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69、当我成为世界首富2

69、当我成为世界首富2

    秦殇听着电话那边的忙音, 整个人都傻了, 他呆呆的在马路边坐了大半个小时, 终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到停车场去开了车, 往公司去了。

    昨天晚上,他还曾经在总经理办公室里加班, 今天到了顶层一看, 却见里边已经换了主人, 前后对比一下, 也真是叫人唏嘘。

    属于他的东西都被人搬了出去,凄凉的呆在一个纸箱里,他曾经的秘书叉着腰,站在里边指手画脚:“那副画徐总不喜欢, 记得拿下来,办公桌椅也换一套吧,对,明天就要收拾完……”

    这画面刺眼极了, 秦殇不自觉的捏紧拳头,走进门去,说:“你们在干什么?”

    秘书之前敢挂他电话, 就是做好了撕破脸的准备,这会儿又有了新老板,当然不会把旧的那个放在眼里。

    “秦先生,我在吩咐他们收拾办公室, ”他说:“明天这个时候,徐总就要过来了。”

    “对了,您可能不知道,”秘书笑了笑,说:“徐总就是董事会新选出来的总经理。”

    为什么?!

    为什么连一天的时间都没有,所有的人和事都变得陌生了?!

    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

    秦殇脸色煞白,瞪着他看了半天,才勉强道:“我甚至都没有出席这个所谓的股东大会,就被罢免了职务,这是不合法的任命,是无效的!”

    “不,是有效的。”秘书说:“您持有公司30%的股份,经过稀释之后,甚至达不到这个数字了,这并不能对董事局的决策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但支持徐总接任总经理的股东们,持有超过51%的股份,他们所做出的的决定,包括罢免你和任用徐总,都是合法有效的。”

    秦殇脸色乍青乍白,半天没说出话来,秘书见状,倒也有些同情他,劝道:“秦先生,其实局势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你仍然持有晨曦的股份,分红也不会少,看开点吧……”

    “晨曦是业界的新星,正蒸蒸日上,冷不丁被人收购,改成了辣条作坊,你还叫我看开点?!”

    秦殇忍无可忍,咆哮道:“换成是你,你看得开吗?!”

    秘书顶不喜欢他这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从前靠他吃饭,也就忍了,这会儿都改投别门了,也就懒得敷衍下去。

    “我看得开啊,”他耸耸肩,说:“反正我就是个打工的,给谁干不是干?秦先生,你的私人物品我叫人帮着收拾出来了,如果没什么事,请你离开吧。”

    秦殇见多了他毕恭毕敬的神情,忽然变成这样,实在是不习惯。

    “好,很好,我记住你了,”他冷笑起来,目光森寒的看了秘书一眼,说:“咱们走着瞧!”

    秘书同样报以冷笑,摸出手机来,给保安打了电话:“顶层有位先生情绪十分激动,来几个人控制一下。”

    秦殇前不久刚被客户公司里的保安丢出去一次,实在是不想有第二次了,更别说他在这栋大楼里工作过,认识的人、见过的人都不在少数,真的被人撵鸡似的赶出去,哪里还能有脸见人。

    他忍下了这口窝囊气,搬着那个纸箱,低着头,灰溜溜的走了。

    秦殇回家的时候,秦绵绵正对着房间里苏博的照片出神。

    苏博了死在最好的年华里,年轻英俊,家世出众,面对她时那副温柔款款、饱含深情的样子,也永远的定格在了秦绵绵的心里。

    这些年来,她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气,恨苏家,恨陶家,恨陶菀,也恨苏夏,也只有见到儿子聪明,好好读书,慢慢的有了出息,心里的那口郁气才能稍微纾解几分。

    秦绵绵年轻的时候也是很漂亮的,只是这些年心理太过压抑,日子过得有些苦,人也清瘦下去,两家凹陷,颧骨凸起,眼皮耷拉下去,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刻薄相。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听见开门的声音,她起身去看,见儿子满脸倦色的进门,眉头不觉拧个疙瘩:“公司的事情都忙完了吗?”

    家是最温暖的的港湾,但这个时候,面对着母亲,秦殇心里却只觉得压力重重。

    “公司出了点事,”他言简意赅道:“我回来歇歇。”

    “那么小一家公司你都管不好,将来怎么管理苏家的企业?”秦绵绵皱着眉,有些不满的道:“不是妈妈逼你,只是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达成目的之前,绝对不容松懈!”

    秦殇笑的勉强:“妈,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懈怠的,属于我的东西,我会亲手拿回来。”

    秦绵绵脸色终于好看了点:“这才是妈妈的好儿子。”

    秦殇又说了几句话,把母亲敷衍走之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满心疲惫的躺到了床上。

    怎么会这样呢?

    怎么能这样!

    蒸蒸日上的企业被人收购,改成了辣条作坊,这种荒诞到近似于天方夜谭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苏家。

    苏家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苏夏授意的,还是别的什么人想要针对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问题一个接一个,几乎要把秦殇的脑袋挤爆,他发泄似的把枕头丢开,狠狠揪着自己的头发,到最后,却近乎绝望的发现,唯一的破局之法,还是在苏夏身上。

    他千辛万苦,百般筹谋的事情,都比不上她一句话来的有分量。

    凭什么?!

    明明他才是苏家的长子,才是应该继承一切的人!

    短暂的仇恨与愤懑过去,秦殇收拾好心情,忍着屈辱,重新拨打了苏夏的电话号码。

    燕琅挎lv包,踩着高跟鞋走到chanel店面里,接过店员递来的香槟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摸出来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笑了,在枯燥的买买买之余,有人能逗个乐子,其实也挺开心的。

    燕琅把电话接起来,说:“你还有事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我这里,你已经是过去式了。”

    秦殇心头一堵,却还是耐着性子,柔声说:“小夏,我不是想纠缠你,只是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想跟你协商。”

    “天哪,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工作上的事情?”

    燕琅夸张的惊叹一声,说:“秦殇,麻烦你烧壶开水,对着照照自己的脸,好吗?你一个辣条工坊的小股东,身家撑死了五百万,我飞趟北极就没有了,你为什么觉得自己有资格跟我谈工作呢?麻烦你去找底下的负责人,亦或者是秘书、经理,以你的档次,没资格跟我接触。”

    “……”秦殇心头被戳了一刀,呼呼的往里灌着冷风,他深吸口气,才叫自己语调温柔如初:“小夏,你别这样。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请你告诉我,不要拿晨曦的前途来开玩笑,好吗?对于那家公司,我真的付出了很多心血。”

    他试图从公司的前景去劝说她:“晨曦是一家软件公司,已经逐渐步上轨道,从合作商到专业人员,都已经配备齐整,你忽然间改成辣条工坊,你知道要亏多少钱吗?做生意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不怕啊,反正我有钱,不在乎,”燕琅无所谓道:“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秦殇几乎连笑容都没法再装下去了:“小夏,你不要这样,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你只管说,我可以改的。”

    燕琅想了想,说:“你太瘦了,没法给我安全感。我不喜欢。”

    秦殇释然的笑了,哄她说:“我一直都在健身,还在练习柔道,一定能保护好你的。”

    “随你练得再好,难道能比得上我一年几千万聘请的保镖团队?”燕琅毫不留情的戳破了他微末的自尊心,说:“要不然,你去整容成奥特曼吧,我看迪迦就很不错……”

    “……”秦殇拼尽了所有的控制力,才在飚出脏话之前,抢先挂断了电话。

    还迪迦奥特曼,你怎么不叫我整成派大星?!

    燕琅听着手机传来的忙音,忍不住笑出了声,管家侍立在一边,看她似乎打完了电话,这才恭敬的问了一声:“是您的前男友纠缠不休吗?”

    燕琅拿起手边的高脚杯,喝了一口香槟,才点点头:“是他。”

    管家眉头拧个疙瘩,微微躬身,低声道:“小姐,需要找人做掉他吗?”

    燕琅:“……”

    “不用,”她心绪有些复杂的说:“留着逗个乐子,也挺好玩的。”

    管家彬彬有礼的笑了笑,说:“只要您高兴,怎么都好。”

    系统咬着小手绢,恨恨的道:“我也想有个这样的全能管家!!!”

    导购送了图册过来,燕琅随手翻了几页,却没见到什么特别中意的,她把图册合上,站起身道:“走吧。”

    管家有些诧异:“小姐,您没有看中的衣物、饰品吗?”

    燕琅摇了摇头。

    管家有些不满的皱起眉来,吩咐随从说:“把首席设计师换掉吧,他太不中用了。”

    燕琅:“……”

    她深吸口气,叫自己镇定一点,然后才回过身,指了指chanel的标志:“他们家的首席设计师,也归我们管吗?”

    “收购的公司太多,您都记不过来了,”管家慈爱的看着她,说:“要不然,就叫他们改个容易记的名字——以您的名字来命名,怎么样?”

    “不了不了,”燕琅赶忙摆了摆手:“chanel就挺好的!”

    “还有,”她说:“就别换人了,衣物提包都挺好看的,只是我今天没什么心情,不怪别人。”

    “好的。”管家从善如流道:“那些包起来,送到家里去。”

    导购露出八颗牙的完美笑容:“包哪些?”

    管家的笑容同样完美无瑕:“全部。”

    系统酸成柠檬精,气呼呼道:“我真的要自闭了!”

    燕琅合上眼,情不自禁的叹息道:“这罪恶的金钱啊。”

    一行人回到苏家,厨房已经备好了晚餐,是以江湖河鲜为主料的淮扬菜,清炖蟹粉狮子头、文思豆腐、三套鸭、软兜长鱼、水晶肴肉、松鼠鳜鱼、梁溪脆鳝,配上精致的扬州小菜,实在叫人胃口大开。

    燕琅也是做过皇帝的人,但古代社会跟现代社会比起来,在享受上终究是有所差距的,有些赞叹的吃完饭,叫按摩师按摩过后,上楼去泡个澡,合眼睡了。

    苏家的宅子设在半山上,连公路都是自家修的,清晨醒来时,能听外山鸟清脆的鸣叫声。

    燕琅睡了个懒觉,睁开眼起床时,已经是八点十分,使女们推了衣架来供她挑选,她随意挑了一件,就有人去准备对应的珠宝配饰。

    燕琅倚在软枕上,有些困倦的打个哈欠,就听管家温和而慈祥的声音响起,一睁眼,果然见他正从门外走进来。

    “小姐,快醒醒,”管家督促道:“您该去花钱了。”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