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第227章 顾北城你等死吧9

第227章 顾北城你等死吧9

    再次醒来的时候,孟兰睁开眼,看见的就是熟悉的医院天花板,外边的天也黑了。

    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在眼眶了转了转,回想起前不久发生的事情,忽然间泪如雨下,嚎啕痛哭。

    哭泣的动作太大,牵动了腹部的伤口,孟兰原本就不甚红润的脸上霎时间变得惨白,艰难的捂住肚腹,她凄凉的笑了起来。

    她的孩子,就这么没有了。

    前一个孩子走得无声无息,如果不是宋凉告诉她,她甚至都不会知道,而后一个孩子却是被他的亲生父亲害死的!

    因为他要用她的子宫来救他爱的人。

    哈哈哈哈,真有意思!

    苏泽根本不爱自己,他做了那么多,全都是为了那个苏凉!

    原来从一开始,就都是错的!

    孟兰回想起苏泽说过的那些绝情的话,再回想起打进自己身体里的麻药,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仿佛都冷透了,一点热乎气都没有,连眼泪都成了凉的。

    可笑啊,她真是瞎了眼,为了这样一个男人而跟家人决裂,把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

    病房里没有别人,冷清清的,跟上一次她住院时的场景形成了极大对比。

    孟兰心里觉得讽刺极了,挣扎着坐起身,拔掉手背上的针头,穿着病号服离开了医院。

    她想去见见自己的家人,想跟爷爷奶奶和被自己伤害了的姐姐道歉,她怎么会这么糊涂,为了一个苏泽,抛弃了自己在这世界上最亲最爱的人?

    孟兰迫不及待的想见见他们,她一分一秒也不能再等了。

    能帮苏泽做子宫移植,这当然也不是什么正经医院,而是一家黑诊所,门前连公交车都不通的那种。

    孟兰小心翼翼的溜出门去,找了辆黑出租坐上,马不停蹄的奔赴孟家人居住的别墅,半路上嫌它跑得太慢,扛起黑出租连夜赶路。

    燕琅这时候跟孟家老两口一起住,孟家人从前居住的那栋别墅当然是空着的,她唯恐孟兰那小b-i'ch-i臭不要脸,再偷偷摸摸的回去住,连钥匙都给换了。

    孟兰到了地方,就见铁将军把门,院子里野草都长出来了,可见有日子没人住了。

    她站在围栏外边,看着熟悉的家园,脑海里不禁回忆起小时候爸爸妈妈带着她在院子里乘凉的场景,还有她跟姐姐跑来跑去做游戏时候的样子。

    孟兰鼻子一酸,千种滋味涌上心头,原地感慨了半天,终于从包里掏出钥匙来开门,想进去缅怀一下。

    钥匙插进去了,锁却没有开,孟兰楞了一下,把钥匙□□一看,见的确是之前孟家大门的钥匙没错,心里边儿就明白过来了。

    她心里悲凉万千,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出来,随手抹了一把,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开始给姐姐孟竹打电话。

    燕琅早就把这个臭**给拉黑了,这会儿她当然打不过去,孟兰不死心,又给爷爷奶奶打电话,得到的结果却都是一样的,这下子,她是真的绝望了。

    穿着病号服,孟兰像个飘荡的幽灵一样,木然的离开了孟家别墅,走在马路上,连迎面开过来一辆车她都没能发觉。

    夜色渐深,路灯就在这时候亮了起来,俞连开车打这儿经过,路灯亮起来的时候被晃了一下眼,再一回过神来,就见车前边路过一个女人,傻愣愣的都不知道躲。

    俞连吓出来一身冷汗,踩下刹车下去一看,就见马路上躺着个面色惨白的年轻女孩。

    她穿着肥大的病号服,嘴唇上一点血色都没有,那面庞被路灯的光芒照射着,纯洁的跟朵白莲花似的。

    俞连的心脏忽然间颤抖了一下,他不知道这是命运正把舔狗最后不得好死的男配fg挂在他身上,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可怜,一个人晕倒在马路上,肯定是遇上了什么意外。

    俞连有些不忍,把孟兰从地上弄起来,挪进车里之后,载着她去了医院。

    谢天谢地,他去的是正经医院,不是那种进行心肝脾肺肾、甚至是全身换血之类器官交易的黑诊所。

    医生简单的跟孟兰进行检查之后,神情严肃的出来,说:“这位先生,你是她什么人?”

    俞连实话实说:“什么人也不是,我是在路上捡到她的。”

    医生紧皱的眉头略微松了一点,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直接报警了——她腹腔内的子宫不见了,我们有理由怀疑她是从买卖器官的黑恶组织里逃出来的!”

    俞连吓了一跳,看一眼病床上的孟兰,又惊又怜:“怎么会有这种事?!”

    医生严肃道:“这可能涉及到刑事犯罪,我必须要报警。您在这儿照顾她一下,我出去打电话。”

    医生一走,孟兰就醒了,俞连实在是难以想象一个年轻女孩怎么会遭遇这样的噩运,又不忍心告诉她事情,就只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讲了,叫她不要担心医药费的事情,在医院里好好休息。

    孟兰听他说医生已经去报警了,一颗心险些从喉咙里跳出来——她是恨苏泽无情,恨他欺骗自己,可她不想叫他去坐牢。

    毕竟是自己真心爱过的男人啊!

    而且,他也曾经是两个宝宝的父亲,即便是为了孩子,她也不能叫苏泽去蹲监狱!

    孟兰猛地坐起身来,说:“不行,我要走,我现在就要走!”

    俞连赶忙拦住她,说:“你身体太虚弱了,不能挪动!”

    “求求你了,带我走吧,”孟兰抬起脸来,哀求的看着她,眼泪像是露珠一样,顺着她珍珠一样白净的面庞流了下来:“别问为什么,求你了!”

    俞连心软了,为难一会儿,说:“好,我带你走。”

    ……

    孟兰继续进行玛丽苏之旅的时候,燕琅的小饭馆也逐渐有了一批固定的客人,常驰等人也不时的去关照生意,顺便看一看在那儿上班的俞雯。

    燕琅就只在中午开门,等过了两点半,就开始清点当天的收入,收拾餐馆卫生,晚一点再回家做饭,俞雯往往也就趁着这个时候向她请教。

    平心而论,俞雯的画工不错,清新灵动,只是稍微有点飘,不接地气。

    燕琅看了看她画的水墨画,说:“你能力其实是有的,天资也不错,只是见得太少,经历的也太少,就像中学生读鲁迅一样,能看完一整篇,但内在的意思不明白,蕴含的思想也似懂非懂,你得去实践才行。”

    说着,又自己提笔在旁边画了一匹瘦马:“回去好好想想吧。”

    俞雯豁然开朗,高高兴兴的应下来了。

    第二天九点多钟的时候,燕琅开车来到了小饭馆,收拾好东西就正式开张了,哪知没过多久,外边儿就进来几个年轻人。

    为首的女人涂了个夸张的大红唇,下巴抬着,看起来趾高气扬的,后边跟着几个带着纹身的男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

    燕琅闲来无事,正拿着菜刀用萝卜雕花,抬眼看了一眼,就见那女人没急着落座,眼珠子在屋里边转了一圈,看见俞雯时目光忽然亮了一下。

    “俞雯,你真在这儿打工啊?”她满脸不屑:“好好的正经工作不干,非要到这儿来端盘子,搞得跟那些下贱人一样,你也不嫌丢人现眼!”

    俞雯冷着脸说:“w0'ka-i自己双手挣钱吃饭,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你不知道顾客是上帝吗?”女人扯了扯嘴角,傲慢的说:“菜单呢?我要点单!”

    俞雯心里边儿憋着气,正要转身去那菜单,就被燕琅给按回去了。

    她淡淡看那女人一眼,说:“出去,我不做你的生意。”

    那女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嗤笑出声:“哟,给你们家的传菜小妹出气啊?你知道我是谁吗?”

    燕琅说:“不管你是谁,今天都得出去。”

    俞雯没想到她连戴倩的身份都没问,就直接要赶人走,心里着实感动,语气也就硬了:“戴倩,你最好马上就出去,真闹大了,有你好看!”

    戴倩听她这么说,脸色不复之前嚣张,不敢跟俞雯硬顶着说什么,只看着燕琅,阴阳怪气道:“俞雯也就算了,你是哪根葱,敢这么跟我说话?!”

    说完,她吩咐身后几个人:“给我砸了她的店!”

    俞雯脸色一冷:“谁敢?!”

    几个马仔停顿了一下,有些犹豫的样子,戴倩脸色更坏了,重重一拍桌子,说:“砸,不就是赔钱吗?我不在乎!”

    燕琅听得笑了,戴倩刚拍完桌子,她手里边的菜刀就落下去了,“咚”的一声响,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锋利的刀刃贴在戴倩手边,正好触及皮肉,再偏一点,就能剁她半只手下来。

    戴倩出了一身冷汗:“你疯了!”

    “我看是你疯了,”燕琅说:“经历过九年义务教育吗?知道你这是在违法吗?”

    她指了指不远处的摄像头,说:“这儿都一五一十的拍着呢,你是一点都不在乎,对吧?”

    “我有什么好怕的?”戴倩冷笑:“你去播放啊,去宣扬啊,我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燕琅认真的问:“你确定授权我这么做,对吧?”

    戴倩原本只是说句气话,却没想到她会这么问,现在再改口,却是骑虎难下,也就梗着脖子,说:“授权就授权,我怕你吗?!”

    俞雯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二话不说就摸出手机来打电话,戴倩见状反倒怕了,色厉内荏的瞪了燕琅一眼,带着几个马仔灰溜溜的走了。

    俞雯把手机收起来,由衷的说:“老板,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也不会闹出这种事来,你放心,我会跟家里打招呼的,戴倩绝对不敢报复你!”

    燕琅“嗯”了一声:“你也小心点。”

    然后她跟系统说:“把刚才那一段拷贝下来,我要给她来个无限循环。”

    系统最喜欢的就是搞事,听完就说:“放心吧,都包在我身上了!”

    这天店里边儿客人来的不少,俞雯跟她一起忙活完,临走的时候再三致歉,燕琅反倒劝慰她几句,这才送着她出去了。

    俞雯担心这件事牵连到燕琅身上,就去找自己爷爷,把今天这事说了:“我倒是没关系,但要是因为这原因害了孟竹姐,又或者是害她被戴倩针对,那我怎么对得起人家?孟竹姐那么温柔善良,对我又好……”

    “戴家最近跳的也太高了,”俞老爷子目光隐含锋芒,思忖一会儿,说:“你放心吧,我会知会他们的。”

    俞雯松了一口气,第二天高高兴兴去上班,想告诉燕琅这么消息叫她高兴一下,刚走近那条街,就见小饭馆旁边竖着一块一人高的显示屏,以高清画质、无损音效,重复了昨天发生的那场口角,而且还很贴心的给己方的两个人打了码。

    这地方算是首都的中央了,来来往往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有人停下来指指点点,还有人正拍照留念。

    俞雯愣了三秒钟,然后喷笑出来,快步走进餐馆里边,说:“孟竹姐,你不怕戴倩来跟你拼命啊?”

    燕琅自若的擦了擦刀,说:“不是还有你吗?”

    俞雯也乐了。

    时间差不多到了,餐馆正是开始营业,陆陆续续的来了几个熟客,俞雯就忙着点单传菜,就这么过了半个小时,她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往门外一扫,就见自己爷爷拄着拐杖,慢慢悠悠的走进来了。

    俞雯吓了一跳,正准备迎上去,就见俞老爷子冲自己眨眨眼,她会意过来,有些担心的看了眼厨房里的老板,就像是面对寻常客人一样的去点了单。

    毕竟是相处久了的人,也有感情了,过去报菜单的时候,俞雯悄悄向燕琅示意了一下,就见老板往自己爷爷那儿斜了一斜,不知看懂没有,只点了点头。

    俞雯有点心焦,转念一想老板又没有作奸犯科,倒也没必要那么着急,也就重新回到工作岗位,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开始忙碌了。

    俞老爷子上了年纪,胃口其实已经不怎么好了,但这家餐馆的饭菜实在是好吃,接连光盘了两个碟子,他才意犹未尽的发现自己已经吃完了。

    他抹抹嘴,忽然对孙女的现任老板起了好奇心,看她在厨房忙,也没有打扰,站起身来静静观摩饭馆里边儿悬挂着的字画,一边看一边点头。

    店里边儿岁月静好的时候,戴倩已经上了微博热搜榜,没办法,她说的那些话太欠了,态度也太嚣张了,底下的评论全都是谴责,一水儿的嘲讽不平。

    “还‘跟那些下贱人一样’,劳驾,人家凭劳动挣钱,怎么就下贱了?我看这话特别适合反弹给你!”

    “楼上慎言,人家可是说砸店就砸店,大不了就赔钱的主儿呢!”

    “还是老板刚的好,这种人一看就是没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

    “话说,有谁知道这女的是谁吗?也太嚣张了吧,京城这地界都敢这么玩!”

    评论底下推测纷纷,系统则趁机把自己搜罗到的八卦新闻一起发了出去,从戴倩读中学的时候搞校园霸凌,到她高中毕业之后去整容,再到高中成绩差的一批,却还是读了重本高校,再到她行事张扬,屡次违反交通规则,还没有被吊销驾照的不良记录,不一而足。

    “卧槽,好像不小心吃到一个大瓜!”

    “中学的时候搞校园霸凌,扒光同校女生的衣服,把人折磨疯了,这个还是人吗?学校干什么去了,居然没开除,毕业的时候还成了优秀毕业生????”

    “……这大概就叫做人间迷惑吧。”

    “就那狗屎一样的成绩,到底是怎么上的大学?说是没黑幕?我不信!”

    “emmm,你们这些网友也太酸了吧,人家开车拖行交警都没事,上个重本怎么了?你还不闭嘴!【狗头】”

    “已经来不及收刀了,厚葬楼上!”

    戴倩身上的槽点之密集,连系统都吓了一跳,然后就美滋滋的头顶几百个小号开始散播消息,还给自己的号都加了权重,通过引导舆论,很快就给整了个爆搜出来。

    热搜一上,戴倩干过的那些事就再也捂不住了,许多认识她的人纷纷出来作证,就没一个说她好话的,等戴家人发觉不对,联系平台方面要求控制的时候,也已经晚了。

    戴家人慌了,戴倩也慌了,毕竟她做的那些事都不算小,拔出萝卜带出泥,真闹大了,只怕连戴家都讨不到好。

    平台方在戴家的影响之下开始撤热搜,但是这反倒进一步刺激了网友的情绪——你要是心里没鬼,你撤什么热搜?

    要不是这个戴倩跟她的家人真的神通广大,怎么会说撤热搜就撤热搜?

    讨论量那么高,热搜排名怎么可能反倒疯狂往下降。

    旧的热搜扯下去,系统很快就刷了个新的上去,戴家又一次开始催促,平台方也是焦头烂额。

    戴家人气个半死,专门把戴倩揪出来,说:“平台方那边我们想办法,饭馆那边你去想办法,要是搞不定,你也就别回来了!”

    戴倩见这次的阵势这么大,是真给吓住了,到了小饭馆那儿,还没进门就见自己的影响正在大屏幕上轮流播放,那清晰度,起码得有480p,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板把视频修了,上边的她格外凶神恶煞。

    戴倩一口牙咬得咯咯作响,正在那儿生气,就听身边忽然有个人指着她说:“她就是那个戴倩!”

    戴倩听得一惊,抬头一看,就见周围人都在看她,脸上是难以掩饰的鄙薄,目光也都透着厌恶。

    戴倩下意识就想跑,捂着脸转身要走,又想起临行前家人吩咐的事儿了,她低着头,强忍着屈辱进了门,低声下气的问:“老板在吗?我想跟她道个歉。”

    俞雯还不知道热搜的事,不禁对戴倩这态度感到奇怪,脸色不怎么好看的走过去,说:“等着。”

    然后又去厨房的玻璃窗前敲了敲,示意燕琅看外边儿。

    戴倩磨磨蹭蹭的走上前去,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我错了,昨天的事情对不起,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往心里去啊。”

    燕琅指了指门外,说:“你可以出去了。”

    戴倩愣住了,说:“我在跟你道歉!”

    “我不接受。”燕琅说:“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吗?”

    戴倩简直要被气疯了,看摄像头照不到这边,就压下声音,威胁说:“我警告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再闹下去,有人收拾你!”

    系统差点笑出声,转头就去剪第二段视频了。

    燕琅则很认真的看了她一会儿,确定对方的确是个智障之后,说:“出去,你拉低了整个店里人的智商。”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