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167、我以世间恶意为食4

167、我以世间恶意为食4

    燕琅那边刚说完, 还没有挂电话的时候, 杭南就把自己记录的信息递给同事了, 守在边上的几个警察传着看完, 立马就变了脸色, 一边打电话去安排车辆和行动人员,一边找人去跟领导报备。

    杭南只知道打电话过来的是个女人, 年纪似乎不是很大, 其余的信息就一无所知了, 开口询问, 得到的却只是一声“再见”,好在他心里边对此早有准备,倒也不觉得失落。

    电话挂断之后,外边警车也发动好了, 他丢下一句:“出发。”就大步走了出去。

    从警察局到燕琅所说的地址大概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说来也不算很久,但是有三十多条人命在那儿挂着,警察们简直恨不能立马飞过去, 车上的气氛也沉默的可怕。

    警车开到一半,手机震动起来,杭南看了眼来电显示, 是留守警局的同事。

    他把电话接起来:“出什么事了?”

    “一支队已经赶到了那个号码之前报警的地方,在那里,他们发现了三具被肢解的尸体。”

    对方语气凝重道:“有的是从腰身被斩断,有的是从左肩到腰部斜着砍断, 三具尸体全都四分五裂,场面极其血腥。”

    杭南心头微沉:“随队的法医怎么说?”

    “伤口平滑,非常整齐,没有二次用力的迹象,也就是说,杀死这三个人的凶手有着超乎想象的杀人手段,无论是力量,还是他所持有的凶器,都是我们无从想象的,还有就是……”

    他压低了声音:“我们顺着血迹,发现了一句奇怪的非人类尸体,它本身所携带的利刃,很符合那三具尸体的死状,上边已经派人来了,军方已经封锁现场,这件案子也不会再对外公开。”

    杭南的父辈曾经经历过几十年前的那场末世浩劫,他本人也曾经观看过丧尸和变异凶兽的录像,对于那些非自然力量有所了解。

    沉默了几瞬,他说:“知道了。”

    “之前那个女人打电话报警,我们对于她所说的话半信半疑,现在警方和军方一起控制住现场,确定她没有欺骗我们,也就是说,她报警的第二件案子,很可能也是真的,”对方语调警惕,嘱咐说:“杭队,注意安全!”

    杭南说了声:“多谢。”这才挂断了电话。

    周围的队员从所说的话里边隐约猜了个大概,杭南也不隐瞒,保留山区案件的内容后,把知道的说了,又提醒说:“等到了地方,都仔细着点。”

    众人纷纷应声,又低头仔细检查配枪,做了最后的准备。

    警车行驶到了电话里所说的废旧仓库,距离二百米的时候,他们就下了车,有序的分散开,戒备着靠近那座废旧仓库。

    仓库前边的水龙头开着,女人们脸上湿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被水打湿,神情却是欢欣的。

    最前边的两个警察听见她们说话的声音,心下微微一松,警戒的看了一会儿,确定没有问题之后,这才示意不远处的同事过来,先控制住局面。

    这里有二十二个女人,年纪最大的三十一岁,最小的才十四岁,还有六个孩子,最大的五岁,最小的两岁多一点,这里所有的女人都曾经遭遇过性侵,孩子们因为哭闹不休,也被几个人贩子打过针,看起来呆呆的,神情怔楞。

    杭南心里边不是滋味,叫几个女同事去询问情况,自己则带人绕着这座仓库转了一圈,搜寻可疑的痕迹。

    警察们在仓库里边发现了形容凄惨的麻三几人,他们身上几乎每一块好肉,每一寸都被人撕咬烂了,眼眶是两个血红色的窟窿,裤/裆里边那东西也被人剪了,沾血的剪刀就扔在一边,场面血腥至极,只是知道他们做过的事儿,却也没人会同情他们。

    杭南发现了他们身上的弹孔,每人四个,刚好打断了他们的四肢,这枪法精准的可怕。

    地上仍然有残留着的爬行痕迹,再到后门位置去观察一会儿,很容易就能猜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杭南打电话调了两辆车过来,将女人们和孩子们送去医院检查身体,又叫几个女同事跟着询问她们的家庭信息,届时好联系家属,至于几个尚且懵懵懂懂的孩子,明显很难记起来家人的具体信息,只能先登录相关网站查询家人报案情况,然后另行筛选通知。

    “杭队,我们在桌子上发现了这个,”几个勘察现场的警察快步过来,递了一张纸条过去:“这纸条被压在啤酒瓶下边,应该是打伤他们仨的那个女人留下的。”

    杭南展开一看,就见上边写了麻三等人的上线和他们所知道的那些犯罪分子,字迹端正刚挺,可以想见书写人的冷静与悍利。

    最后在这座仓库里看了一眼,杭南说:“收队。”

    ……

    “根据现场和相关物证,我们猜测事情的发展应该是这样的:麻三接到了一条短信,来自同属于拐卖团伙的同伴吴强,短信上说他弄到了新鲜货色,问麻三他们在哪儿,麻三并没有意识到手机那边已经换了人,所以毫无防备的告诉了对方地址,再过了半个小时,他收到了对方发过来的第二条短信。”

    “麻三几人察觉到情况有变,匆忙从后门脱身,连被拐卖的妇女和儿童都顾不上了,没想到对方就在后门守株待兔,他们一出去,就被逮个正着。”

    杭南眉头紧锁,分析说:“对方很冷静,也很有胆气,枪法很准,心理素质极强。我有理由怀疑她曾经接受过专门的射击训练,或者是搏击技巧。”

    局长静静听他说完,然后问:“被解救出来的妇女和儿童呢?有询问过她们的说法吗?”

    “还在医院,”杭南顿了顿,才道:“她们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不太好,医生建议在医院观察治疗几天,再行出院。孩子们也一样。”

    局长有些痛心的叹了口气,道:“那三个人贩子呢?”

    杭南说:“也在医院,紧急抢救之后,生命体征平稳,现在就可以进行审问,不过……”

    他想起被压在啤酒瓶下的那张纸条,轻轻摇头说:“这件事已经有人替我们做了。”

    局长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点点头,道:“可靠吗?”

    杭南说:“已经叫人去排查核对了。”

    “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局长眉头渐渐皱起,不解道:“她先后两次打电话报警,无疑是在对警方展现善意,可是却拒绝透露自己的身份,手段也这么犀利狠辣,而且,之前山区的那件凶杀案……”

    山区那边的分尸案杭南没能亲自前往现场,等回到警局之后,再去询问去的同事,他们却是三缄其口,私下里才听人提了一句,说军方和研究院已经全权接受了这件案子。

    杭南猜到这里边儿的水很深,也就没再问同事,现在听局长提起来了,才低声问了句:“山区那件案子,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

    “我正准备跟你说这件事。”局长见左右无人,就抬手示意他关上门,等杭南再度坐回来,才徐徐说:“那里一共发现了三具尸体,死状都极其惨烈,照片在这儿,你自己看。”说着,就推过去一个信封。

    杭南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眉头就忍不住一跳。

    挨着看完之后,他没有暴露同事透露了部分消息的事儿,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猜想:“这不像是人类所能做到的事情,倒像是非自然力量,又或者是某种大型杀人机械……”

    “事实上,我们确实在现场发现了一具奇形怪状的尸体,研究院检查后发现,那并不是现在人类已知的任何一种生物。”局长面色沉重,说:“法医在它的刀锋上发现了三名死者的血迹,确认那三人都死在它手里,但除此之外,又发现了第四人的血迹。”

    杭南提出了自己的猜测:“或许,之前打电话的女人,就是第四个人。”

    局长道:“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法医和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在现场发现了大量属于第四人的血液,正常人失血达到这种程度,很难再进行剧烈活动,更不要说是开车跑到废旧仓库里,去对抗这几名人贩子了……”

    杭南面露诧色,旋即摇头道:“迷雾重重啊。”

    “是啊,”局长道:“研究所的人在那怪物的尸体上有了新的发现,说是具有难以想象的研究价值,事情已经上报到了中央。上边已经下达指令,要求我们查清楚山区分尸案的始末。这件事情由研究所、军方和警方共同协作,我们局里面就由你来带队,有信心吗?”

    杭南神情一凛,正色道:“有!”

    ……

    “冒昧的问一声,麻三等人身上的伤口,都是你们获救之后泄愤所造成的吗?”

    “是,”吕婵拨了拨头发,然后问:“我们会坐牢吗?”

    “不会。”汤伟说:“末世结束之后,法律有所修订,你们的所作所为,符合无限防卫权的设定。”

    吕婵点点头,说:“这样啊。”

    汤伟静静的看了她几瞬,然后温和道:“可以跟我讲一下是什么人救了你们吗?”

    吕婵想了想,说:“是个女人,大概有二十来岁吧。”

    汤伟等了一会儿,见她没有继续说的意思,不禁道:“还有呢,你就只记得这些吗?她长得什么样子,身高体重,面部有什么特征?”

    “我不记得了,”吕婵眉头蹙起,凝神思索一会儿,然后痛苦的摇头说:“我那时候很害怕,得救之后精神又开始恍惚,很多记忆都模糊了……”

    “吕小姐,我们没有任何恶意,只是单纯想找到她而已,”汤伟头疼道:“可以请您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吗?”

    吕婵无奈的一摊手,说:“可是我真的记不起来了。”

    杭南在门外听完了这一场询问,副队长米江低声说:“她们都推说忘了,说的很含糊,我猜是约定好了,不想泄露那个女人的身份……”

    杭南颔首,却也没再说什么。

    吕婵等人毕竟是受害者,警方无权拘留,汤伟铩羽而归之后,只能站起身,把她送了出来。

    吕婵走出门去,杭南就站在不远处,她途径他身边的时候,杭南轻轻说:“吕小姐,我知道你记得那个女人,那种情况下,没有人会忘记对方的面容,可不可以请您……”

    吕婵回过身去,平静的看着他,声音轻不可闻的说:“是她把我从魔窟里救出来的,不是你们。”

    然后她笑了一下,神情歉疚的说:“对不起,我确实不记得了,真的很抱歉,帮不上你们。”

    最后向杭南点一下头,她转身走出了警察局。

    米江无可奈何道:“头儿,怎么办?”

    “这里打不开缺口,那就换一个,从山区被杀的那三个人身上切入。”

    杭南思索片刻,说:“出事的地方是山区,很少有人经过,吴强三人去那儿做什么?他们跟大量失血、却没有死去的第四个人是什么关系?那里地方偏,周围也没有村落,他们不可能步行,肯定有车,那么车去哪儿了?查他们的关系网,还有通话记录,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顶上有人盯着,各个部门大开绿灯,这几个问题很快就有了结果,吴强最近半个月内联系最多的是人贩子同伙,除此之外,一个特别的电话号码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它来自首都,拥有人叫宋东。

    作者有话要说:  ps:介意我嫖几个男人吗?秀儿拔吊无情,爽完就走的那种,对不起单身狗真的太想有一点温暖了_(:3∠)_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