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90、干掉渣男当皇帝(终)

90、干掉渣男当皇帝(终)

    人我已经找好了, 您什么时候死啊?

    什么时候死啊?

    死啊?

    这句话就跟魔咒似的, 在李元毓脑海里无限盘旋, 终于“轰”的一声, 爆炸开来。

    “郭蕤!”他双眼充血, 咆哮道:“你说什么?!”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咯,”燕琅抚了抚鬓边金钗的流苏, 慵懒道:“只许你后宫三千, 不许我红杏出墙?忒不公平了。”

    李元毓脸都绿了, 一口气没喘上来, 险些晕死过去:“郭蕤,你这贱妇!你居然敢!居然敢!”

    燕琅抬腿一脚,把他踹出去了,嫌弃道:“连话都说不利索, 你还能干点什么?”

    “李元毓,”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毫不客气道:“你这个人,少年时空怀壮志, 青年时一事无成,于家无德,于国有害, 再活着也是浪费粮食,不如就到地下去找你的阿梨小可爱吧。”

    李元毓面色顿变:“你什么意思?”

    燕琅缓步走到他面前去,道:“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她想要自己死!

    李元毓目光不禁闪过一丝慌乱,惊恐道:“郭蕤!我是阿衡阿衍的父亲, 你杀了我,他们会恨你一辈子的!”

    “别把自己看的那么重要,你都要害死他们了,他们还当你是父亲,那得有多贱?”燕琅轻蔑的撇了撇嘴,道:“我会给他们找继父的,放心,指定比你好。”

    李元毓两条腿都在哆嗦,惶然的怔楞一会儿,忽然站起身来,往殿外跑去,边跑边仓皇高呼道:“来人,快来救驾!”

    没有人出声,也没有人进来,燕琅笑微微的瞧着他的表演,欣赏的差不多了,才慢条斯理的走过去,一脚踢在他腿弯,扯住他发髻,把人给拖了回去。

    “郭蕤,你竟敢弑君!这是大逆不道!”

    李元毓咬牙切齿,拼死挣扎道:“你死之后,这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若真是论品性操守而定罪业,等我下地狱的时候,你都在十八层的油锅里炸酥了!”

    燕琅听得哂笑,按住他后脑勺,直接将他脑袋塞进了水池里。

    李元毓怕了,也吓呆了,扑腾着开始求饶,央求道:“阿蕤,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求你了,从前是我对不住你,我会改的……”

    燕琅一句话也不说,却按住他不撒手,李元毓艰难的挣扎了几下,逐渐停下了肢体上的动作。

    他大睁着眼睛,就此死去。

    燕琅松开手,将被水沾湿的衣袖挽了起来,整理过形容之后,出声唤道:“来人。”

    侍从闻声入内,似是没有看到皇帝倒地不起的尸身一般,有的去收拾殿中痕迹,有的将李元毓搬运出来,更衣之后,重新挪到了床榻上。

    傍晚时分,丧钟敲响,九声之后,恸哭声在皇宫之中次第响起。

    皇太子李衡正在书房,闻声后先是一怔,旋即落泪,秦王李衍抱着他心爱的小木马,有些奇怪的道:“阿兄,你怎么了?”

    皇太子摸了摸幼弟的头,道:“父皇驾崩了。”

    李衍想了想,说:“驾崩,就是死了吗?”

    皇太子道:“嗯。”

    李衍“哦”了一声,有些漠然的说:“那很好啊。世间少了一个不喜欢我的人,阿娘也会开心的。”

    燕琅到达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才出生没多久,因为阮梨的存在和后来的郭后专权,与李元毓不甚亲近,说起来,他才是真正在母亲身边长大,受母亲教导养大的孩子。

    皇太子听得心头一跳,想说些什么,看着弟弟天真中裹挟着冷漠的目光,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皇帝过世之后,自有朝臣引着皇太子往太极殿去登基,以正名分,李衡继位之后,很快便尊祖母穆氏为太皇太后,尊生母郭氏为皇太后,为大行皇帝拟定谥号为惠,庙号英宗。

    新帝年幼,未曾大婚,皇太后郭氏临朝称制,彻底掌控军政大权。

    按照往年宫规,皇帝辞世之后,未曾生育的妃嫔便要送往寺庙出家,燕琅既掌权,便将这规矩改了。

    李元毓死的时候不过三十岁,后宫妃嫔们也都很年轻,为他守一辈子活寡,就太可怜了。

    昔年主动站到她这边儿的宫嫔们,都被加以厚赐,遣返归家,或另嫁,或独居,都由得他们去,只有穆贵妃仍旧陪在她身边。

    而那些站在李元毓那边儿的,却被打发走,给那野猪守陵去了。

    从前李元毓在时,燕琅曾经想过要叫皇次子李敬出京之官,只是因为种种琐事,方才拖延至今,现下她既登临高位,却不必如此,免得来日登基称帝,这个先帝之子揭竿而起,呼应百姓举兵造反。

    当初燕琅跟李元毓斗法的时候,何淑妃还蹦跶的挺厉害,眼见燕琅轻而易举的把李元毓撂倒,人就老实了,再不敢多生是非,燕琅以新帝的名义加封李敬为荆王,她也低眉顺眼的,没敢多说什么。

    燕琅这一年过得十分顺遂,掌政之后,便大力清查吏治,改革军伍,而朝堂之上,很快便成为了她的一言堂。

    仁宗辞世之后,太皇太后所受到的打击是最大的,身体也不似从前健康,李元毓死后几年,她也卧床不起,荣寿公主入宫侍奉这位养母,半个月后,历经四朝的太皇太后穆氏在睡梦中与世长辞。

    燕琅对待这位婆母是很恭敬的,这些年来,太皇太后对于她专权之事从来没有发表过什么说法,与裴文度的事情,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由衷感激,现下举丧,免不得隆重待之。

    几年时间过去,皇太子李衡也迅速成长起来,有了少年的英朗与俊秀。

    燕琅从慈安殿里出来,正巧遇见他进门,玄衣皂靴,腰间系了条白色丧带,或许是因为一向宠爱他的祖母辞世,他眉宇间盈着一种淡淡的愁色。

    “母后。”李衡恭谨的向母亲请安。

    燕琅点了点头,道:“去吧。”

    穆贵妃跟随在她身边,目送李衡身影离去,方才道:“陛下近来似乎有了心事,或许真是长大了吧。”

    殿外下着绵绵细雨,燕琅亲自撑了一把伞,道:“阿衡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了。不过这样也不坏,别跟他那个爹一样,满肚子都是坏水。”

    穆贵妃忍俊不禁。

    傍晚时分,李衡往太极殿去见母亲,略微说了会儿话,便起身告退,人都走出去几步了,忽然又转回去,正色拜道:“儿臣实在不是能做天子的人,母后若是有意,便将这位子拿去吧……”

    燕琅闻言头也没抬,道:“你是怕我害你性命吗?”

    李衡先是一怔,旋即笑了。

    他摇摇头,说:“不是。儿臣只是觉得,自己大抵真是不该生在皇家。”

    燕琅这才抬起头来看他:“哦?”

    “父皇从前,在发生那些事之前,对儿臣也是很好的,可是后来,”李衡低着头,有些伤怀的道:“权欲之毒,能把一个熟悉的人变得面目全非。”

    他的父亲想要杀死他和他的母亲,而他的母亲为了反击,杀死了他的父亲。

    听起来有些荒唐,却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事情。

    这一次,燕琅对着他看了很久,才说:“是真心话吗?”

    李衡道:“是。”

    “我知道了,”燕琅温和道:“回去吧。”

    李衡向她行个礼,转身出了内殿,李衍这才从帘幕后边儿探头出来,有些感慨的道:“阿兄这样的人,真不该生在皇家。”

    燕琅报以一笑,却不置一词。

    李衍便一掀衣摆,在母亲身前跪下,正色道:“儿臣想求母亲一件事。”

    燕琅道:“什么?”

    “儿臣想娶阿苑表妹为妻,”李衍道:“望请母后成全。”

    他所说的阿苑,便是郭蕤长兄郭仪与荣寿公主的女儿。

    燕琅忍不住想要微笑,脸上却不显,只道:“你喜欢她吗?会善待她吗?”

    李衍道:“儿臣一直很喜欢阿苑妹妹,也是真心想要求娶,自然会善待于她。”

    燕琅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招招手,叫他近前,抚了抚小儿子的头:“你很聪明,也很像我。”

    “而聪明的孩子,结果都不会差,”她最后拍了拍儿子的肩,道:“很晚了,去睡吧。”

    系统看得云里雾里,等李衍走了,才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燕琅提笔将面前那份奏疏批阅完,丢到完成的那一沓上边:“他想做皇帝,我需要一个足够聪明的继承人,一拍即合。”

    系统:“???”

    “如非必要,我不想伤害我的孩子,也不想伤害李氏宗亲,册定阿衡或阿衍为储君,能在最大程度上安抚宗室,毕竟我死之后,皇位仍然是李家的,但如此一来,便造成了另外一个问题。”

    燕琅重新翻开一本奏疏,道:“我姓郭,我是郭家的人,但我的继承人姓李。我死之后,新君或许会清算郭家,若真如此,大抵会是一场混战。为了避免这场波折,我需要给郭家一个保障,一位出身郭家的皇后与她所诞育的后嗣,分量应该足够了。”

    系统听得一阵迟疑:“保险吗?”

    “不知道。”燕琅坦然道:“我尽到我最大的努力,那就够了。人心是会变的,谁也看不清将来会发生什么。”

    系统无奈道:“好吧。”

    ……

    没过多久,皇帝便以年幼德薄为由逊位,再三固请皇太后郭氏登基为帝,此后,更是坚决的推拒储君之位,闲云野鹤,做了自在闲王。

    燕琅没有强求于他,很快便降旨册立次子李衍为皇太子,又为他迎立郭家之女郭苑为妃,大赦天下。

    女帝登基,开万古未有之创举,争论之大,可想而知,然而郭后掌权多年,根基深厚,饶是有人心生不满,也很快被弹压下去。

    燕琅以女主之身政统天下,真正的唯我独尊,睥睨天下,第二年,令人持节册封裴文度为皇夫,正式做了夫妻。

    燕琅为帝之后,很快便开女子科举之风,令穆贵妃以宰相身份主持此事,为了便宜行事,又在宫外赐了宅院给她。

    穆贵妃欣然谢恩,却绝口不提成婚之事,在外养了好些俊秀面首,过的是神仙日子。

    系统忍不住咂舌说:“李元毓那野猪要是看见,怕是要气成死猪。”

    燕琅但笑不语。

    皇太子十八岁那年,正式迎娶郭苑为妻,他们原本就是亲属,又有青梅竹马长大的情分在,感情一直颇好。

    无论李衍心里如何作想,但他的确尽到了丈夫的本分,爱护妻子,敬重舅家,既不纳妾,也不拈花惹草。

    郭蕤寿命自然终止,是在六十七岁那年,但早在五十岁的时候,她便逊位于李衍,离开长安,与裴文度一道游山玩水。

    李衍与郭苑成婚几十载,有三子二女,却从未红过脸,一副牌打成这样,要是还能输,那也真是时也命也了。

    系统原本还有些阴暗的等着李衍暴露出真面目,没想到却失望了,也只能评论说:“他可能真的是爱江山不爱美人吧。”

    “不,”燕琅含笑道:“因为他真的是一个好孩子,当然,也是一个好皇帝。”

    政权的过渡十分平稳,并没有发生流血事件,终其一生,两个孩子都是至亲兄弟,并不曾有什么龃龉之事。

    这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

    再度睁开眼睛,燕琅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辆公交车上。

    车厢里很热,又没有开空调,即便人并不多,也仍旧有一种难闻的腥臭气味。

    她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接受完世界信息之后,情不自禁的顿了一下。

    “喂,统子,”燕琅问系统:“是因为前两个世界过得太舒服,所以开始收取利息了吗?”

    系统看完世界剧情,瑟瑟发抖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个无辜的路人。”

    燕琅这一世的名字叫喻眉。

    她是个每天都在脑海里构思怎么杀人的,货真价实的……

    变态。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个世界不会很长,是个爽向的半沙雕世界,无逻辑的天马行空,名字是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ps:剧透一下,统子终于可以变成人啦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