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留里克的崛起 第178章 波娜之死

第178章 波娜之死

    要在部族里找到手艺不错的裁缝真是太容易了!

    留里克也不乱跑,之前谁给他做的被褥,如今就找寻那些女人。

    有五个女裁缝承担起做衣服的工作,她们每人奉命制作十套纯粹的亚麻衣。

    所谓衣服,要有裤子、裤腰带和上身的长袍子。甚至,还有内裤。

    内裤?它难道不奇怪吗?不仅仅是它,这些女裁缝觉得留里克不给自己的新晋女仆人订购长裙,非要让她们穿着许多男性化的衣服。她们实在弄不清留里克的喜好,终归是金主的要求,这位金主给的钱又多,那还废话什么?

    留里克是故意多定做了一批服装,根据他的要求,所有的着装都是非常朴素的灰白色色调,唯有裤腰带是黑色的。

    他倒是有一种恶趣味,例如自己的女仆清一色的换上黑白色调的混搭的裙子,下身穿着波力丝袜之类的特别服装,身上穿着白色蕾丝围裙,头上再戴着绣球般的头饰。

    好一个维多利亚式的女仆形象。就是这番形象的女孩出现在脏兮兮又略显混乱的罗斯堡,就好似凤凰掉进了鹌鹑窝,很不合适哦。

    所有的女仆都穿着款式一样的衣服,再经过一番简单的军事训练,她们就能穿着完全一样的衣物,根据主人的命令,成为主人的助手亦是仪仗队,哪怕她们皆是素颜,也绝对是亮丽的风景线。

    其实,仆人的衣服并没有严格区分男女,留里克实际更希望自己的女仆男仆的衣着都是简约与实用化。这个时代,女孩们当然要穿着裙子,留里克希望自己的女仆们在裙子的基础上再穿上裤子。多此一举吗?留里克自己并不这么觉得。因为她们注定了要参与到劳动,并未自己的财富增值贡献巨大的力量。本质上,她们需要取悦自己的主人。

    这位主人不一般!留里克不希望她们浓妆艳抹。留里克希望的,是长大后的她们能穿上紧致衣物,能更好的投入到劳动生产中。但她们也会因此把女性的身材清晰的表现出来,怕是自己的一群保守的族人们,会觉得他们的首领留里克是个怪人。

    订购下的服装,那些女人声称只要三天时间就能全部做出来。

    所有的麻布将是留里克提供,工作就从第二天买到上好麻布后开始。留里克仍是许诺她们仅仅一枚银币的加工费,就取得了裁缝们热烈欢迎。一枚银币已经很多了!思维敏捷的裁缝更是察觉到,裁减麻布的边角料,自己可以收集起来。这样交了差事,自己还能用边角料缝合成一双手套之类的。

    统一的仆人着装很快就有,所有的衣物亦是男女皆可用,或者说它的结构本就是为了实用化显得颇为中性。

    在得到衣服之前,仆人们还需忍耐个两天。

    不过,留里克觉得自己唯一的男仆卡姆涅,把女仆们送回住处后,自己把卡姆涅亲自带到铁匠克拉瓦森那里。

    恐怕那个资深铁匠,会立刻揪着卡姆涅洗干净身子,之后扔给他一件衣服。

    毕竟,作为一介铁匠学徒,那身来自诺夫哥罗德的破衣烂衫,可以扔到火炉里当燃料了。

    那么,克拉瓦森就真的那么乐意收下卡姆涅做学徒?

    他必须乐意,他没有选择!

    留里克先是回家一趟,结果发现父亲并没有回来。

    “难道他还在祭司长屋里,帮我把醉酒的女祭司都批判一番?”

    留里克的揣测完全正确。

    奥托带着人去兴师问罪,当场抓获了所有的醉酒女祭祀。他根本不用费心思,这群醉酒的女人横七竖八的瞎躺着,抓获她们与“捡尸”基本无异。

    哪怕是自称很快就能担任真正大祭司的波娜,而今也如同烂泥,浑身散发着强烈是酒气。

    直到奥托的大耳瓜子扇过来,波娜的脑袋才有所清醒。她面对着大首领愤怒的脸,仅存的意识突然想到自己居然误了大事!

    当然,奥托急匆匆而来,不单单是教训女祭司们。

    哈罗左森为了取悦大首领,代表所有参与远征行动的族人,可是为其准备了一个“大礼包”,一批银子就存放在安全的祭司长屋里。

    曾经的祭司们是不会酗酒的,可她们真是变得醉醺醺的。

    罪魁祸首就是那些陶瓮里的美酒!

    奥托当场缴获两个还紧紧塞着木塞的沉甸甸陶瓮。他扒开木塞,顿时酒香四溢!甚至这香气完全不同于他所了解的麦酒,香气真的太猛烈了。

    奥托试着喝了一口。

    “啊!好酒!”

    奥托的赞誉立刻引得哈罗左森与阿里克的效仿,紧接着,其他随从一拥而上,愣是帮助女祭司们把美酒喝得个干干净净。

    精酿的麦酒被大首领喝了,波娜心情不爽,她晕乎着脑袋,双手捂住自己被大首领的耳光扇肿的脸,艰难的招呼起其他祭司们。

    最终,奥托在大祭司的房间,找到了还在静养的维利亚。

    看到奥托突然出现,维利亚激动的干脆哭了出来。

    因为,在她心里,如果自己有儿子,就该如奥托这般。

    “你终于回来了!”她带着沙哑的嗓音,从毛皮被中爬出来。

    维利亚,今天的她真就是一副老母亲的形象,眼含泪水,扑向奥托的怀中,就如同扑向自己远行许久突然归来的中年儿子的怀中。

    “哦,大祭司,难道有什么可恶的人,让你受委屈了?还有那些祭司们,她们都怎么了?”

    脑袋枕在奥托胸口的维利亚,毫不避讳自己的恨。

    “波娜,她……”

    “她怎么了?”奥托紧张的问。“是她惹怒了你?”

    “就是她!她觉得可以取代我了,她有除掉我的打算。我真是看走了眼,怎就选择她作为下一任女祭司?我还没死呢!波娜已经自称是大祭司了!”

    维利亚的话立刻引得年轻气盛的阿里克的强烈共鸣。

    “大首领,大祭司的话千真万确。我们大家都不喜欢那个波娜,就是你刚刚扇巴掌的女人。”

    奥托猛然看向侄子:“你快继续说说!”

    “遵命。”

    阿里克为了彰显自己的愤怒,当然要把事情说的严重一些。现在,哈罗左森也顺着阿里克的意思,两人明知道奥托已经愤怒了,他们仍在火上浇油。

    就是这个油浇得,维利亚是非常高兴的。

    奥托气的咬牙切齿!

    人心都是肉长的,维利亚对自己的亲密态度奥托完全明白,还有她对于自己唯一儿子留里克的照顾与教导,奥托充满了感激。

    他能不感激吗?

    留里克高贵的身份,正是维利亚竭力宣传的。

    在奥托看来,任何人都不能威胁维利亚的地位,更不许有人敢怠慢她。现在的情况是,波娜想“帮助维利亚去世好取而代之”。

    奥托手握剑柄,咬牙切齿道;“那个波娜,她应该去死!”

    “那就,杀了她!”维利亚亦是恶狠狠的小声回应。

    对此,奥托已经心领神会。

    他抬起头,看向哈罗左森和阿里克,左手放在自己的脖子处,做出了可怕的手势。“以后,再没有那个女人。”

    此刻,阿里克和哈罗左森却有些担心。

    “大首领,真的?在祭司长屋里?”阿里克担忧道。

    哈罗左森继续:“就是真的动手,也得把那个女人骗到户外做掉,这里是神圣的。不该……不该被恶人的血玷污。”

    “也好。阿里克!”奥托以犀利的眼神瞪着大侄子,“那个混蛋必将对你弟弟不利。你!去做把!圣域里不需要亵渎者。”

    可是,阿里克仍旧有些犹豫。

    维利亚缓缓坐正身子,她静静思考一下,干脆狠了狠心,看着阿里克的眼睛,沙哑的命令:“阿里克,听从大首领的命令。你放心,我已经选择了全新的大首领。”

    “遵命!”阿里克站起身,一甩脖子就带着两个年轻的伙计离开了这房间。

    波娜现在仍捂着肿胀的脸坐在长屋的大厅里,一同发呆的还有许多女祭司。

    她们迷糊的脑袋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她们是在静坐醒酒,亦是在反思自己错过了大事。

    阿里克和两个壮汉突然出现,紧接着哈罗左森也出现了。

    他们没有任何的废话,驾着波娜就往户外拽。终究,他们不希望神圣的祭司长屋染血。

    波娜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她晕着脑袋哼哼唧唧,就被拉扯到了隐秘的所在。

    在长屋旁的鹿圈边,阿里克饮血无数的钢剑,没有任何犹豫,干净利落地当场刺中迷迷糊糊的波娜。

    波娜在醉酒中稀里糊涂的死了,她为之渴望的一切,也在迷迷糊糊中荡然无存。

    波娜并没有感觉强烈的痛苦,她只是觉得自己突然无法呼吸,然后一口血吐了出来,粘了一些于阿里克衣服上。

    她被奥立克慢慢放倒,之后三人又接连刺了几剑。

    醉酒时被处决,她从未想过自己竟是这样终结了一生。

    波娜素袍染血,双眼永远的闭上了,唯有身躯还在时不时的抽搐。

    死亡来得非常突然!

    “阿里克,我们这样做真的合适?我居然处决了一名祭司。”一名经历过战阵砍杀过敌人的壮汉,不禁为自己的举动深感后怕。

    “对啊,我真的担心神的报复。”另一人说道。

    阿里克铁青着脸,对着死亡的波娜又啐了一口。

    “呸,你们两个太天真了。大祭司和大首领都赐予她死亡。你们不要忘了,分钱的时候这个女人的狂妄自大。现在,你们两个就地挖坑,一切都过去了。”

    两个壮汉迅速挖出一个浅坑,波娜直接就是草草掩埋。

    阿里克的衣服染上了一点血迹,而他拎着滴血的剑,作为强有力的证据回到长屋。

    那些目睹波娜被带走的女祭司们,见得一个年轻人拎着带血的剑归来,一种糟糕的预感瞬间浮现。

    “大祭司,我们把事做完了。”阿里克递上殷红的剑,证明此言非虚。

    看着血迹,维利亚突然有种恍惚感。

    她默默嘟囔:“波娜,如果你只是单纯的做一名普通祭司,也不会这样。”

    祭司与首领联盟关系的稳固,正是罗斯部族能长久稳定的关键。尤其是过去的十多年,部族内部真是前所未有的稳定与安全。

    哪怕时代会变,这份联盟也必须长存。

    波娜的罪过就在于此,她觉得自己只要担任大祭司,就能肆无忌惮的发号施令了?也许注定会这样。

    但奥托的愤怒在于,那个女人看来已经陷入到持续的享乐中去,这样的祭司留着何用?

    奥托的确觉得自己的举动有点仓促,殊不知维利亚早已动了杀心。

    人既然已经被做掉了,奥托不得不问到关键问题:“大祭司,你觉得谁,才是真正的你的继任者?”

    “露米娅。”

    “什么?”奥托有点恍惚。

    维利亚急忙严肃的说:“留里克的仆人,露米娅,她是继任者。”

    “她?”奥托大吃一惊,“可她是养鹿人啊。”

    “难道你觉得不妥?难道一个醉鬼做大祭司就妥当了?记住,是奥丁饶恕了那个女孩的命,一切都是命运。”

    奥托想想,也确实是这么一回事。此事没有谁比奥托更了解,所有抓获的俘虏,怎就一个露米娅神奇般的幸存呢?

    “她,真的合适吗?”奥托依然谨慎的问,“也许那个女孩确实不一般。我还是担心族人们……”

    “担心族人反对她?哦,算啦吧。”维利亚意味深长地摇摇头,“你根本不知道这近三个月的时间,你的儿子都做了什么。真是神的恩惠,留里克已经在笼络族人们。他,将是比你优秀百倍的首领。”

    听得这些,奥托心中暗爽。

    维利亚继续以沙哑的声音说:“如果只是做祭祀仪式,任何一名祭司了解流程,就可以直接去做了。大祭司不是一般的祭司,大祭司要是一名高贵的人,一名虔诚的人,一名不会被轻易污染了精神的人。我已经教导露米娅很多时日,我相信,这一次我没有看走眼。”

    “这……”奥托仍然非常纠结,想不到被自己轻视、唯有留里克特别重视的那个俘虏,在维利亚这里有着极高评价,恍若偌大的罗斯部族,居然找不到第二个来自本族的大祭司的称职人选。

    波娜已经被做掉了,成为了既定的事实。

    维利亚突然问道:“奥托,你是否觉得,我其实也是一个心狠的女人?”

    “你?你怎么回事狠心的人?你是仁慈、伟大、公正的。”奥托说了一堆赞美之词,他的话发自肺腑毫无奉承。

    “是我许可你除掉波娜。好吧,我确实心狠,我已经时日无多。我祈祷奥丁再赐予我几年的生命,这样留里克能长得更大一些,露米娅也是如此。”

    “那么,瓦尔哈拉回应你了吗?”奥托干脆双膝跪地,握住维利亚枯枝般的手:“你必将成为新的女武神。在那之前,我希望你能继续长寿,继续守护我们。也许我应该带着留里克亲自去祭坛祈祷,祈求瓦尔哈拉。”

    维利亚笑了笑:“他们没有明确的回应,我的身体倒是恢复了很多。也许,这就是神的回答,我应该还能继续苟延残喘活上几年。部族就是我的一切,你知道的,奥托。你们所有人,都像是我的孩子,我的亲人。我不许可任何人威胁部族的稳定,祭司们不该有贪婪者。但愿,死了的波娜能警醒其他人。”
留里克的崛起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shoudashu.com/71/71538/
留里克的崛起手机阅读地址:https://m.shoudashu.com/71/71538/


同类推荐: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英雄联盟:我的时代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西游:猴子挖通了地球万能女友诸葛大力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娱乐:明星逃亡365天都市直播之运气好到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