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第241章 我全家都是奇葩11

第241章 我全家都是奇葩11

    沈明杰听得云里雾里,看自己奶奶一眼,再看看自家小叔,虽然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不解的挠挠头,他退后几步不说话了。

    饭菜都是早就准备好了的,这会儿人都到了,沈老夫人就开始张罗着入席,一群人都入了座,边吃边闲话聊天。

    沈老爷子是家里的顶梁柱,他没急着说话,只笑呵呵的听,观望了半天,觉得这姑娘确实是好,就悄悄朝小儿子点一下头。

    沈卓风察觉到了父亲的目光,淡淡一笑,沈老夫人比这爷俩要热心多了,一边帮燕琅夹菜,一边问:“小谢今年多大了,老家在哪儿,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今年二十,家在江苏那边,”燕琅把谢欢的信息说了:“父母都不在了。”

    “啊,”沈老夫人声音一软,歉然道:“对不住,我不知道……”

    “都过去了。”燕琅笑了一笑,说:“没事的。”

    沈老夫人唏嘘着不说话了,沈老爷子就接棒开口。

    燕琅活了几辈子,应付这种老头的经验比应对老太太的多得多,沈老爷子说前一句,她就能接后一句,将近一个小时里,别人都没能插进去嘴。

    说到最后,沈老爷子喝一口酒,意犹未尽道:“小谢很有见识啊,在哪儿念的书,老师是谁?”

    燕琅就说:“我就读到高中,没念大学,倒是我妈妈学识深厚,教了我很多。”

    沈老爷子听孙子说这姑娘还会说德语,下意识就以为肯定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现在一听连大学都没读,只是人家亲妈教得好,就知道她亲妈那边出身肯定不会差。

    谢欢今年差不多二十岁,七十年代生人,那时候想找个会德语的姑娘不比找个三条腿的蛤/蟆简单,算算年月,正好赶上了那场运动……

    老人家更感慨了,叹口气道:“你外祖父肯定相当了不得。”

    谢欢的外祖父和外祖母都曾经是燕京大学的教授,夫妻俩都是从国外回来的,只是他们没遇上好时候,动乱一开始就受到□□,没多久就不堪受辱双双z-i'sa了,也正是因为这老两口去世了,没人帮着运作,谢欢的母亲才不得不留在乡下终老,最后被丈夫抛弃,含恨而终。

    不过这就没必要跟沈家人说了。

    沈老爷子见她不愿详说,也不强求,就顺势转了话头,说起别的事来:“我听明杰说,你这次到燕京,是要做点生意?”

    燕琅说:“有这个意思。”

    沈明杰殷勤的泡了茶送过来,沈老爷子把茶杯放在手心里搁着,和蔼的说:“打算做什么生意啊?不妨说来听听。”

    “各方面都有一点吧,现在已经有了初步目标,”燕琅喝一口茶,把自己之前筹备的事情说了:“如果办得好的话,一来能够带动就业,二来也能提高女性地位,妇女能顶半边天不能只是一句空话啊。”

    沈老爷子听得目光一亮,身板都挺直了:“小谢,国家需要你这样有觉悟的年轻人啊……”

    说完,他看一眼旁边的铁憨憨孙子,说:“你怎么就不能长点脑子,但凡你有小谢十分之一的头脑,我也不至于老的这么快啊!”

    沈明杰:“????”

    我什么都没干啊,怎么就把火力转移到我身上来了!

    他们说正事的时候沈老夫人不插嘴,看出来这姑娘跟自己儿子也刚认识没多久,怕招人抵触,也没刻意撮合,好吃好喝的招待了几个小时,就叫沈卓风把人送回酒店去。

    分别的时候,沈老爷子夫妻俩一块送到了门边,就沈家这样的门第来说,已经是很高的礼遇了。

    燕琅站在院门口向两个老人道别,话刚说了几句,就听不远处有汽笛声传过来,没过多久,轿车的灯光就照过来了。

    她扶着沈老夫人往边上一站,就见那轿车在路边停下了,车门打开,走下来一对中年男女,看情形像是夫妻。

    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一手提着公文包,另一只手从车上搀扶下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见了沈老爷子夫妻俩,赶忙笑着打招呼:“叔,婶,怎么到门外来了?”

    脸蛋富态的中年女人则看向了唯一面生的燕琅,热情洋溢的问:“哟,这姑娘真漂亮,从前怎么没见过?”

    “明杰,”她揶揄的看着沈明杰,说:“好久不见,都领回来女朋友了!”

    沈家人不约而同的看了铁憨憨一眼,后者察觉到不对劲儿,赶忙傻笑着说:“钱阿姨,这是我姐,你可别误会。”

    沈老夫人一巴掌抽在他后脑勺上,解释说:“这是卓风的朋友。”剩下的就看其余人怎么领会了。

    钱春玲一听就明白了,沈家的小儿子从前在特种部队呆着,二十七八了也没结婚,现在带了个女朋友回家吃饭,看样子是好事将近了。

    人家不愿意多提,她也不乱问讨嫌,上前几步拉着燕琅的手,亲亲热热的说:“头一次见,我什么也没带,改天到我家去吃饭,就这么说定了啊!”

    燕琅看她一个劲儿的跟自己说话,却没搭理同坐一车的那对母子,心里边就明白了几分,娴熟的报以笑容,客套的寒暄了起来。

    一见钱春玲只顾着跟燕琅尬聊,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脸皮就抽了一下,咳嗽一声,到沈老爷子夫妻俩面前去说话了。

    “小谢,小谢?”

    燕琅刚跟钱春玲说了几句,就听沈老夫人叫自己,扭头去看,就听老人家说:“你家不是江苏安庄那边的吗?巧了,你罗叔叔当年就曾经在那儿插队,说不定你们还认识呢!”

    燕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系统“噫——”了一声,声音里难掩鄙薄。

    她心头猛地一跳,瞬间意会到了什么,看那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一眼,说:“当初去插队的人多了去了,哪能碰巧都认识?再说我那时候也小,根本都不记事呢。”

    罗建良离开当年插队的地方将近二十年了,隐藏了这么久的伤口忽然间被人掀开,头脑中都情不自禁的轰鸣一声,再看那个年轻姑娘,目光中不禁染上了一抹悲哀。

    他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隐约从那姑娘的话里边感觉到了几分冷淡,禁不住多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有鬼,他心脏忽然跳了一下,这个姑娘跟雨宁长得好像有点像……

    嗯,她也姓谢,跟雨宁一样。

    可是不可能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儿。

    路灯撒下了银色的光芒,罗建良的呼吸有些乱了,他低下头去,遮掩住自己此时的慌乱与忐忑。

    沈老夫人没察觉到空气中的异样,有些惋惜的说:“我以为你们会认识呢,小罗当年是年轻人里边的风云人物,小谢的妈妈连德语都会,都这么出色,说不定是老朋友呢。”

    罗建良原本还强行压抑着心中伤痛而歉疚的情绪,听沈老夫人说“小谢的妈妈连德语都会”,却如同一个炸雷落在头上,当即就失去了意识。

    足足过了一分钟,他才缓了过来,盛夏的夜晚,风都是燥热的,他手掌却是一片冰冷。

    “小、小谢,”罗建良跌跌撞撞的走上前去,两眼发着亮到刺眼的光芒,声音颤抖的问:“你妈妈她,她是不是叫谢雨宁?”

    果然。

    燕琅心下一叹:这个罗建良就是当初抛弃谢欢母女俩,回京另娶的人渣。

    她心里感慨命运的无常,脸上神情却平静如初,只是眉宇间适时的显露出几分诧异:“您认识我妈妈吗?”

    原来她真是雨宁的孩子,也是他的女儿!

    罗建良心里霎时间五味俱全,抛弃妻女的歉疚,被母亲逼迫另娶的无奈,这些年夫妻生活的不顺,还有对于当年美好爱情的追思……

    种种情绪拧在一起,他脸上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情绪纠葛,似喜非喜,似悲非悲。

    这是他的女儿啊!

    当年他离开的时候,她才几岁大,小小软软的一团,会说会笑,会喊爸爸,还会背古诗,哪知道再次见到却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燕琅不知道罗建良现在在想什么,只是看他情不自禁涌满了眼眶的泪水,隐约也能猜到几分。

    现在激动的不行,好像很在乎谢雨宁跟谢欢似的,那当初做什么去了呢?

    但凡他有一点良心,就不会丢下妻女一走了之,这么多年连个信都不给。

    现在谢雨宁含恨而终,谢欢孤零零的病死,他反倒深情款款的装起情圣来了。

    “我,我当年在那插队的时候,曾经见到过你母亲,”长久的寂静惹得周围人都停了口,神色各异的看着他们两人,罗建良却顾不了那么多,目光近乎贪婪的看着女儿的面庞,颤声说:“她现在还好吗?”

    燕琅嘲讽的笑了一下,垂下眼说:“她已经过世了。”

    罗建良的脸色霎时间就白了:“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也有两年了吧,”燕琅说:“我父亲去世之后,她身体就不太好,缠绵病榻十几年,到底也没能再熬下去。”

    罗建良听得愣了一下:“你,你父亲已经去世了?”

    “嗯,”燕琅抚了抚耳边的头发,神情悲恸:“我父亲死得惨啊,出门去赶集,却被车给撞了,听说肠子都出来了,硬是挺了两天才死,好容易埋进去,当天晚上就下了场雷雨,一个炸雷过去,连坟都给劈开了,死不瞑目啊……”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