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第249章 当我成为天命之女3

第249章 当我成为天命之女3

    特警冲进来的那一瞬间,凌阳整个人都愣了,等再回过神来之后,就已经被控制住,想要做点什么都是有心无力。

    特警给他铐上手ka0,戴上头套之后,防范严密的押送到了一间特制的拘留室,一个小时之后,针对他的审讯正式开始了。

    “凌阳是吗?”两鬓斑白的老警察坐在对面,神情严肃的问他:“对于在你家中发现的那些东西,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该怎么说呢?

    好像怎么都解释不清。

    但要是什么都不说,局势会更加糟糕。

    凌阳沉默了一分钟,然后说:“是这样的,我之前有去过泰国旅游,从那里请了小鬼回国,你们也知道,干我们这行的,有改名的有求神的,我请几个小鬼回来也不稀奇吧。”

    老警察说:“这种东西是过不了海关的,所以说——你参与走私了是吗?”

    凌阳:“……”

    他艰难道:“不,这、这是公司和经纪人帮忙安排的。”

    老警察点点头,跟同事说:“团伙作案。”

    凌阳:“……”

    老警察没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而是拿出了几张照片,他抽出第一张递过去,上边是供奉着的狐仙画像:“这个怎么解释?”

    凌阳反倒松了一口气:“就跟拜小鬼一样,想火呗。”

    老警察又把他收取、收集起来的鲜血照片拿出来了:“这个又作何解释?”

    凌阳被难住了,嘴唇动了几下,什么都没说出来。

    老警察见状,又把密室里的牌位照片拿出来了:“这个呢,你有什么好说的?”

    他身体前倾,声音加大,极具压迫力的说:“凌阳,我们一定查过了,里边一共有七十四个牌位,都是今年到你家参加过聚会的粉丝,而且很多人都出了意外,你怎么说?”

    “还有这个,”老警察把写着孟绿歌娃娃的照片拿出来往他面前一摔,厉声道:“你又怎么解释?!”

    凌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色青白不定一会儿,干脆就低下头,再也不抬起来了。

    “张处长,我的经验告诉我,这个人有很大的问题,”走出审讯室,老警察神色凝重:“这件案子太诡异了,不是我们能够了结的,请上边找那方面的人来吧,内行人办事要简单的多。”

    化验人员也送了检验报告过来:“经过检验,密室里的血液来自于不同的一百零三个人,而写着孟绿歌的那个娃娃上边的头发,的确来自于孟绿歌……”

    张处长深吸口气,说了声“辛苦了”,转身就进了办公室,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一通电话从首都打到了南方的某座山上,再次从办公室里出来之后,张处长脸上的神色也轻松了下来。

    “准备收网吧,”他命令下属们:“控制住凌阳的父母家属、经纪人以及日常生活中接触密切的那些人,尤其是他的身份特殊,一定要控制住舆论,不要把事情闹大!”

    下属们应声而去,还有人提起了还在待客室的孟绿歌:“那位孟小姐呢,该怎么办?”

    “事情还没有彻底明朗,请她在这里再留一段时间吧,”张处长说:“这几天就先住在招待所,等案子结束再离开。”

    去给燕琅送信的人是李明安,在外边敲了敲待客室的门,他进去之后,就见那女孩正一个人坐在窗边,脸色苍白,眼睫长长,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单薄的蝴蝶,格外引人怜爱。

    他有些不忍,进去把该说的话说了,这才安慰道:“孟小姐,您放心吧,凌阳已经被逮捕归案,您安全了。”

    燕琅向他感激一笑,说:“谢谢你了。”

    李明安被她笑的脸上一红,不好意思的摆摆手,说:“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嘛。”

    ……

    凌阳被逮捕的消息瞒的很严实,经纪人还没来得及发现就跟着被逮捕了,不只是他,跟凌阳走得比较近的公司工作人员也被抓进去了。

    凌阳最近热度正高,能把他签下来的娱乐公司当然也不是泛泛之辈,一听说自家的摇钱树被抓了,立即就开始活动关系,但凌阳摊上的案子太大了,现在影视圈又是寒冬季,谁敢开这个口捞人?

    公司那边没少塞钱送好处,但最后什么用处都没有,有熟人警告公司老板,叫最近老老实实的,别兴风作浪,不然你们家公司能不能开下去是小事,会不会被当成同伙进去蹲两年那可就是大事了。

    熟人这么一说,公司这边就知道事情严重了,再一看凌阳联系不上,凌阳家人联系不上,经纪人也进去了,就知道事情肯定不会小,顾不上别的,先去想办法准备公关了。

    凌阳这会儿人气正旺,通告也多,但这会儿人都被控制住了,想出场除非是能飞天遁地,公司这边没办法,帮着他把违约金交上,从节目里退了出去。

    这一次两次也就算了,次数一多,可不就引人怀疑了吗?

    怎么回事,我家哥哥昨天没去录苹果台的节目,之前海豚台的综艺节目也缺席,最近微博也没更新,他是不是出事了?

    要知道,以凌阳现在的咖位,狗仔都是恨不能24小时盯梢的,从前他们放出那些凌阳的日常糊图出来粉丝们都是一个劲儿的谴责,但现在连狗仔都没图可发了,事情的严重性可见一斑。

    粉丝们慌了神,猜测是自家哥哥出了什么事,再一想凌阳最近牵连到的那些事情,又纷纷到孟绿歌微博底下去骂,说肯定是孟婊太不要脸,整天缠着他们哥哥营销蹭热度,所以才逼得她们哥哥连面都不敢露,只能这么躲着。

    凌阳进了局子,燕琅也落得清闲,摸出手机来刷了会儿微博,就见自己的评论区又被攻陷了,再打开热搜榜一看,黑粉再加上凌阳的女友粉硬生生给她艹出来一个热搜第一。

    #凌阳为躲避孟绿歌倒贴停工#

    燕琅点进去一看,种种言论不堪入目,什么孟绿歌今晚biss,什么骨灰升天,还有人p了遗照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说话的人是大粪成精,连句正常点的人话都不会说。

    系统差点气炸,准备重操旧业弄上几百个营销号冲锋陷阵,却被燕琅给劝住了。

    她说:“我现在有多少钱?”

    “挺多的,”系统楞了一下,然后清点一下,说:“孟绿歌是童星出道,受众不少,代言跟作品也多,去年还成了蓝血品牌的亚洲区代言人,她跟别的艺人不一样,之前有家里撑腰,合同签的很松,钱分的也多,别看现在工作暂停了,几个亿的身家还是有的。”

    “几个亿啊,那我就更不生气了。”燕琅说:“我这么有钱,长得还漂亮,人又年轻,干什么要跟她们对骂,掉不掉份儿啊,找个名律师把她们告上法庭,叫她们赔钱道歉不香吗?”

    “……”系统赞叹道:“我这就去收集证据!”

    孟绿歌现在是落魄了,但从前可没有。

    外人眼里她是孟江和彭丹慈的女儿,年轻漂亮家世出众,背靠着彭家那么一棵大树——别看彭丹慈跟彭老爷子闹翻了,但人家备不住什么时候就和好了呢?

    那可是亲父女,骨肉至亲啊。

    孟绿歌顶着个国民闺女的光环,路人粉也挺多的,虽说中年人和老年人不会为她做数据打call,但见了就能认出来,这不是从前电视剧里那个小姑娘吗?这观众缘别人求都求不到。

    她有家世,有观众基础,表演上也很有天赋,这么三个有利条件在手,炒作的事情从来不干,更不会傍大款找金主,虽说娱乐圈里肮脏的事情不少,但孟绿歌还真是干干净净没什么黑点。

    孟绿歌签的合约快到期了,燕琅没打算再续上,她的经纪人是彭丹慈帮忙找的,圈内很有名气,这几年对她也很关照,现在她跟彭丹慈断了关系,再继续联系下去也是挺尴尬的。

    系统哼哧哼哧的截图拍照收集证据,突然抬头说了句:“秀儿,我来给你当经纪人吧。”

    “当什么当啊,”燕琅舒舒服服的倒在沙发上,美滋滋的说:“把手头的项目搞完,我就退出娱乐圈!”

    系统大吃一惊:“啊?!”

    “这有什么好吃惊的?”燕琅说:“我这么有钱,还年轻漂亮,去享受生活多好,干嘛非得在娱乐圈里混?去大学读书,享受象牙塔里的生活不好吗?滑雪、溜冰不好玩吗?旅游没意思吗?美食不好吃吗?男人的身子不香吗?”

    “……”系统:“????”

    它呆了会儿,说:“好像很有道理!”

    燕琅说:“这不就行了吗,演员这个工作我能做,但是不怎么稀罕,躺吃躺喝当咸鱼不也挺爽的吗。”

    系统:“……”

    燕琅说:“你怎么不说话了?”

    系统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踏马的好酸啊!”

    ……

    最开始的时候,凌阳的粉丝在孟绿歌的微博底下刷屏怒骂,燕琅这边始终没有回应,凌阳那边也一直没动静,粉丝都快把经纪人和工作室的微博炸了,硬是一点回信儿都没有。

    渐渐的,风向就逐渐变了,有人透露出消息,说凌阳犯了事,现在已经被抓起来了,而且说他犯的事情还不小,连经纪人都跟着进去了,他的经纪公司也惹上了麻烦。

    粉丝一听说这消息,立即就炸开了,有的到爆料人底下去轮番咒骂,有的开始到凌阳微博底下求辟谣,还有人疯狂联系经纪人和凌阳的工作室,希望他们尽快发律师函,还凌阳哥哥一个清白,更有甚者直接跑到了凌阳签约的娱乐公司堵门,叫他们别继续装死,出面维护自家哥哥的名誉……

    凌阳的热度确实是大,这么一闹腾,很快就上了热搜,然而即便是登上了热搜第一,也没有任何人出面对这件事进行回应。

    凌阳的身份毕竟特殊,自从他被抓进去开始,政府方面就想着应该怎么控制舆论。

    国家是绝对不可能允许邪教这种社会毒瘤存在的,但如果凌阳真的将自己的粉丝发展成教众,规模未免也太大了,而且影响也太坏,说不定就会影响到华夏在世界上的声誉。

    几个负责人商量过后,还是决定低调处理,不要对社会公开,以免引发轩然大波,所以#凌阳被抓#的热搜挂上去没多久就被撤了,连带着许多跳脚叫嚣的粉丝也被消了号。

    粉丝一看热搜没了,立即就炸了锅,炸完之后就去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底下疯狂流言,说是社会黑幕,迫害有为青年,短短一天时间,硬是整出来几十万条流言。

    那都是政府部门控制下的官方喉舌,又不能关闭评论,负责人知道凌阳涉嫌组织、领导邪教组织,看他这群脑残粉还来自己这边刷屏,气个半死又不能公布事实,憋着一肚子火打电话给邪教举报中心这边商量该怎么办。

    张处长也觉得头疼,毕竟凌阳是个明星,影响力太大,不能等闲视之,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就有领导打电话过去,说是席老先生已经到了。

    一听这话,张处长就顾不上新华社那边了,赶忙领着下属出门迎接,有下属就问:“席老先生是谁?没听说过啊,上边排下来指导工作的?”

    张处长语气崇敬的说:“是上边请来帮我们解决问题的。”

    他领着迎出去的时候,席老先生已经到了,老人家看起来八十多岁的样子,身边跟着两个年轻人,精神矍铄,蓄着胡子,只是颜色跟头发一样雪白,穿了身道家衣袍,看起来仙风道骨,活像是从修仙世界里出来的一样。

    张处长赶忙过去问好:“席老先生,要您专程来一趟,真是对不住,我先在这儿向您道谢了!”

    “没关系,”席老先生和蔼一笑,开门见山道:“先带我去哪个年轻人的家里看看吧。”

    张处长一挥手,说:“行,咱们现在就去。”

    凌阳的家里还保持着之前的样子,那间密室也被人看管起来,没被破坏,席老先生一进门,雪白的眉毛就皱起来了,等到了密室里边见到摆着的那些东西,更是长叹一声:“造孽啊!”

    张处长跟在后边,眼观鼻鼻观心,一句话也不多说,就听见席老先生吩咐陪同一起的两个后生从背包里取了什么符纸和丹砂,抬手划了几下之后就地焚化,没过多久,就听安静的密室里响起了孩子的笑声。

    张处长出了一身白毛汗,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往后退了一点,然后就听席老先生说:“把这里的牌位烧掉,至于这些婴孩,也都好生安葬了吧。”

    张处长说了声:“是。”

    席老先生却拿起了摆在最上层的那个娃娃,端详一会儿之后又给那娃娃翻个身,细看绑在上边的布条上写了什么字。

    张处长不明所以,就只站在一边等候吩咐,席老先生脸上却闪过一抹诧异,抬手掐算一会儿,眼睛也越来越亮:“这个八字难得啊,怪不得会被那后生相中,我活了近百年,第一次遇见这么好的八字……”

    “孟绿歌,”席老先生念了出来,又问张处长:“这就是那个打电话去举报的女娃的名字?”

    前几句话张处长听得云里雾里,后一句却听明白,忙点头说:“对,就是她。”

    席老先生说:“我想见见她,可以吗?”

    他用的是询问的语气,张处长也没替人一口答应,想了想,说:“我帮您问一问吧。”

    燕琅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翻剧本,是她还没来之前孟绿歌接下来的,虽说她打算退出娱乐圈了,但起码也得把答应下来的工作办完,听电话那边张处长把话说完,她一点也没觉得诧异,直接就点头答应了。

    凌阳的姥姥只能算是个野路子,至于凌阳,则是学了点杂七杂八的皮毛,燕琅可不相信国家手里边没有靠得住的专业人士坐镇,不然那些个臭鱼烂虾不得翻天了吗。

    中午燕琅吃完饭没多久,张处长就领着人过去了,她站起来去迎接,就见来的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先生,慈眉善目的,十分和蔼的样子。

    她打了声招呼,席老先生却没开腔,对着她看了半天,才说:“果然是这样!”

    燕琅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个疑惑的神情,席老先生就笑了,有些感慨似的说:“小姑娘,你是有福气的啊,我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见到这种面相。”

    燕琅说:“我要是真有福气,还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都过去啦,”席老先生哈哈大笑,说:“命里有福气是好事,只是福气太重,也不是谁都能承受的,那个凌阳是你命里的一道坎,过不去就要遭难,过去了从此顺风顺水,一世安泰,现在他进去了,你的好日子就来啦。”

    也是,之前的孟绿歌就没熬过去。

    燕琅有些唏嘘,说:“谢谢您,我之前还提心吊胆,听您这么说,也就安心了。”

    席老先生又十分热情的邀请说:“你这样的命格世所罕见,没必要在俗世里折腾,要不要跟我去山上修道,寻觅天机?”

    “不了,”燕琅笑着说:“我还是比较喜欢人间的烟火气。”

    席老先生十分遗憾的样子,但是也没有强求,又跟她说了会儿话,临走前还留了联系方式:“有事的话联系我,相见既是有缘嘛。”

    燕琅客气的应了声,礼貌的把人给送走了。

    席老先生从燕琅那儿离开,又隔着双向玻璃去看了看凌阳,再见到张处长跟中央派下来的几个领导的时候,神情就严肃了许多:“那个凌阳,的确学了些邪门歪道的本事,他那是在给人补命,这事儿丧良心,也是作孽啊,你们仔细查查他身边的人,肯定能发现蛛丝马迹。我看他周身阴气缭绕,只怕害的人不在少数。”

    张处长脸色一沉,轻轻应声,席老先生又道:“那个姓孟的女娃娃……”

    张处长道:“她怎么了?”

    “她的命好啊,还不是一般的好,”席老先生赞叹说:“说的直截了当一点,那是被天道庇护的人,也正因为这个缘故,凌阳才会挑中她。”

    张处长听得半信半疑,他身边一个下属则说:“有这么玄乎吗?”

    席老先生被人质疑了,也没生气,笑呵呵的说:“还真就这么玄乎,过了这一劫,她的福气就来了。”

    那下属多问了一句:“那她从今以后就不会再遇上坏事了?”

    “也会遇上,但是很快就能解决,再坏的情况也会逢凶化吉,”席老先生说:“她是被天道庇护的人,跟老天爷作对,那能有好下场吗?”

    下属成功的酸成了一颗柠檬。

    张处长却想到了另一处去,把席老先生送走之后,他跟几个同事商量:“堵不如疏,与其瞒得密不透风惹人猜测,不如就大大方方的把事情说清楚。凌阳职业特殊,引发的舆论争议会很大,但要是利用好了,能起到的宣传作用也同样巨大,我们不如就从这方面下手,也找个名气大的演员,做一档公众教育专题的节目,你们觉得怎么样?”

    几个同事听得眼睛一亮:“这法子好——你打算找哪个演员?”

    “这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吗?”张处长一指不远处招待所的位置,说:“孟绿歌啊!”

    凌阳的粉丝还在上蹿下跳的帮自家哥哥洗地,闹腾的久了,公众也觉得烦了。

    你一个选秀出身的艺人,要演技没演技,要唱功没唱功,跳舞也一般般,能火起来靠的不就是营销和那张脸?

    成天有人拉踩你家哥哥,蹭他的热度,就他是朵白莲花,跟他合作过的女艺人都被骂的狗血淋头,还有几个直接退出微博了,没有作品还人气直升,这样的人说是朵白莲花你们信吗?

    粉丝成天说我们不约抱走哥哥,你踏马是要抱哪儿去?人都抱走了,现在怎么又说是失踪停工了?

    还有法律人从公众的知情权方面出发,说事情无论如何,政府都应该给个交代,降热搜这种行为并不能将事态抹平,公众需要的是真相,不是息事宁人,也不是粉饰太平。

    凌阳的很多粉丝都转发了后一条微博,然后疯狂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希望能给个正面说法,就这样,在人民群众和凌阳粉丝的大力呼吁之下,当天晚上八点,人民日报的官网微博正式给出了结果:

    经查阳泉籍男子凌阳(身份证号57362**********)及其阳泉籍女友杨莎莎(身份证号57683**********)涉嫌组织、领导邪教组织进行反社会、反人类犯罪行为,性质极其恶劣,影响极其严重,经有关部门核实取证,予以逮捕,特此通报。

    嗯,求锤得锤。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