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三国之老师在此 第五百五十章 计谋得逞 下

第五百五十章 计谋得逞 下

    书接上回。

    “不知军师有何吩咐?”

    在见到这个士卒的行为之后,董卓、徐荣、李儒三人同时骤然色变!

    其实这个士卒只是按照以往的习惯,先向李儒行礼罢了。

    在以往的时候,董卓根本就不管军中之事,将这一切都交给了李儒。

    所以,在军中李儒的威望和话语比董卓管用,而军中的士卒也习惯了先向李儒行礼。

    士卒的这个习惯,若是放在在平日里,董卓根本就不在意。

    但是,现在的董卓正是心理敏感的时候。

    所以,他在见到士卒的这种行为之后,心中怒火油然而生!

    董卓现在已经笃信,李儒确实起了异心!

    否则的话,为什么军中的士卒会先向他行礼?

    “好一个李儒!如果不是这次本相发现了你的狼子野心,恐怕你都将本相架空!”

    在心中暗骂了一句之后,董卓的脸上满是苍白之色,额头之上亦是流出了豆大的汗珠。

    董卓现在非常的庆幸,幸亏李知提早将李儒的狼子野心给暴露了出来。

    要不然的话,再过不了多少时间,恐怕李儒会将他架空!

    这么一想,董卓反而有些感激李知了!

    如果不是李知,他还真发现不了李儒的真正面目!

    而一旦李儒准备好一切之后,他再反应过来,也就晚了!

    到时候,说不定李儒已经取而代之了!

    想到这里之后,董卓身上的衣衫都快被汗给浸湿了。

    此时,他再也没有任何一点侥幸心理!

    所以,他便对着徐荣吩咐道:“传本相军令,将逆贼李儒拿下,听后发落!”

    董卓已经认定了李儒有谋反之心,所以他在称呼李儒的时候,也将之称之为逆贼!

    “喏!”徐荣对于董卓那是真的非常的忠诚。

    所以,即便是徐荣觉得李儒不太可能谋反,但他也没有反驳董卓的话语,反而在应了一声之后,对着一旁的士卒使了个眼色,让他将李儒拿下。

    那个士卒在看到徐荣在眼色之后,并没有动手,反而有些犹豫不决。

    因为李儒在这些士卒心中的地位太高了!

    在平日里,董卓不管军中事务,一直都是李儒代劳。

    所以,在众士卒的心中,李儒就是他们的主公,而董卓只是一个传说中的存在。

    所以,现在董卓下命令,反而有些不好使了。

    “反了反了!!!”董卓见这士卒竟然不听从自己的命令,心中的怒火更甚!

    “呛啷啷……”董卓此时也顾不得胸口的伤势,一把拔出了腰间的宝剑,指着一旁的士卒,大声的吼道:“你难道也想违背本相之意?!”

    士卒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有些不知所措。

    平日里,他们在犯了错之后,便会去找李儒。

    所以,现在这士卒也习惯性的把目光转向了李儒。

    “噗呲!”董卓见士卒都把目光转向李儒之后,没有犹豫,立刻便将手中的宝剑刺入了士卒的体内!

    董卓认为,李儒为了谋反,一定会在大军之中安插不少的心腹。

    而这士卒肯定会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果断的将其诛杀!

    李儒呆愣愣看着躺在地上的士卒,眼中流露出一抹哀伤之色。

    他倒不是因为为这个士卒哀伤,而是为了他自己。

    李儒没想到,自己为董卓劳心费力的付出了这么多,仅仅是因为敌人的一个离间之计,便让董卓对他起了疑心,这让李儒心中哀伤不已。

    然而,董卓却猜不透李儒的想法,他见李儒满脸的哀伤,便冷笑了一声,问道:“怎么?见本相将你的心腹诛杀,伤心了?”

    “唉……”李儒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主公,属下真的没有谋逆之心!

    这是士卒之所以频频的望向属下,乃是因为他们习惯了让属下拿主意。

    毕竟,在以往的时候,主公根本就不管军中事物,一切皆由属下代劳。

    如此一来,大军之中的众士卒便都养成了一个习惯,一旦有事,他们会第一时间向属下询问。

    所以,他们并不是不忠于主公,而是因为习惯使然。

    如果主公不相信,可以从大军中随意调派几个士卒,来验证一下属下所说的是真是假。”

    说完之后,李儒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辅佐董卓。

    虽然他有办法消弭他和董卓之间的误会。

    但是,信任这种东西,一旦有了裂痕,便如破镜一般,难以重圆!

    所以,李儒此时十分的彷徨,他不知道该做什么选择!

    如果继续辅佐董卓,那董卓一定不会和往日一样信任他。

    而一旦董卓不信任他了,那他做事的时候便会处处受到制肘。

    如此一来,他便再也没法和以往一般发挥自己的全部才华了。

    而如果就此放弃董卓,李儒的心中又有些过意不去。

    毕竟董卓虽然愚蠢,但是他对李儒确实很好。

    不仅将李儒提拔到军师的地位,更是连掌上明珠都嫁给了他。

    所以,李儒也不知道该做什么选择,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董卓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满脸疑惑的看了他一会儿。

    随后,他对着一旁的徐荣点了点头,让徐荣去找几个士卒,来验证一下李儒话语的真假。

    徐荣见此,点了点头之后,便一路小跑着去了大军之中。

    随后,他便在各营之中选出了一人,总共约十余人。

    把这些人挑选出来之后,徐荣便带着他们来到了董卓的跟前。

    这些人在来到董卓的面前之后,除了一个校尉之外,其他的士卒纷纷的对着李儒行礼:“我等见过军师!”

    而那个校尉却和这些士卒不同,他可是认识董卓。

    所以,他便对着董卓行了一礼,说道:“属下见过主公。”

    其后,他又对着李儒和徐荣行礼道:“属下见过军师!见过徐将军!”

    这校尉也是个机灵人,他在行完礼之后,见众士卒竟然只向李儒行礼,而忽视了董卓。

    所以,他便对着一旁的士卒大声的呵斥道:“尔等眼瞎了吗?!主公在此,还不赶紧上前行礼?!”

    众士卒在听到校尉的话语之后,不敢怠慢,立刻对着董卓行的一个大礼,大声的说道:“我等见过主公!”

    董卓在听到这些人的话语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看得出来,这些士卒虽然不认识他,但是对他还是非常的尊重的。

    这不,一听到他的名号之后,立刻便赶紧行礼。

    如此说来,刚才的那个士卒确实是冤死了,不过……

    “冤死便冤死吧!区区一个士卒而已,不足为道!”董卓心中如是的想到。

    董卓并不在乎区区一个士卒的性命,他觉得这士卒能死在他的手中,乃是对其天大的恩赐!

    此时,董卓心中十分的愉悦,虽然通过这件事情还不能完全的打消他对李儒的怀疑。

    但是,这最少可以说明,李儒并没有掌控军队,军队还是牢牢的掌控在他董卓的手中。

    如此一来,即便是李儒真的想要谋反,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在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之后,董卓看向李儒的目光,也不再如刚才那般锋锐。

    “文优,你我翁婿一场,你老实告诉本相,你到底有没有谋反之心?

    你放心,就算是你当真有谋逆之心,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交代,本相便不会责怪于你!

    反之,如果你当真有谋反之心,却隐瞒不报,那等本相抓住你的罪证之后,便会重重的责罚于你!”

    “呵呵……”李儒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主公,不管你问多少遍,属下都是一个回答,属下绝无谋逆之心!”

    “当真?”董卓还是有些不相信李儒。

    毕竟,从刚才李儒置自己之生死于不顾的事情来看,李儒确实非常的可疑!

    李儒闻言,脸色一正,举起三根手指,指天立誓道:“苍天在上,若某家有谋逆之心,愿受万箭穿心之苦!!”

    “哎呀!何必如此!何必如此呢?!”董卓见李儒发誓之后,立刻便满脸假笑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嘴中更是连连哀叹道:“是本相误会文优了!误会文优了!”

    其实,董卓对于誓言之事半信半疑。

    以前在西凉的时候,他觉得,誓言这东西,说说也就罢了,当不得真!

    不过,当他知道李知能御使雷电之力后,便觉得,这世界可能还真的有神仙!

    既然有神仙,那发誓什么的,说不定还真的有用。

    所以,他对于李儒的誓言半信半疑。

    而董卓之所以会对李儒的态度大变,乃是因为,他已经想明白了,他离不开李儒!

    董卓在刚才略一回忆,便发现,他之所以能有如今的势力,全赖于李儒的出谋划策。

    所以,即便是他对于李儒的忠心还存有疑虑,但是他却也只能暂且放过李儒。

    “唉……”看着满脸虚情假意的董卓,李儒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此之后,董卓不可能会和以往那般全心全意的信任自己了!

    不过,李儒也并不在意这些,事到如今,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属下多谢主公的信任!”在说了一句他自己都觉得虚伪的话语之后,李儒把目光转向了李知。

    此时,李儒对李知的观感非常的复杂。

    一方面,作为被谋算者,他当然非常的痛恨李知!

    如果不是因为李知,他岂能沦落到现在的这种地步?

    而另一方面,作为一个谋士,他却又非常的欣赏李知。

    李知这种谈笑之间便瓦解了敌人内部的手段,让李儒非常的赞赏。

    所以,李儒在看李知的时候,眼中有痛恨、有赞赏,让李知感到一阵的莫名其妙。

    他不知李儒为何会如此看自己,所以便问道:“文优先生为何如此看在下?”

    “无他”李儒回应道:“只是在敬佩骠骑将军的手段罢了。”

    “文优先生”李知听到此言之后,满脸无奈的看着李儒,问道:“你为何老是说本侯用了什么手段?!

    本侯来此之后,行事一直堂堂正正啊!

    即便是本侯想要董丞相为本侯解决世家和官员之事,也是直接了当的挟持了董丞相,哪用过什么手段?!”

    李知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刚才的那番话就是在谋算董卓。

    因为他一旦承认了,董卓便会立刻打消对李儒的猜疑!

    到时候,李知的谋划可就功亏一篑了!

    所以,即便是有些无耻,李知也决定睁眼说瞎话!

    “呼……”李儒见李知死不承认,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之后,便不打算再纠结于此事。

    事到如今,他也看得出来,李知绝不会给他机会,让他和董卓重归旧好!

    既然如此,与其在此事上多费口舌,还不如想办法将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

    在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李儒看着李知,开口问道:“骠骑将军,难道你就不怕我等出尔反尔吗?

    要知道,刚才我等之所以答应你的条件,皆是因为你挟持了我家主公。

    而如今,我家主公已经脱困,等到了洛阳之后,我等完全可以暂时将世家和官员拘谨起来。

    等我等一离开洛阳之后,便立刻将他们放了。

    到时候,他们一定会重归洛阳和你作对!”

    在威胁了一番之后,李儒话语一转,说道:“不如我等各退一步,骠骑将军为我家主公解决诸侯联军之事。

    而我家主公为骠骑将军解决那些世家和官员,如何?”

    “不如何!”李知在听到李儒的这番软硬兼施的话语之后,翻了个白眼儿,说道:“你等刚才已经答应了本侯,无条件的将那些世家、官员带走。

    如果你等做不到,那就别怪本侯和诸侯联军联合在一起攻打你们!

    到时候,你们即便是躲在长安,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便会被我等攻破!”

    李儒在听到李知的威胁之言,面色平静的摇了摇头,说道:“骠骑将军莫要吓唬在下。

    在下觉得,骠骑将军绝对不会攻打我家主公!”

    “哦?”李知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满脸好奇的问道:“文优先生何出此言?”

    “原因有三”李儒在伸出三根手指之后,说道:“第一,利益!

    骠骑将军就算是攻破了长安,又能得到多少利益?

    如果骠骑将军真的打算和诸侯联军结盟攻打长安。

    那等长安被攻破之后,骠骑将军又能分到多少东西?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和我家主公合作。

    如此一来,骠骑将军便能得到整个洛阳,岂不比喝他人汤水强多了?!”

    “嗯”李知闻言,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之后,面带微笑的问道:“那第二个原因呢?”

    “第二个原因便是立场!”李儒在收回一根手指之后,自信满满的说道:“骠骑将军虽然势力庞大,但是所处的位置却非常的尴尬!

    现在天下的势力主要分为三股。

    第一,皇室的势力,这股势力虽然看起来弱小,但是它却占着大义!

    而且,有一些忠心耿耿的老臣一直心向皇室,所以这股势力不可小觑!

    第二股势力乃是世家的势力!”

    说到这里,李儒笑眯眯的看了看李知,问道:“世家的势力,在下就不用介绍了吧?

    在下相信,骠骑将军比在下更加了解这股势力!”

    李知闻言,面色平静的看了李儒一眼之后,没有说话,他在等待着李儒的下文。

    李儒在调侃了李知一句之后,便继续说道:“而第三股势力就是寒门的势力。

    这股势力虽然看起来不强,但是他的潜力却是最强的。

    而且,如今有了曹操这个寒门领袖,想必,寒门崛起之日已是不远了。”

    在为李知介绍完这三股势力之后,李儒对他问道:“骠骑将军,你觉得你是属于哪股势力之人?”

    “……”李知在听到李儒的问询之后,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已经明白了李儒的意思,就像李儒所说,他不属于这三股势力的任何一股!

    首先,他绝对不属于世家,其次他也不属于皇室,最后,虽然他看起来像是寒门之人,但是,其实他不是!

    因为,一个势力之中绝不能出现两个领袖!

    既然曹操已经被寒门之人视为领袖,那如果李知也加入寒门的势力之中,必然会和曹操起冲突!

    这并不是他们主观上想起冲突,而是被逼无奈!

    因为一旦曹操和李知同时加入了寒门之中,那依照李知的身份、地位,绝对不可能屈居人下!

    到时候,就算是他自己不想,他也必然会和曹操决出一个胜负,胜者,为寒门领袖,败者……什么都不是!

    而这么做的后果,却是和李知的初衷相悖而驰,所以李知也不会加入寒门的势力。

    但是如此一来,李知却成了无根基的人!

    其实,李知自从入世以来,便一直在这三股势力之中徘徊,。

    刚开始的时候,他因为荀氏的原因,所以和世家合作过,当时他算是世家之人。

    后来,他入洛阳城之后,便成为了汉灵帝的心腹,那时,他便算是皇室之人。

    也正因为如此,他当初才受到无数世家的排挤,因为世家之人将他当成了叛徒!

    然而,当汉灵帝死后,因为李知与新帝不和,所以他便退出了皇室势力。

    如此一来,李知便成了无立场、无根基的游魂野鬼!

    再之后,李知因为和曹操相熟,所以世人便不自觉的将没有立场的李知当成了是寒门中人。

    然而,李知自己却知道,他从来就没有加入过寒门之中!

    李知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见民间疾苦,便不自觉的想要帮他们一把。

    所以李知才会想出那个开启民智的计划!

    他从来都将自己看作是平民的代表!

    因为寒门是不能代表平民的,从本质上来说,寒门也是世家,只是一些没落的世家罢了。

    而寒门之人的所求,是为了重振家族荣耀,而不是为了天下百姓!

    而李知正是因为看透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不愿意加入寒门势力之中!

    因为他觉得,这天下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平民说话。

    而在踅摸了半天之后,李知发现,就数自己最适合作为平民的领袖!

    论身份、论地位、论思想,他都非常适合带领平民崛起。

    因为他来自于后世,阶级观念非常的淡薄,不存在高人一等的心思,所以他能和平民打成一片。

    在想明白之后,李知便当仁不让的自封自己为平民领袖!

    所以,李知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不屑的笑了一声,心中想道:“你只以为这天下中只有三股势力,但是你却没想到,还有一股势力被你忽略了!

    那就是平民的力量!

    虽然平民如草芥,一般人根本就看不起他们。

    但是,当他们聚集在一起,并且掌握了“知识”这一利刃之后。

    你就会发现,相比于平民势力,其他的三股势力根本就不值一提!

    而本侯要做的便是开启民智,将这股沉睡已久的势力唤醒!

    既然本侯已经身处最大势力之中,岂会看得上其他三股‘小势力’?”

    在心中嘲讽了李儒一番之后,李知对着李儒说道:“这一点暂且不提,你还是说说本侯不会攻打长安的第三个理由吧。”

    李儒闻言,颇为怪异的看了李知一眼。

    他没想到,在他眼中非常严重的立场问题,李知竟然会轻描淡写的忽略过去。

    这时,李儒突然有了一个想法:“难道骠骑将军已经投入了某个势力之中?

    那会是哪股势力呢?

    世家?这绝不可能!依照骠骑将军和世家的关系,就算是骠骑将军加入他们也只是貌合神离。

    既然如此,以骠骑将军的聪明才智来说,他绝对不会加入世家的势力。

    皇室?这更不可能了!当初,骠骑将军可是将皇室的两任新帝得罪惨了,加入皇室势力岂不是自找没趣?!

    这么说来,骠骑将军是加入寒门的势力了?

    可是,骠骑将军和曹孟德不是好友吗?

    一旦他加入寒门势力,那按照他的身份来说,必然会成为寒门势力的首领!

    如此一来,置现在的寒门首领曹操于何地?”

    想到这里之后,他看了李知一眼,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李知和曹操之间生了龌龊?”

    “还真有可能!”李儒摸着下巴想道:“刚才骠骑将军不是答应,为我等瓦解诸侯联军吗?

    虽然后来他出尔反尔了,但是由此可以看出,骠骑将军确实有对曹操下手的决心!

    既然如此,那他们之间的友谊绝不像世人所传说的那么好!”

    自以为发现了真相的李儒,心中大为高兴。

    在以往,他想对付李知之时,却发现,李知竟然拥有“不败金身”。

    他从各个角度分析过李知之后,发现,李知根本就无懈可击!

    不管他想从哪个方面攻击李知,李知都能从容的应对,不留一点破绽。

    而如今,李儒突然发现了李知的一个破绽,高兴的差点没跳起来。

    随后,他生怕李知看破他的心思,所以便赶忙开口说道:“在下笃定骠骑将军不会攻打长安的第三个原因是大汉天子刘协!”

    “刘协?”李知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皱着眉头问道:“文优先生何出此言?

    本侯乃是大汉的骠骑将军,为何要害怕他?”

    “非也!”李儒在摇了摇头之后,说道:“在下并非是说骠骑将军害怕刘协,而是想告诉骠骑将军,这刘协对骠骑将军的观感可不怎么好!

    据在下所知,当初刘协想要拜骠骑将军为师,但是骠骑将军却没有答应,这让他含恨在心。

    并且,当初汉少帝刘辩在向骠骑将军求助之时,骠骑将军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

    这让刘协觉得,骠骑将军心中毫无皇室,乃是大汉叛逆!”

    听到这里之后,李知皱着眉头说道:“你说的没错,但是些皆是人所共知之事,你还是直接切入正题吧!”

    “唉……”李儒在听到李知的话语之后,叹了一口气,满脸悲悯的说道:“骠骑将军,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就算是你真的攻破了长安,救回了刘协,你也不可能会得到多少利益,反而会损失惨重!

    因为刘协本就将骠骑将军当做敌人,他岂会为敌人加官进爵?

    到时候,说不定骠骑将军不仅不会得到任何的奖赏,反而会因为刘协的忌惮而去官罢爵!”

    说到这里,他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看着李知,真诚的说道:“说了这么多,在下就是想告诉骠骑将军,你攻打长安,得不到一点好处!

    如此一来,不如我等合作。你为我等解决诸侯联军,而我等为你解决世家和官员,如何?”

    李知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翻了个白眼,说道:“这个问题本侯刚才不是已经回答了吗?不如何!

    你等必须无条件的将世家和官员带走,否则,本侯就攻打长安!”

    李儒在听到李知这蛮不讲理的话语之后,眼神一厉,威胁道:“既然如此,那我等就鱼死网破吧!

    等我等回到洛阳之后,绝对不会动那些世家和官员一丝一毫!

    不仅如此,我等还会将今日你我的谈话说于那些世家听!

    届时,就算是你恼羞成怒之下攻打长安,救回小皇帝刘协,也得不到任何的好处!

    因为,到时候,那些世家之人绝对会将你视为死敌!

    再加上小皇帝刘协的敌视,你将寸步难行!!

    如此一来,我等虽然会死,但是你也不会好过!

    过不了多久,我等便能在阴曹地府中见到你的身影!”

    李儒在说完这番话之后,便死死地盯着李知,一副打算同归于尽的模样。

    李知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漫不经心的抬起手,看着手上的指甲,平静的回答道:“谁告诉你本侯会去救小皇帝的?

    本侯刚才说了,只是攻打长安罢了。”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了看李儒,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你说的没错,如果本侯真的将小皇帝救回来,确实是自找麻烦。

    但是,从始至终,本侯根本就没打算救他!

    如果你等不答应本侯的条件,本侯便带领着麾下的数十万大军攻打长安!

    等将长安攻下之后,本侯便将你和董卓诛杀。

    到时候,本侯不会将你们的势力吞并,而是随便挑出一个忠于本侯之人,作为你们势力的首领!

    而后,本侯就可以装作不敌,退出长安。

    再让忠于本侯的首领,带领着你们的大军追击本侯。

    等追到洛阳之时,本侯便装作大意,打开洛阳城门,迎他们进城。

    到时候,本侯一样能利用他们解决世家和官员之事!”

    说完之后,李知笑眯眯的看着李儒问道:“文优先生,你觉得本侯之策如何?

    只要按照本侯的这个谋划去做,那本侯不仅能得到整个洛阳,而且还解决了小皇帝之事!

    最重要的是,本侯在暗地里收服了你们的势力!”

    李儒闻言,满脸阴沉的问道:“既然骠骑将军早就想出了此策,那为何还要让我等去对付世家和官员?”

    李知听到李儒的问询之后,撇了撇嘴,说道:“此策虽然,但是却伤亡颇大!

    本侯虽然有信心带领大军攻克长安,但是潼关易守难攻,本侯就算是将其攻克,也得付出不少的代价。

    既然有更简单的办法,本侯自然不会舍易取难!不过……”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李儒,威胁道:“如果你等不同意,那本侯也只有按照本侯的谋划去做了!所以……”

    李知死死的盯着李儒,说道:“文优先生,请做选择吧!

    是选择为本侯解决世家和官员,还是选择抵死不从,让本侯攻打长安?!”

    “呼……”李儒在听到李知的话语之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面色沮丧的问道:“我等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一声,喃喃道:“在下现在总算是明白,骠骑将军所说的“在绝对的实力之下,任何阴谋诡计都毫无作用!”这句话的含义了。”

    李儒现在也放弃了挣扎,所以他便把目光转向了董卓,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属下费了半天的劲,还是没能扭转局势,让主公失望了,现在请主公作出选择吧。”

    其实在以往的时候,李儒是能带董卓作出选择的。

    但是现在嘛……李儒只能将选择的权力交给董卓。

    董卓在听到李儒的话语之后,看了看李知,大声的笑道:“哈哈哈……这还用做选择吗?本相向来一诺千金!

    刚才本相既然已经答应了帮骠骑将军收拾那些世家和官员,便绝不会出尔反尔!”

    李知在听到董卓的话语之后,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候就多谢董丞相了。”

    说完之后,李知朝着董卓微微的行了一礼。

    董卓见此,一个箭步扶住了李知,说道:“骠骑将军何必如此多礼!这都是本相应该做的,应该做的……”

    李知闻言,也没有推辞,顺水推舟的直起身之后,和董卓对视了一眼。

    随后,他们二人便各怀鬼胎的大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houdashu.com/55/55991/
三国之老师在此手机阅读地址:https://m.shoudashu.com/55/55991/


同类推荐: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英雄联盟:我的时代洪荒之蚩尤我的女友小茵太监武帝山村养殖洪荒之不朽圣道厨道仙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