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5、我要做皇帝5

5、我要做皇帝5

    慕容晟如何也想不到会有这等变故,剧痛之下,面孔都扭曲起来,惊怒道:“贱婢尔敢!”

    “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像是不敢吗?”燕琅一声冷笑,信手将刺入他腹中的短匕拔出,抬起一脚,将他踹出老远。

    利刃从伤口拔出,血液汩汩流出,慕容晟用手捂住伤处,面容阴鸷,神情怨愤而不甘:“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本王?!本王对你不够好吗?!”

    燕琅听得冷笑,缓步到他近前去,徐徐反问道:“你觉得呢?”

    “本王觉得?”慕容晟双目赤红,恨不能生噬其肉,闻言怒道:“本王掏心掏肺的对你,百般恩宠,你竟敢忘恩负义……”

    “拉几把倒吧,”燕琅“呵呵”笑了两声,抬起一脚,碾在了他脸上:“你的感觉是错的!”

    慕容晟:“……”

    “我算是听明白了,楚王殿下,”燕琅看着他竭力忍受屈辱的神情,慢慢的笑了:“在你心里,我不跟你亲近,拿仪礼拒绝你,这就是不识抬举,就是端着架子,惺惺作态;我想求个正经名分,好好跟你过日子,就是贪慕荣华,并非真心。怎么个情况,感情我只有自带干粮到你床上求日,不求名不求利,才是个配得上你的好女人咯?你干脆拿纸扎个女人好了,安安分分的,什么逼事儿也没有。”

    慕容晟失血过多,脸色不免有些苍白,听了这话,却浮现出几分恼怒躁动的红:“本王的一片真心都给你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得陇望蜀,贪心不足!”

    “你的心有个屁用!”燕琅朝他吐了口唾沫,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薄:“给个猪肝都能加把香菜炒了吃,你的心能干什么?”

    沈静秋倒是得到所谓的“真心”了,可最后呢?

    说囚禁就囚禁,说强/奸就强/奸,眼见沈平佑父子战死,沈家败落,甚至连个正经名分都不肯给她,高陵侯府的人只是在背后推了一把,但真正置沈静秋于死地的,却是慕容晟!

    他逼死了沈静秋,叫她在那样不堪的痛苦中绝望自尽,却又在她死后假惺惺的缅怀,用她的死,来成全自己的一往情深。

    而慕容晟那所谓的真心,也只是他自我感动的自私自利罢了,他沉醉其中,觉得自己有情有义,留给旁人的,却是无穷无尽的痛苦。

    “只许你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你,你是君子,别人都是王八蛋,”她一脚踹在慕容晟胯/下,冷笑道:“楚王殿下,你双标玩儿的很溜啊!”

    这一脚力气用的不小,慕容晟顺势滚出去丈远,登时闷哼一声,一口气没喘上来,险些晕死过去。

    他向来高傲,何曾受过这等屈辱,心头恨得滴血,手却悄悄伸到了后腰,深吸口气,猛地拔剑出鞘,飞身扑向了燕琅。

    等他擒下这女人,非将她五马分尸不可!

    只可惜他来得快,去的更快,燕琅抬手捉住他握剑的手腕,顺势往后一带,右腿飞抬,一脚踹在他左膝,慕容晟便倒飞回去,直到撞到方才下马的杨树上,方才闷响着落地。

    浑身的骨头都跟散了架似的,慕容晟喉头腥甜,一口血吐了出来。

    “你以为我刚才捅你那一刀,是因为偷袭才成功的?你是太看不起我了,还是太看得起你自己?”

    燕琅将慕容晟掉落的佩剑捡起,缓步到他近前,一巴掌抽了过去:“打你就打你,老子还用偷袭吗?!”

    慕容晟前半辈子也不全是一帆风顺的,但被人扇耳光这等奇耻大辱,却还是头一遭,对于他这样爱面子的自大狂来说,真是比捅二百刀还叫他难受。

    燕琅刚进入这个世界不久,不能对世界支点的男女主施加直接影响,即便她再想将男主砍成薯片,现在也得忍下来。

    这会儿看慕容晟满脸强忍着的屈辱,倒叫她心里勉强舒服了点,对着他瞅了半点,暗暗思量应该怎么处置他才好。

    慕容晟并不知她此前所说,皆是为沈静秋不平,只当是她是因爱生恨,现下见她停了动作,便以为她是心软了,即便恨不能将她千刀万剐,却还是强忍着挤出个笑来,想要将她暂且哄住,拿下之后,再行处置。

    “秀儿,你这又是何必。”

    他咬着牙将唇边血迹拭去,叹口气,道:“本王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子,之所以如此,无非是用情太深的缘故……”

    “你想多了。”燕琅道:“你没有那么讨人喜欢。”

    “还有,我也不是什么善良的女孩子,”她想了想,又补充道:“丹霞说自己不小心摔伤了头,其实是我打的,一茶杯砸过去,血呼啦一下就出来了。”

    “……”慕容晟险些给噎死,深吸口气,才没叫脸上的深情崩了:“一个奴婢而已,打她是抬举她——秀儿,不要再欺骗自己的心了。本王心里有你,你心里也有本王,何必闹成这样?你既想要名分,等归京之后,本王便求父皇赐婚,娶你做楚王妃,可好?”

    “好你妈!”燕琅一听他说话,就觉得烦躁,一剑鞘把他拍倒,冷笑道:“叫爹!”

    “……”慕容晟深吸口气,忍怒道:“秀儿,不要闹了!”

    “两个选择,”燕琅一脚踩在他肩头,狞笑着伸出两根手指:“一,你管我叫爹,二,你不叫。不过……”

    她从慕容晟头上拔了根儿头发,搁在剑刃上一吹,旋即断成了两截:“这一剑砍下去,你可能会死哦。”

    慕容晟:“……”

    燕琅笑吟吟的瞧着他,数道:“一,二……”

    韩信尚且有□□之辱,他又何妨暂且隐忍一番。

    慕容晟险些将牙咬碎,闭上眼,从牙缝儿里挤出一个字来:“爹。”

    “嗳,”燕琅笑眯眯的应了:“好儿子,再叫一声。”

    慕容晟手掌捏成拳,隐忍道:“爹。”

    燕琅拿剑刃拍了拍他的脸:“再叫三声!”

    慕容晟恨道:“爹爹爹!”

    “嗳!”燕琅拍着大腿,狂笑着跟系统说:“好爽啊哈哈哈哈哈!”

    “…………”系统说:“十年寒窗怎么没把你给冻死呢。”

    冻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每天都能虐渣,超开心的。

    燕琅早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今天倒是个好机会,她将慕容晟拎上马,带到丛林深处,又用匕首把他的披风拆了,连接在一起,准备用来当绳子捆他。

    如此一来,等他的狗腿子们找过来,发现事有意外之后,燕琅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慕容晟脸阴的能滴出水来,肿着眼泡儿,满身戾气的坐在那儿对她进行死亡凝视,到最后,终于磨磨牙,一字字说:“你当本王死了吗?!”

    “嗯?”燕琅忙里偷闲,瞅了他一眼,说:“差不多吧。”

    慕容晟:“……”

    燕琅刚进这世界,就看慕容晟不顺眼,这会儿见他满脸郁气的模样,心里美的冒泡儿,情不自禁的哼起小二黑结婚来。

    慕容晟听得刺耳,没好气道:“你这唱的都是什么?吵死了!”

    “嘴是我的,想唱就唱,关你屁事,”燕琅毫不客气的怼回去了:“要不我把你弄聋?”

    慕容晟不敢说话了,缩了缩脖子,咬着牙,继续忍耐下去。

    燕琅搓了条绳子出来,三两下把他捆的严严实实,慕容晟见她不打算杀自己,心底暗松口气,看这魔头终于要走了,面上显露出几分释然。

    他舒服了,燕琅就有点不舒服,左右瞅瞅,随手扯了几个树叶,卷了卷拧成个碗的形状。

    慕容晟暗叫不妙,挣扎着道:“你要做什么?”

    燕琅也不回答他,见右边杨树似乎被虫子咬过似的,好些树叶儿都露了洞,便吸气提身,一跃到了离地几丈远的树枝上,捡了十来只仙人掌刺球儿一样的毛虫,满脸狞笑的朝慕容晟走去。

    慕容晟看出她想法,后背上寒毛都竖起来了,活了二十年,他还是头一次觉得,竟有人能这样面目可憎:“你敢!”

    燕琅笑的像个变态,还是搁恐怖片里,立马就得枪毙的那种:“你说我敢不敢?”

    慕容晟面色惨白,挣扎着扭动身体,想要后退,奈何手脚都被捆住,只是徒劳:“不,不要!秀儿不要!秀儿,秀儿——爹,爹!”

    这声音何等悲凉,听得人心都软了。

    系统假惺惺的擦掉了鳄鱼的眼泪,在心里感慨:好好的一个龙傲天,怎么就沦落到这步田地了。

    “别躲了,你逃不掉的!”

    燕琅想起前世沈静秋的惨死,不仅不同情,还觉得爽歪歪,绕到他背后去,一拽衣领,把那十来只毛虫都倒进去,又用剑柄在他后背上拍了拍。

    那毛虫微含些毒素,尤其以背上的刺为重,摸一下提神醒脑,捏一把神魂颠倒,慕容晟只觉背上既酸且麻,苦不堪言,身体一阵抽搐,白眼珠儿都翻出来了。

    燕琅站在一边儿,叉着腰放声大笑。

    系统不忍心再看下去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子,真的很像反派……”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