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自燃而然 第十六章:兔子发卡

第十六章:兔子发卡

    于兰溪十一岁的生日是在非典最厉害的几天,所以大家都没有和她一起过生日,只有平时玩的比较好的几个人说了一声生日快乐。

    这几天蒋婷婷最喜欢与陈然斗法,两人都拿花花绿绿的一推糖来,看看于兰溪要选择谁的,虽然对他们幼稚的举动感到很无语,但是还是乐此不疲的陪着他们玩闹。

    傍晚,三人如同往常一样一起放学回家,送蒋婷婷回家后,在两人的家门前,陈燃叫住了于兰溪,别扭的给了她一个镶嵌水钻的小兔子发卡。

    “生日快乐,现在的我不能给你买更好的东西,但是我觉着这个发卡你戴起来应该很好看”

    于兰溪看着这个发卡,有点意外的看着眼前这个满脸通红的男孩。被陈燃的认真搞得也有点紧张起来。水钻发卡在当时是很流行的,而且当时的物价来说也不算便宜,一个小小的发卡要好几十块。

    虽然两人都是见过后世的繁华,但是现在陈燃和于兰溪还是一名真正的十一岁小孩,两人的家庭在当地来说虽然已经是小康家庭,但是每个月的零花钱也就几十块钱,所以现在来说,这个礼物还算是比较贵重的。

    见于兰溪只是盯着发卡发呆却没有说话,陈燃有些心急了,这是不喜欢这个发卡吗?他想催促却又不敢,一瞬间心中闪过很多念头。

    “很可爱呢,陈燃,谢谢,很喜欢”于兰溪接过发卡端详,怎么就是兔子造型的呢?最近大白兔奶糖吃多了,有点膈应这兔子的造型了。

    至于为什么是兔子造型,陈燃心中暗藏着自己的恶趣味,小溪自重生以来,一直是高高的双马尾造型,虽然现在很流行这个发型,但是他就是觉得小溪像一只小白兔一样,可爱极了。

    陈燃“你喜欢就好,那我帮你戴上吧”

    于兰溪以没有作多想,毕竟从小到大前世今生都有快三十年的交情了,将手中发卡又递还给了陈然说道“好啊”。

    陈燃没想到于兰溪不仅会收下发卡,还会叫他给她戴上,不由得有点呼吸急促,手心发汗。他咽了咽口水,不由的将手掌心的汗水在衣服上擦了擦,双手颤抖的帮于兰溪戴上发卡。

    然后傻愣愣的笑起来说:“戴好了,我家小溪可爱又好看”。

    于兰溪听到陈燃话,自己老脸觉得有点发红发烫,一丝丝淡淡的甜蜜围上心头:“说啥胡话呢,我要回家了,待会他们下班回来看到不好”。

    陈燃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干巴巴的说了句好,然后就眼巴巴的看着于兰溪开门,在门关上前,于兰溪顿住了,她回头望向陈燃说道“陈燃,其实最近我也想了很多,如果再过十年你,等我们再次长大你还是坚持现在的想法的话,我就答应你”。

    陈燃心中忍不住的跳跃,面上却不显的回答道“好”。

    “那我先回家了”

    于兰溪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将书包放在书桌上,看着书桌上的镜子,不由坐下照镜子。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与陈燃戴发卡的位置,顿时满头黑线,心中所有的甜蜜一蹦而散。

    她能不能反悔,收回刚刚说的话。

    只见镜子中的于兰溪,稚嫩青涩的样子,白皙秀气的面庞,高高的双马尾带来数不清的可爱与活力。在额头上方,在双马尾的正中央分界线偏左侧一点点,歪歪扭扭的戴着一枚水晶兔子发卡,别提那模样要多丑有多丑了。

    于兰溪:我一腔热血喂了狗了,可以反悔不?

    陈燃在于兰溪的门口站了很久,知道双腿有些酸软了才回家,他就这样倒在床上,感觉到浑身有些酸软却又有着说不出的舒服与轻松。这种很矛盾的感觉,一直揉腻在自己心中。

    他想到之前的自己,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感情,他想倾诉但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倾诉,找谁倾诉,他想狠狠的吼几句,但是却又不能。

    一直压在心头上的大石头终于尘埃落定,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轻快了很多,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但是却又感觉到很清醒。他知道自己在床上,但是却又感觉回到上辈子飘忽在小溪身边的时候。

    这亦真亦假的感觉,让他沉溺其中。

    等潘梅下班回来看到陈燃就这样睡着了,有些责怪的说了几句,她靠近一模,陈燃有点发烫。

    因为现在的特殊时期,潘梅不敢出声,悄悄的给陈燃吃了几颗感冒药,再用酒给他擦拭身体。

    辛亏陈燃的身体好,很快就将温度降下来了,潘梅才松了一口气。她都怕死了,现在正是非典的紧要关头,一个感冒是绝对要隔离的。

    陈燃在下半夜的时候总算清醒了,他除了感觉身体有些酸软以外,并无不适,就是有些酸臭。

    看着妈妈在床边守护着自己,陈燃有些难受,他一直在忽略这个从来都陪着他的妈妈,也不知道自己牺牲后他们是这样过的。

    不过听说他们在自己牺牲后就生了一个小妹妹,以前听到有些不忿,现在想想,当初自己牺牲了,自己母亲那么大的年龄还生妹妹,该有多大的风险啊。

    “小燃,你总算醒了,现在感觉没事了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陈燃有些连忙拉住潘梅查看的手:“妈,我没事了,你也赶紧去休息吧,现在都两点过了。”

    “小燃啊,你都吓死我了,我好害怕你得了那个,到时候去隔离多吃亏啊,我都不敢找你王阿姨,要是明天你还没退烧,我都不管那么多了。”

    “妈,别怕,我没事,我身体好着呢。”

    于兰溪对陈燃这边的事情一无所觉,晚上于兰溪睡得很不安稳,她又做梦了,梦中有个奶声奶气含着哭腔的声音忽远忽近的一直在叫妈妈,可是她却又听不清楚,找不到源头。

    梦醒时分,却又记不清楚,只留了满脸的泪水。于兰溪觉得自己重生回来的这一年似乎忘记了很多东西,上辈子的记忆在逐渐模糊。

    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同类推荐: 我的小妈是宇宙首富我的物品能升级极品捉鬼系统我的冒险空间剧透诸天万界天国的水晶宫超级丧尸工厂网游之九转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