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124、当全世界都来攻略我4

124、当全世界都来攻略我4

    你真是个好人。

    徐凤临万万没想到, 自己居然接到了一张来自绿茶的好人卡。

    他脸上的笑容都有点挂不住了, 剧烈咳嗽一声, 却牵动了心口的伤处。

    徐凤临摸出一颗丹药来吃了, 又忍痛问系统:“查一下, 好感度多少。”

    系统诡异的沉默了几瞬,缓缓地显露出一个零。

    徐凤临真想跳起来掐着郑菀的脖子, 叫她把储物戒指还给自己!

    这个狗绿茶!

    遇到敌人首先推自己出去挡刀, 事后又恬不知耻的说自己爱她就应该为她付出生命, 现在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骗走自己所有财产,然后好感度却是零?!

    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你怎么了?”燕琅有点担忧的看着他:“脸色真难看。”

    徐凤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瞪着她看了一眼,道:“我忽然想起来, 我还有些要紧之物放在储物戒指里边儿,其中涉及到我们万剑宗的道法根基……”

    所以你个盛世绿茶婊还不把我的储物戒还回来!

    燕琅脸上的笑意淡了,她很委屈的看着他,道:“你是不是觉得, 我是在骗你的东西?”

    “……”徐凤临:“????”

    这难道不是事实吗?!

    他假笑一下,说:“怎么会呢,阿菀, 你别多心。”

    燕琅也笑了,笑完又把储物戒指丢回去,冷冷走了:“罢了,你既不愿意, 我也不强求,左右那些药材也不是奇缺,找陈志新陈师兄借也是一样的。”

    “……等等!”

    徐凤临满头绿光,挣扎着伸出了尔康手:“你既然答应接受我的追求,就应该认真对待这段感情,怎么能再向别的男人索取东西?女孩子要自尊自爱啊。”

    他语气柔和,眉头却蹙起,隐约带着点责备:“还有,阿菀,你这么做,又把我放到什么位置了?”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燕琅脸色惊诧,受伤道:“我对陈师兄没有男女之情,我只是拿他当一个比较谈得来的哥哥而已。”

    “……”徐凤临:“?????”

    比较谈得来的哥哥,还他妈的而已?

    卧槽?!!

    姐妹,你这么婊里婊气的真的好吗?!

    连系统都忍不住道:“大佬,抽中华吗?”

    燕琅暂时没理会统子,后退几步,看着徐凤临连连摇头:“徐凤临,你的想法怎么会这么龌龊?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呵,你真是太叫我失望了!”说完,便拂袖而去。

    “……”徐凤临:“????”

    我还没跟你生气,你怎么好意思倒打一耙?!

    卧槽,你真要走了?

    不拿我当atm了?

    妈个鸡狗绿茶不会真打算去找陈志新了吧?!

    他们俩勾搭在一起,老子还攻略个屁啊!

    徐凤临心口就跟塞了团棉花似的,堵得他喘不上气来,他强忍着心头的怒火,挣扎着坐起身,追了上去。

    “阿菀,我不是有意的,你不要生气!”

    他追到走廊里,强忍着恶心,说起了恶俗偶像剧里的台词:“我只是太爱你,太在乎你了!你当着我的面,提起另一个男人,你知道我心里是什么感觉吗?我的心脏都一片片碎开了!不要离开我,求你了,我会死的!”

    系统迎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们差不多就行了啊。”

    燕琅淡定跟他飙戏:“你既防着我,拿我当外人,我又何必自来讨嫌?”

    妈蛋!

    说来说去不还是想从老子腰包里掏钱!

    徐凤临心头冒火,为了攻略,却也只得强行压下去,取出那枚储物戒,轻轻戴在了她的手指上:“阿菀,我之前那么说,无非是顾及到师门罢了,并不是对你有所防备。”

    “你要相信我,”他目光柔情,像是蕴集了秋日的湖水一般:“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了。”

    燕琅垂眼看着那枚储物戒,道:“那我就收下了?”

    “……”徐凤临强逼着面露笑容,道:“收下。不然,我会生气的。”

    燕琅微微一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

    经历了这么恶心的一段戏,系统缓了好久,才恢复过来,见燕琅当真取了药材回房,摆出丹炉来,不禁惊道:“你真准备炼丹啊?”

    “以备不时之需。”燕琅道:“家世靠不住,男人靠不住,容貌也靠不住,天地之大,能给自己安心和依靠的,就只有自己本人罢了。”

    她此前也曾到过修□□,此次再度抵达,自是轻车熟路,先从最基础的辟谷丹开始,然后又是各种治疗丹药。

    徐凤临早就将储物戒中的神识印记抹去,她再取用,自是轻而易举。

    徐凤临是徐经业的独子,而后者又是万剑宗的宿老,对于亲儿子,自然不会薄待。

    燕琅在徐凤临的储物戒里发现了许多好东西,蛟龙骨、混元寒冰花、金龙牙兰、红莲砂,样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至宝。

    她有种老鼠掉进了米缸的感觉,毫不客气的取出来用了,丹药噼里啪啦的装了几十个玉瓶。

    徐凤临在鹰扬府养伤,大佬们则在商讨着如何征讨魔道,陈志新也没闲着,三条两头的给燕琅来个遥遥传讯,言语暧昧,主动撩骚。

    他这么主动往前凑,燕琅也不客气,正好外边儿还有些事情要办,就顺手交代给他了。

    这天下午,燕琅被郑言秋催促着去探望徐凤临,刚进门说了会儿话,就听外边儿侍从前来回禀:“少府主,逍遥宗的徐公子送了好些东西来,说是按照您说的找的,您要不要去看一看?”

    “哦,”燕琅应了一声,道:“先收起来吧,待会儿我再去瞧。”

    徐凤临听得脸皮一阵抽搐,磨了会儿牙,忍不住道:“阿菀,你怎么又跟陈志新扯上关系了?”

    燕琅听得皱眉,有些不满的看着他,先发制人道:“我拿他当哥哥,他拿我当妹妹,我们俩堂堂正正,有往来怎么了?徐凤临,你少用那种龌龊的眼光看待我们纯真的情谊!”

    “……”徐凤临:“?????”

    纯真的情谊?

    我龌龊?!

    妈个鸡狗绿茶你还能更不要脸一点吗?!

    敢情所有锅都是我的咯?!

    他在现实世界是大家公子,游戏红尘,在修□□也是万剑宗的少年英才,养尊处优,为了攻略任务豁出脸面不要,当了这么久的舔狗,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再见攻略对象好感度始终停留在零上,这会儿便再也忍不住了。

    “答应跟我试试看,却还跟陈志新眉来眼去——郑菀,你当我是什么?你养的狗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是太看不起我,还是太看得起你自己?!”

    各大门派之间的人,总是能混个脸熟,也留有联系方式,徐凤临怒到极致,直接捏碎了传讯石,联系到了远在逍遥派的陈志新。

    他那双锐利明亮的凤眼泛着冷光,恨声道:“今日之事,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交代?什么交代?”

    传讯石被捏碎后,逐渐在内室浮现出一层水幕,陈志新听徐凤临将事情脉络说完,满脸的吃惊与诧异。

    他没急着解释,只歉疚的看着燕琅,俊秀出尘的面庞上遍是自责:“都怨我,否则你们也不会吵架,是我做事太没有分寸了。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如果因为我而叫你们闹不愉快的话,那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阿菀,我不希望看到你不开心。”

    “……”徐凤临:“????”

    这婊里婊气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你们俩绿茶凑在一起,不觉得同性相斥吗?!

    “还有凤临,你不要误会我和阿菀的关系,”陈志新似乎没看到徐凤临脸上的怒气,满脸无辜,继续道:“我们一直都兄妹相称,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徐凤临:“????”

    “陈志新我艹尼玛!”

    他忍无可忍道:“你一个大男人,整这些有意思吗?!”

    陈志新似乎没料到他会突然恶语相向,面露惊诧,有些无措的向燕琅道:“对不住,我没想到凤临会这么想。我是真心想跟他做朋友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我这么抵触。阿菀,你快劝劝他吧,我没关系的……”

    燕琅皱眉道:“徐凤临,陈师兄是我的朋友,你不要太过分了!”

    “……”徐凤临肺都炸了,看看男绿茶,再看看女绿茶,面目狰狞的咆哮道:“敲里吗!听见了吗你们俩?敲里吗!!!”

    “你真是不可理喻!”燕琅拂袖而去。

    徐凤临觉得自己整个人也要炸了,目送她背影离去,尚且听到陈志新的说话声从外边儿传过来:“阿菀,他怎么能这么对你?如果是我,一定不舍得那么吼你的……”

    徐凤临哆嗦着去摸刀,要飞奔过去砍死那对狗男女,他的系统拼命的劝:“你冷静啊朋友!”

    “这他妈叫我怎么冷静?!”徐凤临崩溃道:“你看那两个王八蛋,是正常人吗?!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系统说:“你要是真想去的话,那我就准备摇号换下一个宿主来了啊。”

    “……”被全世界抛弃了的徐凤临。

    他说:“草泥马!!!”

    “……”系统:“你在骂谁?”

    徐凤临身心俱疲的躺回床上,双手捂脸,哽咽道:“我太难了。叫我缓缓,求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魔道巨擘只能明天出场了_(:3∠)_

    ps:这个世界写得我好开心哈哈哈哈哈哈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