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14、我要做皇帝14

14、我要做皇帝14

    系统听她说完,久久没有做声,燕琅正以为它是不是受打击太大,直接给格式化了时,却听它叹口气,有些沉重的道:“我只是个女性向宅斗宫斗系统,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被分到争霸频道的时候……”

    “谁说女性向就只能宅斗宫斗了?”燕琅听得忍俊不禁,摇头道:“太狭隘了。”

    系统听得一滞,又过了会儿,才问她说:“秀儿啊,你原先是什么人?古人,民国人,还是现代人?是男是女?”

    燕琅笑了笑,道:“怎么说起这个来了?”

    “也没什么,”系统道:“就是忽然间有点好奇。”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燕琅却没有回答,只笑道:“过去的事情,就叫它过去吧,重要的是以后,你说是不是?”

    “你倒活的潇洒,”系统似乎颇有感触,又叹口气,道:“之前的世界里,想必也是快意恩仇吧?”

    燕琅谦虚道:“还好还好。”

    系统沉默了好一会儿,幽幽的说:“我终于知道前一个系统是怎么没的了。”

    燕琅:“……”

    “你个小狗日的这么能浪,还这么骚,哪个系统扛得住,”系统哀怨道:“时间久了,不格式化才怪呢。”

    “……”燕琅听它语气不太妙,禁不住关切道:“嘿,朋友,你还好吗?”

    “还好,”系统有些郁闷的回答她,说:“短时间内还没有格式化的迹象。”

    顿了顿,它又加了句:“虽然秀儿你这么皮,还爱偷别人橘子吃,但我还挺喜欢你的。”

    燕琅在心里边儿哈哈大笑,玩笑着问它说:“难道你发现自己已经爱上我了?”

    “怎么会呢,”系统也笑了:“物种都不一样。”

    燕琅顺嘴多问了一句:“怎么说?”

    系统跟她解释道:“你看窗外那朵花儿好看吗?”

    燕琅说:“好看。”

    系统又道:“之前你在陆家吃的那只烧鸡,好吃吗?”

    燕琅说:“好吃。”

    系统问:“那你想跟它们结婚睡觉生孩子吗?”

    “……”燕琅说:“懂了。”

    一人一系统这么乱七八糟的聊了几句,林氏却忽然从外边儿进来了,脸上仍且有未曾消散的怒气,掀开垂帘的动作,都少见的大了些。

    她向来温柔敦厚,极少有这般将愠色表露在脸上的时候,燕琅见状,倒是微微一怔,站起身迎她,关切道:“谁惹母亲生气了?”

    林氏不想她在里边儿,神情微有窘迫,略顿了顿,方才道:“没事。”

    “我叫您一声母亲,便是真心实意的拿您当母亲看待,”燕琅诚恳的看着她,道:“现下沈家表面上花团锦簇,荣耀无双,实则却是风中残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咱们若是再不齐心,这个家就真要倒了。”

    “不是我有意瞒着你,只是这事实在难以开口,”林氏为之触动情肠,心下一阵愧意,拉住她手,低声道:“李,李福成是个不成器的,听说老爷不在了,便当沈家的东西都归了我,嚷着要我养他,他在外边儿欠了好些债,竟还叫人到沈家来找我要……”

    林氏原本姓李,“林”是她继父的姓氏,母亲改嫁之后,她也随之改了名姓。

    林氏的生身父亲叫李福成,是个商户,家中也曾颇为殷实,只是人却不正经,好吃懒做,将祖宗家业败光之后,还想将妻女卖掉抵债。

    林氏母亲的娘家人心疼女儿,花钱打通关系,叫这夫妻俩和离了,没过两年,又把女儿嫁了出去。

    林氏的继父在国子监做个七品小官,官位不高,但人品是很好的,他发妻因病辞世,膝下没有儿女,与林氏的母亲成婚之后,便拿林氏当亲生女儿看待,一家三口日子过得颇为和美。

    陆氏过世之后,沈平佑一直没有娶妻,只是女儿渐渐大了,上边儿没有母亲,说亲时实在是不好听,再则,府中诸事也需要个主母顾看,一来二去的,便相中了家世不高、性情柔淑的林氏。

    沈平佑在的时候,李福成自然不敢兴风作浪,可是这会儿沈平佑不在了,林氏的生母继父也已经辞世,他便忙不迭跳起来了。

    燕琅看林氏神情,是很厌恶李福成的,只是为防万一,到底还是问了句:“母亲想认他吗?”

    “当日既已经一刀两断,现下还有什么认的必要?他不嫌脸红,我还觉得丢脸呢!”林氏少见的显露出几分恨意来,决然道:“他欠下的账自己还去,与我何干……”

    说着,又向燕琅道:“我原本不想因此叫你烦心,现下既说了,便说个透彻,这个所谓的父亲,我是不会认的,你也无需理会,他若敢凑上前来,只管打出去便是!”

    燕琅见她态度这般明确,心下颇觉赞赏,笑着应了声“是”,又说起高陵侯夫人编造的那些污言秽语来。

    “陆家暗助苏家害死父亲与哥哥,这是罪一;妄图窃取沈家家财,这是罪二;污蔑我的声名,意图操纵我的婚事,这是罪三;他们既做初一,我们为何不能做十五?”

    她拉着林氏到一侧落座,低声道:“父亲死的冤枉,只是照秦叔父的说法,陛下怕是不想为之雪冤了,真想以牙还牙,怕还要我们自己动手。”

    林氏也听秦令提过金殿之上皇帝的态度,颇觉心灰意冷,不去提那些伤心事,只担忧道:“别的都可以暂且放一放,只是有一件——你舅母也是女子,竟编排出那样的污秽之语来构陷你,实在可恶,偏生这种事最容易越描越黑,还是得想个法子,扫除后患才是。”

    “母亲只管安心吧,法子已经有了,”燕琅微微一笑,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看我那位舅母,能不能接得住招了。”

    林氏见她信心满满的样子,神色微怔:“你做了什么?”

    燕琅见左右无人,这才从旁边柜子里摸出个包裹来,打开一瞧,却是件绣了牡丹的浅粉色肚兜儿:“我舅母人老了,心倒还年轻,穿的这么鲜嫩。”

    林氏惊道:“哪儿来的?”

    燕琅美滋滋道:“我趁人不注意偷的。”

    “……”林氏似乎有些想笑,又觉得笑出来不太好,拿帕子掩了掩嘴,这才道:“你不会是想——”

    “那些脏话这会儿都只在高陵侯府传,外人还不知道,但再过些时日,就不一定了,”燕琅显然早有思量,轻轻一哂,道:“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只要别人愿意信,我说破嘴也没人会听的,既然如此,不如我造一个真相出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也洗清我的冤屈。”

    林氏道:“什么真相?”

    燕琅嘿嘿的笑,伏在她耳边,悄声道:“我舅母背地里跟人偷情,光天化日席地幕天,被我不小心给撞破了,她怕我说出去,这才先下手为强,把我的名声搞臭!”

    林氏听得一呆,连系统也愣住了。

    燕琅双目发亮,想想到时候高陵侯夫人欲哭无泪的样子,差点笑出声。

    她若是对别人做这事儿,林氏必然会觉得过了,只是高陵侯夫人这个先下狠手的,却不必有所顾忌,只嘱咐了句:“万事小心。”

    燕琅笑着应了声,好生送她回去歇息,系统仍旧沉浸在秀儿的又一力作之中,等她回了房,方才啧啧称奇道:“秀,蒂花之秀,造化钟神秀!”

    “这就秀了?”燕琅一抖被子,躺到了床上:“要不是这是古代,我指定就p个裸/照,发到家族群里边儿说是我舅妈了。”

    “我真傻,真的,”系统幽幽道:“我单知道你骚,却不知道你骚起来连品如的衣柜都能扛起来,可怜高陵侯夫人惹上你这个魔鬼,躲在背地里傻傻的笑,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丢了浅粉色的牡丹肚兜呢……”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