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是天选之人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是天选之人

    “丽贝卡!”

    风樱一刀抹了几个帝国骑士的脖子,在她眼前使劲挥手,现在皇都帷塔伦乱糟糟的,一瞬走神,就是足以致命的失误。

    “抱歉,我想爸爸了。”丽贝卡手忙脚乱给左轮枪填装子弹,完全不像一位合格成熟的漫游枪手。

    “哦,  杰克特司令官啊,啊?”风樱也傻愣了一下,她刚才说想谁,爸爸,杰克特?

    幽冷清艳的梅薇丝恰好路过听到,旁边是台阶,一脚磕碰,差点狼狈不雅的摔趴在地上。

    要知道丽贝卡思想上的失忆和“顽固”,  就连一向舌灿莲花的夜林都没啥办法劝。

    他能找回丽贝卡的记忆,  但却不能强行扭转丽贝卡的思想,她说过:“我相信我的失忆不是偶然,如果我本能的讨厌父亲这个称呼,那我就一辈子不要想起来。”

    丽贝卡的理论是,如果那是连我自己都想抹去的记忆,可想而知到底会有多糟糕。

    可现在大家听到了啥,丽贝卡居然想回天界找爸爸,太不可思议,震撼性简直堪比石骨兽进化成使徒。

    ……

    赛丽亚白皙修长的玉手与黑芒魔枪碰撞,竟然激荡出金铁交击之声,她的表现太惹人注目和震惊了,很多人都生出一种“悲愤”的心理。

    因为据说,赛丽亚原本只是在艾尔文防线附近开旅馆的小老板娘而已,手无缚鸡之力。

    更有传言,大名鼎鼎的赛富婆,还被几只哥布林绑架过。

    可是如今翻手轻松覆灭皇都,  与气息邪异,多种秘宝加身的里昂对决都不落下风,差距未免太惊人和恐怖了。

    粗略估计,赛丽亚最低也是超越了传说之境的本源级。

    “嘶~我怎么觉得不对劲。”有一人开口,神神叨叨,皱眉说道:“就算精灵族天生与魔法亲和,可赛丽亚大人也不该成长的这么快吧。”

    话中另一层含义就是,如果赛丽亚拥有现在这般力量,当初丧心病狂的格兰之火,恐怕不见得能够燃烧起来。

    起码四五万数量的帝国军,不会是赛丽亚的对手,也就是说赛丽亚应该是后天成长的强者。

    “那你想想夜林呢。”他的同伴翻了翻白眼,有些超越人间的天赋,真的可以被称之为妖孽。

    夜林真的拒绝了成神路么,这个层次太遥远了,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去验证真伪的。

    “念帝,炽天使,神女……”神神叨叨的那个人还真有几分见识和理解,思索道:“这些只存在于历史,还有书籍中的存在,突然一股脑的都涌在夜林身边,  难道说……”

    “他是天选之人,气运之子?”

    “不不,阿拉德的新历迈向千年之际,突然出现这么多伟大的英雄,我这心里头反而很不安啊,所谓应运而出,莫不成有什么千年大劫?”

    “可得了吧,还关心七八年后的千年大劫,你先从战场上活下来再说吧。”同伴战友揶揄了几句,没放在心上。

    ……

    “你退下,我来!”

    一道劲风爆射,剑气如虹,与里昂的暗芒魔枪碰撞,溅射出刺目成片的火花。

    大皇子气势昂扬,双眸火亮,他手中的佩剑更换了,是一把发掘于灰地沙漠之中,某神秘遗迹的物品。

    佩剑造型简约,剑柄两侧的护手如半月,整体宛若普通的黑铁铸成,但沾染着久远未干的血液。

    据学者考究,那处遗迹的历史起码在一千年以上,但挖掘出来的这把黑铁剑,剑身上沾染的血液还像新抹上去的一样,鲜活灵动。

    可以确定的是,这把剑含有非常强大的力量,但同时也蕴含非常邪异的诅咒,具体效果不明。

    如果不是已经到了节骨眼的时刻,大皇子根本不会考虑这把使用名为“赫格尼”的邪剑,奥兹玛赐予的力量伴随着副作用,就已经足够让他痛苦了。

    最主要的原因,他看到了王座!

    模糊可见,议政大厅后方那一尊镶金嵌玉的王座,虽是死物,但却代表着一国巅峰的权利。

    挥手之间俯首千万,无不毕恭毕敬,高呼万岁,一言可定生死,一语可盖江山。

    现在天时地利人和,万事俱备,又有强援相助,王座近在咫尺,几乎唾手可得,大皇子按捺不住自己那颗火热的心。

    他此刻的行为往坏了说是有违孝道,弑亲之罪,可一旦登基为帝之后,便会修改成充满褒义的深明真理,大义灭亲。

    “父王,种下的因,收获的果,有罪者,自当以律法严惩。”大皇子没有察觉,自己英俊硬朗的面庞,微微有点不正常的扭曲。

    一双眼眸中流露的不是选择了大义的正气凛然,而是一副狂热难耐,强烈渴求着什么的情绪。

    只要能在此地,在千军万马之前击败暴虐无道的皇帝,他就能端坐在这辉煌阔气的皇宫大殿,接受万民跪地朝拜,加冕成为新一任德洛斯皇帝。

    “朕是天下之主,律法不过是由朕张口所言,由朕提笔而写,如何能审判九五至尊!”

    暗芒魔枪吞噬了光线,形成一道黑暗飓风,咆哮着遥指天际,恐惧的拉扯力量撕裂了满城建筑,引起城中惨叫不断。

    “孽子,这江山万里,朕赐给你的,才是你的!”

    飓风像刺穿天穹的利矛,化为砸灭大地的支柱,隆隆着落向帷塔伦,声势浩大,一度让人心生绝望。

    处于正中央的大皇子皮肤都要撕裂了,金色碎发剧烈飞舞,手中的赫格尼之剑也爆发出一道血光,割裂虚空,引起大爆炸。

    轰~

    碰撞交击,大皇子倒飞百米,咳血长空,满目不可置信。

    他和父亲之前已经交手过一次,自己略占上风。

    他对父亲也很了解,原来是一位很有礼仪和风度的觉醒者,皇家剑术修炼一丝不苟,招式精妙与严谨,堪称教科书式的典范。

    可就算父亲获得了麦克斯那把吸收过魔兽利维坦力量的魔枪,还有先祖赫仑的杀戮手套,也不应该有这般实力才对,远超于传说境界,似乎是举国罕见的本源级。

    里昂的力量不是返璞归真,融汇于一的超凡升华,纯粹是通过巨额的量,引起境界质变。

    “原来如此,我大概知道你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了。”里昂指尖搓了搓一滴鲜血,那是大皇子喷出来的自身血液,他从里面感觉到了一丝和残留在血饮十字架上面能量很相近的气息。

    也就是,使徒奥兹玛的力量!

    “真是意外之喜。”里昂冷笑,脚下一踏踩碎巨块青石,爆冲向自己这个好儿子,挥动着噬人的魔枪。

    那划破长空的黑暗,显然是必杀之势。

    大皇子的血,似乎有促进血饮十字架融合的效果,他从恩比诺尔身上提取出的本源物质,拥有着匪夷所思的能量,但和他排斥性很严重。

    第一只伪装者恩比诺尔,第一只被使徒气息感染的魔兽利维坦,里昂获得双份魔兽的力量加持,有无人可挡,所向披靡之势。

    “普天之下,一切所属,都应为朕所有!”

    里昂近乎咆哮如雷,怒如雄狮,魔枪刺穿了大皇子的肩胛骨,疯狂吞噬着大皇子的血液。

    魔枪士的魔枪都是不详之物,无论是持有者还是被攻击者,心智一旦不坚,便会遭到可怕的幻象入侵,影响思维判断。

    有魔枪士发疯跪拜,喃喃着说看到漫天神明,威严高耸,也有被刺中者说看到了地狱黄泉,索命的使者举起了镰刀……

    大皇子浑身冷汗,发抖颤栗,拼命想要挣脱魔枪的贯穿,他体内的力量在流失,一种无力的虚弱感从心头快速升起,蔓延每一寸血肉。

    悄然之间,赫格尼之剑对持有者的诅咒,也一并传递给了里昂。

    噗!

    里昂收回魔枪,满意颔首,孽子的大部分力量已经被魔枪的特性给吞噬了,有一部分反哺了他,不愧是吸收了利维坦力量的兵器。

    “呃……”

    里昂突然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刺痛麻木,险些让他当场晕厥。

    “切,你又不是天生的魔枪士,而且利维坦那家伙可不是只靠着我的力量才成为魔兽之王的,你野心挺大啊,但明显玩脱了。”划水看戏的希洛克翻了翻白眼,里昂被多种不均衡的力量给反噬了。

    魔兽利维坦是吸收了她的一丝力量,加上本身底子足够强悍,才完成了半使徒化,成为红月节的最终之物,魔兽之王!

    后来利维坦被夜林斩杀,麦克斯以决死之意告诫后来者,狩猎者应该遵守的修炼真谛,主动演示吸收了利维坦的力量,从而陨落而亡。

    “这……反噬?”

    里昂咬牙大口喘息,眼神惊惧,他似乎看到了一只庞如山岳的魔兽,用巨大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杀意凛然,使人渺小。

    7017k


同类推荐: 问天之旅NBA:开局一张三分体验卡不小心统治了篮坛武侠变终极教父系统传奇经纪人成佛吧女王大人间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