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140、当男女位置颠倒10

140、当男女位置颠倒10

    蒋母的医药费不多, 但也不少, 白灵珊被人割了一刀肉, 心疼之余, 当然又怒又恨, 转头就报了警,说是蒋家人勒索敲诈。

    警方按照她的说法去调了录像, 却得知因为线路失检, 他们约炮的那家旅馆丢失了上个月的监控录像, 也只能对白灵珊说:“谁主张, 谁举证,现在你什么证据都没有,但对方却怀着你的孩子,我们也不好插手。”

    白灵珊心里边儿憋着一股火, 咬牙离开警察局,连喝了三杯冰水才压下火气,没去买把菜刀砍死那个装大款诬陷自己的**。

    她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公寓,灯都没开, 就疲倦的瘫在了沙发上。

    蒋家人无疑是一块讨厌的牛皮糖,可是现在,要怎么做才能摆脱掉他们呢?

    白灵珊陷入了痛苦的纠结之中。

    还没等她想出办法来, 经纪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刚一接通,对方的火气就顺着信号进了白灵珊的耳朵里。

    “白灵珊,你是疯了吗?你是个什么咖位, 敢在剧组耍大牌?”

    经纪人咆哮道:“导演组打电话给我,说你不配合拍摄,自己早退,还辱骂导演?你知道我为了给你拉这份资源,耗费了多少心血吗?!”

    白灵珊只是个小演员,还没有单独配备经纪人的资格,主管她的经纪人手底下可还有不少人呢,她不想干了,有的是人想顶上去。

    闹腾了这大半天,白灵珊身心俱疲,然而人总要活下去,也总要赚钱吃饭,饶是电话那头的经纪人看不见,她也殷勤的弯起了嘴角,赔笑道:“您别生气,之前我接到电话,家里人出了点事,对不住您了,我这就去给导演赔不是……”

    经纪人冷笑道:“但愿你真能拎得清!”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白灵珊脸色的笑容慢慢淡去,对着镜子看了几眼,略微收拾形容,就强撑着返回剧组去找导演道歉。

    “哟,这是谁啊?原来是我们的未来影后、一线女星白灵珊啊,”导演正坐在椅子上喝茶,瞧见她之后,嘲讽的翘起了嘴角:“您老人家怎么到我这儿来了?上午走的时候,不是还挺自信昂扬的吗?”

    白灵珊赔着笑,连忙道:“我是家里出了点事,脾气不免急了点,您别生气,什么未来影后啊,您快别笑话我了……”

    “你也知道你现在狗屁不是,那还敢在我面前摆谱儿?!”

    导演“啪”的一声把水杯放下,当着全剧组的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白灵珊,你算什么东西?一个七八线的小明星,在这儿装什么国际巨星?你有这个资格?!”

    刚刚拍完一场戏,整个剧组的人都在这儿,虽然不至于专门凑过来听一耳朵,但架不住导演声音大,保管能叫所有人都听见。

    白灵珊有种被当众打了一耳光的屈辱感,只是势不如人,也只能忍下来,心里却更恨那个欺骗自己的贱人。

    她强笑着说:“都是我的错,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

    导演看她态度不错,倒是也没再说什么,点点头,道:“回去吧,明天早点来,把你今天落下的戏份补上,就因为你一个人,耽误了多少事!”

    白灵珊笑着答应了,又去给跟自己对戏的几个搭档道歉,关心和嘲笑的话听了满耳朵,才铁青着脸打车回家。

    除了演戏,白灵珊没什么别的赚钱门路,否则她也不会想着嫁个有钱人家的少爷过舒服日子,可是想靠这个吃饭,有那么一个把柄被人攥着,那恐怕就真的不能摆脱吸血鬼一样的蒋家人了。

    白灵珊想了三天,都没什么好的办法,正想继续拖下去的时候,却接到了蒋文梅的电话。

    “白灵珊,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她得意洋洋道:“三天时间,可不算是短了。”

    白灵珊神情阴沉,说:“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肯罢休?”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蒋文梅道:“你得对我哥哥负责,得跟他结婚才行!”

    白灵珊真想艹她十八辈祖宗,强忍着没骂出声,就这么沉默了几分钟,她忽然笑了一下,咬紧牙根,说:“好,那就结婚。”

    蒋文梅原本以为要再费些功夫才行的,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轻易的答应了,喜出望外道:“白灵珊,你能想明白,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我哥哥的条件也不差,当初在我们村,多少姑娘都喜欢他呢……”

    白灵珊的灵魂好像分成了两半,一半不时的应付蒋文梅几句,保持着最基本的通话,另一半却狞笑着漂浮在半空中,思量着该怎么给这无耻的一家人重重一击。

    ……

    那天从咖啡馆离开之后,蒋文渊便深陷在痛苦之中难以自拔。

    生活在这么一个世界里,他没办法在工作上获得成功,甚至不能作为一个拥有正常人权的生命体存活,而在感情上,更是遭受了来自婚姻和爱情的双重失败,他甚至悲观的觉得,自己再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陆湘南曾经是他的妻子,但现在那段婚姻已经宣告结束,他们彻底的撕破脸,从此老死不相往来,白灵珊曾经是他的爱人,但现在所谓的爱情已经被冷酷的现实所击败,掀开那层面纱之后的丑陋面目,简直叫人作呕。

    蒋文渊坐在湿冷的出租房里,看着蒋父和蒋文梅忙前忙后,准备结婚的一干事项,心里只觉得讽刺。

    这就是他的家人,这就是他付出一切都想要保护的人。

    他们不关心他是不是受到了伤害,不关心他会在接下来的婚姻中遭受到怎样的痛苦,只是想着叫他发挥最后一点作用,为蒋家谋取足够的利益。

    真是可笑啊。

    “文渊,大喜的日子,你别这么板着脸,”蒋父看儿子神情萎靡,脸上隐约含着几分讥诮,心下略有讪讪,近前去劝慰道:“那位白小姐相貌出众,身家也不算差,又是你肚子里孩子的母亲,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爸,谢谢你,”蒋文渊皮笑肉不笑道:“你真是有心了。”

    蒋父听出儿子话语里的嘲讽,更不自在了,好在这时候接到了白灵珊的电话,说她的车已经到楼下了,问蒋家人什么时候能下去。

    蒋父满口答应了,又催着儿子女儿下楼——今天是蒋文渊和白灵珊登记结婚的日子。

    一行人到了民政局,领了号码之后又去拍照,钢印落下,结婚证到了这对新鲜出炉的夫妻手里。

    白灵珊看着照片上的自己,难掩冷漠的扯动一下嘴角,大步走出了民政局。

    蒋父跟蒋文梅跟在她身后,追问道:“灵珊啊,你看,你们的婚礼是什么时候办比较好?我也好通知亲朋好友……”

    “领证就够对得起你们了,还他妈办什么婚礼?”白灵珊嗤笑道:“嫌不够丢脸吗?!”

    蒋父不想她态度这么冷漠的,当场就怔住了,蒋文梅眉头紧皱,护住自己父亲,气势汹汹道:“白灵珊,怎么个意思,你这就想翻脸了?你要知道——”

    “我要知道什么?我不是已经跟你哥哥结婚了吗?你想去告我?去啊,我不拦着你!”

    白灵珊道:“当初的事情我说不清楚,那没关系,无论是约炮还是别的什么,我都已经跟他结婚了,你还要我怎样?”

    “顺带再告诉几位,我已经完成了财产公证,我的钱跟蒋文渊,跟你们蒋家没有任何关系,也劳烦你们别再惦记了。”

    她坐上驾驶座,隔着窗子丢出去一个冷笑:“诸位,请多保重。”

    蒋父呆呆的站在民政局门口,身边是不知所措的蒋文梅,蒋文渊好像丢了魂儿似的跟在他们身后,脸色苍白如一个死人。

    蒋父忽然间就哭出来了:“这,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结婚证领了,按理说就是夫妻,可白灵珊跟蒋文渊这对夫妻相处的时候,简直比陌生人还要冷漠。

    蒋家从前拿那晚上的事儿和蒋文渊肚子里的孩子说事,真的结了婚,这反倒成了烫手的山芋。

    他们从前怎么要挟白灵珊的,白灵珊就怎么要挟他们,一个月一千块的抚养费,不闹的话就打过去,闹的话一毛钱都没有。

    她也把话撂下了——要是逼得急了,大不了我不做演员了,凭借之前赚的钱,节省点也能吃一辈子。

    一千块能做什么?

    一家四口人,只吃馒头咸菜的话饿不死,但也就只能说是饿不死了。

    蒋母还在医院里躺着,医药费欠着没交,蒋家这会儿租房子住,虽然房子又小又破,但房租却高的可怕,蒋文梅还在念书,学费生活费都是很大一笔开销,蒋文渊怀着孕,又不能出去赚钱,再过些时候,还要考虑入住医院与孩子的奶粉钱……

    蒋父愁的直哭,却也没什么办法,想豁出去跟白灵珊鱼死网破,但想到她之前说的话,又实在豁不出去。

    蒋母之前只完成了一期治疗,又欠了医疗费,医院当然不会再无偿进行二期治疗,她在痛苦中挣扎了一个多月,最后死在了病床上。

    蒋父跟两个孩子一起忙活完她的后事,人就病倒了,恹恹的歪在床上哭了许久,最终说:“文梅,我们还是回老家吧。”

    “啊?!”蒋文梅有些不情愿。

    蒋父苦涩的笑,打开手机,查询银行卡里的余额给女儿看:“再在这儿待下去,咱们三个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蒋文梅听父亲没提哥哥,就意会到了几分:“那哥哥他……”

    “文渊,你已经结婚了,总留在婆家,也不像话,”蒋父笑的悲凉:“我给灵珊打电话了,她晚些时候来接你,你,你好好过。”

    蒋文渊扯动一下嘴角,算是个笑:“走吧,都走吧,折腾了这么一场,也不知道是在作些什么。”

    蒋父听得心里一阵难过,蒋文梅也白着脸不说话,父子三人在这间昏暗的出租房里呆了最后一晚,第二天蒋父跟蒋文梅就坐上火车,返回了蒋家老家,蒋文渊则坐着白灵珊的车,到了她的小窝。

    白灵珊本就恨他入骨,真的跟他生活在一起,怎么会给他好脸色看,三天一大打,两天一小打,日子过得鸡飞狗跳,蒋文渊更是苦不堪言。

    白灵珊是演员,平日里大半时间在剧组,跟年轻小鲜肉打情骂俏是常态,出门去约个炮也不稀罕,她也有意作践蒋文渊,隔三差五的就带人回去,还使唤着蒋文渊洗衣做饭。

    蒋文渊从来不知道怀孕是这么辛苦的事情,晨起恶心反胃,脚肿腰疼,有时候都下不了床。

    他九个多月快生的时候,白灵珊出去拍戏,压根就不在家,蒋父在家秋收,也没有什么闲暇顾及这个儿子。

    肚子里边一阵绞痛,蒋文渊觉得像是有把刀正在把自己分成两半,痛的几乎要晕过去,强撑着打了个电话出去,再度睁眼,人已经躺在了医院里。

    因为他脸上的那个烙印,护士的态度很冷漠,丢下一句:“恭喜你,是个男孩。”就转身走了。

    蒋文渊看着身边那个小小的孩子,一时之间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白灵珊不喜欢他,当然也不喜欢那个莫名冒出来的儿子,看都没看一眼,就奔赴下一个剧组了。

    她每个月给的零花钱就是那么一点,蒋文渊自己吃饭都窄窄巴巴,更别说现在他坐月子,没法自己做饭,还要照顾新出生的儿子。

    然而他给白灵珊打了无数个电话,希望再加一点抚养费,对方却一个都没有接。

    蒋文渊看着襁褓里瘦弱的儿子,前所未有的体会到了绝望的滋味。

    他怀孕的时候经历的事情太多,营养也没跟上,孩子也不太健康,隔三差五的打针吃药,有天晚上拉肚子,高烧不退,没过几天孩子就没了。

    蒋文渊曾经抱怨过这个孩子不该有,来的也不是时候,然而真的看着他停止呼吸,心脏却痛的难以用言语形容。

    眼泪哗啦啦的落了下来,他木然的摸出手机,给白灵珊打电话,跟她说了这个消息。

    白灵珊沉默几瞬,平静的说:“节哀顺变。”

    蒋文渊很难想象自己这个时候居然还能保持冷静,他说:“回家来看看我,好吗?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我们俩的孩子……”

    白灵珊那边儿有年轻男孩的笑声传来,刺的蒋文渊身体战栗,她顿了顿,终于答允说:“好的。”

    白灵珊回到她的小窝,是个下着雪的傍晚。

    拿钥匙打开门后,就闻到了肉汤的味道,厨房里弥漫着热气,蒋文渊瘦的几乎脱形,端着盘子慢慢的摆放到餐桌上,对她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不该回来的。

    白灵珊情不自禁的皱起眉,在心里这么想。

    她心不在焉的吃了几口饭,蒋文渊却还是说起那个死去的孩子:“他小小的,好可怜,如果不是有我这个没用的父亲,他应该会过的很幸福……”

    白灵珊听得有些不耐烦,站起来要走,脚下却一软,整个人都瘫在了椅子上。

    她猛地明白过来,看向桌上的饭菜,悚然道:“你!”

    “我活的太累了,真的,”蒋文渊木然说:“有时候想想,真不如早早死了痛快。”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走到白灵珊面前去,艰难的抚了抚她的脸,道:“灵珊,我曾经爱过你,真的,可是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你根本就不值得我爱。”

    蒋文渊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推下去,看着她狼狈的跌倒在地,然后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火苗从厨房慢慢的爬了出来,他的意识也慢慢消失,思绪朦胧间,忽然想起了前世的妻子,陆湘南。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穿着粉色的套装,脚下是一双银白色的高跟鞋,妆容精致,神情温柔,一眼就能看出,是那种养尊处优,不食人间烟火的千金小姐,也更叫生活在最底层,艰难爬上来的他自惭形秽。

    或许正是因此,从一开始,他就不喜欢这个单纯到近乎愚蠢的大小姐。

    可是现在回想,她其实什么都没有做错。

    她善待自己,从不会说那些叫自己难堪的话,父母针对她,她也只会一笑了之。

    是自己对不起她。

    他不爱这个世界的陆湘南,也不爱结婚之后的白灵珊,可尽管如此,当她们带着各种男人回家的时候,他仍然发自肺腑的感觉恶心,恨不能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这么一想,当初他执意将白灵珊和他们的孩子带回去,她心里又是什么滋味?

    更不要说后来,自己跟白灵珊一家三口和和美美,她像个陌生人一样,可怜的蜷缩在角落里死去。

    自己其实是她的丈夫,那其实是她的家,可是最后,她什么都没有了。

    最后一点意识即将消弭,蒋文渊苦涩的想:或许自己这一世所经历的这些,就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吧。

    作者有话要说:  啊,马上就是双十一了,下个世界我要再写个花钱的爽一爽,哼!

    ps:看好多读者都想叫攻略世界扩写,所以我打算以攻略世界的框架写一篇长的,名字是《全世界都在攻略我》,感兴趣的可以去收藏一下~

    pps:我在纠结到底是先给首富文存稿,还是先给攻略文存稿_(:3∠)_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