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朋友,海王了解一下 第129章 海王牌人渣改造记(完)

第129章 海王牌人渣改造记(完)

    宋紫梅来到这方世界的时候踌躇满志,觉得自己的人生旅程可能就是攻略改造对象——改变改造对象——成功完成任务,走上人生巅峰。

    但是实际上她的人生轨迹是被骂——被打——被打的瘫在床上起不来,为了顾全性命,倔强的从床上爬起来继续挨打。

    宋紫梅:_(:3∠)_

    马德,人生好难啊!

    宋紫梅是这样,郑含桃又何尝不是这样?

    第一天眼睁睁看着赵宝澜那只骚鸡跟太医令勾搭上了,今天又多了一个秦王,本来就不多的生命值直接扣了13天……

    郑含桃心里边有一万句妈卖批想说!

    春风和畅,景致正佳,两人一左一右蹲在岸边,眼瞅着那艘小船在春风中游荡,恍惚间觉得荡漾着的不是一片绿波,而是皇帝翠绿一片的帽子。

    艹!(一中植物)

    如此过了大半个时辰,那艘小船终于晃到了岸边,守候在岸边的宫人和侍从低着头不敢去看,宋紫梅在心里怒骂着,低眉顺眼的迎了上去。

    赵宝澜身上衣裙倒还齐整,只是鬓间那枚步摇略有些歪,额头花钿也不知掉到哪儿去了,她扶着秦王的手到了岸边,眸光熠熠,神态旖旎,眼底春光胜过岸边无数海棠。

    宋紫梅什么都不想说了。

    也就是这是个人渣改造计划,要是真是宫斗,跟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主子,她老早就投到皇后门下,跟皇后当内应了。

    进宫两天,勾搭了两个男人,还踏马都上了床,别人宫斗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赵宝澜这骚鸡硬生生开拓出恩皮□□的道路,简直牛批!

    赵宝澜伸手过去,宋紫梅会意的将她扶住,并其余宫人侍从走了一段距离,赵宝澜忽然又停下,眸光潋滟,看向后方。

    秦王仍旧站在那儿,器宇轩昂,风流潇洒,四目相对,他大步跟了上来。

    宋紫梅头皮开始发麻,却见赵宝澜拔下发间步摇朝他丢了过去,后者抬手稳稳借住,剑眉微挑,笑的势在必得。

    赵宝澜往前一扭身子,折返回宫,摇曳多情。

    只是过去两天而已,宋紫梅跟郑含桃仿佛就老去了好几岁,晚上离开赵宝澜寝宫时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入骨的疲惫与痛苦。

    第二天是佛诞日,宫中延请高僧入宫讲经,清晨入宫,停驻三日之后再行离开。

    赵宝澜昨天晚上又跟太医令鬼混了一宿,第二天没能起来,太阳都升起来老高了,还躺在床上睡着。

    宋紫梅不信佛,也不信鬼神,只是到了这个世界上,心里免不得会多几分忌讳,迟疑几瞬,便叫上难姐难妹郑含桃,一道往高僧面前听讲。

    郑含桃位分虽低,却是皇帝宠妃,宋紫梅虽是宫女,却是赵贵妃的心腹,皇后未曾到场,赵宝澜也没来,真真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二人被请到了最前排落座,等待高僧前来讲经。

    佛诞日讲经,在宫廷之中也是一场盛典,往来者甚多,开始讲经的时辰也有讲究,皇帝甚至特许高僧大德前来时鸣鞭开道。

    宋紫梅与郑含桃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穿过来的时候也接收到了相关讯息,听到鸣鞭的脆响声传入耳中,便知道负责讲经的高僧到了,下意识抬头去看,却齐齐怔住了。

    那僧人穿一件素净僧袍,持一串佛珠,年纪并不很大,却自有一股肃穆宁静的慈悲,垂下眼睫时,眉宇间仿佛有莲花光华,明净之至。

    宋紫梅是女人,郑含桃也是女人,见到这样仪容俊秀的僧侣,呼吸都不禁停滞几瞬,再回过神来之后,两人心有余悸的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多亏赵宝澜不在这儿!”

    要不然,鬼知道那个骚鸡能做出什么事情!

    两人是到这儿来礼佛的,倒真是格外认真,加之那高僧讲解佛经时深入浅出,鞭辟入里,不觉叫她们听得入了神。

    讲经持续了一下午,佛诞日的活动却才开始小半,到了下午,宫中内侍宫人便可以往相应地方去挂经幡,等到晚上,还可以放灯祈福。

    皇帝没有传召,郑含桃作为妃嫔,自然没什么事情要做,至于宋紫梅,临行前也跟赵宝澜身边的另一个大宫女说了,今日要为自家娘娘祈福,晚些时候再回去。

    在佛法中熏陶了一整天,宋紫梅跟郑含桃颇有感触,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开始升华,放完灯离开时,甚至感慨出声:“要是赵宝澜能来坐坐就好了,修身养性,克制**,她需要这个。”

    郑含桃心有戚戚:“是的呢!”

    宋紫梅作为社畜要回去报道,郑含桃作为新晋投靠的喽啰,也要去给赵贵妃请安,两人一道往赵宝澜寝宫中去,到了寝殿外边,就见赵贵妃的亲近宫人们守在门外严阵以待,看她们回来,嘴唇前竖着一根食指,示意她们噤声。

    宋紫梅:“……”

    郑含桃:“……”

    宋紫梅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忽然间有中很不好的预感!”

    郑含桃脸色铁青:“好巧,我也是!”

    寝殿的门闭合着,但窗户却留了一丝缝隙,两人艰难的看了进去,便见内殿中帘幕低垂,隐约有女子的娇笑声传来,又似乎掺杂有几分娇喘,旖旎缠绵,春光难掩。

    宋紫梅:“……”

    郑含桃:“……”

    宋紫梅:“赵宝澜你这个畜生!”

    郑含桃:“狗改不了吃屎!”

    宋紫梅:“老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郑含桃:“真是一点都不错!”

    其余人:“……”

    宋紫梅一张脸涨得青紫,狞然问其余人:“是谁?!太医令,还是秦王?!”

    郑含桃愤愤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娘娘心里怎么一点避讳都没有?!”

    其余人还没说话,宋紫梅就听寝殿内传来赵宝澜嗲里嗲气的娇呼声:“大师,大师!你真好!宝澜好喜欢你哦!”

    宋紫梅:“……”

    郑含桃:“……”

    宋紫梅地铁老人脸。

    郑含桃地铁老人脸。

    宋紫梅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问守在外边的宫人和内侍:“是我想的那个大师吗?”

    被问到的宫人满脸骄傲,与有荣焉道:“当然是了,天下间哪有男人都逃脱我们娘娘的手掌心?!”

    宋紫梅只觉一口气没喘上来,人就要往地上倒,这时候却听“噗”的一声,脸上仿佛溅上了几分湿意。

    旋即便是宫人们惊惶不安的呼唤声:“郑美人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吐血了?!”

    宋紫梅惶然回头,便见郑含桃倒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吐血,眼神都涣散了。

    大概是察觉到她的目光,郑含桃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姐妹,加油!带着我那一份,好好的活下去!”

    宋紫梅:“……”

    我也想的。

    只是看赵宝澜的这个骚劲儿……臣妾可能是做不到了_(:3∠)_

    ……

    赵宝澜每次进行违规操作的时候,几个改造者都能收到提示,宋紫梅跟郑含桃是这样,景朝皇帝裴文臻也是这样。

    三天。

    他才穿过来三天,赵宝澜就给他戴了三顶绿帽子,真真是资本家听了流泪,华尔街听说默跪。

    要是遵从裴文臻本人的心愿,那肯定是得抄着刀杀过去给那个碧池来一下,只是这时候他接受到的是改造任务,就不能这么办了。

    得感化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叫她羞愧难当,然后再用男人的胸膛温暖她,用真情打动她。

    裴文臻想的好好的,但是真做起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譬如说宫妃入宫三日、学过规矩之后才能侍寝——三天找了三个野男人,鬼知道赵宝澜学得都是些什么规矩。

    他不想再等下去,穿过来之后当即便起驾要去见赵宝澜,还没等把腿迈出去,就被人拦住了。

    “陛下,宫妃入宫前三日不得见驾,这祖制。”

    裴文臻大怒:“朕的贵妃,朕想见一见都不行?!”

    “没错,不行。”

    裴文臻被气笑了:“朕要是一定要去呢?”

    “不尊祖制,大臣们会觉得您是昏君。”

    裴文臻不明所以:“然后呢?”

    “那就没有然后了。”

    裴文臻:“……”

    艹!

    多么痛的领悟!

    这就是傀儡皇帝的痛吗?!

    他硬生生忍着没去见赵宝澜,由着她给自己的帽子染色,哪知道等到了第四天,新妃该当觐见的时候,赵宝澜却病了。

    ——见鬼的病了,老子这儿提示一个接着一个,她明明就是在跟野男人鬼混!

    裴文臻san值掉的几乎要到底,想要去见人,却又被拦住了。

    “陛下,遵循祖制,宫妃染病时不得见驾。”

    裴文臻:“如果朕一定要去呢?”

    “那大臣们可能又要觉得您是昏君了。”

    裴文臻:“……”

    行,老子忍!

    这期间又经历了武林最负盛名的两位剑客决战紫禁之巅,结束之后给裴文臻戴了一顶帽子。

    又经历了北戎皇子来访,期间顺带着给裴文臻戴了一顶帽子。

    期间还夹杂有各中各样的帽子play,不一而足。

    裴文臻在这儿呆了半个月,对着镜子一看,觉得自己脸都绿了,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没忍住,传了赵宝澜之父昌平侯见驾:“贵妃行事不检,爱卿作为人父,是否该加以谏止?”

    昌平侯呵呵笑了:“臣要的是从臣女腹中生下的外孙,至于外孙的父亲是谁,又有什么要紧?”

    “……”裴文臻:“?????”

    昌平侯“哎哟”一声,不好意思道:“不小心把实话给说出来了!”

    【昌平侯撤回了一条消息】

    “……”裴文臻:“?????”

    裴文臻一口血梗在心口,强撑着没有吐出来,他忍无可忍,送走昌平侯之后,便起驾往赵贵妃宫里去。

    内侍宫人一个劲儿的拦,说:“陛下三思啊,贵妃——真要是撞上了,您怎么办?!”

    裴文臻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

    赵宝澜一心鬼混,昌平侯要的是外孙,并不在意外孙的父亲是谁,若是再不破局,别说是改造任务,连性命都得丢掉!

    去找赵宝澜,见到赵宝澜鬼混,大惊失色、伤心欲绝,然后原谅她!

    理由——理由就说自己小时候见过她,被天真可爱的赵家小姐治愈过!

    没错,就这么办!

    吃惊、伤心、原谅、倾诉衷情一气呵成!

    裴文臻深吸口气,信心满满的去了。

    寝宫外仍旧有宫人内侍守候,见皇帝亲自驾临,不禁变了脸色。

    裴文臻默念着心里写好的剧本,怎么可能给他们时间向赵宝澜报信?

    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果然见到一室旖旎,赵宝澜满脸娇媚的倚在皇叔秦王怀里,手拉着手依依叙话。

    四目相对,她脸色霎时间变了!

    裴文臻在心里默念“吃惊、伤心、原谅、倾诉衷情一气呵成”,旋即便展现出专业演员的能力,大惊失色道:“贵妃,秦王,你们——”

    然后就是伤心:“朕待你们不薄,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朕?!”

    说到这儿的时候,裴文臻短暂停顿几秒,给接下来的原谅积蓄力量,却见赵宝澜脸上神色几变,惊讶、慌张、恶毒,最终转为凶狠,剜了他一眼之后,向秦王发狠道:“既然被他发现,那就没必要再瞒下去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了他篡位!”

    秦王野心勃勃道:“好,就这么办!”

    “……”裴文臻:“?????”

    裴文臻:_(:3∠)_

    赵宝澜你这个畜生,你死后一定下十八层地狱!

    裴文臻ver。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