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顾北城你等死吧8

顾北城你等死吧8

    常驰口味偏重,其实不太喜欢偏甜的菜式,一听可乐鸡翅这个名字,下意识就觉得肯定发甜,但转念一想这可是厨神做的菜,怎么也得尝一口才行。

    鸡翅是漂亮的焦红色,颜色匀称,光泽油亮,他夹起来送进嘴里一咬,鸡汁瞬间涌出,鲜香味跟可乐的焦糖味道交融在一起,瞬间引爆味蕾。

    好好吃啊,这个真的好好吃!

    常驰话也顾不上说了,抄起筷子夹菜,饿了三年似的狼吞虎咽,其余几个人也差不多,好好的吃饭搞得跟行军打仗一样。

    几道菜的分量都不算少,但也绝对不算多,总共就五个菜,他们三男两女分着吃了,只能算是八分饱。

    他们大快朵颐的时候,燕琅从空间里取了新鲜的草莓、樱桃和葡萄,清洗干净之后摆盘,端着送到了餐桌上,说了声“慢用”,然后就回厨房收拾卫生了。

    水果都是她昨天晚上采摘下来的,一直在空间里边放着,需要的时候取出来,就跟刚摘下来一样新鲜。

    鲜红色的草莓有着牛奶一样的质地,香甜可口,樱桃水润润的,一口咬下去,汁水四溅,葡萄紫晶晶的,饱满的像是珍珠,又弹又q。

    几个人分着把果盘吃完,嘴巴里边儿的饭菜味一扫而空,心肺好像都跟着清爽起来了。

    常驰胃口大,就吃了个七分饱,这会儿就赶忙跑到厨房的透明玻璃前,笑容殷勤的说:“厨神,我能再点单吗?”

    燕琅擦着菜板,说:“不能。”

    常驰吃惊的说:“为什么?”

    燕琅看他一眼,说:“因为我累了。”

    常驰心说这老板可太有个性了,要不是馋虫上瘾的人是他,他都要叫好了。

    揉了揉肚子,他商量着说:“妹妹,你这样做生意可不行啊,你这店是刚开业吧?得打出名气去啊,我们应该也算是最早来的客人了,你应该适当的给点优惠嘛。”

    “我给了啊,”燕琅说:“不是打折了吗?”

    常驰愣了:“什么时候打的折?”

    燕琅指了指贴在桌子上的菜单和价格表,说:“开业酬宾,这就是八八折,半个月之后要涨价的。”

    “……”常驰:“????”

    “妹妹,”他怀疑人生说:“你是真心要做生意吗?”

    “不是啊,我就是体验生活,”燕琅认真的说:“这条街都是我家的,我开餐馆就是图开心。”

    “……”常驰:“????”

    “行,”他竖起大拇指来:“你牛!”

    几个人虽说是皇城根底下长大的,但是倒不怎么傲气,听燕琅这么说,也没强求。

    厨房的玻璃上贴着收款的二维码,俞雯走过去扫了,然后期期艾艾的说:“老板,能给个联系方式吗?”

    燕琅说:“你要这个干什么?”

    俞雯解释说:“我是美院毕业的,在帮家里打理一家美术馆,我感觉你的画都很有灵气,而且根底深厚,想跟你请教一下……”

    燕琅摇摇头,婉拒说:“对不起,我就是个厨子,只想好好开餐馆,不开补习班,叫你失望了。”

    俞雯赶忙说:“我可以支付咨询费的!”

    燕琅说:“不好意思,我不缺钱。”

    接连碰了几次壁,按理说这姑娘也该退缩了,常驰几个人也劝,说那就算了吧。

    俞雯却不肯,固执的站在那儿,继续问道:“您不愿意指点我,是因为要开餐馆吗?”

    燕琅戴上长手套,走到他们吃饭的桌子那儿把碗碟收了,放到洗碗机里边:“对啊。”

    俞雯好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说:“那我能来您这儿打工吗?您抽空指点一下就行。”

    她这么说完,几个发小都愣住了,另一个女生扒拉她一下,说:“俞雯你傻了啊。”

    俞雯不吭声,只定定的看着燕琅。

    燕琅有点被触动了,端详她几瞬,确定说:“我这儿还缺个传菜的,一个月六千,你来吗?”

    俞雯问:“具体的工作时间呢?”

    燕琅想了想,说:“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包两顿饭,双休,节假日不上班。”

    俞雯还没说话,常驰就忍不住问:“妹妹,你这儿晚上不开张吗?”

    “不开,”燕琅说:“我下午得回家做饭,忙不过来。”

    常驰又问:“那节假日你一个人忙的过来吗?”

    燕琅看他一眼,说:“节假日跟双休人多,我不开门。”

    几个人听得满头黑线,常驰忍不住吐槽:“你上班果然不是为了赚钱。”

    俞雯听的笑了,说:“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就来上班!”

    燕琅问了句:“那你美术馆的工作呢?”

    俞雯不假思索道:“叫我爸找别的人干不就行了。”

    “行,”燕琅答应的很痛快:“就这么定了。”

    回去的时候常驰跟其余几个人都觉得有些玄幻,不太确定的跟俞雯说:“雯啊,你真要去?”

    俞雯说:“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

    常驰说:“好好的大小姐不当,跑去饭馆当传菜的。”

    “这是为了艺术,”俞雯满脸憧憬,斜他一眼,说:“你不懂的。”

    这一单生意就是三千多,真有种平时不开张,开张吃一年的感觉。

    燕琅心情好了起来,即便接下来再也没人过来,脸上的笑容都没掉下去,等到了下午三点,她把门一关,带着自己从空间里取出来的菜,开车回家去了。

    孟老爷子这会儿正跟江老爷子下象棋,看见她回来,笑呵呵的打声招呼:“生意怎么样啊?”

    “刚完成第一单,开门红,”燕琅笑着走过去,瞅了一眼棋局,提醒说:“走车。”

    “观棋不语,你怎么连这都不懂,”江老爷子不乐意了,抱怨一句,又反应过来了:“什么生意,小竹干什么去了?”

    孙女不打算把开饭馆的事情大张旗鼓的宣扬出去,孟老爷子也没往外说,这会儿听老朋友问起来,才提了一句:“小竹开了家饭馆,挣钱养家呢。”

    “哎哟,你怎么不早说!”江老爷子一拍大腿:“我去照顾你生意啊,正馋着呢!”

    孟老爷子毫不客气道:“菜很贵,你吃不起的。”

    江老爷子说:“能有多贵啊?”

    孟老爷子就把自己的手机摸出来,找了照片给他看:“价格表。”

    江老爷子看完,脸都绿了:“小竹你怎么不去抢?这也太……”

    说完他又反应过来了,点头说:“不过你手艺好,味道比五星级酒店里的还棒,要这个价格也算是合情合理。”

    燕琅笑吟吟的问他:“江爷爷还去给我捧场吗?”

    江老爷子毫不脸红,说:“我还是继续在你爷爷这儿蹭吃蹭喝吧。”

    孟老爷子哈哈大笑。

    燕琅的小饭馆逐步走上正轨,初步有了一批固定客源的时候,孟兰也正式出院,被苏泽接回了苏家。

    “你先在这儿住着,别太劳累,”苏泽将孟兰抱到床上,深情款款的说:“婚礼的事情我之前就叫人准备了,只是你现在身体不太好,恐怕要往后延迟一下,兰兰,对不起,要叫你受委屈了……”

    “阿泽,你说什么呢,”孟兰神情温柔,闪烁着母性的光辉,摸一下自己还没凸起来的肚子,嗔怪道:“我也是宝宝的妈妈啊,一个仪式而已,哪有我们的宝宝重要。”

    苏泽笑了,摸了摸她的面庞,说:“那你好好休息,我去盯着厨房阿姨给你熬汤。”

    孟兰幸福的点了点头。

    苏母不喜欢孟兰,但也不喜欢白莲婊宋凉,如果这俩人一起掉进河里,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河里通电。

    但现在孟兰怀孕了,那她在苏母心里的地位也就稍稍高了那么一点,这小贱人不值钱,但她肚子里的孩子可金贵着呢。

    如此一来,苏母对待孟兰的态度也就和缓了下来。

    苏家的阿姨眼见着这一幕,转头就打电话把这事告诉收买自己的宋凉了。

    宋凉亲妈是豪门养在外边儿的小三,从小就见多了女人**,耳濡目染之下也学到了一身好本领。

    机缘巧合之下,她得知苏泽曾经出车祸被人救过,却因为暂时失明而没能见到救命恩人的脸,这事儿一听完,她就知道机会来了。

    反正那时候苏泽是个瞎子,事情又过去了那么久,她只要拿捏好时机,叫苏泽发现自己就是当年救过他的善良女孩,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水到渠成了。

    至于苏泽会不会发现不对劲儿……

    这种霸道总裁在女主没有假死带球跑之前智商都是很低的,不足为虑。

    宋凉满心都是嫁入豪门,哪里能容忍孟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b-i'ch-i抢戏,虽说苏泽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但是孟兰怀孕了,苏母又那么想抱孙子,万一他拗不过自己亲妈,真的娶了孟兰呢?

    不可以!

    宋凉面孔扭曲,露出了恶毒女配的标配神情:“孟兰,你永远都别想抢走我看中的男人,下地狱去吧!”

    ……

    这天是个好日子,苏泽跟苏母一起去给苏建安上坟,孟兰还被嘱咐要好好休养,也就借此避开了这项很明显会叫她尴尬的户外活动。

    苏泽跟苏母一走,阿姨就打电话告诉宋凉了,过来一个小时,穿着一身白色裙子的宋凉就出现在了苏家的别墅里。

    房门被人在外边儿敲了两声,孟兰说了声:“进来。”扭头一看,就见一个面容娇柔的女人出现在门前,她耳畔佩戴了一副精致的珍珠耳环,头上戴着渔夫帽,看起来楚楚可怜,很有些娇弱风情。

    孟兰心头一突,说:“你是……”

    “孟小姐是吗?我是来探望你的,”宋凉微笑着走过去,自顾自坐在了沙发上:“听说你流产了?身体恢复些了吗?”

    孟兰听得一愣,眉头蹙起,道:“我之前的确遇上了些意外,但是并没有流产。”

    她慈爱的摸了摸肚子,说:“我的孩子很好,医生说它很健康。”

    “怎么,你不知道吗?”宋凉神情诧异:“你怀的是双胞胎,流产了一个,肚子里还有一个呀。”

    孟兰呆住了。

    半晌过去,她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快出去,我要叫人过来了!”

    “天呐,你真以为自己没流产吗?”宋凉捂着嘴笑:“流了那么多血,怎么可能平安无事。”

    她在撒谎,她一定是在撒谎!

    孟兰心里这么安慰自己,却又悲哀的发现潜意识里自己其实知道这才是真相,她下意识后退一步,又猛地发觉不对,狼一样警惕的看着她,逼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宋凉无辜的眨了眨眼,说:“我叫宋凉,是阿泽的爱人呀……”

    她声音温柔,却像是一把尖刀,直接刺进了孟兰的胸膛。

    “你胡说!”她声音尖锐,大声反驳说:“我才是阿泽的爱人,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跑到这里来胡说八道!”

    “真可怜,”宋凉怜悯的看着她,说:“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你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为我贡献你的子宫,要不然,阿泽怎么会理你这个可怜鬼……”

    孟兰面色惨白,浑身颤抖着,尖声反驳道:“你简直莫名其妙!林妈,林妈?!快来把这个女人赶走!”

    宋凉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虽然听起来很像母鸡叫,但很多作者都是这么形容少女笑声的。

    她看起来就跟要笑岔气了似的,捂着嘴,怜悯不已:“你真可怜啊,都到这时候了,居然还在垂死挣扎。”

    孟兰简直要发疯了,一个劲儿的叫:“林妈?快来!”

    林妈没有过来,门外却传来了苏泽的声音:“是谁在兰兰的房间里?”

    林妈恭敬的低着头,说:“宋小姐来了。”

    苏泽脸色大变,几步上了楼梯,语气急迫道:“小凉?她怎么到这儿来了?!”

    林妈适时的给孟兰上了眼药:“您快去看看吧,我刚才听孟小姐在大喊大叫,情绪好像已经失控了……”

    苏泽快步走过去,猛地将门打开,就见孟兰一把将苏凉推开,而他柔弱不能自理的苏凉就像是一片纸一样,软软的倒在地上。

    苏泽心脏一痛,眼眶赤红,想也不想就冲了上去,将苏凉拦腰抱起,咆哮道:“叫车去医院,快!”

    孟兰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成了碎片,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她喃喃的说:“原来她说的都是真的……”

    “孟兰,你这个恶毒的贱女人!”

    苏泽目光痛恨,神情冰冷,恶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吩咐说:“带上她,现在就去医院!”

    被人按倒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孟兰僵硬的像是一具木偶,灵魂仿佛已经从身体里离去。

    直到她听见医生问:“苏先生,她怀孕了,孩子怎么办?”

    孩子……

    孟兰猛地回过神来,目光哀求的看着苏泽,颤声说:“阿泽,不要,求你了,不要!”

    苏泽面如冰霜,看也不看孟兰,便说:“打掉不就行了?我只要小凉给我生的孩子!”

    孟兰目光惊痛,意识仿佛也化为碎片,她嘴唇都被咬破了,嘴巴里尝到了鲜血的甜腥味,却丝毫不觉得痛。

    “苏泽,你跟我在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

    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孟兰问道:“你,你爱过我吗?”

    “我不爱你,一分一秒都没有,”苏泽毫不留情道:“孟兰,别太看得起自己了,你存在的最大价值,就是为小凉供应子宫,这是你的福气,你明白吗?”

    孟兰的心彻底死了。

    她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笑的很凄凉。

    麻药逐渐打进身体,孟兰的意识开始模糊,两行清泪顺着眼角缓缓的流了下去。

    顾北城,你好狠!

    对不起说错了,重来一次。

    苏泽,你好狠!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