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179、我以世间恶意为食16

179、我以世间恶意为食16

    晚上十一点多了, 多数人都已经陷入梦乡, 但对于胡海来说, 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网吧里的厕所坏了, 里边老式的蹲坑脏的没法看, 好多人嫌里边儿有味道,老板干脆就叫人把厕所的门锁起来了, 说是过两天再找人来修。

    胡海打了一天游戏, 这会儿也觉得有些闷, 走到网吧门口去抽了根烟, 就准备去后边那片空地撒尿,刚把裤腰带解开,就听看门的老头嚷嚷:“走远点啊,别弄得这儿一股味。”

    胡海骂了一声操, 然后提着裤子多走了十几米。

    老头见他消失在视野里,才问走廊里拖地的清洁阿姨:“不是说犯了事,要进去吗?怎么又放出来了。”

    清洁阿姨往窗户外边瞅了眼,看胡海走得远了, 才小声说:“听说是要进去的,只是他年纪小,罚的没那么严重, 再后来他家里边找了点关系,直接给弄出来了……”

    “你说这上哪儿说理去?”老头忍不住嘀咕:“那小姑娘就白被他糟蹋了?他是未成年,人家也是啊,好好的孩子, 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这世道坏了啊,”清洁阿姨叹口气,无可奈何的说:“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谁能有办法呢。”

    两人长吁短叹一会儿,老头忽然道:“他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是出事了吧?”

    “他不叫别人出事就好了,谁能叫他出事?”清洁阿姨冷笑:“刘叔,我劝你别多管闲事,尤其是这个小畜生的,备不住你帮了他,他还反咬你一口呢。”说着,就拎着拖把离开了。

    老头从口袋里摸出烟袋,点上之后默不作声的抽了一口,再也没有吭声。

    胡海家里边儿条件挺好的,他老子胡明在政府部门上班,亲妈唐梅是知名记者,不然他们也不能把他从少管所里给捞出来,再把这事给压下去。

    他老子知道自己儿子这事儿闹得不小,想把他送出国避避风头,但胡海不愿意,两下里就这么僵持住了,要不然,凭他的心性,也不会在这么家网吧里连呆好几天。

    不就是玩了个小丫头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赔点钱也就行了,非得打电话报警,给脸不要脸,这下子可好,家里边一走动关系,连那点赔偿都没了。

    胡海想起庭审那天那家人的脸色,就幸灾乐祸的笑了,一泡尿撒完,正要拉上拉链,就听身后有脚步声传了过来。

    在这儿上网的年轻人不少,厕所坏了,到这儿来撒尿也正常,他也没多想,哪知下一瞬,就觉腿弯被人踢了一脚,一个趔趄,直接扑到了地上。

    一只脚从身后迈过来,直接踩到了他的后脑勺上,胡海脸颊触及到了一片湿润,意识到那是什么之后,心里一阵恶心,瞬间“呸呸呸”连吐几口。

    胡海身架很大,力气也不算小,死命往前一扭头,叫骂道:“草你妈的,你知道我是谁吗?!”

    然后他听见一个男人的笑声,对方语气轻快的说:“当然知道,你啊,是个要死的人。”说完,就脚下用力,踩断了他的鼻梁。

    胡海是个桀骜公子哥儿,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剧痛传来,鼻孔里立马就见血了,他惨呼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燕琅嫌恶的看了他一眼,抓起他后衣领子,把人给拎起来,丢到了自己停在路边的面包车上。

    ……

    胡海再度醒来,人已经出现在了一座废旧仓库,手脚都被捆了起来,这地方大概是很久没有人来过了,空气里有一股子霉味儿,特别呛鼻子。

    胡海用大腿蹭了蹭地面,就知道自己装在裤子口袋里边的手机和钱包都不见了,他先是一惊,然后恍然察觉:

    不会是遇上绑架了吧?

    操,这点儿也太背了!

    胡海知道被绑架会有什么结果,好的话破财免灾,坏的话绑匪拿了钱直接撕票跑路,前者倒是还好,但要是遇上后者,怕是连个痛快都捞不着。

    胡海平日里胡作非为惯了,但真遇上这种事,却软了骨头,正心慌意乱的想着怎么处置才好,就听仓库那扇铁门“嘎啦”一声响了,一个身形健壮,面容阴鸷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胡海一见到他的脸,心里边就是一个咯噔。

    他是嚣张跋扈,但是不傻,这绑匪要是打算拿了赎金就放他走,根本就不会叫他看见自己的面孔,除非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叫自己活着离开。

    胡海怕了,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哆嗦一下,低下头,装出一副蠢笨的样子,憨笑着说:“大哥,我知道你肯定是遇上了什么难处,不然谁愿意做这种事?我有钱,我家里也有钱,只要你把我放了,我保证你平安无事……”

    男人看了他一眼,然后一拳打在了脸上,胡海猝不及防的挨了这么一下,脑子里嗡嗡直响,再回过神来,就是一阵咳嗽,嘴里猛地吐出来三颗槽牙。

    胡海痛苦的呻/吟道:“我草你妈……”

    燕琅静静看着他,眼底甚至有未散去的笑意,然后她取出之前准备好的录像机,拽着胡海的头发,叫他的面孔对准了摄像头。

    “胡明,看清楚了吗?这是你儿子胡海,想要他活的话,就准备好一千万,别耍小花招,否则,你儿子是不是完整的,那就不一定了。”

    她发出一声冷笑。

    ……

    当天下午,胡海的父亲胡明就收到了一个陌生地方发来的快递,门卫打电话告诉他的时候,他还不明所以,顿了顿,才说:“送上来吧。”

    快递盒里边是一盘录像带,在手机视频、网络直播盛行的时代,已经很少有人会专程送这个过来了。

    胡明心里一跳,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生出几分不祥的预感来,过会儿还有个会,同僚过来叫他,看一眼拆开的快递盒子,忽然间怔住了。

    “老胡,这上边怎么有血……”

    胡明吓了一跳,拉过来一看,才发现快递盒子里边沾着血,再去看面前那份录像带,就更加不敢拖延,叫秘书找了仪器,播放了那段录像。

    胡明就这一个儿子,见他满脸血污的出现在录像里,立即就慌了神:“小海!”

    同僚一把扶住他的肩,道:“这种时候千万别慌,还是先报警吧!”

    胡明打电话报警,因为是政府人员及其家属出事,警方对此异常重视,立即上门开始探查胡海的朋友圈,以及他这两天的行踪,有无与人结怨。

    胡海不是东西,现在这么一查,他办的那些事情根本就瞒不过去,好在胡明关系很硬,硬生生把事情给压了下去,叫警局专心查现在的绑架案。

    胡海得罪的人多了去了,但最近刚得罪的,显然就是被他糟蹋了的小姑娘一家,警局专门派人去查,就知道人家一家三口都呆在家里,这两天压根就没出门。

    那小姑娘还在念初中,遇上这种事几乎就是疯了,她父母辞了工作在家里照顾她,根本就走不开。

    既然这样,那这事是谁办的?

    是单纯的图财,还是意图报复,又或者是两者都有?

    警方的工作遇上了困难,他们开始联系胡海的那些狐朋狗友,希望能够从他们的嘴里得到些许蛛丝马迹,同时,又开始筹措劫匪要求的那一千万。

    胡明嘴上感激叫自己报警的那个同僚,心里却是恨的,要不是他多事,凑过来掺了一脚,自己早就凑齐钱,想办法救儿子了,至于所谓的报警……

    一个不慎,露了痕迹,倒霉的可是自己儿子!

    胡明就这一个儿子,当然是命根子,这会儿见他出事,也是全然慌了,一边发动黑白两道的关系去找人,一边又求神拜佛,希望儿子能平安无事。

    警方和胡明共同努力的时候,《星海日报》的副主编冉琳接到了一份爆料。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冉琳正在美容院做嫩肤,想着晚上该怎么讨金主欢心,见是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几瞬,才皱着眉把电话接起来了。

    “冉小姐,我这里有一个绝对劲爆的消息,你要不要听听看?”手机那边的男人低沉的声音里带着难言的蛊惑:“跟那个唐梅有关的。”

    唐梅?

    那个仗着老公有权有势,一直压在她头上耀武扬威的老女人?

    同行是冤家,冉琳跟唐梅虽然不在一家报社上班,彼此之间的竞争却激烈异常,只是冉琳的资历不如唐梅深厚,背景也不如她,虽然委身上司做了小三,平日里很得器重,但比起唐梅这种朝中有人好办事的,那就差得远了。

    胡海是那么个尿性,他亲妈也好不到哪儿去,平日里行事嚣张,几次三番的针对过冉琳,还当着满报社的人骂过她是狐狸精,跟金主老婆一起扒过她衣服。

    听到唐梅的名字,冉琳的眼睛立即就亮起来了,美容也无心再做,拎起手包,找了个僻静地方:“你先说,然后我再开价。”

    对方说:“唐梅有个儿子,叫胡海,你知道吧?他强/暴了一个小姑娘,但是唐梅跟她的丈夫走动关系,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了,胡海在少管所呆了半个月,就被接走了,你说这消息是不是足够劲爆?”

    冉琳想看唐梅倒霉,却不敢直接怼唐梅的高官老公下手,闻言冷笑道:“你这到底是想帮我还是想害我?现在的政治环境,哪有记者敢往官员身上捅刀的……”

    “所以我给了你一个切入口呀,”对方说:“你知道吗?胡海被绑架了,现在警方正在努力侦破这件案子,但是具体的内容嘛……你明白的。”

    冉琳那双透着妩媚的狐狸眼闪烁几下,说:“留个汇款方式给我。”

    ……

    冉琳想要的是唐梅倒霉,是唐梅痛不欲生,如果能再拿到一份足够出色的报道,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冉琳眼珠子转了转,很快就有了主意,用私人号码联系了几个手下人,叫他们向几个小媒体放了消息过去,然后就躲在幕后静观其变。

    小媒体要的是销量,是吸人眼球,至于事后会怎么被人清算,反倒不怎么放在心上,午饭都要吃不上了,谁还顾得上晚饭能不能进口?

    胡明跟警方的人离开市政大楼,采访的记者就涌上去了,话筒恨不能塞到胡明鼻孔里:“胡先生,听说令郎被绑架了,是真的吗?”

    “警方对这件事情怎么看待,已经锁定嫌疑人了吗?”

    “罪犯是否有提出交换条件,你们打算采取什么措施控制局面呢?”

    闪光灯噼里啪啦的响,更将胡明脸色映衬的苍白一片,他近乎阴鸷的瞪着面前几个喋喋不休的记者,要不是有所顾忌,简直恨不能立即剐了这几个王八蛋!

    这种事情是能当众采访的吗?!

    你们知道我儿子还在绑匪手里吗?!

    现场画面一旦泄露出去,谁来保证我儿子的安全?!

    胡明脸色铁青,陪伴着他的几个警察脸色也不好看,胡海的母亲唐梅开车过来,看见这一幕后,惊声尖叫道:“你们在干什么?!”

    她举起手包,毫不犹豫的砸向了为首的几个记者:“你们会害死我儿子的!”

    保安和警局的人上前去控制记者,为首的几个人振振有词道:“我们是新闻工作者,当然具有知情权,法律规定我们进行采访有罪吗?!”

    唐梅气个半死,什么形象气质都顾不上了:“人血馒头好吃吗?你们这群畜生!”

    “唐女士,话不能这么说啊,您当年的成名作,不就是深入虎穴进行一线采访吗?”

    有个记者阴阳怪气的说:“后来您成了正面人物,受到公开表彰,但犯罪分子手里的人质可全都死了,您吃人血馒头都不觉得脏,现在怎么说起我们来了。”

    唐梅气急败坏:“你!”

    现场混乱的不行,等保安和警局联合控制局面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

    胡明阴着脸坐在椅子上,唐梅脸上也是阴云密布,警方紧急商量着应对措施,这时候,胡明的手机却响了。

    众人为之一静,胡明深吸口气,接起了电话。

    “胡先生,你把我说的话当成放屁吗?”

    对方轻轻的笑:“怎么样,警局想到应该怎么对付我了吗?”

    胡明听得眼皮一跳,忙道:“对不起,这件事情我……”

    “是你先违约的,胡先生,”对方根本不听他的解释,轻轻吹了一声口哨,语气轻快道:“我送了一份礼物给你,记得按时查收哦。”

    嘟,嘟,嘟。

    手机另一端传来忙音,胡明额头也沁出了汗珠。

    唐梅眼眶通红,发疯似的道:“怎么办呢?他把小海怎么了?!”

    胡明痛苦的捂着了自己的面庞,一句话也没有说。

    当天晚上,唐梅收到了绑匪寄来的礼物。

    是一只血淋淋的断手。

    那属于胡海。

    作者有话要说:  啊,写虐渣好爽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