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恨太阳 第56章 来自深渊(下)

第56章 来自深渊(下)

    深渊魔甲在课本中的形象都是半个身子漏在外面的超强怪物,除了炼狱行者的老兵们以外,没有几个人见过它爬出地面的样子。

    而这头深渊魔甲似乎是恼羞成怒,它晃动着自己黑色的上半身,两对前足不停发力,终于,它的一节身子崩了出来,而这节身子上又是一对巨足展开!

    “炸!炸他!不要让他出来!”利洛的脸色从坚定近乎变成了恐惧,他见过深渊魔甲出来的模样,此时已经变成了回忆中一块焦黑的伤疤。

    利洛一边喊着命令,一边拿着手中的轻型突击步枪扣紧扳机疯狂的连射,因为面前这头怪物已经大到怎么打都打不偏。

    机甲“咚咚咚咚”的机炮连点声不绝于耳,连续轰炸在他们认为脆弱的魔甲身上,然而打碎了一片又一片的甲壳和鳞片也触及不到这个黑色怪物的真正软弱的肉体。

    这只魔物已经不再叫了,它咕哝着,低喘着,全身贯注的致力于让自己摆脱大地的束缚,一节,两节,三节……刚刚才脱出大地的一节身体,很快就到了半空,此时它只露出地面的部分就已经有超过40米长了!

    随着陈夕和其他掩护手们射电炮冷却完成,他们又一次对深渊魔甲进行了一轮齐射,绿色的光芒再次照亮平原,深渊魔甲的身子被轰的剧烈晃动,连身上的腿都掉了两只。

    然而,已经有两个重掩护手的射电炮能量用尽了。

    尽管如此,陈夕也早就看出来,除妖者射电炮虽然威力巨大,但难以对深渊魔甲造成致命伤害。

    魔物被射电炮击中时也只是哼哼了两下,它已经被激怒,但它还保有理智,这些该死的蝼蚁绝对不能打断它爬上地面的进程。

    魔物任凭几台机甲对着自己的脑袋连续射击也岿然不动,将注意力完完全全放在努力挣脱大地的束缚上!

    陈夕有些奇怪,这头怪物从地底下窜出来时这么突然,为什么此时又出来的这么困难呢?

    难道它下半身比上半年身还大,导致上半身更灵活?

    许多士兵被魔甲四处挣扎的肢体打的到处乱飞,甚至有人被分作好几截落在地上,离得近的士兵们纷纷四处逃开寻找更坚固的掩体。。

    现在来看,可能只有一发原子弹能彻底终结这个怪物了,然而联合政府不可能动用核武器来轰炸这个位置。

    这么多的士兵,一众可能被虫族俘获用来产卵的平民,要是被这一发原子弹全部干掉,在这末日时代,无疑是打穿人类道德底线的危险尝试。

    想到这,陈夕脑子里突然迸出一个念头,不知道变异管控中心那个神秘文件所说的三代人能不能干掉它呢?

    实验室里培养液中的恶魔形象顿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突然,这只魔甲的脑袋狰狞的晃动了起来,它的前肢不断的骚挠着自己头顶上的黑墨一般的小眼睛,而一团黄色液雾正在那个位置散开。

    “她打中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深渊魔甲放弃了对大地的挣脱,它怒吼着看向自己身后,然后向那个位置猛窜出去,而它的目标是……

    司雨!

    陈夕突然发现司雨就站在那个位置上,而她手中正稳稳举着自己背了很久的狙击步枪。

    怪物像小山一般倒向司雨,然而她一动不动。

    深渊魔甲重重的砸在地上,而它发现自己仅差一点就能够到这个打爆了自己一只眼睛的可恶蝼蚁。

    它挣扎了一阵,试图继续往外爬,没想到司雨又一次开枪!

    这狙击枪的威力甚大,司雨抱着枪往后推了一下卸了卸力,而深渊魔甲已经痛苦的扭成了一团!

    “机会来了!诸位!”

    鬼将团发出冲锋的命令,十几个武士们纷纷射出钩锁钩住深渊魔甲身上的甲壳,然后将自己牵引到了魔甲的身上。

    这些发了疯似的狂战士们精准的在这个魔甲身上寻找着甲壳的接缝和与身体相连的柔软细处,用自己身上的刀像切肉一般来回砍伐,显然一群刀工精妙的厨师形象!

    再加上突破手们不停的轰击,魔甲黑色的上半身近乎已经被自己的体液染成了暗黄色。

    它咕隆着颤抖起来,鬼将团士兵们见状不妙,纷纷跳了下来。

    其身上的腐液像雨一般四散,有不少士兵躲避不及被烧透了防护服,哀嚎着惨死。

    仅仅是魔甲来回挣扎的这几个回合,已经有在场的无数士兵被碾死,或者被腿脚砍削成两半,现在场还在战斗的士兵已经不到三分之一了。

    嘭……

    一声巨响,整个平原和周围的高山都在颤摇。

    这条深渊魔甲终于整个脱了出来,它拖动着巨大的鲜红色的腹部和黑色带刺的长尾在平原上前进了几步,然后狰狞的环视四周,四只粗壮的附甲后腿稳稳的扒住了陆地。

    魔甲张开被打的残缺不全的两只长长的镰刀前肢,仿佛在宣示清算的时刻到了。

    “这下完了。”利洛看了看周围还在战斗的士兵,多数已经想要退却,尽管这只魔甲被打的上半身惨不忍睹,但它此时已经愤怒至极,明显带着强烈的杀戮欲望。

    李嘉儿已经打红了眼,她操纵着电量快要耗尽的机甲在魔甲头部的周围飞行,不停的用各种方式袭击对方的痛处,另外两台机甲还能战斗,但也明显看出颓势,这连夜的作战,让无论是机甲还是驾驶员,都已经到了极限。

    魔甲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他愤怒的想要把恼人蚊子似的李嘉儿给拍下来,这下李嘉儿很难像之前那样躲闪对方的进攻了,在追杀之下不慎被其前肢划了一下,整个右机械臂飞了出去,机身也旋转了一会儿险些坠毁。

    这时,重型突进机甲的驾驶员一个不注意,被魔甲的一支后腿踩落在地,瞬间白光笼罩了在场的一切。

    他的引擎爆了。

    本来还在作战的联合军士兵因为装备有些落后在白光中瞬间化为飞灰,鬼将团的士兵们因为离的太近受到最严重的冲击,他们有半数都被当场炸死,只有那些因为运气或巧合离的远的才被炸飞或者炸倒幸免遇难。

    而最灾难的后果是,所有人的电子设备都被爆炸带来的电子脉冲给废掉了。

    两台机甲从空中坠落下来重重落地,他们的备用电量早已在之前同伴机甲的爆炸中用尽。

    而白光散尽时,魔甲踩落机甲所用的那整条腿都已经被炸没了,腹部也破了一个大口,正在不停的涌出恶心的脓液。

    卡瑟一边努力重启所有的设备,一边暗骂道:“妈的,还是原子弹牛逼。”

    深渊魔甲疯狂的长开绞肉机状的口器吞噬着面前所有的事物,路上不少还没能重新启动防护服的士兵被它吞吃,或干脆被碾压致死。

    它循着面前的机甲而去,万幸的是那台驾驶员在魔甲到来之前重启了机甲所有系统,飞上了半空。

    “不要!”所有人的通讯器突然响起了李嘉儿的惨叫。

    那台半空中的机甲引擎蓝光崩射,直接冲锋在魔甲的后腹部,又是一阵白光炸开,他自爆了。

    深渊魔甲的高频叫声几乎快要刺聋所有在场者的耳膜,这回它的叫声近乎为痛哭,因为当白光散去后,它的半个肚子都没了。

    或许深渊魔甲此时无限后悔自己爬出来的决定,它痛苦的挣扎了一会儿,但突然静了下来。

    被又一次冲击波炸的东倒西歪的士兵们很多都根本不想站起来了,有些是因为极度的疲劳,有些是因为战斗意志的丧失,有些是因为脑子混乱到忘记怎么重启自己的装备。

    “死了?”S小队的队长迟疑地问道。

    “不。”刚刚恢复自己全身防护服性能的一位鬼将团战士站起身来道:“你们的突击队战士非常英勇,也非常聪明,但这种怪物没有半个肚子也能活很多年,一直拖到自己的身体不够它自己消化,才会饿死。”

    听到的人对这句话深信不疑,因为地球上没几个军团比鬼将团的战士们有更多的与虫群作战的经验。

    “我信你,但它怎么不动了?”卡瑟站起来指着躺下的深渊魔甲问道。

    “你喊句要离开的口令,它就起来了,先别说,我还想多享受几秒活着的感觉。”

    “什么意思?”利洛问。

    “我觉得我说的很明白了。”这位鬼将团的战士说话的语气明显是地位很高的人,他特别的作战头盔外形或许昭示了他是这群鬼将团战士的首领。

    “我的名字叫西垣,是鬼将团第十八狂风战队的总领,很荣幸与诸位在一起作战。”

    西垣拔出战刀,对准了面前倒着的深渊魔甲。

    见长官拔刀,剩下的六位鬼将战士也纷纷拔刀,个个一副决一死战的模样。

    陈夕听完,知道最终一战不可避免,他走到旁边一个被砸成肉泥的鬼将战士身边,捡起了他带钩索的护腕,观察了一下,然后紧紧握住。

    “你在说什么玩笑话?”C小队的队长明显是觉得这个说法很无厘头,他说:“我们队必须要走了,你们要在这里跟这帮玩杂耍的继续过家家,恕不奉陪!”

    “这位长官。”西桓回头道:“魔甲已经战到山穷水尽了,我们最后拼一下,不一定拼不死它,它现在在装死,就等我们以为没事要离开的时候偷袭我们,这东西是听得懂一些通用语的单词的!”

    “C队听命,撤!”C队小队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起了如西垣所说的作用。

    本来倒在地上的深渊魔甲突然暴起,炮弹一般突然撞向C队队长,瞬间整个C队剩下的机动部队战士们全部被碾成碎末……

    他们脚下的土地被魔甲撞出一个深深的印痕,尘土四溅,碎肢乱飞。

    “————杀!”西桓大喊。

    突然,刺眼的蓝光出现在深渊魔甲的头顶。

    魔甲似乎也被头顶上的蓝光吸引,它猛地竖起自己的身子,似乎想要将其甩下来,然而它的身子直立起来后,蓝光只是晃了一下,并没有掉下去。

    “那是什么?”几个鬼将团的士兵们停下了冲锋的脚步,纷纷抬头看去。

    李嘉儿所驾驶的机甲突然一颤,然后疯了一般的向那个蓝光出现的位置冲了过去。

    “陈夕!”她哭喊道。

    陈夕双手持着闪着刺眼光芒的几丁金能量刃,握住柄,狠狠的向下捅去。

    他其实没抱多大希望,但只剩下这一个后招了。

    只能指望过去强大完善的人类工业所造的昂贵武器有办法破开这畜生的外壳。

    瞬间,这闪光的剑芒像热刀劈黄油一般插进了魔甲的头壳,结果因为烧出的洞太大,陈夕脚下一空。

    “我……”

    他漏了下去。

    魔甲像突然被冻住一般停在原地,连李嘉儿见到这一幕也呆住了。

    失去了刺眼蓝光的大地昏暗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尽管他们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

    本来躺在地上的士兵们纷纷站了起来,那只魔甲高举着上半身,像坏掉的机器一样动了几下,便倒在了地上。

    正在所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其身下破开了个口子,蓝光先是漏了一点出来,随后暗淡熄灭,陈夕随着一大堆脓液流了出来。

    尽管重装掩护手所穿的陶瓷自适应护甲在单兵防护方面性能无匹,还是经不住这强酸腐液的浸泡,有不少地方已经穿孔泄露。

    陈夕一边叫痛一边将外套脱了下来,身上的皮肤渐渐发红。

    就算是对高等人来说,接近三百度的气温和夸张的超高压也有些难以承受,陈夕踉跄着走了一会儿,找了个没有酸液的地方坐下尽量努力适应环境,捧着手里已经入鞘的刀大口呼吸。

    机甲落在陈夕身旁,舱室打开,李嘉儿跳出来抱住了浑身战栗的陈夕,问:“你没事吧?”

    “我有点紧张,不是,是紧张的不行……还有点后怕。”他哆嗦着说。

    她的泪水不受控制的夺眶而出,这泪水掺杂了太多情绪,有突击队只剩自己一人的懊悔,有不能用自己的性命为全队牺牲的战友救赎的遗憾,有对那位机甲驾驶员自杀式袭击将深渊魔甲彻底打残的感动,当然,也有陈夕将魔物贯穿以后还活着的喜悦。

    这所有的情绪在这一瞬间爆发,她痛哭了出来,像一个受委屈的十九岁女孩那样。

    “没事,那怪物死了。”她抽泣着说:“是你把它杀了,你知道吗,你把它杀了……”

    “那,我以后……可叫你李嘉儿了。”陈夕声音还很虚弱。

    李嘉儿用力点头,将他紧紧抱在怀里。

    “弟弟,你真是个冷血杀手,刀哪买的?能活下来的话我也弄一个去。”利洛说完,叹了口气坐在地上。

    一切似乎沉静了下来。

    司雨将她的“特尔法尖峰”反大型狙击步枪背起来,重新掏出f83手枪,努力把视线从陈夕和李嘉儿两人身上移开。

    她一边深呼吸一边看向别处,当她看到地上被深渊魔甲钻出来的无底巨洞时,便知道事清远远没有结束。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右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56章 来自深渊(下))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喜欢《我恨太阳》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手打吧小说网(www.shoudashu.com),谢谢您的支持!!
我恨太阳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houdashu.com/63/63124/
我恨太阳手机阅读地址:https://m.shoudashu.com/63/63124/


同类推荐: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英雄联盟:我的时代太监武帝厨道仙途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我的冒险空间主神大道最强吕布之横扫千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