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留里克的崛起 第162章 留里克与梅拉伦商人、乌普萨拉商人的交易

第162章 留里克与梅拉伦商人、乌普萨拉商人的交易

    有五名商人进入克拉瓦森略显简陋的铁匠铺,他们进入其内屋。

    他们见到了克拉瓦森家可以冶炼海绵铁且不用破拆的高级炉子,更看到了压制玻璃器的简陋版手动冲压机。

    他们对生产与制作缺乏深入了解,见得这类物件,基本就是视而不见,并谓之为靠的太近会弄脏自己漂亮的狐皮大衣。

    经过了下午的喧闹,克拉瓦森和留里克还没来得及把那近三十公斤的银子划分归属,现在又有了新的商业贸易机会。

    把握住机会,赚更多的钱。因为钱,它不仅仅是一些贵金属,它还可以成就更大的权势。

    留里克脑子有点疲惫,这幅躯体也是在是弱小,尚不及那些成年人具有连续划桨十个小时以上的能力。

    他忍着困意,决意在克拉瓦森的帮助下,和这五位客户好好聊聊。

    客户,他们的目的非常单纯!

    就在户外的时候,他们就伸着脖子卖着笑脸,对着看似“人小鬼大”的留里克躬身示意。

    洽谈商业?那就来吧!

    会谈现场就在克拉瓦森家中。

    会场简陋吗?那是真的简陋。真是简陋到喝水的杯子就是陶土做的,唯有克拉瓦森自己,享用着他自己做的高端绿色无害环保之钾钙玻璃。

    留里克盘腿坐在皮垫子上,他给予这群衣冠楚楚的老家伙们的感觉,怎么看都不是个小孩。

    留里克的声音是童稚的,可仪态颇为沉稳,谈吐像是大人。

    “你们要和我做更大的生意?来吧,我代表我们罗斯部族欢迎你们。”

    留里克说了一番客套话,迅速活跃了气氛。

    一位顶着一只用幼年白狐那最细密的绒帽做的皮帽的老皮货商人,他右手轻轻隔着衣服捂住自己的心脏,略微躬身以显示自己的诚心诚意。

    “我的小主人,我很欣赏你们罗斯部族的皮货。当我长到可以独自划桨从梅拉伦到你们罗斯,我就开始客居于此。因为你们,我变得富裕。”

    又是一番客套,留里克听得暗爽。

    留里克先是一记营业式的微笑,继续客套:“所以,你觉得与我合作,能变得更为富裕?”

    “当然!”客商猛然撩起长衫挺直而坐:“我的小主人,我们五人今日来,就是与你商量一下。我希望你能信任我们,就像信任昂克拉斯部族的那位古尔德一样,信任我们。我们希望,能够……”

    “就像一块滋油的烤肉,也分你们一块儿?”留里克明知故问。

    “是的。我们是真诚的愿意合作。”

    此人说罢,其余四人接连附和。

    其实对于留里克,他获悉对方明确的梅拉伦部族的身份,自然盘算起打开市场的可能性。

    因为古尔德毕竟是昂克拉斯部族的,此人从自己这里进口商品,理论上会很大程度的在昂克拉斯的市场销售掉。虽说古尔德也明确表示,其倾销市场主要在梅拉伦人的大集市里。

    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客户也不能只有一个。

    留里克闭着眼想了一下,开始明确问清楚这五位商人的确切籍贯,因在这之前,留里克本人对其身份只有一个非常粗略的了解,即“客居商人”。

    他们自我介绍一番,有三位来自梅拉伦部族,两位来自乌普萨拉部族。

    “乌普萨拉?我了解这么名字。”留里克的小腰板猛地坐正。

    “你很了解我们?”一位顶着黑色熊皮的蓄着奇怪辫子胡的老商人恭敬的问。

    留里克自豪的说:“你来自乌普萨拉,我倒是很了解。我们部族有一些珍贵的木板,我们有着超长寿命的大祭司记录了我们古老历史。我们罗斯部族,曾与你们是邻居。”

    “嗯?真有其事?!”戴熊皮帽的客商确实不清楚此事,不过他觉得留里克这么说,就是善意的表现。

    “当然。”留里克肯定道:“我们的先祖追逐皮毛与鱼,去了遥远的北方,就来到现在的位置。”

    因为维利亚的木板上就是这样记载的,而真正的历史也陷入到迷雾中。

    乌普萨拉的部族名会一直持续下去,梅拉伦的名号也是一样。

    所有住在斯韦阿兰平原的人们,都是来自古代丹麦地区的日耳曼移民。

    还是罗马帝国末期,日德兰半岛中部阿罗斯部族的部分人员,开始参与到跨海向北扩张的伟大运动中。

    阿罗斯部族的移民进入到斯韦阿兰平原,众多的移民居住于此,自然而然形成了全新的部族联盟。

    但他们已经离开了丹麦,数百年的时间,丹麦与斯韦阿兰,两个部族联盟集团,已经逐渐变得水火不容纷争愈演愈烈。住在距离日德兰半岛东北方向的阿罗斯人,他们自称“东方的阿罗斯人”,即“奥斯特拉罗斯”。

    可他们早已与日德兰的亲戚们变得不一样,“东方”的冠词被去掉,这便成了罗斯。

    留里克并不清楚这些事件,但罗斯的先祖与乌普萨拉人,与昂克拉斯人,乃至梅拉伦人,地缘以及血缘关系本就密切。

    商人们有意与留里克套近乎,留里克亦是如此。

    既然在做的大家本就有祖上的密切关系。

    留里克说:“那就谈谈你们想买什么,还要谈谈合适的价格。”

    “我们想买你的水晶杯。哦,不,是玻璃杯。”白狐帽子的男人说。

    “继续购买?欢迎。”

    “就是,我们希望一点优惠的价格。但是,我们一定会多购买的。”

    留里克捏住下巴寻思了一下,“优惠?我可以考虑。你们先说,你们打算购买多少?”

    他们五人各自看看,那位白狐帽子男人发话:“二个吧,就二十个。我们五人,每人从你这里进购二十个。我们打算得了货就南下,试试能否把它很好的卖出去。”

    五人就是进购一百个玻璃杯,其实制作这些杯子并不需要太复杂的工艺,甚至其中所谓最麻烦的步骤,实际是铁匠进入山区找矿石。终归制作玻璃杯可比锻造钢剑容易很多。

    留里克没有立刻给予答复,而是继续问:“我们先谈价格。听得你们的意思,是觉得之前一个二百银币的价格太高。你们希望我可以优惠一下。”

    “是的。今日,你卖给你的族人杯子,仅仅一只六十银币。我们都能够理解,但是我希望当我们进购的时候,价格至少低廉……低廉一倍。”

    “这怎么行!”克拉瓦森突然搭话,情绪也比较激动,“你们听着,除了我这里的钢剑和玻璃杯,你们在别的的地方或许可以买到,你们只会支付更多的钱。你知道古尔德的玻璃瓶子吗?那个东西可是三百银币!我们卖给你们二百银币,已经是优惠了。”

    此五位商人也颇为尊重克拉瓦森,全然是因为如今的罗斯铁匠都开始锻造神奇的钢剑。

    商人们坐在这里,本身也有针对钢剑的需求。

    留里克木着小脸,轻轻举起右手示意克拉瓦森不要多言。

    见状,健壮的克拉瓦森急忙闭嘴。

    留里克想到了一些事,他并不说明事情,而说:“二十只太多,我只能卖给你们每人十个。还有,价格,我可以给你们优惠。”说着,留里克故意摆出一副“亏本”的糟糕脸色:“你们觉得给予你们的二百银币的优惠价格仍不够优惠。那么好啊!一百五十银币,我不能再降价了。这是最终的价格,你们接受吗?”

    “接受!接受!”那头顶白狐帽子的老家伙觉得自己真的占得一个价格上的便宜,连忙恭敬点头。

    却也有人提问,为什么只计划合计卖出五十个。

    克拉瓦森轻轻碰了几下留里克胳膊,又俯身凑近这孩子的耳朵:“留里克,我们完全可以多生产一些。他们要合计一百个,那就给他们,我不觉得累。”

    留里克依旧目不转睛,丝毫不理会克拉瓦森的建议。

    见状,克拉瓦森坐正身子,再不好说什么。

    留里克继续道:“如果你们都是愿意的,我们就制定一个合同。我们将制作五十只普通的玻璃。至于价格,就是一百五十银币无疑。如果你们手里有金币,那就是十五个金币。听着,我其实更喜欢金币。”

    不错,比起银币,留里克还是喜欢金币。

    绝不仅仅是因为金子金闪闪的漂亮外观,还以为它更为稀有。金子嘛,它天然的货币属性是留里克极为认同的。比起银子,它也更好携带。

    无论银子还是金子都是好东西。

    哪怕是没有纸张,合同仍要用刀尖于木板上划上文字,再涂抹墨水确定这份契约。商人嘛,契约非常重要。

    这五位商人感动得都快哭了。因为留里克就是要做书面的契约,从而保证双方都不会翻脸不认人。

    而这记录契约的木板,也是未来彼此密切商业关系的凭证。

    他们五人觉得自己终于从那个特别有钱的古尔德那里分得一杯羹,也许自己不能大规模贩卖肥皂,但是贩卖玻璃杯也理应能大赚一笔。

    木板契约划刻完毕,契约规定,留里克应在五天之内,将全部的玻璃杯制作出来。此事的确不困难,只是需要克拉瓦森再去山区和河沟选择合适的矿石和河沙。

    此刻天色终于渐晚,因为逐渐逼近夏至日,罗斯堡的白天是越来越长。

    又是高达七十五磅银子的合同订单就这样确定了,克拉瓦森已经摩拳擦掌,他内心里感谢留里克,正欲站起来就开工制作。

    然则,商业的交易仍将继续。

    这五位商人,他们的财力当然比不上古尔德。不过他们这群二道贩子的本事也不小。

    他们也都雇佣了卫兵给予自己保卫,纯粹本着倒买倒卖的本事,他们每一户一年也能赚得至少一千枚银币。

    最普通的罗斯渔民,每月的伙食消费恐怕折合只有三个银币。

    这个社会,贫富差距就是这般的极端,也客观上刺激了渔民摇身一变成为战士,去抢掠敌对的大户人家,拥有大户一辈子的积蓄。

    他们五人年年收购罗斯人的各类皮货和别的东西,再高价卖给南方的部族,甚至偷偷卖给丹麦人捞更大的财富。

    为了十个玻璃杯,花费两年的净利润,他们早就给自己算了一笔账,这比买卖当然是合算的。

    其实哪怕仍旧是二百银币一只,也是合算的。

    毕竟古尔德那个老家伙是个精明的人,玻璃瓶三百银币,那就是南方的市场价。

    所以这里面本就有一百银币的差价,承蒙罗斯部族未来首领的恩惠,差价的利润暴涨到了一百五十。

    这是怎样的概念?倘若安全的将其卖出,今年一次销售行动就顶过去两年!

    当然,怀揣如此宝贵的财物,他们也深知大海上会有虎视眈眈的人将自己斩杀,把财物掠走。即便如此,冒险仍旧是极高收益的行动。

    五个商人决定不惜血本赌上一把,他们拿着各自的木板契约,有了不成功便成仁的觉悟。

    交易还在持续。

    这一回,对象变成了克拉瓦森。

    还是那位梅拉伦部族的戴白狐皮帽的男人说:“我们都打算从你这里购买钢剑。但我们和你们的族人有所不同,我们一直拥有不菲的财富,我们自然要得到最好的剑。”

    “呵呵呵呵。”心情大好的克拉瓦森笑道:“好啊,你们需要怎样的剑?”

    他们五人各自开始说明自己的需求,最核心的需求就是长度在2/3个stika(约65厘米),剑身有放血槽,槽内要镶嵌金子。他们都要求,剑柄不但要是坚硬的橡木,也要镶嵌一些银子。

    最关键的还是剑柄的末端,那里一定要安置一枚大号的琥珀。

    他们也有一些个性化的要求,克拉瓦森一一用炭块写在一个用过许久的木板,此乃备忘录。

    “那就谈谈价钱吧!”如今,冶铁这一行仍是卖方市场控制价格,克拉瓦森一口价;“一支钢剑五百银币。”

    “啊?!这么贵。”白狐帽子商人大吃一惊,其余人等亦是如此。

    甚至连留里克也是一样的震惊。

    但克拉瓦森自称如此高的价格,自己有着合理性:“你们觉得贵?你们不要忽视,我是铁匠,也是宝石匠人。你们瞧瞧自己都是怎样的要求?加工硬木,镶嵌宝石,还有给剑镀金镀银。记住,离开我们罗斯部族,你们就是探索到世界的尽头,也找不到第二个匠人有这等本事!”

    留里克听得真是暗暗佩服,到底是有本事,说话就是硬气。

    一想到能拥有一支不逊色于罗斯部族大首领奥托的神剑,花费半年的收入购买它,他们五人做了一番思想斗争,表示了自己的认同。

    可制作宝剑需要时间。

    面对这几位有钱人,克拉瓦森本着职业操守,也没有打算制作百炼钢时不再以“二十炼”冒充“五十炼”。克拉瓦森知晓自己也要考虑到留里克的态度,让商人们失望,那就是影响了留里克的利益,可谓贻害无穷啊。

    关于特殊钢剑的协议也签订了,完全不同于前者,这份协议的交货日期可是一口气推迟到了秋分日,即下半年白天夜晚登场的那一天。

    对于商人们,那就是他们带着各类货物跑到南方销售干净,带着别的货物归来,也就能得到属于自己的神奇钢剑。

    他们为此率先支付了一百银币的定金。

    他们都是商人,留里克也不忘继续贸易的机会。

    商人们要在温暖的夏季尽可能的扩大交易额捞取利益,仅仅是把罗斯堡的货物运到南方,挣得的钱只是一份。罗斯人自古以来也需要一些南方的货物,就是长期以来,罗斯人的需求并不大。其中最关键的进口货物是亚麻!

    留里克又与他们做了一番口头的许诺:“你们在南方竭力购买生活品。尤其是粮食和亚麻!你们在南方的收获季购买麦子运到我们这里,我将支付你们两倍的价格收购。”

    留里克以未来首领的身份确定自己不是在开玩笑,但也没有再做书面的契约。

    因为斯韦阿兰平原是可以种麦子的,而罗斯堡不具有这番条件。收获季的燕麦和黑麦,因为没有经过晾晒,再加上农民们缺乏优秀的仓储技术,他们都集中在此时间段销售麦子。

    可麦子的价格在正常年景都是稳定的,价值也不高。贩运麦子,其实不如做一些特殊商品贸易挣钱快。

    比如说,商人们倒卖劫掠来的外族人口。因为更多的劳动力,就是实力!

    既然留里克以自己的荣誉做筹码,商人们当人愿意这么做!留里克提出的双倍收购价,使得麦子贸易真的变得在正常年景也有利可图。

    可是,商人们乃至克拉瓦森哪里知道,留里克心里的小算盘。

    尤其是克拉瓦森,他就等着商人们会他们自己家睡觉,自己好与留里克好好谈谈,明明可以制作更多玻璃杯赚大钱,怎就被留里克强行收敛了呢?!

    手机站:
留里克的崛起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houdashu.com/71/71538/
留里克的崛起手机阅读地址:https://m.shoudashu.com/71/71538/


同类推荐: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英雄联盟:我的时代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西游:猴子挖通了地球万能女友诸葛大力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娱乐:明星逃亡365天都市直播之运气好到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