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第234章 我全家都是奇葩4

第234章 我全家都是奇葩4

    山村里晚上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吃了饭就准备睡了,但是想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村子里有狗。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狗这种生物向来机敏,听到点陌生动静就开始叫,一只叫起来,旁边的也跟着叫,到最后全村的狗都开始嚷嚷,想跑都跑不了。

    许家住在村前,倒是省了这个麻烦,至于左邻右舍家养的狗,许招娣都十分熟悉,见了不至于摇尾巴,但起码不会叫嚷。

    燕琅骑上自行车,顺着村前的土路往前走,她身体好,体力强,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就推着自行车到了相隔百里的县城里。

    改革开放的春风一刮,越是繁荣的地方变化越大,大姑娘小媳妇早就摒弃了从前或灰或蓝的旧衣裳,穿上了时兴的喇叭裤,花衬衫,时髦些的还烫了头发,小羊毛卷在肩上一甩一甩的,洋气着呢。

    许老太给许光宗置办的这辆自行车在许家村是一宝,到了县城就数不上号了,街上不时有锃亮的私家车开过去,区区一辆自行车还算什么。

    燕琅找个地方把那辆自行车卖掉,换成三百块人民币揣进腰包,然后就去找了家理发店,叫帮着烫了个头。

    “妹妹,你这头发可真好,乌黑油亮的,”烫头的托尼啧啧称奇,说:“现在时兴的都是小羊毛卷,就跟电影明星黎明珠一样,可靓了,你要不要试试?”

    “不了,”燕琅说:“发尾烫个大点弧度,剩下的别动。”

    “成吧,”托尼说:“烫出来不好看你可别怪我。”

    他嘴里这么说,等真的烫完了却惊艳不已:“妹啊,你是怎么想的,这么一捯饬还真是好看,电视上怎么说的来着,有风情……”

    这时候风气还趋于保守,话一说完托尼自觉失言,赶忙说:“我这个人嘴上没个把门的,妹妹你别见怪。”

    燕琅笑着说了声“没关系”,把钱交了,自己出门去百货市场扫货。

    这时候是七月,天气已经有些热了,她挑了几件时兴的连衣裙,买几双小皮鞋,再购置一点日用品,提一只行李箱在手上,活脱就是个时髦的都市姑娘,即便是王菊芳到了跟前,恐怕也不敢认了。

    离开许家村的时候,除了钱和自行车之外,燕琅就带了两样东西,一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二是身份证。

    录取通知书纯粹是她有意给许家人提供的错误方向,待在身边最大的作用也就是纪念一下,除此之外什么用处都没有。

    系统看她拿出打火机把录取通知书点了,着实被吓了一跳:“你不去念书啊?”

    “念书是为了什么?找工作还是开拓视野,陶冶情操?”

    燕琅说:“我自己是找不到工作呢,还是视野太狭窄?何必去浪费这个时间。”

    “再则,”她懒懒的撇一下嘴角,说:“如果你是王菊芳,一觉睡醒发现我带着钱和录取通知书跑路了,会不会立即组织人手去学校蹲守,非得把我抓回去不可?”

    “……”系统咂舌道:“还真是!”

    燕琅忍不住笑了,伸个懒腰,说:“有去读书的时间,我们不如去干点别的。”

    系统道:“比如说?”

    “你没看过重生九十年代的小说吗?”燕琅往脸上戴了副墨镜,说:“去做来钱最快的事。”

    ……

    对于许家人来说,这一觉睡得实在是有点长,直到阳光照进窗户里边,王菊芳才有些呆滞的睁开眼睛。

    往常时候她起得早,跟几个女儿一起喂猪喂鸡喂牛,整个人忙的团团转,天刚亮就得睁眼,什么时候睡到日上三竿过?

    王菊芳就觉得脑仁有点发懵,还当是自己发烧了,看一眼躺在身边呼呼大睡的丈夫,才发觉可能是出事了。

    “醒醒,快醒醒!”

    王菊芳一个激灵,翻身坐起,推开门就到女儿睡觉房间去了,打眼看见大女儿已经不见踪影,心里边立即就是“咯噔”一下。

    许盼娣跟许来娣都被王菊芳叫醒了,许老太也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门,许大柱却还睡着,原因无非是昨晚上他吃的最多,药劲儿还没过去。

    王菊芳又气又急,舀了一瓢凉水泼过去,许大柱随之惊醒,睁眼一看,就见自己老婆和亲娘呼天抢地的叫嚷:“完了,招娣跑了!”

    许大柱的睡意立即就消失无踪了:“啥?招娣跑了?!”

    许老太气的直骂娘,王菊芳脸色铁青,许光宗跟许来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躲在一边不说话。

    许盼娣身上有伤,歪在炕上偷偷笑了一下,忽然察觉到几分不对劲儿。

    许招娣跑了,那齐家那边怎么办?

    娘跟奶会不会叫她嫁过去?

    她偷眼看看王菊芳,再看看许老太,目光闪烁个不停,脸色也慢慢的白了下去。

    “行啊许招娣,算你有种,”王菊芳压根紧咬,目露凶光:“跑,我叫你跑,我就看你能跑到哪儿去!”

    她顺手抄起一根烧火棍就要出去追,不想堂屋门却没被拉开,她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指定是有人在外边把门给锁了!

    王菊芳心里那把火就跟被浇了一桶汽油似的,烈烈燃烧起来,许老太一双浑浊的老眼闪烁着凌厉的光芒,一把抓住儿媳妇的手,说:“招娣一个大姑娘,又没出过远门,她能到哪儿去?她带了什么东西,身上有多少钱?!”

    这话可谓是一针见血,王菊芳被怒火冲昏的头脑霎时间清醒过来。

    许招娣的东西就那么一点,她迅速的清点了一遍,就发现只少了一身衣裳,再就是身份证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想上大学,那就要坐火车去,只带了一件衣服,就要再买其他换洗的衣裳和日用品,可是钱呢?

    那一千五的嫁妆钱还在自己手里边攥着,她哪来的钱坐车、买东西?

    就像是被蛇咬了一口似的,王菊芳心里边忽然浮现出一个极其可怕的猜测,她目光冷冷在几个孩子身上一扫,说:“娘,你先领着他们去里屋。”

    许老太看儿媳妇这表情,就知道事有意外,领着几个孩子到里屋去猫着,两分钟都没过去,就听隔壁传来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

    许老太听得心头一颤,叫几个孩子在屋里呆着,自己过去一瞅,就见儿媳妇瘫坐在地上,脚边摆这个饼干罐子,里边是一沓红票子。

    肯定是出事了!

    许老太一打眼就看出来了:招娣走得时候,一定是从家里偷了钱,而且数目绝对不会少。

    她正这么想着,就见儿媳妇拳头狠狠的锤着地,声音沙哑而绝望的嘶喊道:“五千啊,这个烂了心肝的狗东西,当初我把她生下来之后就该直接掐死!这个狗艹的腌臜东西……”

    五,五千?!

    五千块钱,整整五十张一百块,拿在手里也是厚厚的一摞啊!

    就许家这种境况,要攒多少年才能攒五千块钱出来?

    许老太听得心脏剧痛,脸色瞬间就白了,人扶着墙软软的倒下去,眼见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许大柱被吓了一跳,王菊芳赶紧过去帮老太太拍背揉胸,等她缓过这口气来,就听许老太失声痛哭:“这个作孽种子!真是上辈子欠了她的,她怎么不杀了我再走?!老天爷啊……”

    许老太哭的伤心欲绝,王菊芳跟许大柱也觉得心头就跟被人剜了肉一样的难受,三个人相对着哭了会儿,还是王菊芳最先缓了过来。

    抬起衣袖胡乱擦了擦眼泪,她恶狠狠道:“我就不信她能跑到天边去!她不是想去上学吗?好,咱们就去她学校找人,她才吃了几年米,还能成了精?!”

    许老太咬着那口掉了一半的牙,拍着大腿说:“大柱在家里顾看农活,叫盼娣跟来娣做饭喂猪,咱们娘俩去找她,我就不信她能藏得住!”

    有那五千块横亘在中间,许招娣就不再是许家的女儿,而是许家不共戴天的仇人了,三人很快就定了主意,然后就开始想法子出去。

    堂屋的门被锁上了,但窗户没锁,为了防盗,上边焊上了两排铁栅栏,大人出不去,但孩子可以。

    许老太把钥匙给了许光宗,叫他从窗户里边钻出去开门,许光宗拱出去往院子里看了一眼,门都没来得及开就哭出声来了。

    “奶,我的自行车不见了!”

    许老太听得脸都绿了,王菊芳也愣了,哄着许光宗把堂屋门打开在院子里一转,左看右看都没瞅见自行车的踪迹,婆媳俩心里边就嘀咕起来了。

    要说失踪的自行车跟许招娣没关系,那这婆媳俩是不信的,可许招娣不会骑自行车,这事儿又不是一宿两宿就能学会的,她带自行车走干什么?

    就为了推着浪费时间?她又不是傻。

    要是想着卖掉换钱,还不如就直接从罐子里多拿点现金呢。

    大门也被燕琅从外边锁上了,但人除了堂屋,再想开大门就简单多了,叫孩子从挡板底下爬出去开了门,王菊芳就小跑着从村前那条路上走了一遍,却没发现什么端倪,再回到家里之后,她小声跟许老太说:“招娣八成是有了相好,叫他带着出去了。”

    许老太心里边也是这么想的,但这事实在是不宜张扬,嘴里边咒骂了许久,又叫儿媳妇回去商量对策。

    五千块钱再加上一辆自行车,许家这一次算是伤筋动骨了。

    第二天许老太就病了,人歪在炕上,脸比纸还白,王菊芳也好不了多少,脸颊凹陷下去,眼珠冒着绿光,像一只中了毒的骷髅。

    “不能就这么放过她!”

    许老太死死抓着儿媳妇的手,咬牙切齿道:“去她考的大学等,去找校长,找老师,一定得把她抓回来,咱们走着瞧!”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