,真是一个为家人着想的好儿子,好哥哥。

    楼内四楼,雅室。

    江海水万里,长流玉琴音。

    茶烟袅袅起,楚辞临窗坐。

    自从三月前长乐一乐(yue)之后,楚辞每隔半月便是会来这长乐楼一趟。

    也不做其他,就单纯听琴。

    这样算下来,楚辞已经来六七次了。

    若是在上一世的夜场会所,连续六七次找同一个公主订房,公主早就沦陷了,任由尔等怀揉软玉,纵马扬鞭。

    “公子可有心事。”

    一曲罢,遮掩面纱的青儿开口问道。

    这三月来,也只有楚辞会点她。

    毕竟愿意点她这个卖艺不卖身,戴面纱不以真容示人,且价格极高的琴师的冤大头,一年也难有一个。

    两人虽然每次话都不多,有时一夜不过三两句,但明显感觉出来,这叫做青儿的琴师在楚辞面前已经不再设防。

    “心事。”

    楚辞把弄几般手中茶杯,微微送至嘴边,接着仰头一饮而尽。

    “姑娘今日之琴音,风萧兮水寒。”

    “此乃诀别之音。”

    “姑娘又有何心事。”

    话出,青儿抚琴的那双手微微一怔,琴弦拨乱,余音微颤。

    稍倾沉默。

    青儿站起身来,绕出琴座,朝着楚辞欠身行礼。

    接着,青葱玉手落在腰间,解开了束住那柔柔细腰的丝带。

    楚辞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

    月色辉映,墙壁上的影子绰约,琉璃裙摆,顺身而落。


同类推荐: 重生特种女兵在种田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锦绣农家之福嫁天下惜你如命娘子且留步我能复制天赋从流量开始的娱乐巨星凤影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