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191、我娘是龙傲天3

191、我娘是龙傲天3

    燕琅神情坚定的应了一声,谢贵妃见状莞尔,软轿在此时停了。

    燕琅听见谢贵妃的贴身宫人说:“娘娘,到了。”

    轿帘掀开,谢贵妃一提披帛,走了下去,伴随着行走的动作,她发髻上的鸾凤步摇随之轻颤,但脚步始终都是稳的。

    夜色深深,她背影中裹挟着难以言表的孤独,燕琅看得心下感触,跟随着她的脚步,慢慢走了上去。

    ……

    经过了一天时间,燕琅后脑勺上的伤口已经结痂,第二日晨起之后宫人们请了医女来看,说再涂抹两天药就没事儿了。

    蒋良徽被皇太子等人欺负怕了,平日很少出门,燕琅初来乍到,更不愿贸然出去,尤其是她现在身份微妙,被人欺负了皇帝也不会相帮。

    宫人们侍奉着洗漱了,然后便领着她往前殿去跟谢贵妃一道用早膳。

    谢贵妃仍旧是之前的样子,神情淡漠,一言不发,早膳结束之后,才将人领到自己身边,抚了抚她两鬓微乱的发丝:“今天打算做什么?”

    燕琅道:“母妃,我想习武。”

    谢贵妃注视着她几瞬,却也没有深问,只点点头,道:“也好,相比于同龄人,你身子是有些弱,倒不指望你练出什么名堂,能强身健体也是好的。”

    说着,她点了一个三十上下,身形健壮的姑姑出来,向她道:“以后曹英便跟在你身边吧,她功夫不错,指教你还是可以的。”

    燕琅应了一声,又听谢贵妃道:“你既有这个心,便要持之以恒,若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张这个口。”

    燕琅听得失笑,道:“我自然是会坚持下去的。”

    谢贵妃微微颔首,有些赞许的道:“那这样吧,以后上午练功,下午到书房里去,我带你读书。”

    宫里边儿当然是有御书房的,皇子们到了岁数都得过去,但公主们就没那么严苛,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

    童皇后是不识字的,也不觉得有必要叫女儿识字,天家公主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儿子将来要为皇为王,女儿可没这个必要,何必吃这份苦。

    她没什么心思鼓励女儿向学,但是也不拦着,御书房开课的时间早,蒋良月去了几天就嫌早晨冷起不来,最后就不去了。

    她不到那儿去,另外几个坚持去的受凉病了一场,到最后就彻底没人过去了,蒋良徽虽聪慧,但也不想做出头的椽子,更别说皇太子不喜欢她,总是撺掇几个弟弟欺负她。

    谢贵妃精通诗书,这方面对女儿的教导也不遗余力,见蒋良徽不想再去御书房,便隔三差五的叫她往含光殿的书房去进学,倒也学得有模有样。

    说干就干,燕琅既然把话说出来了,谢贵妃就叫曹英将她领到院子里去,拉开架势准备习武。

    曹英见她年纪小,也不为难,就从马步开始,最先是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等她坚持的久了,再增加到半柱香,一炷香。

    谢贵妃儿时也曾经这样练过,知道这姿势看起来简单实际却难,也做好了女儿坚持不下去的准备,一盏茶喝了将近半个时辰,却见外边儿宫人入内,低声道:“公主极有韧性,可见是铁了心要习武的。”

    谢贵妃听得默然,眼睫垂下,复又抬起,最后才说:“也好。”

    她身边的嬷嬷叹道:“咱们公主是被人欺负狠了,心里又委屈,如若不然,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憋得出这么一股劲儿来……”

    “她都九岁了,也不算小了,”谢贵妃嘴角扯动一下,自嘲道:“人活一辈子,谁没受过委屈呢。”

    嬷嬷怔了一怔,眼泪情不自禁的掉下来了,她赶忙擦掉,哽咽着道:“公主啊。”

    这一声“公主”,显然是在叫谢贵妃了。

    国破家亡,昔日的皇朝公主不得不委身臣子做妾,这其中的心酸与艰难,尤其是寻常人所能想象的。

    嬷嬷哭了,谢贵妃反倒自若起来,抚了抚发间朱钗,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抚慰般的拍了拍嬷嬷的手,谢贵妃道:“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咱们且走且看。”

    蒋良徽这副身体有些柔弱,燕琅扎了一上午马步,下午跟随谢贵妃习字的时候腿都在抖。

    她不出声喊苦,谢贵妃也不会主动询问,叫她写了三十张大字,然后才叫坐下,开始给她讲《史记》。

    谢贵妃美貌绝伦,即便有着前朝皇女这样略带禁忌的身份,也极得皇帝宠爱,真正的皇后之下第一人,燕琅每天都不出门,只留在含光殿里习武练字,倒是一点委屈也没受到。

    四月二十七是庄太后六十大寿,皇帝是个孝子,令在含章殿设宴,百官及家眷入朝恭贺,又特意嘱咐了皇后,叫操办的热闹些。

    等到这天清晨,燕琅早早就被叫醒了,换了身鲜艳的衣裙,跟谢贵妃一道往含章殿去拜见庄太后。

    庄太后面颊圆润,人看起来也富态,只有两鬓略微透出的银色,彰显出她已经上了年纪的事实。

    燕琅跟谢贵妃一道入殿的时候,庄太后正跟童皇后说话,婆媳两个搭着手,看起来极亲热的样子。

    章太后笑呵呵的嘱咐儿媳妇说:“等平荆娶了媳妇,你也就是正经婆婆了,再过两年抱上孙子,保管你天天高兴。”

    皇帝已经降旨为皇太子赐婚,再过几个月太子妃便要入宫,庄太后这话可算是说到了童皇后心坎上,心里得意,脸上却还是温和谦逊的。

    “儿媳想抱孙子,那还有的等呢,哪里比得了您老人家被菩萨庇佑,儿孙满堂,福气厚重?”

    庄太后被哄得极为开怀,又叫了童皇后所出的庆国公主到自己身边坐,心肝肉儿的搂着心疼的不行。

    燕琅跟谢贵妃一道进去,屈膝见礼,余光就见庄太后脸上有些不自在,下意识的直起了脊背,叫自己显得凛然端正些,然后才道:“起来吧。”

    谢贵妃恭谨的垂着头,说了声“是”,便与燕琅一道起身,还没来得及落座,就听庄太后道:“哀家这儿缺个人侍奉膳食,谢氏,你过来。”

    殿内安静了几瞬,众人神色各异,童皇后神情中难掩讥诮,蒋良月更是捂着嘴直接笑了出来。

    燕琅听得心头一跳,侧目去看,却见谢贵妃面不改色,应声之后,到庄太后身边去,自宫人手里接了筷子,侍立在她身边。

    随从的宫人几不可见的推了燕琅一下,她回过神来,按捺住心里的难过,坐到了自己的席位上。

    蒋良月伏在庄太后怀里,眼珠子滴溜溜在转,指着她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庄太后几人便齐齐笑了起来。

    燕琅的心更沉了。

    皇帝来的有些晚,瞥见谢贵妃所站的位置,怔了几瞬,脸上闪过几分为难与不忍,近前去向庄太后见礼祝寿后,低声道:“母后,贵妃……”

    庄太后最看不上的就是谢贵妃那股傲气样子,大荣都灭了多少年了,还在摆那副公主的臭架子,言行都一板一眼的,好像全天下就她最有修养,最懂规矩似的。

    可她怎么也不想想,大荣已经是过去的事儿了,现在她只是一条丧家之犬,是自己儿子的妾侍,有什么资格再摆出那副模样?

    她就是想要作践谢氏,就是要叫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身份!

    还有,庄太后心里不愿承认:她就是享受那种可以居高临下作践前朝皇女的快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谢氏她父亲当年满京都的给女儿选婿,非要找一个德才兼备,仪容出众的配她才行,结果怎么着,还不是给自己儿子做了妾?

    现下见皇帝说情,庄太后脸色显而易见的冷了下去,作势起身要走:“罢了罢了,哀家老了,哪里比得上谢氏貌美动人,会讨皇帝喜欢,我这样见不得人的老东西,还是回去自生自灭为好!”

    她这么一说,皇帝赶忙服软,连声道:“大喜的日子,母后千万别生气,贵妃原本就是妾侍,侍奉您也是应该的。”

    庄太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坐了回去。

    这场小小波动发生的时候,燕琅只坐在原处当个木偶人,目光不易察觉的看看面色平淡的谢贵妃,忽然间就明白了她的心酸与无奈。

    贵妃如何,盛宠又如何?

    在这座宫阙里,她永远都只是属于皇帝的微不足道的点缀,他会赏赐她看似光鲜亮丽的荣宠,但真正实打实的东西,却分毫都没有给予。

    蒋良徽经常被皇太子他们欺负,谢贵妃知道,可她又能怎么办呢?

    最多也就是叫女儿少出门,终日留在含光殿罢了。

    深宫寂寂,谁不是可怜人呢。

    宫宴开场没多久,便有内侍在殿外唱喏,道是并州都督何元凯来京献捷,恭贺皇太后六十大寿。

    燕琅不知道这位并州都督乃是何人,只是见皇帝有意安排他在此时出现,想必是有意向皇太后讨个彩头了,抬眼去看,果然见庄太后喜笑颜开,看似谦虚,实则骄傲道:“哀家当初只是看他生的健壮,像是个能支撑门楣的,就叫皇帝看着赏他个官做,没想到他这样有出息,办下这等大事来。”

    童皇后笑着恭维道:“母后有这样出众的子侄,果然是上天庇护,福气深厚。”

    皇帝也笑了,抬抬手令人宣何元凯觐见,不多时,便有内侍引着一个四十上下的剽悍将军入殿,俯首拜倒,口称万岁。

    皇帝欣然道:“许久不见,表哥更见英武了。”说完,又以其平定西凉,劳苦功高为由,晋从二品镇国大将军。

    庄太后听罢眼眶里涌出泪来,拿手绢擦了擦,欣慰道:“元凯这样争气,来日哀家到了地下,见到父母之后也好同他们有个交代……”

    燕琅听明白了——这个何元凯是庄太后的娘家侄子,皇帝的舅家表哥。

    庄太后寿辰之日,娘家侄子飞黄腾达,这份礼物自然是送到了心坎上,宴席结束之后,还不忘差人将何元凯叫过去,留他在寿安宫用晚膳。

    皇帝知道今天的事情叫谢贵妃受了委屈,当晚便往含光殿去探望爱妃,只是他却想不到,此时寿安宫中又是另一番场景。

    “童家依仗着出了一个太子,早就不将咱们家放在眼里,侄儿此次出征,险些被童家的人暗害,”何元凯在寿安宫吃了几杯酒,便暗示庄太后遣散宫人内侍,低声道:“还有赵家,因为出了一个太子妃,现在也站到了皇太子那边儿,此次西凉之战结束,侄儿派人去库房清点,才发现少了好些刀剑铠甲——负责看守库房的,可正是赵家人啊!”

    庄太后原就是无知妇人,听完就慌了神:“难道童家人想造反?他们竟有这样大的胆子?”

    何元凯目光锋锐,提醒道:“姑母,我们不得不防啊。”

    庄太后心里边儿不禁泛起嘀咕来,一边儿是侄子的提醒和儿子的江山性命,另一边是孙儿和儿媳妇的娘家,略微一估摸,她内心的天平就歪到了前边儿去。

    “春华,去叫皇帝来,”沉吟再三,庄太后道:“元凯好容易回京一次,他这个表弟也该陪着喝几杯酒。”

    宫人应声离去,很快便往含光殿去请了皇帝来,娘俩一合计,心里边儿都有些犯嘀咕。

    皇太子是储君,童皇后是国母,即便心有怀疑,此事也不宜闹大,皇帝再三思量过后,便以犒赏为由使何元凯留京,授京城西卫驻军统领一职,防患于未然,另一边,又暗令心腹探查何元凯所言是否为真。

    皇帝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既是前往寿安宫,想必今晚是不会再回来了。

    谢贵妃却没有任何睡意,取下琉璃灯罩,执着一把剪刀修剪里边儿的灯芯。

    燕琅躺在床上,回想起白天时候发生的那一幕,心里总觉得有些难过,又听说皇帝来了又走,便披衣起身,往书房里去看谢贵妃,只是人到了门前,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谢贵妃瞥见门外的影子,冷冷道:“进便进,走便走,畏畏缩缩像什么样子?”

    燕琅推门进去,轻轻叫了一声:“母亲。”

    谢贵妃看出她未曾说出口的担忧与心疼,不禁心下一叹,伸手过去,燕琅便会意的上前,握住了她纤细白皙的手掌。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谢贵妃注视着她那双与自己相似的眼睛,道:“丢脸不要紧,被人羞辱也不要紧,甘于现状,任人宰割才是最要命的。别人打了你的脸,你跳起来还击,然后丢掉性命,这叫愚蠢,但你若是引而不发,来日十倍奉还,这叫本事。”

    谢贵妃轻笑道:“良徽,明白我说的话吗?”

    燕琅轻轻点了点头。

    谢贵妃伸臂将她搂在怀里,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背,低声道:“回去睡吧,不早了。”

    庄太后的寿辰过后,燕琅的日子仍旧没变,上午去跟曹英学武,下午则去跟着谢贵妃念书,这样平静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终于被五月里一个夜晚的鼓声所击碎。

    咚,咚,咚。

    宫里是禁止鸣鼓的,忽然间发出这等响声,必然是出了意外。

    燕琅有种意料之中的释然,起身穿戴整齐,便听见夜色里传来士卒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进入含光殿之后,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外边还下着雨,雨滴落在大理石地砖上,溅起一朵朵水色的花。

    燕琅推开门走出去,便见院子里站着几十个铁甲军士,头戴斗笠,剑刃出鞘,难掩肃杀之气。

    曹英穿了一身禁军服饰,手中握剑,面冷如霜,见她出门,躬身道:“殿下,主公令我接您去太极殿。”

    燕琅放眼去看,便见含光殿里的宫人内侍皆是眉眼低垂,却未曾显露异色,心里便明白了几分,她点点头,便有宫人前边撑伞,与曹英等人一道,护送她往太极殿去。

    雨渐渐的小了,道路两侧点着的宫灯放着光,看起来阴惨惨的。

    走出含光殿,周围开始出现禁军和内侍宫人的尸体,越是迫近太极殿,死去的人就越多。

    燕琅抵达太极殿前,便见那条排水沟流下的积水几乎全然是血红色的,可想而知此处到底经历了一场多么残忍的血战。

    太极殿到了,铁甲军士守在殿外,那宫人也留下了,只有曹英守在她身侧,随同进入内殿。

    燕琅进去一打眼,便见到了好些熟人,皇帝,庄太后,童皇后,皇太子,庆国公主,几乎所有排的上名号的主子们都被集中在这儿了,神情惶恐的挤在一起。

    谢贵妃衣冠胜雪,鬓边簪了一朵白花,腰悬长剑,正静静注视着大殿正中的龙椅。

    燕琅走上前去,轻轻叫了声:“母亲。”

    谢贵妃回过头去,面孔雪白,目光凛冽,端详了她一会儿,忽的道:“怕我吗?”

    燕琅摇头道:“不怕。”

    谢贵妃又指了指皇帝,道:“怕他吗?”

    燕琅看一眼名义上的父亲,道:“不怕。”

    谢贵妃又指了指殿中倒着的几具尸体,道:“怕死人吗?”

    燕琅坚定道:“不怕。”

    “好,”谢贵妃笑了,抚了抚她的头,道:“还记得这儿的伤是怎么来的吗?”

    燕琅道:“记得。”

    谢贵妃点点头,取下腰间佩剑,伸手递了过去。

    “去,”她指了指不远处被控制住的皇太子,道:“杀了他。”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