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177、我以世间恶意为食14

177、我以世间恶意为食14

    毕竟是有近千万粉丝的公众人物, 姚琛的死无疑掀起了一场巨大的风波, 无论是对于公众, 还是对于军部。

    事发当晚全城戒严, 军队全权接管了这座城市, 同时迅速控制住姚琛父亲及其党羽,开始彻查姚琛直播中所阐述的那些事情。

    姚父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栽在自己亲儿子手上, 半夜被人叫起来的时候还一头雾水, 在看过姚琛的直播内容后……

    他真想回到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晚上, 把那个王八羔子给射墙上!

    姚琛平时的交际圈子并不难查, 没了姚家,他做过的那些事情也很难再继续隐瞒下去,军部高层知道说那些事情的并不是姚琛,而是被异形生物寄生的宋羽, 为此专门派人进行调查,只是除去她有意留下的东西外,却没有得到任何额外的信息。

    宋羽取代姚琛进行活动的那些天,跟她接触最多的无疑就是殷辽, 只是这个副官跟姚琛本就不睦,在宋羽易容成的姚琛身边呆了几天,很快就被她想办法搞走了, 当然也不能跟他扯上关系。

    杭南跟欧阳裕作为异形案的负责人,在第二天见到了宋羽留在姚琛住处的纸条,上边用打印字体写了关于异形生物的一干资料、以及仍有为数不少的异形生物潜伏在人类社会,以猎杀人类为食的事情, 此外,还有一份财产转赠声名,直接把宋羽应该继承的那一份财产捐献给了国家。

    两人对视一眼,都没说话,却更加坚定了昨天晚上他们所产生的那个念头。

    那个女人,很大可能并不是宋羽。

    姚父因此倒台,军部内部大受影响,政府和宣传部已经在全力减轻这件事的社会影响,无论那个女人是不是宋羽,于他们而言,都该适可而止了。

    他们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去,而是整合过对方留下的信息与这些天查探得出的真相,向上提交了结案报告。

    因为这件事牵涉太大,不宜再做追究,报告提交上去没多久,很快就被通过,成功批复了下来,杭南跟欧阳裕分别领了一份功,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有点虎头蛇尾,但生活往往就是这个样子。

    ……

    冯青青失踪,下落不明,宋东被杀死在宋老夫人的墓碑前,当初参与害死宋老夫人,谋害宋羽的宋家三口人,现在就只剩下一个石英了。

    最开始进警察局的时候,石英还是很平静的,但是后来经历了独女冯青青的失踪,又那么久没有消息之后,她的神志便有些不太好了。

    她不傻,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心里恐怕已经猜到女儿此时是凶多吉少了,当然大受打击,再后来,又发生了宋东的案子,律师去探望她时,有说起过宋东死前的惨状与地上留下的字样,石英就彻底疯了。

    按照她做下的那些事情,起码也要被判个十几年,可是现在她疯了,又是宋羽认定的“第三个”,那接下来应该如何处置,就很叫人犹豫了。

    局长叫了杭南过来,说:“石英已经疯了,你说该怎么办?宋羽……还会再来找她吗?”

    杭南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猜,应该会。”

    局长知道这件案子的始末原委,也知道现在的宋羽有多难缠,眉头微微皱起,道:“这可就难办了……”

    石英现在这个精神状态,显然是不适合入狱的,倒不是单纯因为她疯了,而是她一旦入狱,宋羽潜进去把她杀了,造成的影响那可太坏了。

    也别说警局可以跟监狱方面布局,趁机抓获宋羽,一个可以自由改变容貌的人,这叫警方怎么辨认?每天都对每一个接近石英的人进行身份甄别?

    万一宋羽真的耐下性子,一年之后再去杀她呢?

    警方哪有那么多的人力物力去保护一个罪犯,心不足,力也没有。

    杭南作为警察,穿着这身警服,再看不起宋东和石英这两个人渣,也不可能说随它去、叫石英等死这种话,此时此刻就只管不说话,等待局长做最终的决定。

    “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吧,永远都不要再出来了,”最后,局长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道:“至于其他的,我们管不了,也没法管。”

    杭南应了一声,然后走了出去。

    这件事情,就算是这么结束了。

    ……

    因为提前同姚琛脱离关系,又没有附从姚父犯罪集团,殷辽并没有受到姚琛事件的影响,在军部如鱼得水,仍旧很受司令官器重。

    平坦的仕途,格外关照他的上司,和睦的同事关系,不时还能跟同僚们小聚一下,给姚琛做副官的那一年,他曾经期盼过这种生活,但现在真的得到了,反倒觉得少了什么似的,心里空落落的。

    那个曾经曾经在黑暗里亲吻他的人,那个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突如其来的抵达他的人生,没有道别,又匆匆离去。

    他真是个混蛋。

    有时候殷辽忍不住也会想:

    他还会回来吗?

    还会来见我吗?

    分别前的那个吻,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

    想到最后,殷辽自己都觉得讽刺,总共也没相处多久,他不知道怎么联系对方,甚至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居然就这么掉进去了,也真是可笑。

    殷辽一半怅然,一半自嘲的过了一个月,终于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那是个周六,天气有点冷,但阳光很晴朗,殷辽把住所里的窗帘、沙发罩和床单被罩都拆下来了,洗衣机轰鸣了一上午,然后又取出来晾到了阳台上,回到客厅之后,他才发现私人手机里有一条未读短信。

    毕竟是身处军队这样敏感的强权机构,军部对中层干部的管制不算松,**起见,很多军官都会准备一个私人号码,因为末世的缘故,通讯设施的恢复程度有待增加,可以查到通话记录,却查不到具体的信息内容。

    那是个完全陌生的号码,殷辽看了一眼,心头忽然间浮现出几分难以言表的颤栗与希冀,打开一看,就只有一句话而已。

    嗨,殷副官,最近好吗?

    殷辽把那一行字看了一遍又一遍,强忍着心脏的剧烈跳动,主动拨了回去。

    电话打了过去,却被对方挂断了,殷辽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迫不及待的问:“是你吗?!”

    对方回复说:“今天下午我会在凯琳广场停留一个半小时,时间是下午一点到两点半,如果你想见我的话,那就到这里来,然后找到我。”

    凯琳广场,找到你?

    你是男是女,是什么样的装扮呢?

    殷辽一无所知。

    他低头看了眼手表,发现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什么都顾不上,就匆忙下楼,开车往凯琳广场去。

    他住在九楼,电梯却在十二楼停下的,只是三层楼的距离,此刻却变得这样漫长。

    抵达凯琳广场,已经是十二点四十,琳琅满目的商厦和络绎不绝的人流,在这里面找一个不知姓名,不知穿着,甚至不知男女的人出来,不比在大海里找一滴水容易。

    殷辽叫自己定下心来,细细思忖对方可能会在的地方,以及自己应该从什么地方入手才好。

    他也参与了异形案,并且得知了最后的结论,知道杀死姚琛,跟他相处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宋羽,又或者说是宋羽与异性的合体,他知道这里边儿疑点诸多,但宋羽不见了,这是一具女性的躯体,是不是也可以说明对方其实是女性呢?

    事情过去一个月,对方完全可以不联系他的,现在主动发了短信过去,是不是也就说明对方其实也打算见一见他?

    既然这样,对方应该不会选择去人流量很大,以至于难以辨认的地方,反倒是应该在那些一眼就能看到外面,注意到来客的地方……

    凯琳广场很大,只靠两条腿走一圈,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

    殷辽看一眼时间,发现马上就到一点钟了,不敢拖延,从广场起点位置开始搜寻,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和男女。

    ……

    天气已经有些冷了,但晌午时候有阳光在,总还带着些融融的暖意。

    燕琅穿了件白衬衣,围着深灰色的披肩,坐在一家西餐厅的窗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搅着杯子里的咖啡。

    系统忍不住说:“他能找到你吗?”

    燕琅说:“我也不知道。”

    系统道:“如果他没找到你,你会主动去找他吗?”

    “不会啊,”燕琅喝了口咖啡,说:“那说明我们的缘分也就到这儿了。”

    系统想了想,道:“那要是找到了呢?”

    “找到了啊,”燕琅微微笑了起来:“那说明他命里该有我这一劫。”

    “……”系统闷声道:“睡他?”

    “不睡,”燕琅玩笑道:“找个地方盖着被子聊会天。”

    系统怒道:“小苟日的,还不是馋人家的身子!”

    燕琅听得失笑,正要说句什么,就听系统忽然道:“欸,他过来了!”

    窗户是半开着的,送来午间似暖非暖、似凉非凉的轻风,燕琅目光往外一斜,殷辽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中。

    一楼多半是商场和餐厅,他穿着便装,神色焦急,一边跑,一边叫目光从窗户那儿挤进去,大概是因为跑得太久,额头上生出了汗,阳光下有些耀眼,仍旧是英俊逼人。

    她笑了笑,却也没有做出什么多余的动作,低头喝了口咖啡,懒洋洋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殷辽却还是没发现任何与他记忆里那个人相似的目标,额头上的汗珠子一半是因为跑得多了,另一半却是因为心里的急躁与迫切。

    迎面路过一家西餐厅,他略微放慢了一点速度,目光探寻的扫过那些临窗的客人。

    那是一家四口,他要找的人不会在里面;那是一对情侣,他要找的人也不会在其中,那是……

    那是一个年轻女郎,白衬衣,深灰色披肩,长发闲闲的挽了起来,很知性典雅的模样,那慵懒的姿态,叫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之前那个人装扮成姚琛时,中午时候在办公室里晒太阳的神情。

    会是她吗?

    殷辽心脏跳得飞快,想走上前去,又怕走上前去,踌躇几瞬,最后还是迈步走了过去。

    他没有进那家日料店,而是站在窗外,相隔一步的距离,有些踌躇,又有些期待的问:“是你吗?”

    燕琅拉开窗户,笑微微的向他招了招手。

    “嗨,殷副官。”

    阳光撒了下来,照在脸上之后,叫他忽然生出一阵晕眩,殷辽心绪恍惚的走过去,她便探身出去,搂住他脖颈,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殷辽怔了一瞬间,随即就伸臂搂住她,加深了这个吻。

    他如此热烈而炙热,像是能燃尽一切的火焰,燕琅笑吟吟的看着他,结账之后,挽着手走了出去。

    久别重逢,再度重聚,接下来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作者有话要说:  我看评论,居然还有人说要三个一起来,真是虎狼之言_(:3∠)_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