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穿越之庶女的逆袭 第一百八十一章 坦诚相待

第一百八十一章 坦诚相待

    单凭这一点来说,根本毫无争议。

    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祁晴初要杀了他,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吗?以至于最后他竟然也不择手段的杀了他,还要放火毁尸灭迹。

    小二黑被祁晴初的人所杀。

    李极夜被祁晴初的人所杀。

    都是他的人,可是李极彩不得不痛苦地发现,她特别特别特别想恨他,却有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就恨不起来,真的是恨不起来,更甚至有的时候,会在心里不自觉的替他做辩解,或许那个动手的侍卫根本就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或许当初他杀了小二黑是为了保护他们。

    每次这样想,李极彩就产生了浓浓的罪恶感。

    并不是说她不把小二黑和李极夜当成她的家人,她真的热爱他们。

    可是对于祁晴初,唯独他。

    一大碗酒被李极彩咕咚咕咚地喝到了肚子里,酒有些凉,入了喉咙之后才感觉到微微的发热,微微的发烫,然后再渗透到四肢百骸当中。

    青梅酒酸酸甜甜,可惜不会醉,早知道她就喝容易醉的酒就好了。

    没准大醉一场,醒来她就通透就清明了。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人活在世上,终究要被各种各样的事情折磨的。

    碧萝真的很贴心,她准备了酒杯,还有酒碗。

    李极彩喝酒纯粹看心情,有的时候会用小酒杯慢慢的啜饮,有的时候会用碗大口大口的喝。

    伸出手拈了一颗花生米,食指和大拇指揉搓之间将包裹在花生米外边的那一层深红色的皮给搓开。

    那一层皮很苦,李极彩向来不喜欢吃。

    她的眼角余光瞥了一眼祁晴初所在的房间,房门紧闭着,里面有光亮。

    只是隔得有些远,从窗户纸来看并不能看到,里面有几个人影。

    无法阻止自己不去在乎,李极彩有些过分的关注。

    而此时此刻程程正在里面,正询问着祁晴初一些问题。

    从祁晴初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拟定了书信,差遣人立刻去交给姜喜湖,询问后续该怎么处理祁晴初。

    程程自然是认得他的,他跟在姜喜湖身边这么多年,何况祁晴初的身份和地位都不低。

    “祁大人,您这是缘何来此?”站在距离祁晴初旁边不远的地方,程程不卑不亢的问道。

    “作为天使,巡查至此,自是有理由,听说你们刚刚剿灭了山匪。”祁晴初冷冷淡淡的说道。

    对于应对这些侍卫,祁晴初还是游刃有余的。

    “是的,不过主人已经离开此地,回都城去了。”

    “我也是碰巧巡查至此而已,不日即刻离开。”说是这么说,祁晴初的样子可不像是碰巧路过,而是专程赶过来的。

    当然这话程程也不敢说出口,不好折了大人的面子。

    “既然如此待我向主人表明此事,在此期间属下一定好生照顾大人。”程程冲着祁晴初行了个礼,以示恭敬。

    “大人一定是饿了吧,手下立即令人准备一些吃食过来。”

    “多备一些流食,他现在暂且还不能吃其他的,荤腥油腻都要忌口。”王大夫适时的跳出来说道。

    “听见了吗?就按照大夫说的去办。”程程的身后站着碧玉还有其他人。

    碧玉率先应了下来,然后躬身行礼,退了出去,去给祁晴初准备饭食。

    不说还好,一说,祁晴初觉得自己已经饿得心里发慌了。饿得浑身没有力气,难受的很。

    他定定的看着众人,看着他们安排。脑子里却在想着李极彩此时此刻怎么样了。

    面上清冷一片。

    祁晴初房间的房门忽然被打开,正坐在庭院里喝酒的李极彩拿着酒碗的手猛地一抖,差点没把它给摔了。

    慌忙直起身,眼神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四处乱瞟,强做镇定的模样,李极彩自己都觉得心里发虚。

    可是出来的人,并不是祁晴初,而是碧玉和程程他们。

    碧玉出来之后,直接往庭院外面走去了,经过李极彩的时候还向她行了礼,打了招呼,然后就急匆匆的走了。

    至于程程,则是不慌不忙的走过来。

    对于这个程程,李极彩接触的并不多,当然他也不想跟他有过多的接触。

    实际上来说,在这个地方说话最大的应该是她,而不是程程。

    姜喜湖已经答应她可以使用他这里的属下了,前提是如果是在合理范围之内。

    “小姐好兴致,花前月下在这里饮酒。”程程走过来,文雅的脸上笑意盈盈,看起来十分亲近的模样。

    可是李极彩知道,他就是个笑面虎。

    平时深藏不露的,坏的很。

    “哪来的月亮还有花?你给我安排在这个院里,哪里有花呀?”李极彩故作天真的扬着脸说道,一脸无害。

    可是在程程看来,这张昏黄烛光下的笑脸,怎么看怎么觉得充满了嘲讽之意。

    程程脸色僵了僵,没有说什么,冲着李极彩拱了拱手,然后就准备走了。

    对方不欢迎他,他也没有必要在这里,热脸贴冷屁股。

    李极彩瞥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吃起自己的花生米来。

    程程走后不久,李极彩就在想外面风大,夜又凉,是不是应该回到屋里头去了?他刚刚有些逞强,碧萝给她的披风任性没有用,这下冻的有些傻了。

    不一会儿,碧玉端着东西进来了。

    李极彩瞄了一眼,看她端什么好吃的进来,不用说都知道,肯定是给祁晴初的。

    碧玉冲着她笑了笑,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房间里去了,李极彩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她是有些贪吃没有错,但是这不代表她会抢祁晴初的吃食啊,她又没有馋到那种程度。

    哼!

    等到屋里头的酒喝完了,李极彩也没有等到祁晴初出来。

    她想,或许祁晴初是躺在床上,现在还没有起身,所以没有出来。

    那天他狼狈的模样,牢牢的记在她心里。

    那一刻看见她的眼神,闪闪发亮。

    李极彩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拍案而起。雄赳赳气昂昂的,进到自己房间里去了。

    或许她在心里给自己下了这样一个决定,如果今天晚上祁晴初在醒来之后能够跟她说,跟她解释这一切的话,那么,她会听,会理会她。

    如果再一次,祁晴初并没有过来的话,那么,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已经说好了要做陌路人,已经决定了以后的道路,从今天开始以后,就不会更改,也不会动摇了。不会再次因为祁晴初的到来而有所改变。

    这样的想法很幼稚,但是,李极彩觉得这样或许会让自己好过点。

    毕竟从她看到祁晴初的那一刻,整个人都被击溃了。

    可惜的是最难猜测的就是人心了,祁晴初当然不会知道原来李极彩是这样想的。

    他很饿,碧玉拿来的是两碗清粥,还有一些小菜,外加热好的馒头包子。

    按照王大夫说的,祁晴初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刺激性的食物并不能吃。

    所以先从清粥开始适应起,祁晴初也感到很饿,但是也没什么胃口,也不会想吃那些大鱼大肉之类的。

    所以碧玉拿出来的食物很合他口味,他没有让碧玉喂食,他没有让人照顾吃饭的习惯。

    碧玉也就顺应着他的意思,恭恭敬敬地站在身旁看祁晴初有没有什么需要他的地方。

    但是忽而她想到了什么,试探着说道:“大人如果有什么额外的吩咐,请说奴婢想要去庭院外看一眼,小姐还在那里。”

    碧玉怕在外面呆着的李极彩回头在受了风寒,所以主动说道。

    祁晴初听到这话不由得愣了愣,李极彩在庭院外面?

    碧玉看着祁晴初的神情,心想这两人果然是认识的,如果不是认识的话,怎么互相提起来的时候,两人的反应都怪怪的。

    但是她也不敢说的太多,只是提了一句表明自己还有事情要做,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他就可以退下了。

    “你去吧。”祁晴初没有多想,愣了一下就立刻回复了平常,语气很是淡定的说道。

    碧玉冲着他行了礼,然后轻轻慢步的走了出去。

    当她出来的时候看见的是李极彩 正在收拾桌子上的杯盘碗碟。

    于是连忙出声远远的阻止道:“小姐,快放着我来,您快进屋去吧,碧萝呢,碧萝怎么没有跟在您的身边?”

    从她看到李极彩一个人待在院子里的时候,就有些好奇,进出的时候没有来得及问她,现在出来了,当然也就可以问碧萝去哪儿了,怎怎么没有人伺候在她的身边。

    李极彩看着站在祁晴初门口的碧玉,她身后的门还没有完全关上。

    李极彩意外的可以看到床的一个角,但是却没有看到床上躺着的人,不由得有些失望。

    “无事,我便让她休息去了,天色已晚,你也差不多去休息吧。”李极彩有些惨淡的笑了笑,提不起精神。

    “哈欠!”忽然李极彩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口水都喷出老远,这下,李极彩就更加窘迫了。

    看到李极彩打喷嚏的模样,碧玉连忙跑过来,压下了还在收拾东西的李极彩的手,然后赶紧将她拽回房间去。

    任性的话,如果受风寒,到头来烦躁的还要是王大夫,然后王大夫又会跟碧玉碧萝他们絮絮叨叨说是没有把李极彩这个小魔神给看好。

    做丫鬟也不好做呀。

    李极彩笑得一脸傻乎乎,看着碧玉有些不好意思。乖乖的跟着她回了房间,然后脱衣上床窝在被窝里面。

    先前的时候一整天都窝在被窝里,被窝里自然是温暖无比,现在她不过就出去了一会儿,就凉了,酒劲也散了。

    李极彩就有些恹恹的兴趣缺缺了。

    碧玉没有让李极彩任性下去,也没有陪他多说话,而是迅速麻利的伺候李极彩上床了之后,然后把窗户给关上,把一些东西给理一理,把烛火再给吹灭,然后迅速的出去把门给带上。

    末了嘱咐一句让李极彩快些就寝,随后就走了。

    可能是因为天气凉的原因,李极彩的膝盖骨冻得有些疼,一时之间还真就睡不着。

    翻来覆去在床上滚了好久之后,才勉强入睡了。

    而此时此刻已经是三更天之后了,大部分人都已经躺在了床上,除了守夜的侍卫们。

    祁晴初不知道外面到底守卫了多少人,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其实他想进入道李极彩的房里,同她说说话,毕竟他此行来的目的就是她。

    但是外面的眼线众多,如果他半夜潜入女子的房间的话,不仅仅是对他的名声不好,而且对于李极彩的清白也有污损。

    作为正人君子这样的事情是万万做不得的。

    所以,就连祁晴初自己,也是在床上焦灼煎熬了许久,却怎么也睡不着。

    或许明天可以找个机会,同李极彩的丫鬟说上一说,然后让她帮忙安排一下。

    毕竟这一次他已经无法再自由地闯入李极彩的房间里去了。

    先前的时候或许他还可以借口说有公事,要找的是四皇子姜喜湖,却不想遇到的是李极彩,但是现在就不可以用这样的借口了。

    抱着这样有些烦闷的想法,祁晴初不免觉得有些心浮气躁。

    或许是他可能太过在乎世人的眼光了,所以有些顾虑太多。

    又或者他可以大大方方的同李极彩说说,他其实是来找她的,其实是想问她她现在如何?如果她愿意的话,他可以带她回都城,照顾她。

    他这次来的目的就是如此,仅此而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

    可是看样子李极彩对他误会颇深的样子,这解释不知道又要从何开始解释,他祁晴初做事向来有自己的章法,也从来不屑于去解释什么,只会陈述事实。

    所以对上李极彩,他就有些哑口无言。

    尤其面对的是她这样的态度,就更加不知所措。

    或许两个人之间都应当更加坦诚一些,或许他应当表现的更加积极主动一些,而不是沉默以对。

    实际上,在李极彩消失的这么久以来,他觉得李极彩对她来说其实是一个在意的存在。

    他有些留恋她做的甜食,有些喜欢她烤的红薯,有些喜欢跟她拌一些无聊的嘴,有一些时候喜欢看着她傻的可笑十分愚蠢的笑容。
穿越之庶女的逆袭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houdashu.com/70/70833/
穿越之庶女的逆袭手机阅读地址:https://m.shoudashu.com/70/70833/


同类推荐: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英雄联盟:我的时代洪荒之蚩尤太监武帝洪荒之不朽圣道厨道仙途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西游之大娱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