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凤倾九重 第二百九十九章 突变

第二百九十九章 突变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咔嚓!”

    血色飞溅,一下将那娇白的花瓣染出了异色!

    有宫人的哀求,哭饶,以及无数人在四处的谩骂咒怨。

    她被迫跪在那梨花飘绕的树下。

    看着眼前那些人,残忍的,嘲讽的,讥弄的,轻贱的眼神。

    他们说,“只有你死,我们才能活。”

    她们说,“这就是你的命,认命吧!”

    他们和她们看着她,高高在上的,如盘在她头顶的巨大而扭曲的森罗魔刹,鬼目憧憧。

    裂开了血盆大口,笑得森然可怖。

    “!!”

    她猛地睁开眼!

    头顶一片天青色的床纱,柔柔缓缓,随风徐动。

    不见了鬼影恶魔,有碎金的光柱,从一边倾泻过来。

    她眨了眨眼,想伸手去碰一碰那似是虚幻的色彩。

    手却突然被人从一旁握住,“小姐,您醒了!”

    她慢慢转眸,看到绿柳一双哭肿的眼睛。

    张妈和小菊都从后面走过来,双眼通红,却又惊喜异常。

    “太好了,终于醒了!”

    “奴婢这就去唤大夫去!”

    迟静姝闭了闭眼,只以为在做梦,可一扭头,脖子上却传来撕扯的剧痛。

    登时皱眉。

    “小姐别动!”

    张妈连忙凑过来,一把扶住迟静姝的肩膀,“您受了伤,这样会让伤口又裂开的。”

    受伤?

    迟静姝的眼里露出几分茫然。

    随即,夜里,那雪妖一般的魔,在她的脑海里,渐渐转过了脸。

    她眼眶微颤,猛地坐起,“张妈!我们离开京城!”

    “小姐!”

    张妈和绿柳两个立时扑了过来!

    一个伸手扶她,一个拿帕子去捂她的脖颈!

    痛楚再次袭来,骤然的动作也让她眼前一黑,差点从床上摔落!

    “果然又裂了!您怎么就,怎么就……”

    张妈又急又气更心疼,眼看脖子上的布条顷刻就被血染红了,登时急得扭头去喊,“罗婆子,罗婆子,快!去,去把大夫找来……”

    话没说完,被迟静姝拉住手,“张妈,收拾东西,我们即刻离开京城。”

    张妈一怔,回头看她,“小姐,您怎么了?”

    迟静姝却没有回答,只自顾推开绿柳,又要折身去翻床头壁橱里的东西。

    眼看着竟是要自己收拾的模样!

    张妈赶紧将她强行拉住,“小姐!要离开也不急于这一时啊!您这伤,不能颠簸的!还有老爷,今天一早,叫朝廷派来的人给抓了!”

    “什么?!”

    迟静姝猛地回身,却又差点倒下去。

    张妈一把将她扶住,满是焦忧,“如今府里都快乱成一片了。原本春荣堂那毒妇还想趁乱到竹苑闹事,幸亏老丁早有准备,带了不少人在外头护卫,才没叫他们进得来。”

    迟静姝的脸色难看,“为何朝廷会派人将父亲抓起来?府里如今的情形如何?二夫人那边就没有其他动作?”

    顿了下,才又问了一句,“我是怎么……回来的?”

    话音刚落,就听门外响起小菊的声音,“小姐……”

    声音似有为难。

    张妈疑惑地扭头,“请来大夫了?还不快……”

    不料,却有一道温和雅润的声音传进来,“九小姐可是醒了?”

    迟静姝眼眸募地一抬,刚要开口。

    一向不许外人轻易靠近她的张妈居然站了起来,主动迎到门口,“是苏将军?快请进。”

    她皱了皱眉。

    一旁绿柳察觉到了她的情绪,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小姐,昨夜,是苏将军送您回来的。他说您与他走散了,大约是遇到了袭击。见您满身是血,还特意又去找了大夫……”

    她没说完,又抿了抿唇。

    对苏离,她如今也不知是个什么想法。

    这人说对小姐体贴吧,又确实是极为温柔用心的。可昨夜在太液池那里,面对嘉悠郡主与楚梦然时他的态度却又……

    迟静姝没说话。

    张妈已经引着苏离进了屋,却没直接往里屋来,而是让他在外间的屏风前稍等。

    便又进来对迟静姝道,“小姐,苏将军特意前来,似是有事要说。如今家里形势乱,您看要不要请苏将军帮一帮?”

    言语之间,满满的信任。

    迟静姝看了她一眼,略想了下,伸手,“扶我起来,我正好也有话问他。”

    张妈应了一声,连忙和绿柳两个伺候她起身。

    脚下落地时,好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迟静姝知晓,这是失血过多导致的晕厥症,只有静养慢修才能恢复过来。

    可如今……

    脖子上的痛楚再次传来。

    其实没有那么难耐,只是伴随这那痛楚而来的撕心裂肺,才是最叫她承受不住的。

    绿柳觑眼瞧了瞧,见那血并没有十分氤染出来,松了口气,用块干净帕子给她暂时围在外头遮挡了一下。

    这才和张妈一左一右随着她出了里屋。

    苏离正背手站在屏风前的菱花窗边,闻声,扭过头来。

    迟静姝抬眸,便瞧见了那张温润如玉的脸上,明显奔波一夜的憔悴与隐隐的疲态。

    连下巴上,都露出了一层极浅的青茬。

    还未开口,苏离已经一步上前,“可还好么?”

    毫不掩饰的关心和担忧。

    张妈拽了绿柳一把,将不情愿离开的小丫鬟给硬拽走了。

    迟静姝摇了摇头,又道,“我父亲到底……”

    话没说完,苏离却已经靠近,一手扶住她的胳膊,将她扶着坐在圆桌边,还亲手给她倒了一杯热茶。

    “你先喝点水。本不该这时候打扰你,只是我实在放心不下你的伤。又怕你焦心你父亲的事,所以便冒昧过来了。”

    迟静姝并没有伸手去端那杯子,只静静地看向苏离。

    苏离也不拘泥,在她身边坐下,温声道,“你父亲的事,你莫要忧心。昨晚……宫内闹了刺客,死了不少羽林卫,似乎牵扯到前叛国宰相左思辰的案子。今日一早便有人上奏折,直说左思辰当年的案子乃是冤案,可那毕竟是经过御笔钦定的,皇上的面子往哪儿搁?当即大怒,命宗人府,将当年所有牵扯的朝廷官员,全都抓了起来。”

    迟静姝没有动弹,眸底却有微光闪动——宫内闹了刺客,羽林卫。还有,左思辰。

    她忽然想起,青山城知州府衙牢狱的那晚,她帮他们藏起来的那个人……莫非……

    她皱了皱眉。

    昨晚,她到底误入了一个什么局里头?

    单纯的争储之险?还是……毒蛇反杀的计中之计?

    下意识又摸向脖子的伤口处。

    苏离注意到,轻声问道,“你昨夜……怎会到了梨园那儿?还受了……这样重的伤?”

    迟静姝手上动作一顿,放下胳膊,明白苏离的意思——梅园在东华门外,梨园却是内宫幽僻之处。

    轻吸了一口气,哑声道,“我父亲,能安然出来么?”

    并未回答苏离的话。

    苏离暗暗蹙了蹙眉,旋即说道,“迟大人当年不过就是个整理文书的,并未牵扯多少。此次被抓,应当也只是被波及。”

    听他这么说,迟静姝心里便有底了。

    只要等待皇上盛怒平息过后,迟烽这些当年牵扯不多,如今又在实权官职的官员,便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责罚。

    略想了想,又看向苏离,“多谢苏将军了,屡次相救之恩,小女实在无以为报。不知苏将军有什么想要的,小女必定竭力奉上。”

    苏离的眼神募地黯淡下来,他看向迟静姝。

    迟静姝心下暗提,还以为他又要说出那番‘真心’什么的话来。

    不想苏离却又笑了下,语气温和地说道,“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不必挂在心上。”

    迟静姝一顿,似是疑惑地朝他看去。

    苏离却伸手,从袖子里掏出一瓶药膏来,“这是我在军中常用的药,生肌愈疤最是有效。”

    见迟静姝似是要推辞。

    又温然道,“昨晚将你单独留在梅园,让你受伤,也是我的错处,这东西,就不要推辞了。”

    迟静姝静默,看着苏离拿在手中的药瓶,没说话。

    这时,刚刚出去的张妈突然又靠近门边,有些急切地说道,“小姐,春荣堂那边,又叫人围住了咱们院子!”

    迟静姝眼神一冷。

    苏离看了她一眼,“可用我帮忙么?”

    迟静姝略顿了下,问道,“不知苏将军可能让我父亲两日之内回府?”

    苏离有些意外,想了想,点头,“这个倒不难。”

    迟静姝再次朝他看去,片刻的沉默后,语气似是放软了几分,“多谢苏将军。”

    苏离一笑,摇了摇头,“无妨。我自是愿意帮你的。”

    迟静姝垂下眼睑,并未回应。

    苏离等了片刻,轻叹了一口气,“你真是……”

    却最终什么责怨的话也没说,只是温声叮嘱,“好生养伤,若有难处,只管派人去隔壁寻我。我……走了。”

    迟静姝站起来,“多谢苏……”话没说完,眼前一花!

    等视线清晰时,却发现自己,居然被苏离抱在了怀里。

    连忙退后,低头俯身,“送苏将军。”

    苏离抬着的手握了握,又看了她一眼,出了屋子。

    片刻后。

    张妈和绿柳一道进来。

    “小姐,外头……”张妈问。

    (别着急,还有哈~最近天气是真不错呀,春暖花开……)
凤倾九重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houdashu.com/69/69671/
凤倾九重手机阅读地址:https://m.shoudashu.com/69/69671/


同类推荐: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英雄联盟:我的时代洪荒之蚩尤太监武帝洪荒之不朽圣道厨道仙途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西游之大娱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