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95、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5

95、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5

    这是进入这个诡异世界的第二天。

    胖脸男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神情中有些凝重。

    前桌的两个女生正在打闹, 右边的女生不知道是说了些什么, 两个人都捂着嘴笑开了。

    青春期的少女往往都是鲜活明媚的, 小腿纤细, 腰肢柔软,胸脯像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样, 美的叫人心颤。

    胖脸男人曾经有过很多个那样的玩偶, 玩腻之后, 都被他销毁掉了, 只是现在坐在这个鬼气森森的教室里,看着面前两个指甲都泛着青灰色的女生说笑,他实在是没办法产生任何生理悸动,更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胖脸男人皱起眉来, 扭头去看趴在课桌上,就跟丢了魂儿一样的吕莹莹,眼底不禁透出几分微光来。

    跟她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死了,她没了依靠, 还不是任他搓圆搓扁?

    他有些得意的笑了,顺眼去看第二排最后边儿的16号女生,却见那位置上仍然是空的, 跟她一起的24号位置上也同样没人。

    胖脸男人脸上的笑容慢慢收起来了。

    他走到班长座位那儿去,问:“16号跟24号一直没有回来,这算不算是旷课?”

    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抬起头,用他幽深的眸子看了胖脸男人一会儿, 咧开嘴,露出一个有些扭曲的笑容:“今天晚上,我很期待哦。”

    冷汗逐渐爬上了胖脸男人的额头。

    他抬起衣袖,有些狼狈的擦了擦脑门:“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男生脸上再没有一丝笑容,他说:“要上课了。”

    胖脸男人神情畏惧的看他一眼,小心翼翼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被燕琅教育过的那个桀骜少年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嘲笑,其余参与者脸上也全是幸灾乐祸。

    胖脸男人不禁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后悔完了,又开始安慰自己那句话只是那个小鬼说出来吓唬自己的。

    提心吊胆的结束了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广播像昨天一样的响了起来:“请插班来的学生到一号教学楼下集合!请插班来的学生到一号教学楼下集合!”

    众人背上书包,动作迅速的往昨天吃饭的餐厅奔去,等到了地方之后才发现,这里仍然有九把椅子,却只有六份餐盘。

    男人们很快占据了位置,开始大快朵颐,吕莹莹已经两顿饭没吃了,走路都觉得没力气,她走进餐厅,闻着里边儿的饭香味儿,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

    “可以,可以分给我一点吃的吗?”她哀求着所有人。

    没有人理会她,连今天早晨曾经对她起过色心的胖脸男人,都因为班长的那句话,而暂时对她没了心思。

    吕莹莹是做记者的,见过人也多,之前跟傅朝南在一起时也曾经听他提起过,说这群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她体力又不足以抗衡任何人,这会儿也不敢去抢。

    她咬紧了自己的嘴唇,走到胖脸男人身边去,哀求道:“大哥,求你分我点吃的,好吗?”

    胖脸男人有几天没沾女人了,闻到她身上的淡淡香水味儿,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他嘿嘿的笑,伸手去摸吕莹莹的脸,吕莹莹吓了一跳,避之不及的后退一步。

    胖脸男人变了脸色:“臭婊/子,你过来问我要吃的,不就是那个意思?装什么三贞九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骂的这么难听,吕莹莹哪里受过这种委屈,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好歹知道这不是能发脾气的地方,又迫于生存压力,就强忍着走回去,央求说:“大哥,别在这儿,人这么多……”

    胖脸男人伸手在她脸颊上揉了一把,又搂住她腰,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口,其余几个男人吹起了口哨,还有人解开裤子,就在这儿开始上下撸动。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过渡,人性中最丑陋的那一面逐渐开始暴露。

    38号拿牙签剔牙,说:“16号和24号没来吃饭,但椅子还在。”

    两颊凹陷,面容有些阴鸷的20号说:“人还活着,但不知道哪儿去了。”

    “24号受伤了,16号带着他去看医生,他们请了两节课的假,”挨打的桀骜少年说:“但直到下午的课结束,他们也没回来。”

    “不明不白的。”20号低声自语了一句,忽然扭头去看吕莹莹:“喂!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小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吕莹莹想起傅朝南的死状,身体就情不自禁的开始战栗,她摇摇头,说:“我不想提这个。”

    “不想提?”20号有些扭曲的笑了笑,然后冷下脸,说:“那你想死吗?”

    “朋友,说话客气点,”胖脸男人揉着吕莹莹的屁股,呵呵笑着说:“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啊。”

    20号冷笑一声,抓起剔牙用的牙签,闪身扑到了胖脸男人身边,胖脸男人吃了一惊,下意识想要躲避,却是为时已晚。

    虎口处一阵剧痛,他惨叫出声,跌下座椅。

    两根牙签插入他的虎口,尖端从掌心那一面刺了出来,尤且往下滴血。

    吕莹莹被这惨叫声吓得发抖,其余人也是默然,20号抡起座椅,狠狠砸到了胖脸男人背上,后者剧烈的咳嗽几声,嘴边已经出现了血沫。

    吕莹莹吓呆了,其余人也是暗自警惕,20号扯过她的头发将她踹倒,抬脚踩在她的后脑勺上,用力的碾了几下,狞笑着说:“我不知道杀人会有什么结果,所以不下死手,但你们要明白,叫一个人生不如死,也很简单。”

    他扯着吕莹莹的头发,将满脸血的她从地上拽起来,上下打量几眼,捻着两根牙签,笑容满面道:“你说,把它们插进你的眼珠里会怎么样?”

    “不要,不要!”吕莹莹惊声尖叫,毛骨悚然道:“我什么都告诉你!”

    “你可以说了。”20号松开手,吕莹莹就跟一袋湿水泥一样,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她顾不得擦自己脸上的血,半跪在地上,把昨晚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然后就蜷缩到餐厅一角,小心而畏惧的防范着所有人。

    “被知道名字,会死?还以为你们发现了什么呢。”

    20号有些不屑的笑了笑,两手插兜,走出了餐厅。

    其余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也不打算继续留下,纷纷站起身,到餐厅外的布告栏那儿去。

    胖脸男人艰难的坐起身,低头看着自己虎口处的两根牙签,咬紧牙根,伸手抽了出来。

    又是一阵剧痛出来,他脸上的肉都为之一颤,吕莹莹战战兢兢的走过去,关怀说:“大哥,你没事儿吧?”

    胖脸男人阴着脸,一巴掌扇在她脸上:“我看起来像是没事儿吗?要不是因为你——”

    吕莹莹低着头不敢吭声。

    胖脸男人看她这么温顺,脸色稍微好看了点,被她搀扶着站起来,快步到显示屏前边儿去,等待今晚的预告。

    大概是因为察觉到所有人都到齐了,显示屏开始出现鲜红色的字样。

    你们重温了愉快的校园生活,但宿舍仍然没有得到妥善安排,现在你们选择:

    a:去废弃的宿舍里寻找丢失的绳索,然后带回宿舍睡觉

    b:去三楼厕所的第五个隔间里抄录墙上的歌词,然后带回宿舍睡觉

    c:去数教学楼的楼梯一共有多少级台阶,然后回去睡觉

    众人静静将三个选项看完,不约而同的阴下脸去,骂了声艹。

    这显示屏是疯了吗?给出的选项一次比一次疯狂。

    废弃的那栋宿舍楼有六层高,鬼知道绳索会在哪儿。

    再说,只说是绳索,到底是粗绳、细绳还是尼龙绳?

    到厕所去抄录歌词这事儿就更他妈的扯了,它又没说是去男厕所抄还是女厕所抄,岂不是要分别进一次?

    深更半夜进闹鬼的厕所,听听就觉得刺激。

    至于最后一个数台阶,作者个小苟日的写的时候都冒冷汗,谁要去数这个!

    别的地方干这事儿是可能撞鬼,这种地方这么干,是百分之百撞鬼!

    众人脸色闪烁不定,显示屏却没有再显示出别的内容,几个选项在屏幕上停留了几分钟,然后慢慢消失淡去。

    没有人说出自己的选择,毕竟除去傅朝南和吕莹莹、燕琅和系统,其余人都是单打独斗,压根儿就信不过其余人。

    胖脸男人对着那几个选项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选定了第一个。

    深更半夜,他不想去狭窄的厕所隔间碰运气,不然想跑都跑不掉,而去数楼梯,同样也是耗费体力和精力的事情。

    他转身朝废弃宿舍走,吕莹莹慌忙跟上。

    这里的夜晚没有一丝声音,寂静的有些可怕,只有人的脚步声沙沙作响,在耳膜边敲动。

    胖脸男人深吸口气,走进了这座地狱一般的废弃宿舍,从一楼开始,寻找类似于绳索的东西。

    吕莹莹不敢出声,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

    第一间宿舍的门是锁着的,胖脸男人找了根铁丝,伸进去搅弄一会儿,那把锁就“咔吧”一声打开了。

    宿舍里积了一层灰,储物柜半开着,看不清里边儿有什么东西。

    胖脸男人把吕莹莹推过去:“你,去打开看看。”

    吕莹莹面孔一阵扭曲,看起来是想要骂娘,只是看着胖脸男人无情的模样,最后还是慢慢的走了过去。

    “快点!”胖脸男人有些不耐烦的催促。

    吕莹莹狠了狠心,一把将储物柜的门拉开,却见里边儿空空如也。

    她松了口气,刚打算离开,却发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捡起来一看,却是一张纸条。

    我看见你们了哦。

    短短七个字,却叫吕莹莹浑身发毛,头皮一炸,胖脸男人看她脸色不对,抓过来一看,低声骂了句艹。

    两人把门关上,开始搜索第二间宿舍。

    楼道里空空荡荡的,其余人好像都没有选择到这儿来找绳索,最开始的时候,吕莹莹还有些怕,接连找了六七间都没发生什么异样后,却渐渐平静了一点。

    推开下一扇房门之后,她照旧先朝里张望,忽然发觉有什么东西软软的拂在了自己脖颈上,身体骤然僵住了。

    吕莹莹慢慢的抬起头,就见房门上吊着一颗女人的头颅,满脸血色,长发散开,垂到了她脖颈上。

    她发出一声尖叫,推开身后的胖脸男人,发疯似的逃离这间宿舍。

    “艹,你疯了啊!”

    胖脸男人抬头去看,却什么都没发现,咒骂吕莹莹一句,自己则按照之前的顺序继续搜索。

    这间宿舍是空的,他关上房门,再度回到楼道,看清前方之后,脸色霎时间一白。

    前方的必经之路上横摆着三把凳子,像是有人坐在上边,静静的凝视着他一样。

    胖脸男人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飞速的回过神,想要往相反方向逃窜。

    那是空空荡荡的楼道,他夺命狂奔,快了,快了,马上就到楼道口了,往外拐一点,就是宿舍门。

    胖脸男人看见了胜利的曙光,脸上甚至露出了些微笑容,他拼尽全力,冲到了楼道处,大步一跃,忽然发现下边黑洞洞一片,像是不见底的深渊。

    “不!”胖脸男人惊恐至极,这时候却已经不能停下,身体的惯性使然,他像一只肥胖的断翅鸟,挣扎无效之后,迅速的跌落下去。

    底下全是破碎的石头,还掺杂有裸露在外的钢筋,磨破了他的皮肤,沁出血来;刺穿了他的腹腔,带着血肉脂膜从肚子里探出一根冷硬的刚头。

    胖脸男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像是被串起来的老鼠一样,艰难的在地上挣扎着,抽搐着。

    他曾经有过一只漂亮的玩偶,那小姑娘有着蝶一般轻盈的舞步,只是太不听话,总想着逃走。

    他锯断了她的小腿,然后把她做成标本,珍而重之的放进了收藏室。

    那时候她是怎么样的?

    哭了,叫喊,还是神情麻木?

    胖脸男人忽然间发现,自己居然有些想不起来了。

    痛楚麻痹了一切,他颤抖着咳嗽了几声,喉咙一阵痒意,情不自禁的吐出一口血水。

    胖脸男人挣扎着坐起身,不小心触动了刺入体内的钢筋,又是一声惨叫。

    这东西在里边虽然痛苦,但□□会更加痛苦,或许还会把肠子带出来。

    疼痛带来了满头冷汗,他艰难的喘了几口气,想着应该如何从这困境中解脱,却听见细微的脚步声正向这边走来。

    简直是地狱来客。

    钢筋是固定在地上的,胖脸男人无力躲闪,满怀恐惧的回过头去,就见一个满脸血污的少女脚步轻盈的走过来,手里提着与她身形截然不符的巨大电锯。

    她笑了,雪白的牙齿闪烁着森冷的光芒。

    胖脸男人的灵魂都在叫嚣着恐惧,两腿拼命用力,想要站起来,却面条一样的软了下去。

    “饶,饶了我吧!”

    电锯声轰鸣作响,他发出了一声惨叫,涕泪模糊的求饶:“求你了!求你了!”

    电锯轰鸣着靠近了他的腿,迟疑一下,却又收起。

    胖脸男人的心还没来得及落下,就见那把电锯靠近了他的脚后跟,像是打穿一层a4纸一样,轻而易举的将那地方锯穿。

    胖脸男人发出几声不似人类的惨叫声,夜色中凄厉至极,那少女笑嘻嘻的看着他,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拿起电锯,将刺穿他的钢筋锯断了。

    胖脸男人带着那根折断的钢筋恢复了自由,他满脸眼泪,扭曲着因恐惧和痛楚而变形的面孔,想要站起来逃走。

    可是他的脚后跟已经被锯开了,再也无法发力,刚一站起来,就惨叫着倒在地上,哀鸣不止。

    少女开心的笑出了声,提着那把可怖的电锯打量他,像是在思考应该从哪里下手。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敲定了主意,从胖脸男人的腿开始,一环一环的锯了下去。

    吕莹莹慌不择路,一直跑到最顶层的六楼,才大口喘息着停住。

    她倚着墙,缓和自己因恐惧和剧烈运动而难以支撑的肺部,忽然听见胖脸男人凄惨至极的呼声在外响起。

    吕莹莹吓呆了,颤抖着向窗外看,却看见了叫她毛骨悚然的一幕。

    胖脸男人已经看不出人形,一环一环,像是砧板上被剁开的鱼。

    这么远的距离,她不应该看清楚的,可她偏偏就是看见了。

    吕莹莹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跌跌撞撞的后退几步,只是两天,她就完全崩溃了。

    身后的楼道里传来轻微的拍打声,她满心惊惧的回头,身体忽然间僵住了。

    她想,她大概发现了任务中提及的绳索。

    楼道顶部的管道上垂下了一根绳索,打成结之后,吊死了一个男人。

    他的尸体随风摇晃,轻轻的撞在墙壁上。

    吕莹莹看清了他的面孔,是傅朝南。

    但是再一回神,那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尸体,更没有傅朝南。

    只有那个绳圈,孤零零的悬挂在那里。

    她忽然间痛哭出声,挪动脚步,慢慢的走了过去。

    吕莹莹把自己的脖子套在上面,结束了这场恐惧的梦境。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照常抽红包~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