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我全家都是奇葩13

我全家都是奇葩13

    罗老太瘫坐在沙发上放声嚎哭,不是以往挑唆儿子跟儿媳妇吵架时候的做戏哭,而是知道罗家断子绝孙之后的绝望痛哭。

    钱春玲也在哭,只是没有出声,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流,看着罗老太绝望的模样和罗建良惨白的脸,她打心眼里觉得痛快。

    “罗建良,将近二十年啊,我们做了将近二十年的夫妻,不是二十天,你娘想抱孙子,我难道不想有自己的孩子?你遇上意外,不能生了,我嫌弃过你,提过离婚吗?没有!”

    她擦了一把眼泪,说:“我怕你伤心,连提都不敢提,这些年你娘明里暗里的说我是不下蛋的母鸡我也忍了,她叫我一年四季的喝汤药我也忍了,因为我在意你,我觉得既然我决定嫁给你,就得接受你的家人,她是你娘,是长辈,她把你拉扯大,我退一点也就退了,可你们娘俩真是丧良心,丧良心啊!”

    罗建良捂着脸,既烦躁、又痛苦的说:“已经是这个局面了,你还说这些做什么?钱春玲,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一点——你喜欢翻旧账,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还总提它做什么?”

    “我偏要提,我为什么不能提?!”钱春玲冷笑一声,语气激动道:“这是我当年脑子里进的水,也是我这些年流的泪,我想提就提,你不心虚的话,拦我做什么?!”

    罗老太哭了这么久,哭声也慢慢的小了,嘶哑着嗓子说:“你给我滚,马上从这儿滚出去!”

    “你以为我还想留在这儿?”钱春玲反唇相讥:“要不是想看看你们娘俩到底能有多不要脸,你以为我愿意在这儿看你这副令人作呕的老脸?!”

    罗老太干瘪的嘴唇动了动,色厉内荏的哼一声,别过头去不说话了。

    “小谢,我也是女人,明白你心里是什么感觉——不,其实我根本不能真正的理解你跟你母亲所经历的痛苦,相较而言,你们母女俩才是最委屈的人。”

    钱春玲红肿着一双眼睛,看着燕琅,痛苦道:“话说到这份上,也没什么好瞒着的了,当年我跟罗建良结婚的时候,真的不知道他曾经结过婚,还有一个女儿。那时候他主动追求我,说喜欢我,我被他打动了,这才答应嫁给他,现在回想,我那时候真是蠢!他根本就是为了他自己的仕途,希望借助我们家老爷子的手来帮他父亲翻身……”

    说到这儿,她凄凉的笑了一下,这才继续道:“那时候我们家老爷子还在任上,他对我还有那么点热乎气,那个死老太婆也会做戏,见了人就说我是她亲闺女,叫罗建良好好对我,再后来罗建良他老子翻了身,她就变脸了,话里话外的说挤兑我,说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就跟刷锅水一样,在哪儿都讨人嫌,再后来就越说越过分,我跟罗建良抱怨,他就只知道说那是他妈,叫我多忍让一点,忍忍忍,再忍下去我都要成佛了!”

    燕琅静默不语,沈卓风更不会做声,罗建良在刚见到的女儿面前被妻子把老底都掀了,脸上火辣辣的难堪:“钱春玲,得饶人处且饶人,你适可而止吧。”

    钱春玲置若罔闻,目光冷漠的瞪着他,继续道:“那几年罗建良还肯收敛一下,现在连做戏都不肯了,这个死老太婆说的更直接,就说我这样不下蛋的母鸡应该识相点,主动让个位置,天底下能生孩子的女人多着呢,就她儿子这样的人品相貌,有的人女人抢着要,呵,她还不知道她儿子才是那只没种的公鸡呢!”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无非是看我家老爷子不在了,我爸爸也退居二线,你们觉得能骑在我头上拉屎撒尿了,对吧?!”

    说到这儿,她嘲讽的笑:“这些事小谢不知道,沈上校你是大院出身,肯定心知肚明吧?”

    沈卓风淡淡点一下头,说:“确实是。”

    罗建良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等钱春玲把这些年来积攒的怨气都吐露出来之后,他眉头紧锁,厌恶道:“钱春玲,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听听你现在说的那些话,屎尿屁挂在嘴边,活像是个市井泼妇!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只说我跟我妈的坏处,你怎么不说你自己?处处争强好胜,你从来都只能看见你自己!”

    这一次钱春玲却没有跟他争辩,潸然泪下道:“是啊,我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也曾经满心风花雪月诗词歌赋,我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她泣不成声,却没再理会罗建良,只是向燕琅道:“小谢,你妈妈的事情,我很遗憾,也很抱歉,但今天之前,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母女俩的存在,我不会做抢夺有妇之夫这种鲜廉寡耻的事情!”

    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浸润了两个女人的斑斑血泪,谢雨宁含恨而终,钱春玲面对的也是一地鸡毛,说到底,她们都是可怜人。

    “我相信您不是那种人,”燕琅诚恳道:“您跟罗建良不一样,跟罗家那个老太婆也不一样。”

    她由衷的建议说:“您现在还很年轻,完全可以罗建良离婚,再去组建新的家庭。”

    这时候的人结婚早,谢雨宁还在的话,今年也才三十七岁,钱春玲比谢雨宁还小,撑死了也就三十五岁,她家世相貌也都不错,离婚之后再开第二春并不难。

    “离婚是一定的,至于新的家庭……”

    钱春玲苦笑着摇头:“我是被这桩婚姻折磨怕了,算了算了,一个人到死,清清静静的走也挺好。”

    燕琅听得叹一口气,转向一侧神情恍惚的罗建良,道:“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罗建良回过神来,注视着她那张跟谢雨宁相似的面庞,嗫嚅一会儿,哽咽道:“小欢,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很想你和你妈妈……”

    “……”燕琅:“????”

    桌子上摆着茶壶茶杯,看样子是罗家人出门之前留下没来得及收拾的。

    燕琅倒了一杯冷茶,抬手泼在罗建良脸上,然而在他满脸的愕然神态中,冷笑道:“罗建良,我只想听你怎么解释自己抛妻弃女的事儿,不想听你假惺惺的煽情,有这个功夫我去听一段相声多好,比你说的精彩多了。”

    罗建良慌忙摘下眼镜,掏出手帕来擦脸,又劝慰说:“小欢,你不要对我有这么深的误会,我是你的爸爸,你难道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肯给我?我们的血缘亲情是真的,你一味的追求当年的真相和解释,反倒像是一件冷冰冰的理智机器了。”

    钱春玲听得面露嘲讽,沈卓风的眉宇也不禁蹙了起来。

    燕琅情不自禁的摇摇头,说:“我要是能有你这么不要脸,那该有多好。”

    罗建良痛苦的呼唤她:“小欢!”

    燕琅嗤之以鼻:“罗建良,不管怎么说,你当初抛下我母亲跟我回京,这是真的吧?”

    罗建良流着眼泪,艰难道:“是、是真的。”

    燕琅又道:“这么多年以来,你一封书信,一句话都没有带给我母亲,这也是真的吧?”

    罗建良哽咽道:“小欢,我,我是有苦衷的。”

    燕琅一伸手,说:“愿闻其详。”

    罗建良情难自已,哭声细碎,断断续续道:“我后悔了,真的,跟钱春玲结婚之后,我就一直沉浸在痛苦当中,我发疯一样的想念你和你的母亲,我甚至想过要回去找你们母女俩……”

    燕琅心平气和道:“那为什么没有回去呢?”

    “那时候我已经跟钱春玲结婚几年之久,也离开你母亲几年之久,我想回去看你们母女俩,我连车票都买好了,临上车之前,我又后悔了。”

    罗建良眼眶湿润,声音颤抖道:“时间过去几年,我并不知道雨宁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你们母女俩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我甚至在想——她会不会也已经再次成家,组建了新的家庭?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再回去找她,会不会使得她平静美好的生活变得破碎,也毁掉她的家庭?我不忍心,也不敢拿雨宁的幸福和你的未来去赌啊!”

    “……”燕琅:“????”

    她坐直身体,认真的询问说:“罗建良,你是不是练过什么独家绝技,作用就是能叫自己变得特别不要脸,特别厚颜无耻?!”

    “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软骨头、臭不要脸,面对一丁点挫折就迫不及待的低头跪舔?你不要脸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恬不知耻那是你本心败坏,凭什么用你龌龊的想法去揣度别人?”

    罗建良语气颤抖,但却坚持道:“不,我真的是为了雨宁好,也是为了你好……”

    “把你的狗嘴合上,马上!你不配说我妈妈的名字,也不配再提起她!”

    燕琅扯动一下嘴角,道:“我就奇了怪了,你没找人打听过我跟我妈妈的近况,没打过电话没写过信,你凭什么就自顾自的想着她改嫁之后另组家庭了?你自己学屎壳郎吃屎趴粪,别把别人想的那个恶心!”

    罗建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小欢,你不要把我想的太坏,这对爸爸不公平……”

    “这难道都是我想出来的?!你抛妻弃女是我想出来的?你攀附权贵,欺骗别人感情是我想出来的?我把人利用完了又卸磨杀驴,这是我想出来的?你自己厚颜无耻,自私虚伪,还这样想我母亲,诋毁她早就改嫁另组家庭,这难道是我想出来的?!罗建良,你出车祸不能生孩子这就是报应,就你这种人,生个儿子也没屁/眼!”

    燕琅毫不客气道:“我是真不明白,你可以想象我妈妈改嫁另组家庭,所以退掉车票一走就是小二十年,为什么不能想象她恨你入骨,执意要找到你个龟孙把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我也没见你找个乌龟壳子钻进去,惶惶不安惊惧而死啊?!”

    作者有话要说:    啊,我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昨天的情人节,评论里还有人祝我情人节快乐,诸君,我一没有男朋友,二不能出门,我真的快乐不起来啊_(:3∠)_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