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水浒:反派大官人 第27章 花酒

第27章 花酒

    做了阳谷县的提刑副千户,这天大的喜事玳安儿早就对着吴月娘跟孟玉楼报过了喜,为此他还赚了个银豆豆哩。

    这边,吴月娘与孟玉楼也是欣喜若狂的联袂进了他的书房,两人正欲开口却见西门庆一脸愁容的坐在书桌前揉着太阳穴,两个女人相视一眼不明就里,这提刑副千户可以说是阳谷县第二人了这不是天大的喜事吗?

    “官人!怎么了?”吴月娘率先开口道。

    西门庆缓缓放下手应了一声:“哦,你们都来了啊。”

    “官人?当官了怎么反而愁眉不解了吗?若是二姐还活着,也是会为官人高兴的哩。”孟玉楼十分的开心,她挑的这个男人实在太优秀了。

    西门庆轻轻一笑:“做了提刑副千户自然是可喜可贺的事,只是东京城的陈家,便是大姐儿的夫家那头要我们十日内送大姐过门去。”

    “大姐儿已经许了人家了吗?”孟玉楼自然是不知道的。

    吴月娘忙道:“妹妹有所不知,早些年姐姐还在那会儿便以定下了这门亲事,只是碍于大姐儿还小尚未过门,如今大姐儿也满了,理应送她过门了。”

    孟玉楼哦了一声,忙道:“但不知是何等人家,官人似乎不甚满意?”

    吴月娘瞥了一眼西门庆笑道:“本是我们阳谷县的一个卖蒸糕的生意人,谁曾想迁去了东京几年时间竟然突然就发迹了,居然还做上了大官哩,如今想来还是我那苦命的姐姐有眼光,一早就给大姐寻了门这般大富大贵的官宦人家,要我说就打这陈家如今发迹了还认着这门亲事,这亲家夫妇的人品就没得挑了,大姐儿嫁过去绝对不会受委屈的。这苦命的孩儿总算是要享福了哩。”

    只是这些事自是不便与二女说的,当下西门庆也只能干干一笑道:“谁说不是呢,我这不是瞅着嫁妆的事吗?别的倒还好说,就是这拔步床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倒腾出来的。”

    拔步床可以说是专属富贵人家的象征。一般人我就是给你一张你也没处安放!不说它做工精美,只说它大,大到可容铺盖被褥的床铺便不是穷人家的那小房间里能放得下的!

    孟玉楼还道西门庆发愁些什么,当下轻轻上前搭着西门庆的头揉着他的太阳穴笑道:“官人怎么还为这小等事发愁了,奴家不是带了两张拔步床过来吗,都是南京的珍品便是他京城里的人家也不一定谁家都能置办得上的,如今大姐儿出嫁,我这做三娘的也没甚好东西相送,便送与她一套做嫁妆就是!”

    普通的拔步床已经相当珍贵了,孟玉楼带过了的那两张拔步床,那可真算得上是个稀罕货了,不但用料考究,还是请最有名的南京匠人描金绘彩过的。

    闻言西门庆也是感激的拍了拍孟玉楼的小手:“玉楼!你可真又帮了我大忙了!好了,你们去忙吧,我去见下大姐儿。”

    西门府的后院,绣楼之上。

    “大姐儿,爹爹跟你说的你可都记下了?”

    “……记下了。可是阿爹,女儿还不想嫁!”西门大姐俏生生的道。

    西门庆笑道:“不嫁那样人家,你要嫁甚人家,你放心你那公婆都是老实人,不会刁难你,至于你丈夫……你先顺着他些,等以后自有阿爹给你做主断不会让他欺负了你!”

    “可是阿爹,我还是不想嫁。”

    吴月娘放下手中的梳子,笑着在她粉腮上捏了一把:“大姐儿这桩亲事是你亲娘在时定下的,如何能不嫁!”

    西门庆道:“好了,你也莫要担心,对方可是京中一等一的官宦人家,断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不几日,卓丢儿刚刚发丧,这边西门大姐也跟着送出了家门。

    “走吧,马车已经在府门外停当好了。”

    “阿爹!”

    西门庆轻轻拍了拍这个便宜女儿的肩头:“傻孩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阿爹……阿爹又怎么会害你!”

    “大姐儿今日大喜,这夫家在东京城里也是个响当当的一户人家,这样的人家便是整个大宋朝都没有几个呢。”孟玉楼的声音轻柔又温和,谁听了都觉得舒服。

    “去吧,阿爹送你上车。别怕,万事有阿爹在呢。”

    西门大姐穿着一件桃红色散绣金银花的喜服,戴着西门庆花重金打造的头冠,只能面色凄苦的坐进马车。

    ………………………………

    卓丢儿的二七刚过,西门庆便去了县衙入职了,从今天开始西门庆就真正的迈入了官员的行列了。

    一阵寒暄后,西门庆笑道:“下官可还欠着二位大人一顿酒呢,不知二位大人今日可得空闲?”

    二人受了银两,李达天笑说:“四泉今非昔比啊,夏贤弟咱们可不能拂了他的面子。”

    夏提刑笑道:“理当去得。”

    西门庆自然知道他们二人是打趣他结识了杨戬杨大提督的事,当下笑着唤过玳安儿回去告诉两位娘子,就说今日不回去吃饭了。自己前头带路直接去了狮子楼,再叫了几个妓女过来弹唱作陪。

    这酒直喝到掌灯之后,西门庆忽下席来外边解手。忽见玳安儿还候在遮槅子边站立。玳安儿见西门庆下来,忙迎了上去,低声说道:“阿爹,俺娘使我与阿爹说,少吃些酒,早早回家。晚夕,家里还备着喜宴哩。”

    西门庆听了,心中欢喜,不过这种应酬自是不能他先走。“你且回去告诉你大娘三娘,让他们先歇了吧。”

    玳安儿应了一声就回去复命了。

    西门庆重新走回包厢,三人有说有笑又吃了一回酒,李达天与夏提刑各领着女人走了。

    西门庆今天是真高兴,他一杯接着一杯的与妓女对饮着:“今日大官人高兴,我不白让你陪我吃酒,吃得一杯我便赏你一个银豆子,吃醉罢了。

    妓女喜道:“既是大官人高兴,奴家舍了命去也要陪着大官人一醉方休。只是这么喝有甚乐趣,大官人且等奴去拿个大钟来,咱掷骰子谁输了便喝。”

    西门庆大喜,两人玩起骰子足足喝了四五十轮,终于是喝得人事不省。

    这酒直吃到一更时分,那李达天才心满意足的起身整理了下衣服,瞥了一眼早已醉的人事不省趴在酒桌上的西门庆,也不出声只是笑了一声开门出去了。

    又过了片刻,夏提刑也心满意足的起身也告辞了。

    西门庆足足醉了大半个时辰这才东倒西歪的爬起身,服侍他的妓女忙上前拉住西门庆不放:“大官人好坏,奴还未醉哩,怎肯放大官人就这么白坐。”

    西门庆取出银两一人打赏了几两碎银子笑说:“我是醉了,吃不下了,欠你的先记上下回一并补发了你。”

    话完跌跌撞撞的出了狮子楼。

    。


同类推荐: 娱乐从向往的生活开始第三帝国:王者归来都市直播之运气好到爆大秦:从出海归来开始都市之我是世界首富三国:开局融合了李存孝大明风华:我是朱瞻基火影:神级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