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 第211章 第 211 章

第211章 第 211 章

    威宁候脸色顿白, 只是见周靖此时情状,却也知今日之事决计不是过去一跪便能了结的:“夫人,有话好好说……”

    周靖了无意趣的撇了下嘴:“没骗到啊, 罢了。”

    威宁候听得一愣,不祥之感愈深, 周靖却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 指松箭出, 势如雷霆。

    正中心口。

    威宁候猛地伸出手去, 只是还没等行进到嗓子眼的话出口,那支利箭便已经抵达心口。

    他面孔随之抽搐一下,剧痛与麻木感先后袭来,在巨大的贯穿力之下跌落马下, 一声闷响之后,再无声息。

    “侯爷!”周遭的侍从们慌成一团。

    周靖漠然将弓箭收起,并没有多看威宁候一眼,只吩咐左右:“一起处理掉。”便催马回城。

    ……

    两个时辰之后, 威宁候及其一众侍从的尸体在黔州城郊外被发现,凶手直指迫近黔州的越族, 军中众人推测他们八成是越族隐藏在城外的内应所杀。

    老威宁候在军中威望甚高,这支西南守军在他手中打磨了近三十年, 烙印之深是寻常人难以想象的, 饶是周靖以侯门主母的身份将其收服,也是前后用了数年时间逐步进行。

    而威宁候毕竟是老威宁候仅存的子嗣,即便他软弱无能,也仍旧是一个强有力的精神符号, 尤其是在这等关头, 他的死对于这支军队所造成的冲击不言而喻。

    噩耗传来之后, 自有人往侯府老宅去给周靖送信,不多时,侍从传禀道是威宁候夫人来了,众将领出门去迎,目光触及到来人之后,齐齐为之一怔。

    周靖做男子装扮,身着软甲、腰佩长刀,本就偏向于冷艳的五官更显锋芒,额间勒着一条白色丧带,整个人杀气腾腾如一柄出鞘刚刀。

    近前去看了威宁候尸体,她微微红了眼眶,旋即便振作起来,到堂中去,神情含悲,声音有力:“侯爷去了,但威宁候的牌匾不能倒,黔州城更不能丢!这是侯府的祖地,是诸位举家生活、百姓世代栖息之地,寸土也不能让!小妇人虽无才德,昔年却也曾跟随家父习武练兵,略有所得,今日我夫君死于敌手,然而侯府并非无人,我愿替夫君守城,护持此方百姓,镇守一方安宁!”

    在座诸人皆是军将,豪气云天之人,不想威宁侯夫人一女流之辈竟有如此的豪心壮志,闻言着实震动不已,因为此前深受她恩德,又感慕太尉周定方威名,此时纷纷起身向她致意,士气一时大震。

    越族业已陈兵十数里外,众人就近往军营中议事,周靖深谙兵略,言之有物,显然先前所说并非无的放矢,众将领一扫心中对于这女流之辈的轻视,愈发敬重。

    议事结束,众人各去筹备,帅帐之中只留下寥寥几人,氛围随之剧变,与先前截然不同。

    “夫人,这跟我们之前约定好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周靖脸上哀戚之意顿去,迆迆然往椅上落座,气定神闲道:“给威宁候府抹黑、让老威宁候蒙羞的人死了,这对我们双方都是好事,不是吗?我得到了后几十年的安宁,你们得到了朝中我父亲的庇护,而且若干年后,我儿长成,仍旧是威宁候的血脉执掌这支军队,于你我双方而言,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

    周靖一开始就知道威宁候死亡的真相瞒不过这群人,她也没打算瞒。

    这群人戍守西南数十年而不生变,哪个不是粗中有细,怎么可能看不出其中破绽?

    越族要真是有本事在城外围杀威宁候一行人,就不会现在才冒头了,退一万步讲,如果真是他们的人把威宁候给杀了,肯定反手就把威宁候脑袋剁下来挂到军前杨威,震慑己方士气,哪里会让他脑袋安安生生的长在脖子上,最后全须全尾的给运回去风光大葬。

    打从京城传来皇太子被废、皇太子妃和皇太孙境遇不佳的消息开始,这就是专为威宁候设的一场局,不为别的,只为了向最后对他心存希冀的几名老威宁候旧部证明他到底有多蠢。

    周靖赌他会毫无羞耻心的将自己抛弃,八百里加急回京城对新太子摇尾乞怜,那几名旧部赌老威宁候的儿子不会这么没种,忘记岳父对自己数年来的扶持之恩,妻子蒙难之时对她落井下石。

    周靖毫无疑问的赢了。

    “几位叔父的德行,我是很敬重的,只是几位扪心自问,真的觉得他还有必要继续存活于世吗?话说的再直白一点,他有儿子,威宁候府后继有人,我觉得他已经发挥了最大的作用,再继续活着,只会无限度的挥霍威宁候府的威名,让逝者蒙羞——几位觉得呢?”

    “而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下一任的威宁候的母亲,是周家的女儿,近年来朝廷屡屡缩减边防开支,只是因为我父亲力劝陛下,西南防线的情况才没有那么艰难,威宁候看不见诸位的艰辛,也不懂诸位数十年坚守意义何在,但我明白,我可以向诸位保证,有我在一日,西南防线的补给和军需便不会断绝,这话永远算数!”

    这段话里边包含的意义太多太多了。

    几名将领沉默着交换了眼神,良久之后,终于有人问:“这是夫人的意思,还是太尉的意思?”

    周靖答得毫不犹豫:“这是周家的意思!”

    又是一阵沉默,最后几人道:“我们需要商议一下。”

    周靖随意的伸了伸手,自若道:“请便。”

    罗妈妈侍从在侧,注视着那几人起身离去,神情中难免带着几分忐忑:“姑娘……”

    周靖反而笑了,自己起身倒水,端起桌上的粗茶碗慢慢喝了一口:“他们会答应的。”

    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

    当今性情温诺,并不喜好军武,数年来国朝的对外战争几乎都处于防卫状态,遭受进攻之后被动还击,皇帝身处长安、风吹不到雨打不到,战火更烧不到,他怎么知道边民度日如何艰难?

    而这数十年来,周定方却通过一场场的大胜与接连出征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周家子弟也纷纷投军,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

    这两者之间,他们会选谁?

    且周靖拥有一个绝佳的切入身份。

    她是周家的女儿,也是威宁候的妻子,下一任威宁候身上同时兼具周家和威宁候府的血脉,对于在朝廷内部缺乏有力支持的西南战线而言,这一点太重要了!

    他们不会拒绝的。

    周靖的猜测是对的,就在当天晚上,她收到了最终回复。

    如愿以偿。

    ……

    西南战事听起来危急万分,然而既有老将压阵,又有稳定后勤,再有周靖主事,风平浪静只是时间的问题,反倒是看似太平的长安,平静的表面之下危机四伏。

    皇帝吐血晕倒,朝局乱成一团,本来这时候应当由皇太子监国,可皇帝之所以吐血晕倒,正是因为皇太子举兵谋逆——就算他没谋逆,宫宴之上皇帝也明旨去其东宫之位,改封雍王,以刘皇贵妃所出的长子为皇太子。

    废太子已经被皇帝下令关押,其余诸事的处置,皇帝晕倒前也匆匆下了命令,群臣遵从旨意,拥立薛追为皇太子,请他作为储君国本,暂时代理国政。

    他是皇长子,又是皇帝亲口册封的皇太子,这时候如此选择无可厚非,但他又有着致命的短板——

    这是个在宫外长大的皇子,没有接受过任何政治教育,甚至于连四书五经都未必正经学过,舞刀弄枪可以,上马打仗也还凑合,但是让他拿出一国储君的本领和气度统摄朝局,这就是强人所难了。

    原世界里薛追做了十八年的西凉王,后来返回李唐与生父相认,做了大唐天子,有小二十年的政治生涯打底,可现在的他什么都没有,对朝局两眼一抹黑,文武大臣更是分不清谁是谁。

    他所能依仗的,只能是准岳父周定方。

    这简直就是一个手握宝库的三岁小儿主动邀请一个不怀好意、人高马大的劫匪当保安,不被偷就怪了。

    前皇太子已经被废黜,东宫新立,薛追正是重用岳父的时候,且皇帝晕倒之前也发了明旨优待周琬及其子,薛追自然不会为难,在京中拣选了一处王府宅院,选定时间将东宫众人挪了过去。

    茂珠儿不在乎这些虚位,亲王侧妃跟东宫侧妃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

    茂珠儿只是担心周琬。

    她是那么要强的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肯显露颓态,这时候高位跌落,虽然新的东宫妃仍旧出于周家,且是她的胞妹,但也正是因此,那些饱含了羡慕与妒忌的冷箭,才会更多的射向她这个大众眼中的落寞之人。

    “姐姐。”茂珠儿秀眉微蹙,轻轻唤她。

    周琬此时正坐在窗边,闻言扭头,见她一副忧心忡忡又不想表露出来让自己不悦的模样,不禁失笑。

    “我没事,也很好。”

    夕阳西下,周琬站起身来,走到更衣镜前,茂珠儿自然而然的取下悬挂在一边的披风,细心帮她系好系带。

    金色的余晖透过窗户照在周琬脸上,她神情中有种追思往昔的怀念:“我们姐妹三人,很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将为此付出什么代价,我有今日,正说明我们的想法并不是不切实际的,我们的计划正在一步步走向成功。我很高兴,真心话。”

    茂珠儿定定的看着她,随之笑了,很快那笑容又敛起,低声道:“太孙……世子他,近来很是萎靡。”

    周琬眸光微暗,旋即微笑。

    即便不再身为东宫储妃,她也仍旧不显失落,神情中充斥着一股从容不迫的气度:“作为母亲,是我对不住他,如果将来他怨我恨我,我都认,但是唯独不会后悔。”

    她微微抬起下颌,眼底神采飞扬,恍惚是当年的少女模样:“因为在很多年之前,我跟两个妹妹便发过誓,除了周家的女儿之外,这辈子我们只会有一个角色。不是相夫的妻子,不是教子的母亲,更不是加诸于身的尊位,仅仅只是,一个女人。”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