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142、当我成为盛世白莲2

142、当我成为盛世白莲2

    净身出户, 假离婚?

    如果他点头同意, 芳桃也通过了这个考验的话, 余薇就不会再纠缠下去, 爽快的答应跟他离婚?

    阮均尚心动了。

    他跟余薇是青梅竹马, 大学时候在一起,毕业之后就水到渠成的结了婚。

    阮家有钱, 但余家也不差, 两家算是世交, 知根知底, 两个年轻人决定结婚之后,两家人都挺高兴,欢欢喜喜的准备了婚礼,叫小两口自己过日子。

    阮父见儿子结了婚, 也就逐渐把公司和家业交到了他的手里,自己则带着阮母环游世界,只是前两年不幸遇上海难,夫妻俩一起去世了。

    阮均尚毕竟年轻, 父亲骤然去世,面对着偌大的阮氏集团和一干父亲心腹,不免有拙荆见肘之感, 那时候,是余薇的父亲帮助他在公司站稳脚跟,加上两家又是姻亲,彼此企业间的交融与合作不言而喻。

    阮均尚想跟余薇离婚, 但却没想过要跟余家撕破脸,毕竟两家公司合作很多,生意伙伴和交际圈子都有重合,要是真的闹翻,那可太难看了。

    平心而论,这事儿也是他理亏,余薇嫁给他几年,可没什么对不住他的地方,要是为离婚吵得不可开交,也会叫外人笑话,现在她肯自己松口,真是再好不过了。

    “芳桃是个好姑娘,善良,体贴,不贪图物质,我相信她是真心爱我的,”阮均尚表露出赞同的意思,只是对于净身出户这件事有所疑虑:“如果你坚持要试一试的话,那我也不反对,只是净身出户……”

    “怎么,你怕了?”燕琅冷冷一哂,道:“你心里其实也觉得,那个秦芳桃根本就靠不住吧?你怕了,你不敢试!”

    “不!”阮均尚沉浸在他出轨的美好爱情之中,当即就反驳说:“芳桃她不是那种人!”

    “那你还有什么不敢的?”燕琅有些讥诮的说了一句,忽然反应过来,好笑道:“你不会觉得,我是想骗你的钱吧?阮均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阮均尚被她戳破了那点小心思,不禁有些不自在,再回想余薇的为人,心里慢慢就打定了主意。

    余家不缺钱,也很疼爱余薇这个女儿,她衣食无忧的长大,所以对金钱物质并不在意,也正是因此,她才会跟秦芳桃这个家境平平的大学同学一直保持联系,在她离婚后关怀她,照顾她。

    只是她没想到,秦芳桃会跟自己的丈夫搞到一起去……

    阮均尚想到这儿,心里更觉得愧疚,略微顿了一下,说:“好吧,薇薇,就按照你说的来。我相信芳桃,她是个好姑娘。”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办手续。”燕琅道:“如果你净身出户,一毛钱都没有,秦芳桃还愿意跟你在一起的话,我就自愿退出,成全你们,财产也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

    “现在就去?”阮均尚怔了一下:“是不是有些太赶了?”

    “赶吗?”他听见妻子的苦笑声从听筒里传过来:“秦芳桃都去挑婚纱戒指了,你怎么不说她太心急?”

    阮均尚自知理亏,讪讪一笑,温柔说:“好,那就今下午吧。”

    电话挂断,系统疯狂赞美道:“为秀儿打call!”

    燕琅吹了声口哨,对着镜子开始化妆,力图打造一个憔悴不甘的弃妇形象出来。

    她说:“等着吧,更秀的还在后边呢。”

    ……

    “阮均尚先生,”头发花白的公证人推了推他的厚底眼镜,最后确认道:“你确定放弃自己的所有财产,包括婚前财产与婚后财产,并把它们全部转到余薇女士名下吗?”

    阮均尚深吸口气,点头道:“是的。”

    公证人点点头,示意几个助手开始盖章签字的流程,阮均尚落笔签字之前,他最后一次道:“阮先生,因为涉及财产数额特别巨大,所以我想再确定一遍,您的神志很清楚,做出这个决定,也并不是出于某种外在原因的胁迫,是这样吗?”

    “是,”阮均尚假惺惺的伪装成一个有良心的渣男,他说:“结婚的时候,我曾经承诺要照顾薇薇一生一世,可现在,我要毁约了,是我对不起她。这些财产,就算是我对她的补偿吧。”

    燕琅适时的露出一个落寞的笑,确定摄像头能将自己拍到,她哽咽说:“我不想要你的钱,均尚,我只想跟你好好的过日子,我们不要离婚了,好吗?你跟秦芳桃分手,我们重新来过……我爱你!”

    “不!”阮均尚坚决道:“再拖下去,才是对你不负责任。薇薇,请你不要再这么说了!”

    公证人和几个助手见多了离婚撕逼的,打出狗脑子的都有,冷不丁见到这样一对友好分手的,还真觉得挺稀奇。

    丈夫出轨,但是自愿把所有财产交付给妻子,妻子不愿意离婚,并且愿意原谅出轨的丈夫,然后重新开始……

    这他妈的都是什么鬼剧情!

    只是他们毕竟只是政府的办事机构,不会过多干涉别人的私事,再三确定阮均尚出于自愿将财产赠与余薇,分别签字盖章之后,公证人道:“协议即时生效,具有法律作用,附件在这儿,具体文书可能要过两天才能出具,两位可以去办离婚手续了。”

    燕琅露出一个悲伤的笑容,柔情脉脉道:“均尚,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阮均尚为难道:“薇薇,求你了,别这样。”

    “好吧。”燕琅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带着结婚证下楼,三下五除二办完了离婚手续,然后失声痛哭,难过的跑了出去。

    “薇薇,对不起,”阮均尚望着她消失的背影,感慨道:“你很好,只是我们不适合。”

    他叹口气,心里五味俱全,慢慢的走了出去。

    ……

    燕琅忍得好痛苦,才没叫自己笑出声,出门开上车,就直接到了余氏集团的总部。

    前台微笑着抬起头:“女士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没有预约,不过你们总裁是我哥哥。”燕琅从手机相册里翻出一张照片,英俊的男人跟秀美的女人站在一起,隐约可以发现他们眉眼中的相似。

    前台是新来的,不认识余薇,但她的同伴认识,笑着过来打声招呼,亲自带着她上楼。

    余川刚开完会,脸上隐约带着几分倦色,见妹妹来了,不禁叹一口气:“薇薇,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你还年轻,没必要在阮均尚身上吊死。”

    阮均尚婚内出轨,在跟自己妹妹闹离婚,这事儿当然瞒不过余家人,余薇在家里是得宠的小公主,余父余母气不过,原本是打算去找阮均尚算账的,只是被余川拦住了。

    “婚姻是他们两个人的事,薇薇想不明白,你们把阮均尚打死都没用。”

    阮均尚是余薇的初恋,也是她唯一爱过的男人,余川知道妹妹有多固执,所以也更头疼,正要劝说几句,却被燕琅打断了。

    “大哥,我想通了,他既然不想跟我在一起,我何必强求?”

    燕琅假模假样的擦了擦眼泪,道:“一个婚内出轨的人渣,也没必要再去挽留。”

    余川都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为了防着阮均尚偷偷转移夫妻共同财产,连律师和私家侦探都找好了,冷不丁听妹妹这么说,真是又惊又喜:“薇薇,你能想明白,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既然打算离婚,那也别回去住了,你一个人,爸妈和我都不放心,待会儿我跟你一起回去,收拾点日用东西,回家去住吧。改天找个律师谈谈财产分割,然后去民政局把婚离了。”

    他有些唏嘘,爱怜的拍了拍妹妹肩膀,道:“那个阮均尚有什么好的?除了那点青梅竹马的情分,他算哪盘菜。哥哥旗下的娱乐公司有不少人,多好看的都有,你哪怕是包养个小明星,也比忍气吞声跟他过日子强啊……”

    系统拿小手绢擦拭眼泪,哽咽着说:“我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哥哥!”

    “醒醒,朋友!”燕琅毫不留情道:“你一团数据,哪里来的哥哥。”

    吐槽归吐槽,她却也没忘记正事,从包里取出离婚证递过去,自若道:“谢谢你哥哥,不过不用了,我已经跟阮均尚离婚了。”

    余川目瞪口呆的接过那本离婚证,翻开看了一眼,忽然变色道:“薇薇你个傻崽,不会是被那对狗男女糊弄了吧!婚后财产呢?你拿了多少?”

    燕琅忍不住笑出声来,从包里取出那份财产转赠文书,递过去给余川看。

    “……”余川怔楞了一分钟,才回过神来,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妹妹,说:“阮均尚疯了吗?!”

    “他没疯,清醒着呢,”燕琅嘲讽道:“只是他以为我疯了,迫不及待的想抓住这个机会跟我离婚。”

    余川手指点了点离婚证:“怎么回事?”

    燕琅也不隐瞒,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我跟他说假离婚他就信了,智商太低,怪我咯。”

    余川忍不住笑出声来,笑完又说:“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他欣慰于妹妹能从那段阴影里走出来,却不至于贪图妹妹用不幸婚姻换来的财产,将手里那份文书整理好,重新递回去,正色道:“这是你的,自己留着吧,我用不着。”

    “这件事还真得你帮忙,”燕琅也不跟他客气,笑了笑,说:“公证机关评估过,阮均尚的个人资产大概有八百亿,再加上婚后的夫妻共同财产和其余那些零零散散的投资,一共大概有一千四百亿……”

    余川平静的问:“然后呢?”

    “我想捐一千亿出去做公益,”燕琅说:“钱多到一定程度,无非只是数字,我花不完,不如用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资助贫困学生也好,帮助女性权益组织也好,支援乡村建设也好,建设孤儿院和养老院,甚至是国家工程……”

    “我希望哥哥能帮我联系政府部门,在有监管的前提下,组建专门的机构来接收、使用这笔钱,”她自己去饮水机前接了水,慢慢喝了一口:“我知道,你肯定有门路。”

    余川先是诧异,旋即失笑,他欣慰的看着妹妹,赞赏道:“薇薇长大了。”

    燕琅向他一笑。

    资产达到某个程度之后,或多或少都会跟政界挂钩,阮均尚能保住阮家的家业,不仅仅是因为余家帮忙,背地里肯定也没少走关系。

    现在燕琅耍了个巧招,直接把他的钱搂光了,备不住就会有人对此提出异议,或者通过行政手段,或者通过舆论手段对她进行攻击,还不如直接捐钱给政府,既叫上边人高看一眼,也能有个好名声,堵住其余人的嘴。

    反正钱是阮均尚的,燕琅捐着也不心疼,其中或许掺杂有部分属于她的婚后财产,但反正她的钱多到花不完,倒不如捐出去做好事。

    余川显然也很欣赏她走的这一步棋,听妹妹说完,也不拖沓,完全不给阮均尚反应的时间,就打电话给了余家关系相熟的政府人员。

    一千亿是个什么数字?

    假如有个人每天都去买彩票,一天中五百万,接连中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也才十八亿而已,这还是在不扣税的前提下!

    一千亿,也就意味着这个人要接连买将近五十六年的彩票,每天中五百万,还他妈的不交税,真是做梦都能笑醒!

    余川联系的人接到电话,整个人呆滞了三分钟之久,以至于秘书都以为他是保持那个姿势猝死在办公桌前了。

    “多谢你,老弟!你这份人情我记住了,多谢你!”

    联系人知道这是个大饼,而且会在自己履历上留下光彩的一笔,高兴的语无伦次,手掌哆嗦着挂掉电话,下一秒就放声大笑。

    一千亿啊!

    从天而降的话,能砸死多少人!

    联系人构思好措辞,很快把这个消息上报了,没多久,余川就接到了电话,说是政府方面的洽谈人员马上就到。

    余川去更衣室换了身衣服,看起来英挺而又精神,他看了眼坐在一边玩贪吃蛇的妹妹,忍不住叹道:“薇薇,要不要稍微收拾一下?”

    “用不着这么麻烦,”燕琅打着游戏,头都没抬,玩笑道:“我一个弃妇,还收拾了干什么。”

    余川笑着拍了拍她的肩:“放心吧,都会好起来的。”

    ……

    “余小姐,是吗?”

    出乎燕琅预料,来的是个二十七八、英俊挺拔的青年男子,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进门之后,彬彬有礼的向她打声招呼。

    燕琅笑了笑,伸手过去,说:“是我,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青年简短而有力的握了握她的手:“武成宁。”

    “哦,”燕琅说:“武先生,你好。”

    两人先后落座,武成宁从身后随从手里接过文件夹,抽出一份文书,确认道:“就在今天下午,余小姐跟阮均尚先生办了离婚手续,阮均尚先生自愿将所有财产转移到了余小姐名下,现在余小姐选择捐献其中的一千亿给国家,是这样吗?”

    “对的,我跟阮均尚是青梅竹马,曾经我以为我们会走到永远的,没想到,他居然跟我最好的朋友搞上了床,还决定跟我离婚。”

    燕琅眼眶微红,声音略微带着一点哽咽,说:“他说对不起我,要用钱来弥补我,可我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还不如捐献给国家,做一些对社会、对人民有益处的事情。”

    “对不起,”她拿手帕将眼泪擦拭掉,歉意道:“我好像太激动了。”

    “没关系,”武成宁脸上是恰到好处的体谅与敬佩:“您真的很了不起,如果像您这样的人多一些,我们的国家一定会更好的。”

    “这是具体条款,”他递过去一份文书:“如果没有异议的话,请您在上边签字。”

    燕琅接过来,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然后便提起笔,在上边签了自己的名字。

    “感谢余小姐做出这个决定,”简单的寒暄过去,武成宁起身告辞:“国家和人民都会记住您的付出。”

    燕琅跟余川一起把人送了出去:“一点微薄之力而已,您太客气了。”

    武成宁一行人的身影消失,燕琅与余川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大笑出声。

    电梯里,武成宁目光在文书底部的落款上扫过,唇角微微翘了起来。

    他取下鼻梁上的眼镜,拿手帕擦了擦,自语般的说:“有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捐一千亿给国家,剩下的四百亿该怎么挥霍呢?我陷入了沉思

    ps:我想写一点甜甜的感情线,可不可以?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