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留里克的崛起 第二十八章 佩拉维娜

第二十八章 佩拉维娜

    佩拉维娜不是很高,摘下罩头麻布帽后,瞬间展现她巨大的金色辫子,以及那精巧锥子型又白皙略有雀斑的脸庞。

    她看起来对自己的现状非常担忧,一直略微勾着头,整个人僵直的站立,与其谨慎相对的完全是阿里克的一张笑脸。

    “哈哈!我亲爱的弟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的新的姐姐,佩拉维娜。她是我的新婚妻子,以后你和她就是一家人了。”说着,阿里克以诺斯语嘱咐自己的妻子:“佩拉维娜,和我弟弟打个招呼。”

    这一刻,留里克终于明白,这位之前从未见过的比自己明显年长很多很多的姑娘,居然是自己的嫂子!

    斯堪的纳维亚这里,人们之间可用的辈分称呼词汇很少,包括不存在“嫂子”的明确概念。

    同辈之人平日都是兄弟姐妹,彼此直呼其名。所以,佩拉维娜明显是和留里克同辈的女人,自然就成了他的姐姐。

    姑娘依旧显得很唯唯诺诺,本身她并不情愿嫁给瓦良格人为妻,为了家族庄园的安全,她知道自己使命之重大。

    或许自己名为阿里克的丈夫是和善的人,但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居住站在瓦良格人首领的屋子里,自己的丈夫就是首领的儿子。

    和瓦良格人接触许久,白树庄园的许多人或多或少懂得一些诺斯语。

    佩拉维娜以她蹩脚的诺斯语,用简单的词汇和留里克打起照顾,之后又不想再多言。

    一边看戏的尼雅准备完一点小食,和善的端了过去:“阿里克,也许她是沉默的人?”

    “不!我觉得她只是有些害怕了。她也需要学习咱们的语言。”阿里克笑道。

    尼雅点点头,带着一盘咸鱼干走近佩拉维娜:“吃一点吧,孩子。不要紧张,以后我就是你的母亲。”

    “母亲?”佩拉维娜缓缓抬起头。

    “母亲”的moma称谓,仿佛就是人类共有的,不过后世有理论指出,整个印欧语系与整个汉藏语系,其源头都来自数万年前的古叶尼塞语系,其中一些核心的词汇是各族群共有的。

    谨慎的佩拉维娜基本听懂了尼娜的话,她亦是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年纪很大的女人,就是首领的妻子。

    看起来,瓦良格人是严格按照一夫一妻的规则生活的?如果是那样,自己的未来不是很难受。

    佩拉维娜也很清楚现在的“母亲”的意义,十多天之前自己按照故乡的礼仪,被故乡人们确认成了瓦良格人的妻子,按照传统,就是脱离了白树庄园的群体,离开了自己的家庭,成了别的家庭一份子。

    丈夫的母亲自然成了自己的母亲,而自己也必须按照瓦良格人的传统,度过自己瓦良格式的余生。

    仿佛一切都是难以抗拒的命运。

    佩拉维娜被迫选择接受,她缓缓抬起手,捡拾起一块咸鱼干放进自己的嘴里。

    一瞬间,咸腻的幸福感充斥整个口腔,她竟下意识的大胆将整个鱼干塞进嘴里,接着拼命嚼起来。这还不算完!一块鲱鱼干下了肚,她又慌忙的再拿一块。

    直到一盘肉干吃得仅剩一般,似乎是目睹到了他人惊讶的目光,这才停下来。一个吮吸手指的动作,不经意间再度表示了她对鱼干的喜欢。

    留里克惊奇的看到了自己嫂子吃鱼干的过程,一切的行径简直匪夷所思。

    “那些我都快吃腻的咸鱼,她怎么那么爱吃?!”

    在好奇心驱使下,留里克带着诸多问题爬起来,最后站在了嫂子佩拉维娜的身边。

    到了这时,他通过对比发现,自己的身高还不到嫂子的胸口,着实是个矮子。

    当然,和兄长阿里克比起来,自己的头顶也才刚到兄长的肚脐。

    留里克大胆的用诺斯语问道:“我亲爱的姐姐,你来自诺夫哥罗德?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提及“诺夫哥罗德”一词,无疑激起佩拉维娜对往昔的回忆。

    下意识的,她经用古斯拉夫语嘟囔起来。

    没人知道她嘟囔的是什么,总之留里克清楚的看到,嫂子那蓝紫色的眼睛正泛着泪珠。

    她的眼睛的确和罗斯部族不同。

    留里克曾对着水面认真观察过自己,蓝白色的瞳孔,白皙的皮肤,以及金色的头发,如果自己是女孩,定是那种天然的芭比娃娃?

    这位佩拉维娜可不一样,她的眼睛蓝紫色的瞳仁充分证明了自己完全不同于罗斯部族的血统。

    其实在欧洲,地理上的相对分离,使得昔日罗马人所谓的北方三大蛮族系统:日耳曼人、斯拉夫人和波罗的人,三者都是印欧人,身体结构已经有了非常细微的不同,唯有仔细观察是可以辨认的。

    严格来说,维京人和日耳曼人是同一个族群,只不过前者蚕食掉了西罗马,四百年后,更北方留守的北日耳曼诸部族,受迫于全欧洲气候转冷的的现实,获得维京人的身份称谓,开始大规模南下。

    留里克想和她多聊几句,终究没有得到明确的回应。

    不过留里克懂得一点点千年后的俄语,而且诺夫哥罗德又是斯拉夫世界极度古老的城市,通过佩拉维娜的嘟囔,他完全听出了俄语的味道。

    真是不同于诺斯语,嫂子的嘟囔真是充满了弹舌音、极快的语速,以及舌尖与鼻音工作作用下的独特发音。

    说实话,她说话还挺好听的。

    和佩拉维娜聊天失败,留里克只能求助兄长阿里克以获取更多消息。

    “阿里克,既然你们已经结婚,是不是很快要搬出去了?”

    “是啊!怎么?难道有些舍不得?”

    “不。”留里克耸耸肩,“我知道咱们的传统。”

    “我很快就要搬走了。”阿里克下意识拍拍自己堂弟的额头:“留里克,你才是父亲的长子,明白吗?你是要继承这个家的,而我要继承我生父奥吉尔的一切。这个冬季我会和我的佩拉维娜搬到我自己家里!亲爱的,我娶了妻,已经证明我已经长大,嘿嘿,可能到了明年这个时候我就要做父亲了。”

    阿里克以为弟弟留里克不懂,实际留里克全都懂。

    他的心情非常不错,继续道:“诺夫哥罗德有很多漂亮的姑娘。留里克,等你长大了,你也可以到哪里找找寻你的妻子。”

    “是吗?可是我现在太小。”

    阿里克耸耸肩:“很快,再过几年你就长大了。”

    这时,尼雅带着笑打断阿里克的话:“傻孩子,我知道你们在诺夫哥罗德做了仪式,但是你们的婚姻并没有得到部族的认可。”

    尼雅的话提醒到了阿里克,他凑到新婚妻子耳畔,以诺斯语说道:“她说的很对,你现在其实还不能叫她妈妈。还有你现在的模样,我应该解开你的头绳,你应该披散着头发,只有通过了我们的结婚仪式,你才可以再扎起来。”

    佩拉维娜听得不是太懂,现在的她只好完全听从这个男人的命令。

    很快,她的金发披散开来,在留里克看来,其实嫂子变得更加漂亮。

    再闻讯一下兄长阿里克,他也明白了,自己的嫂子刚好十八岁,和阿里克其实是同岁的。

    虽然佩拉维娜有这样的岁数,可怎么看她都显得更加年幼,也许是因为诺夫哥罗德的生活条件也不是很好,男男女女都不如罗斯部族的人们更加高大强壮?!一定是这样的。

    留里克这么思考并不错误,诺夫哥罗德的人们的主食是黑麦与小麦,吃肉的机会不多。罗斯部族虽然吃麦子的机会不多,他们平日里吃大量的鱼肉,以及抓获的野兽肉。

    一个人在成长时期,吃肉越多长大越是高达健壮。

    诺夫哥罗德这个庄园与小型村庄混合而成的城市,居民人口众多,他们的身高多低矮。

    罗斯部族人不多,其中充斥着高达强壮的人。

    古代欧洲的蛮族打斗,双方总是缺乏战术,这时候,哪一方更为强壮,就往往具备以一敌十的能力!数百罗斯狂战士聚在一起,的确可以打翻诺夫哥罗德各个庄员家族艰难组织起来的职业农业。

    短暂的接触,留里克当然不可能了解自己嫂子的过往,甚至他也不懂“佩拉维娜”名字的古斯拉夫语意义。

    本时代,瓦良格人的罗斯部族没有接受东罗马的东正教,古斯拉夫各部族一样如此,这些族群人口的名字都是五花八门的,哪像是后世,可供人们选择本名的只有那本书上的四百多个选择。

    当然,像是斯拉夫人,一些固有的形容花朵的词汇,自然而然延续下来,像是“娜塔莎”“莉莉娅”“喀秋莎”,使用了至少两千年。

    这位“佩拉维娜”完全不是这样,她的名字非常简单干脆。

    诺夫哥罗德的白树庄园有多达两千人口,内部也是分成核心家庭和附属家庭的,是为“大宗”和“小宗”的概念,只是他们也没有明确的姓氏概念。

    “佩拉维娜”实际就是“长女”的意思,她是白树庄员一个小型家庭的大女儿,本是到了出嫁的年龄,她的父母已经开始张罗婚事。

    时逢秋收结束,瓦良格人再度如约而至,这次他们的首领拿着大量琥珀,向诺夫哥罗德索要瓦良格年轻人的婚姻。

    为了更大的财富,佩拉维娜的父母决定接受瓦良格人的聘礼。

    她是颇有姿色的姑娘,而且奥托当然自然而然亲自监督自己的阿里克的婚事,就这样,她的家庭得到一小包珍贵的琥珀。

    就是这一包琥珀,这个家庭在庄园里的身份陡然而增!用琥珀和南方的斯摩棱斯克做生意,这个家庭迅速进入他们所知的富裕生活。

    也许这场婚姻是一种共赢,虽然佩拉维娜一开始比较抗拒。

    现在的她终于任命了,尤其是可以畅快的吃到咸鱼!

    因为在诺夫哥罗德,那是纯粹意义上的“内陆地区”!他们没有能力沿着河流进入北冰洋海滩煮海水制造粗盐,实际上他们对于遥远的北方知之甚少,祭司声称那里是冰雪之神的居所,误入会带来死亡。

    至于瓦良格人为何敢于从北方而来,诺夫哥罗德的祭司声称,那些瓦良格人和冰雪之身做了交易。

    诺夫哥罗德的居民极度缺盐,可人是要吃盐的。吃海鱼、打猎野兽,这样的猎人渔民不存在缺盐问题。那些内陆的农民,他们不可能指望种黑麦获得土地里的足够盐分,他们不得不用高昂的代价向东罗马的私盐贩子购买。

    实际上,早在罗马帝国昌盛之时,一条自黑海、爱琴海北上到东北欧的商路一直存在,这条商路上,粗盐一直是硬通货。通过这条商路,东罗马获得了颇为丰厚的珍贵兽皮,比如雪貂皮,成为贵族衣物的装饰品。

    在罗斯堡,这里即便海水盐度很低,人们照样通过燃烧大量柴火获得海里的粗盐。他们乐此不疲做这件事,只为了能腌制更多的肉干,以度过冬季。

    佩拉维娜吃到了大量的盐,那么头发被放下来,或是再听从丈夫命令做一些事,还有什么可抗拒的呢?

    自己显然不会挨饿,以后的生活想来也不会很糟糕,最关键的,这里有足够的盐!

    尼雅再度嘱咐这对新人:“阿里克,还有佩拉维娜,你们的婚姻暂时还没有被认可。不过我想很快情况就会改变,到了下一个弗里格日,你们将正式举行婚礼。可能很多人要同时举行婚礼,就在我们的石船祭台,祭司维利亚会亲自举办这件事。到时候……”

    尼雅再想了想,指着阿里克的配剑:“你的剑还有你的匕首……”

    “是赠剑仪式吗?我懂。妈妈,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会办好全部的事。”

    尼雅会心一笑:“孩子,你还是太单纯了。这几天照顾好你的妻子,你们婚礼的日子真的临近了,届时我也会作为见证人。”
留里克的崛起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houdashu.com/71/71538/
留里克的崛起手机阅读地址:https://m.shoudashu.com/71/71538/


同类推荐: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英雄联盟:我的时代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西游:猴子挖通了地球万能女友诸葛大力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娱乐:明星逃亡365天都市直播之运气好到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