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8、我要做皇帝8

8、我要做皇帝8

    这话一说出来,管事们心都凉了。

    不管日后怎么着,陆家能给他们多少好处,都架不住他们的身契留在沈家,沈家小姐要真是发了狠,打死的打死,发卖的发卖,即便家财万贯,怕也没地方花了。

    能当管事的都不傻,看得透这一层关系,两股战战,汗如雨下,再不敢有所隐瞒,被关押起来之后,吐了个干干净净。

    高陵侯府知道这事儿做的阴狠,也丧良心,若真暴露出来,臭大街之余,怕还要吃官司,到时候满府人都没好果子吃,所以一开始,就没叫陆家人沾染这事儿。

    陆老太君有两子一女,长子承爵,做了高陵侯,次子无甚才干,蒙荫在礼部做了个小官,幼女便是沈静秋的生母,沈平佑的原配嫡妻,而此次谋取沈家家产的事情,便是沈静秋的大舅舅,高陵侯暗中授意。

    陆家大姑娘、高陵侯的长女陆明珠,一点儿都没给“明珠”这个名字长脸,反倒一个劲儿的往高陵侯府的脸上抹黑。

    她是闻名金陵的一朵奇葩,还未出阁,就与定国公府的二公子有了首尾,若是那位二公子没成婚,两人郎情妾意,结为夫妻,倒也是件好事,但奈何那位二公子已有妻室,两人在外偷情时,被其妻抓个正着,闹的满城风雨,沸沸扬扬。

    定国公府当然不介意叫儿子多纳个妾,但高陵侯府却丢不起这个脸。

    侯门嫡女上赶着去做妾,家里的姐妹以后怎么嫁人?

    别人说起高陵侯府,怕都要低看一等。

    事情闹出来之后,高陵侯那么厚的脸皮都觉得臊得慌,要不是妻子拦着,只怕要把陆明珠活活打死。

    这事儿闹的不小,陆家大姑娘的名声也彻底臭了,正经人家没人乐意娶,真找个低门嫁了,高陵侯夫人又舍不得,到底还是招赘了个女婿,叫两人成了婚。

    陆明珠的入赘丈夫姓孟,叫孟寒风,这年头,不介意头顶绿帽,还愿意入赘的,就别指望资质有多好了。

    孟寒风是个读书人,熬废了脑子也就考了个秀才,又是家中次子,知道自己身份尴尬,仕途难进,也不强求,只帮着高陵侯府处理庶务。

    他读书不行,蝇营狗苟倒有些门道,谋夺沈家家财的事情,也被高陵侯安排到他身上了。

    燕琅将那些状纸尽数翻了一遍,心下冷笑,叫人去请了老管家来,道:“走,咱们去高陵侯府走一遭,我要问问舅舅,大姐夫这是几个意思,当沈家人都死光了不成!”

    老管家原本还怕她难过,毕竟陆家是她的外祖家,感情深厚,这会儿知道陆家人在沈家背后捅刀,心里不知该是何滋味,现下见她神态如常,倒是微微一怔。

    “我也不瞒您,”燕琅见状,便将人遣散,把高陵侯府暗害沈平佑父子之事讲了:“他们既不肯顾念骨肉亲情,那我又何必依依不舍?从此之后,我与高陵侯府只为仇寇,再无相亲!”

    老管家听得长叹一声,拍了拍她的肩,道:“走吧。”

    ……

    燕琅一身素服,带了五十府兵,与老管家一道,催马往高陵侯府去。

    陆家的门房见了她,还诧异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赔着笑道:“表姑娘来了?我这就去替您通禀……”

    “不必了,”燕琅翻身下马,一丢缰绳,大步走进门去:“我今日也不是来做客的。”

    门房怔楞一下,却见燕琅已然离去,暗道不好,忙小跑着进门,去通禀高陵侯夫妇。

    “静秋来了?她跟谁一起来的,直接闯进门来了?”

    高陵侯暗地里做的事情,并没有瞒着高陵侯夫人,夫妻二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底看到了几分忐忑与慌乱。

    “是,表姑娘来了,就跟被谁惹到了似的,脸冷的都快结冰了,”门房擦了擦汗,又继续道:“表姑娘是跟沈管家一块儿来的,这会儿应该已经到了正厅……”

    对于这个外甥女儿,高陵侯还是有些了解的,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她很会迁就别人,但若是触及到了底线,恐怕谁都没法儿叫她后退一步。

    自家做的事情自家知道,他心下微觉不安,却也不至于不打自招,拍了拍妻子的手,示意她定下心来,一边吩咐人去看茶,一边儿整理衣冠,快步往正厅去。

    燕琅坐了半刻钟不到,便见高陵侯夫妇笑容满面的迎了出来,神情中是恰到好处的诧异:“静秋?你几时回来的?好些日子不见,似乎愈加出挑了……”

    燕琅面上笼了一层霜,向这二人福了福身,开门见山道:“外甥女今日登门,是来请舅舅、舅母做主的。”

    高陵侯听得面色微变,假做狐疑道:“这话从何说起?”

    燕琅便将前因后果隐去不提,只说了府中清查账目之事,末了,又取出管事们招供的状纸与他们看,含怒道:“大姐夫的良心,真是全喂了狗,沈家与陆家这样亲近,他竟也能下得去手……”

    老管家在旁配合,长吁短叹道:“沈家与陆家互为姻亲,再亲近也没有了,大姑爷竟能做出这等事来,真是丧尽天良!”

    高陵侯原先还担忧沈家得知了自家在昌源城一事中发挥的作用,暗暗想着应当如何应对才好,现下见外甥女只提孟寒风谋取沈家家财之事,倒是微微松一口气,毕竟跟前者比起来,后边儿那事就算不上什么事儿了。

    他甚至有些庆幸,亏得自己当初谨慎为之,没叫陆家人插手此事,而是选择叫女婿去筹办,这会儿真闹起来,也是孟寒风猪狗不如,跟陆家没关系。

    高陵侯这么想着,脸上却遍是怒意,颤抖着身体将那一沓状纸重重拍在案上,叱骂道:“千防万防,家贼难防,陆家与沈家几十年的情分,险些毁在他手里!那畜生呢?!”

    他神情震怒,转向心腹,暴喝道:“即刻去将他找来,说个清楚明白,倘若此事为真,我亲自打死他,向平佑和静秋谢罪!”

    心腹看他神情,便知道是什么意思:真将孟寒风找来了,这事儿必得论个清楚明白,一个不好,兴许就会牵连到陆家身上。

    最好的处置办法,就是孟寒风知道事发,胆怯之下,畏罪潜逃,既能将陆家摘干净,也能将那三十万两银子推到孟寒风头上去,免于偿还。

    至于日后……

    沈平佑与沈胤之父子凶多吉少,沈家只留了个姑娘,且又是陆家的外孙女儿,这么个孤女,除了外祖家,还能依赖谁?

    三下五除二,这事儿就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到时候再请老太君做主,说是舍不得外孙女,将沈家姑娘嫁回陆家,那沈家几代积累的家财,还不是归陆家所有?

    心腹这么一思量,便有了主意,向高陵侯夫妇施个礼,便要往门外走。

    “且慢。”燕琅却在此刻叫住了他。

    “静秋无需担心,舅舅必然会为你主持公道!”高陵侯以为她不相信自己,忙凛然了神色,指天发誓道:“那畜生诚然是我的女婿,但你却是我嫡亲的外甥女,我如何会有所偏颇?更不必说他做出这等泯灭人性的混账事,倘若确认无误,我必亲自行家法,打死他以正家风!”

    说及此处,他语带哽咽,流下了鳄鱼的眼泪:“你母亲临终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再三请求老太君加以庇护,即便是为了她,我也容不得你受委屈啊……”

    “舅舅多心了,骨肉至亲,我如何会信不过你?”

    他会演戏,燕琅也会,目光动容的看着他,流泪道:“只是外甥女先前忘了告诉您,孟寒风已经被老管家抓住了,这会儿正在府外,您不必叫人去找了,我这就叫他把他弄进来。”

    “……”高陵侯的脸皮有转瞬的抽搐,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半晌过去,方才道:“静秋思虑周全,可见是长大了,舅舅当真欣慰极了。你母亲若知道,想来也会高兴的。”

    “舅舅放心吧,”燕琅擦了擦眼泪,道:“母亲会越来越高兴的。”

    “……”高陵侯勉强笑了一下,吩咐道:“既然已经抓了那畜生来,那便将他带进来吧。”

    燕琅朝老管家点一下头,后者颔首,一挥手,便有府兵快步出去通传,不多时,便连拖带拽的拉了孟寒风过来。

    事发突然,高陵侯也没来得及跟女婿孟寒风事先通个气,这会儿听说他被抓来了,心下实在担忧,若他骨头太软,说出什么不该说的,那才真是大事不妙。

    外甥女儿年轻,一惯亲近外祖家,或许有可能糊弄过去,但沈家那条老狗的鼻子却灵,等闲蒙混不得。

    高陵侯心中忐忑,眉宇不觉微微蹙起,听见外边儿动静,抬头去看,却见孟寒风两腿软的跟面条一样,已经站不起来了,唇边尚且有血渍存留,狼狈不堪的被两个沈家府兵夹带着,像只死狗一样被人拖拽进来。

    他脸色一下子变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

    “唉,”燕琅假惺惺的叹口气,看着孟寒风,摇头道:“他知道自己做的丑事暴露出来,凶性大发,拼死抵抗,沈家伤了好几个侍卫,这才将他拿下,这些伤,便是他拘捕时受的。”

    “……”孟寒风是个文弱书生,连只鸡都不敢杀,哪里来的胆子拘捕,还打伤沈家侍卫,突然这么凶猛,是被威震天附体了吗?

    高陵侯嘴角一阵抽搐,到底心虚,没敢深问,只冷厉了神色,喝问道:“孟寒风!你也是念过圣贤书的,如何做得出这等猪狗不如之事?!你父母知道了,不知要如何痛心!”

    他抓起桌案上的状纸,狠狠砸到孟寒风面前,声色俱厉道:“陆家与沈家几十年的情谊,全毁在你这畜生手里了,现下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沈家人打上门去的时候,孟寒风正在库房清点从沈家挪运过去的金银,听见外边儿有人吵闹,便打发仆从去看,哪知探听消息的人没等回来,却等到了凶神恶煞的沈家人。

    他原就是个文弱书生,哪里见过这等场景,正不知所措间,棍子就打下来了,敲断他两条腿后,碗口粗的拳头又落到了身上。

    孟寒风给打了个半死,被人拽着头发拖到了高陵侯府门前,才回过味儿来——毫无疑问,是沈家的事发了。

    他不傻,知道这事儿有多严重,真闹起来,他这条命能不能保住,怕要打个问号。

    陆家人为什么叫他去做这事儿,孟寒风一清二楚。

    无非是出事了好叫他背黑锅,只是他若是个有骨气的,也就不会做赘婿了,正想着将陆家人在后筹谋的事儿抖出来,却在听高陵侯故意提及自己父母时停住了。

    陆家再弱,也比孟家强,想拿捏孟家人,更是轻而易举。

    他不敢冒这个险。

    再则,孟寒风觉得,高陵侯也不会真的将自己逼上绝路。

    只要糊弄过这一阵,沈家倒了,这一页也就翻过去了;更别说陆明珠已然有了身孕,高陵侯总不能叫女儿当寡妇,外孙生下来就没爹吧?

    孟寒风心里边儿这么一估量,也就狠下心来,挣扎着爬到燕琅面前去,脑袋一个劲儿的在地上磕,咚咚作响:“是我猪油蒙了心,才做下这等混账事来!我对不住岳父,也对不住明珠,更对不住表妹和姑丈……”

    他用了十成十的气力,额头上都磕破了,鲜血跟眼泪混杂在一起,打湿了他面孔,既狼狈又不堪。

    燕琅看他这般作态,心里只是冷笑,孟寒风口口声声认错,却略过了最要紧的地方没说。

    他一个入赘女婿,无权无势,哪里来的胆气算计沈家?

    那些跟陆家有旧的管事,怎么就这么听话,甚至没人悄悄给陆家送个信儿,问个清楚明白?

    最最要紧的是,他哄骗那些管事反水的理由,就是沈平佑父子不行了,沈家即将倾覆,可这会儿沈家父子还在前线,死讯并未传出,他身在金陵,怎么知道这些内情的?

    燕琅笑了笑,目光却冷的能结出冰来,抬脚将他踹开,道:“我只可怜表姐,嫁了你这么个人面兽心的东西!也可怜舅父,竟引狼入室!”

    孟寒风肩头一疼,瘫软在地,剧烈的咳嗽起来。

    高陵侯见状,便知道她心中怒气未消,目光在内室一转,腾的站起身来,从沈家扈从手中夺过了那手臂粗的棍子,似是盛怒至极一般,抡起一棍,狠狠打在了孟寒风背上。

    “我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明珠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姑丈表妹,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做下这等事情,我还有何颜面,去见平佑和两个外甥!”

    他暴怒道:“你既进了沈家,便沈家的人,我今日便将你打死,以正家风,也给沈家一个交代!”

    说完,又是几棍子狠狠打了下去。

    孟寒风早就被沈家人打的只剩了半条命,哪里能受得了这个,挣扎着爬了一步,便再动弹不得,满嘴血沫儿,眼见着出气多进气少了。

    燕琅看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扯了扯高陵侯衣袖:“您快别打了……”

    高陵侯见她说情,暗松口气,回身看她,脸上怒意未歇,大义凛然道:“静秋不必再劝,我今日非打死这畜生不可,否则,还有何颜面立足天地?!”

    “不,舅舅误会了,打的久了容易手疼,为了这等人,可不值当。”

    燕琅拔出腰刀,笑着递了过去:“我这儿有把宝刀,吹毛立断,削铁如泥……”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