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92、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

92、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2

    系统前一秒还在吃瓜看戏, 下一秒自己就进了戏里边儿, 而且还是部恐怖片, 这他妈谁顶得住啊!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 他差一点哭着嗝屁过去, 负责值守的老师毫无同情之心,脸色阴沉的瞪着他, 问:“你是哪个班的学生?”

    燕琅有些头疼, 心想刚进阳光中学就出了这么一档子波折, 可谓是出师不利, 就听系统脸不红心不跳的道:“我,我叫傅朝南,是高二六班的……”

    燕琅:“……”

    “傅朝南。”那老师居然也没深究,低头在自己本子上记下了, 然后冷着脸说:“进去吧!别在这儿打扰其余同学!”

    系统小声说了句:“谢谢老师。”紧跟着燕琅,溜进了校园里边儿去。

    天空灰蒙蒙的,周围似乎也蒙着一层雾气,能见度撑死了也就是四五米。

    燕琅对着面前这个高自己一头的统子看了会儿, 说:“朋友,什么情况?”

    “我也不知道!”系统哭的打嗝儿,燕琅静静对他进行死亡凝视, 这么过了会儿,他自己停了哭声,恍然道:“我明白了!”

    燕琅说:“你明白什么了?”

    “所谓的恶魔游戏,只是将意识融入这个世界, 而不是身体进入,”系统说:“吕莹莹原本是没资格进来的,只是那时候她正在跟傅朝南啪啪啪,这才一起进入了这个世界,我本身就附属在你身上,作为一个意识存在,跟着进来也不稀奇。”

    “吕莹莹没资格进来?”燕琅哼笑道:“你可别看不起人。就她那个思维逻辑,比变态可怕多了。”

    他们都是第一次进入阳光中学,对这儿一无所知,连自己现在用的这副身体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燕琅问系统:“我现在的相貌跟之前一样吗?”

    “有一点像,但还是不一样,”系统端详了会儿,说:“看起来相貌要平淡一点,不是很扎眼的那种。”

    果然,进入这个世界之后,容貌会发生一定的变化。

    毕竟他们都是以高中生的身份在这里学习的,如果真把原世界里的脸代入进来,未免也太奇怪了。

    系统有点不好意思的问她:“我长得什么样子?”

    燕琅看了两眼,说:“高高的,瘦瘦的,圆眼睛,有点可爱。”

    系统美滋滋的摸了摸脸,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又去掏自己书包:“里边儿肯定有笔记本,看看是几年级几班的,叫什么名字。”

    燕琅也去摸自己背后的书包。

    水杯,课本,笔袋,还有课后习题册,燕琅随意抽了一本习题出来,翻开一看,脸色微微变了。

    她抬起头,对上系统的眼睛,两个人显然都有点懵:“只有年级,没有名字?”

    习题册上写的是高二(6)班,后边跟着一个序号,燕琅的是16,系统的是24,只是没有写名字,再去翻书包里的课本和练习册,也都没有标注名字。

    燕琅心里生出几分奇怪的感觉来,顿了顿,说:“在这座学校里,学生们大概都是以学号来称呼彼此的。”

    系统神情有点微妙的问:“我之前把傅朝南的名字说出来了,不会有事儿吧?”

    燕琅眼睛跟他对上,两人微妙的停顿了一会儿,异口同声说:“反正是傅朝南倒霉!”

    ……

    教学楼的构造有点像伊丽莎白塔,四面都是钟表的模样,八点上课,这时候指针已经指向了数字八。

    七点四十了。

    今天是第一次上课,鬼知道迟到之后会发生些什么,燕琅不敢拖延,跟系统上了楼梯,终于在四楼找到了写着高二(6)班的教室。

    普通的高中班级,往往会在清晨温书,又或者是播放英语听力,这个班级却异常的安静,不仅仅是这一个班,整栋教学楼都诡异的沉默着。

    系统有些胆颤,看着那扇闭合着的门,不住地摇头:“哦,我的上帝,这里一定是被撒旦诅咒了!”

    “哦,天呐!”燕琅斜了他一眼,说:“如果你再用那该死的语调说话,我一定会用佩吉姨妈给我的羊皮靴子狠狠踢你的屁股!”

    “……”系统卑微的笑,乖巧的低下了头。

    燕琅推开门进去,就见里边人坐了三分之二,大概是看见有人来了,齐刷刷的抬起了头,黑漆漆的瞳孔,看得人心头发毛。

    燕琅面不改色的走进去,稍一打眼,就发现每个人的课桌右上角都贴着编号,靠门那个人的编号是01,第二行的人编号是09。

    一共五行,40个人。

    她领着系统到了第二排的最后一个位置上,果然见上边贴着16的标签,系统是24号,正好在她的左手边。

    教室里有一股焦糊的味道,闻起来很不舒服,燕琅面不改色,系统更不敢表露出来什么异样,前排那个男生有些用力的倚着他的桌子,他也没吱声,怂怂的的往后退了退,半倚在了后黑板上。

    七点五十分,预铃响了,一个矮胖的中年女人走进来,环视一周,看教室里还有空着的位置,脸色就变了。

    她拿黑板擦狠狠一拍教桌,说:“谁还没来?班长都记下来!”

    坐在1号位置上,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站起来,说:“老师,5号、12号、19号、38号,这四个人没来。”

    他这话刚说完,门就被打开了,三个学生模样的男女站在外边儿,皱着眉,神情惊疑不定的打量这间教室。

    站在前边的是一男一女,模样都挺出挑,看胸口的学号,一个是12号,一个是19号。

    他们后边儿还有个体型悍利的男学生,胸口的学号是38,宽松的校服下边儿隐约可见隆起的结实肌肉,往脸上看,明显的带着成年男人的气息,但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之下,居然没有人觉得不对。

    19号女生个子小小的,眼睛却很大,可怜巴巴的缩在12号男生右手边。

    他们看起来很亲密。

    燕琅心猜这大概就是傅朝南和吕莹莹了,不易察觉的跟系统交换一个眼神,静静看着事情发展。

    中年女老师阴着脸走下讲台,厚底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咚咚咚”的闷响,她手里还拿着刚才敲桌子的黑板擦,抬手狠狠砸到了傅朝南头上,血一下子就出来了。

    吕莹莹一声惊叫,却在周围那些如有实质的凝视中捂住了嘴,中年女老师蛮横的推开傅朝南,扯住她的头发,把她的头往门上撞。

    “为什么会迟到?!进门不知道打报告吗?!”她恶狠狠道:“一人耽误一分钟,全班同学就是四十分钟,时间就是金钱,你们懂吗!”

    听着这熟悉的台词,系统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傅朝南捂着受伤的额头,察觉到有黏湿的液体缓缓流下,本来就有些阴郁的心情,霎时间更坏了。

    透过低垂下来的头发,他目光阴鸷的看着中年女人,吕莹莹对这个诡异的世界心存警惕,忍着作痛的额头,先一步拉住了他手臂。

    中年女老师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没再说什么,到身形高大的38号面前,吼道:“不知道看时间吗?一个个都来的这么晚!你们这种垃圾还上什么学,赶紧找个地方搬砖去!”

    38号脸上带着一丝嗜血的笑意,看着面前这个聒噪的女人,想的却是自己一拳能不能把她的脑袋打碎,而上课铃却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了。

    中年女人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臭着脸说:“下不为例!”然后让开了位置,叫他们进去。

    吕莹莹轻轻推了傅朝南一把,两人一起走进教室,分辨出位置排序之后,各自往自己的座位那儿去,38号也是一样。

    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惨叫,像是遭遇到了极其可怕的事情一样,燕琅神色一凛,立即扭头去看窗外,就见黑影一闪,飞速划过,很快就是“砰”的一声震响。

    她所在的位置不靠近窗户,系统也一样,两人唯恐触犯到这个世界的规矩,就没有贸然行动,反倒是其余人,一窝蜂的涌到了窗边,兴高采烈的张望一会儿,叫道:“死人啦!死人啦!”

    连中年女人的脸上,都带上了一层扭曲的笑容,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喜事一样。

    系统心里有些发毛,下意识去看燕琅,却见她目光正在教室里边儿打转,凝视着右侧那张空置出来的桌子后,停住不动了。

    预铃响起之后,班长说有四个人没来,分别是5号、12号、19号和38号,上课铃正式敲响之后,就只有5号一个人没有来。

    而现在,标注着5号的那张课桌上被人用血红色的染料打了一个x,鲜红的有些刺眼。

    上课迟到的人会死。

    这是燕琅发现的第一条规律。

    傅朝南、吕莹莹和38号男也变了脸色,收起从前的桀骜,老老实实的当起了乖学生。

    中年女人叫齐燕,是高二(6)班的班主任,教语文,前两节课都是她的,系统唯恐不小心触及到这个世界的死亡规律,正襟危坐,满脸认真的听了两个小时,快下课的时候往右边瞥了一眼,才发现燕琅正在出神。

    “秀儿。”他小声提醒了一句。

    燕琅轻声纠正他:“是16号。”

    系统恍然回过神来,就听下课铃已经响了,齐燕把课本合上,冷冰冰的丢下一句:“下课。”

    教室的门打开,外边儿站着个中年男老师,系统瞅了一眼,赶忙把头低下去。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早晨抓到他吃瓜子儿的那个值守老师。

    幸好那个老师没往里边儿看,皱着眉跟齐燕说了几句,就转身走了。

    齐燕脸上结了层霜,目光凶狠的在教室里转了一圈,说:“傅朝南?!”

    傅朝南与吕莹莹一起到了这个世界,两人彼此对照,当然也发现了这座学校只用学号称呼彼此,而不用真名的事情,这会儿听齐燕叫出自己的名字,心头不禁一跳。

    傅朝南当然不会主动站出来,鬼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在此之外,他也觉得有些奇怪——那个值守老师,是怎么知道他名字的?

    齐燕又叫了两声,却没人站出来,教室里死一般的寂静。

    她好像也不生气,笑嘻嘻的说:“傅朝南,我们记住你了哦。”说完,就踩着那双笨重的高跟鞋,咚咚咚的走了。

    系统忍不住捂脸道:“真是恶魔低语……”

    幸亏留了傅朝南的名字。

    大课间不需要做操,有个相对不小的空暇,燕琅跟系统走到楼梯拐角那儿,确定身边没人,才小声说:“发现了吗?外来者好像都集中在高二六班。”

    系统很快明白过来:“我们俩,再加上后边的四个人,这就是六个了,但参加这个游戏的,绝对不止这几个人。”

    “我们是第一次过来,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座位,跟真正在这间教室里上课的学生相比,一眼就能看出不一样,”燕琅说:“大概已经被发现了吧。”

    系统情不自禁的叹口气,感慨说:“人生好难哦!”

    两人随大流上了一天课,再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而其余那些被恶魔游戏投放到这个诡异世界的人,要么是心理素质超乎寻常人的杀人犯,要么是长期从事危险犯罪工作的变态狂,当然不至于沉不住气,主动暴露自己。

    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完,外边儿的天已经逐渐黑了,雾蒙蒙的,像仿佛将教室里的人隔绝到了另一个世界,npc们说说笑笑的,既没有收拾书包,也没有约着去吃晚饭,气氛维持着一种诡异的和谐。

    燕琅眉头微微皱起一点,系统神情也带着紧张,傅朝南和吕莹莹对视一眼,表情都有些不安。

    就在这时候,教学楼外的广播忽然响起来了:“请插班来的学生到一号教学楼下集合!请插班来的学生到一号教学楼集合!”

    燕琅心头先是一紧,然后又释然了。

    看起来,这个中学并不打算叫外来者们彼此隐瞒身份。

    她背起书包,跟系统一起下了楼,很快,教室里零零散散的站起来几个人,迟疑着背上书包,跟了上去。

    这短短的时间里,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路灯下全是惨白色的雾气,看得人心头发慌。

    楼道里没什么人,走在里边儿甚至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雾气从打开的窗户涌了进来,活了似的绕着人盘旋。

    系统抬手拨了拨,自语说:“怎么感觉是走在去自杀的路上……”

    燕琅说:“我谢谢你啊!”

    一号教学楼下边立了一块显示屏,黑底屏幕上是血红色的大字:请到右手餐厅处用餐。

    燕琅跟系统对视一眼,谨慎的走了进去,就见里边儿摆着一张长餐桌,左边五个凳子,右边五个凳子,餐盘却只有九个。

    燕琅问系统:“你到底是怕人,还是怕鬼,还是都怕?”

    系统挺着胸膛说:“我只怕鬼!”

    燕琅给他这回答逗笑了,自己在最边上的位置坐下,又叫他挨着自己坐了,两人不再迟疑,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剩下的人来的很快,进屋看了一眼之后,自行找个位置坐下,开始大快朵颐。

    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吃的饱一点,保持体力,总不会是坏事。

    傅朝南和吕莹莹是倒数第二来的,抢占了仅剩的两份餐盘。

    最后过来的是个面带桀骜的少年,目光在燕琅和吕莹莹之间犹豫了一下,大概是觉得看起来额头上血迹未干的傅朝南不好惹,还是走到了燕琅面前,一句话也不说,就伸手抢她的餐盘。

    其余人抬起头,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一幕,没有任何制止的意思。

    能到这儿的都不是什么善茬,燕琅出手时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一拳过去,桀骜少年应声而倒。

    “艹,你个婊/子!”他艰难的咳嗽两声,爬起来,目光阴鸷的盯着她道:“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就这个破学校,等我出去之后,随便开张证明就能把它封了!”

    燕琅微笑着吃了口饭,抬起一脚踹在他那张出言不逊的嘴上,下一秒他就滚出去两米远,牙都摔飞了。

    她托着腮,认真的问:“你这么厉害,是办假/证的吗?”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