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追妻火葬场1

追妻火葬场1

    唐浩导演的那部年代剧反响很好,得到了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和最佳编剧四项提名,燕琅是女二号,也装扮齐整出席了颁奖典礼。

    唐浩一见到她就笑开了,热情的拥抱一下之后,说:“哎呀,大老板来了,以后我有剧本的话,你得给我当投资人啊!”

    燕琅笑容灿烂:“没问题。”

    因为是颁奖典礼,女星们争奇斗艳,露胸的露肩的露大腿的应有尽有,燕琅简简单单的穿了件白衬衫,黑色长裤束到腰部,看起来清爽而又干练,但等她出场的时候闪光灯噼里啪啦亮的能把人眼睛照瞎。

    没办法啊,别人走的是明星路,人家走的是资本路,从根子上就不一样。

    女星们也没人显露出不高兴的样子,反而凑过去亲亲热热的说话,与其被某些脑满肠肥的导演和投资商揩油,还不如去孟绿歌那儿碰碰运气,说不定就成了呢。

    奖项这种东西靠实力,但运气也是一部分,燕琅之前扮演的那个角色好评度还挺高的,虽然拍的是倒数第二晚,但是因为卫视平台上播放的时间晚,外界看起来这就是孟绿歌的收山之作。

    她有这个实力,评委方也不想人家临走了还膈应一下,全票通过把奖项给了她。

    颁奖的时候温虹也来了,她拿的是最佳女主角提名,但是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她肯定是拿不了奖的。

    收视率高是一回事,但演技跟角色的完成度是另一回事,之前温虹因为跟孟绿歌**的事情名声大跌,近来孟绿歌作为新晋资本在圈内话语权更重,在有替代的前提下,也没人会冒着得罪孟绿歌的危险去找温虹演戏了。

    这个最佳女主角提名可能就是温虹最后的绽放。

    温虹自己大概也知道这一点,拉下脸来,专门去找燕琅敬酒了:“绿歌,从前咱们有点误会,也是我不懂事,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她笑的谄媚,不知道是因为太不自在还是打了针,脸颊肌肉看起来很僵硬。

    燕琅不是圣母,但也不至于因为之前的事情真要把她整死,温虹得罪过她,现在也收拾过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她点头笑了一下,意思是之前的事情就算是过去了,温虹没想到她这么痛快就点头了,怔楞之余,又起了一点别的意思。

    往前靠了靠,温虹殷勤道:“我听说你公司里有好几个项目?有没有什么适合我的角色?绿歌,我们也是参加过一档节目的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噫,”系统忍不住说:“这人还真是打蛇随棍上,直接就缠上了。”

    “没事儿,”燕琅听得一笑,然后说:“我有办法收拾她。”

    然后她调整一下坐姿,说:“我最近打算拍一部反应娱乐圈现状的电影,女主角不会拍戏,也没有演技,只会瞪眼缩脖子,但是她拉踩**抢资源是一流,也很会奉承投资商和导演,你本色出演就行,要是做得好了,肯定能拿金像奖!”

    温虹脸上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燕琅就跟刚回味过来似的,看她一眼,说:“好尴尬哦。”

    温虹:“……”

    燕琅笑吟吟的说:“尴尬还不快走?”

    温虹僵硬的挤出来一个笑,说了句“打扰您了”,然后赶紧提着裙子溜走了。

    颁奖典礼开始了,主持人站上台去,各种奖项依次宣布,到最佳女配角的时候主持人微妙的停顿了一下,但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这奖项只会花落孟绿歌。

    燕琅连配合一下的意思都没有,镜头扫过来的时候,她稳稳当当的坐在位置上,脸上不激动也不急躁,等主持人宣布了获奖者孟绿歌的名字,就直接上台去领奖了。

    “感谢导演、剧组里的各位前辈和工作人员,”她接过奖杯亲了一口,笑容满面:“当然,也要感谢那么努力的自己。我会继续努力的,谢谢大家!”

    底下掌声雷动,台上光芒璀璨,十八岁的孟绿歌拿的是最佳女配角,但在她的人生舞台上,她永远是当之无愧的女主角。

    彭丹慈在电视屏幕里见证了这一刻,不知怎么,忽然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姚逸云现在正跟她在一起,见状笑着拍了拍老朋友的肩膀。

    这两人心生欣慰的时候,谭明月正咬紧牙根,等待在一个高档小区的门口,夜风有些凉,但此时此刻她的心都是冷的,哪里还顾得上风?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她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见的人,一辆熟悉的轿车开进了小区门口,车门打开,里边走出来的人赫然是孟江。

    他神情温柔,搀扶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两人正亲昵的依偎在一起,而女孩明显鼓起来的肚子更是深深刺痛了谭明月的眼睛。

    孟江,她手指捏紧,恶毒的在心里咒骂,你这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

    孟江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在大众面前,是因为他上了社会新闻。

    一次意外造成的车祸使得他下肢瘫痪,就此失去了行动能力,陪伴在他身边的小四因此流产,也住进了医院。

    嗯,这新闻的内容可以说是十分孟江了。

    “有点讽刺啊,当初嫌彭丹慈强势找温柔小三,现在好容易能跟小三修成正果了,他又去找小四。”

    “他就是想出轨而已,不管身边人是谁都一样,恶心!”

    “我觉得他可能是想要儿子,毕竟谭思远进了监狱,短时间内出不来,即便是能出来,这辈子也毁了。”

    “呃,这都什么年代了,家里也没有皇位要继承啊。”

    底下评论全都是鄙薄嘲讽的,孟江僵硬的躺在病床上,看着病床边泪水涟涟的女人,眼睛里满是即将溢出来的怒火。

    “谭明月,我知道你是找人做的!你这个贱人,婊/子,你……”

    谭明月伸手捂住了他的嘴,眼泪还挂在眼睫上要落不落,即便是人到中年,她也仍然是好看的。

    “孟江,你别这样,”她柔声细语:“你现在瘫痪了,还怎么出去搞女人?即便是生了儿子,也没办法照顾他,扶持他吧?与其再找几个不知根底的女人过来,你还不如就认了命,守着我们娘仨过日子,等思远出来了,我们还是一家人,好不好?”

    谭明月威胁他说:“你非要把事情闹大,只会叫局势越来越坏,也把你两个已经成年的儿女推得越来越远,你说是不是?”

    孟江心里愤恨,又无可奈何,脸色变换一会儿,终于忍无可忍的骂了出来:“贱人!”

    谭明月不吭声,但脸上的神情透着得意。

    小四流产了,孟江给了她一笔钱,直接把人打发走了,谭明月得意的不行,可是没过几天,警方发现肇事司机账户了多了一笔钱,顺着这条线往下一查,就顺理成章的把谭明月揪出来了。

    谭明月进了监狱,理由是故意sha're:n,因为未遂的关系,并没有被判处死刑。

    小四知道这事之后立即就回去闹了——要不是谭明月找人搞出来的这场车祸,她肚子里的孩子就顺顺当当的出生了,那是个男孩,铁定能继承孟江财产的!

    闹,凭什么不闹?!

    谭明月进监狱去跟儿子作伴了,就留下了一个女儿在外边,她也算乖觉,每天都守在孟江身边讨好,见了小四这个害母仇人还会撕会儿逼。

    孟江人都瘫了,也没了作妖的余地,就这么鸡飞狗跳的一天天过下去了。

    拿下了最佳女配奖项之后,燕琅就算是彻底终结了自己的娱乐圈生涯,一边读书一边工作,日子过得美滋滋。

    或许是因为气运真的强,她投资的项目都能赚的盆满钵丰,看中搬上大屏幕的影视作品往往也火的一塌糊涂。

    燕琅仍然维持着自己从前的人脉圈子,不时的约着出来吃吃饭喝喝茶,但是在公众圈里却逐渐低调下去,只有每年福布斯和胡润发布富豪排行榜的时候才会露一露脸。

    可以说是神仙日子了。

    ……

    燕琅睁开眼睛一看,就见身上盖着的毯子掉下去了,她从沙发上坐起来,伸手去拿掉到地板上的毛毯。

    客厅只有黑白灰三种色调,看起来就透着清冷寡淡,不远处的桌子上摆了个相框,里边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梳着两个马尾辫,朝气蓬勃的样子,清新而又美丽。

    我长得还不错嘛。

    燕琅脑海里刚浮现出这个想法,就发现那相框是黑的,显然里边的女孩已经去世了。

    她短暂的怔了一下,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接收了这个世界的世界线。

    原主的名字叫金世柔,是个刚刚开始工作的高中老师,也是本世界的女主。

    金世柔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里,上边还有一个姐姐,她性格温柔,脑袋也聪明,是个平平无奇的读书小天才,一路跳级念完研究生之后相亲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江淼,在父母的催促之下,很快就领证结婚了。

    金世柔父母眼里的江淼是万里挑一的金龟婿,人长得帅,家庭条件好,父母也都是和气人,配自己女儿简直就是委屈了,所以相亲之初就催促着女儿赶快把事情定下来。

    金世柔脾气说好听点是温柔,说难听点就是没有主见,父母这么一说,江淼外在条件也挺好的,她就点头答应了,可是直到进入婚姻之后她才发现理想跟现实是有差距的。

    江淼有个爱的很深的初恋女友,高中毕业的时候初恋车祸离世,他心里边一直忘不了初恋,以后找的女友也都跟她十分相似,最后简直成了魔怔。

    礼貌点来说,就是重度精神病患者。

    江父江母担心儿子出事,专门找了心理医生帮忙治疗,最后的结果就是江淼暂时性的痊愈了,但人却不像当初那样温柔和煦,从性格到表情都冷淡的像是寒冰。

    他没有再谈女朋友,冰封在独属于自己的世界里,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这里。

    江父江母觉得他再这样下去不行,就想着叫他早点结婚生子,有了家庭和孩子之后就会好转,这才有了和金世柔的那场相亲。

    结婚之前金世柔对此一无所知,嫁过来之后面对的就是冰冷而漠然的丈夫和光明正大摆在家里的丈夫初恋照片,江淼经常出差在外,家里的事情都是金世柔一个人面对,她没想到自己的婚姻生活居然会是这样的,迟疑着问了江父江母之后,才知道江淼精神方面存在问题的真相以及在他与初恋的那段感情……

    金世柔接受不了,但也没有办法,她试着用自己的真心来感化江淼,但江淼始终冷漠以对,她努力想温暖丈夫,最后换来的却是在江淼出差的酒店发现他深夜跟另一个女人共处一室。

    那个女人很像他的初恋。

    金世柔强忍着没在酒店里边发作,回家之后才质问丈夫,结果江淼不仅没有任何解释,反而因为妻子言语中涉及到初恋而动手打了她。

    在无望的婚姻中挣扎了三年,金世柔终于决定离婚,但这个决定却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

    金父金母觉得这些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夫妻俩过日子就得磨合才行,屁大点事就离婚传出去叫人笑话,至于所谓的家庭暴力,不就是打了一巴掌吗,又不是少了块肉。

    江父江母则专门去道歉,还送了好多礼物给金家,解释说江淼跟那个女人真的什么都没有,就是单纯的同事关系。

    连金世柔的姐姐都觉得她身在福中不知福。

    刚听妻子说离婚的时候,江淼觉得无所谓,甚至觉得她天真的可笑,等出差回到家里,见到金世柔本人之后,看她坐在自己面前坚定的说要离婚,那颗心才不易察觉的颤抖了一下。

    他的妻子好像比他想象中更加倔强,也更加迷人。

    江淼忽然间不想离婚了。

    接下来又经历了江父江母出车祸事件,金世柔不想叫老人伤心,所以没离婚成功,然后又是金父金母寻死觅活事件,离婚又没成功,最后是金世柔姐姐的孩子升学,专门求江淼帮忙,金世柔就更加张不开嘴离婚了。

    长达三年的冷暴力,永远定格在记忆里的初恋女友,阴魂不散的小三和故意隐瞒骗婚的公公婆婆,再加上心理扭曲的丈夫和强迫性的婚内强/奸,总之就是这俩人来来回回折腾了那么久,到最后又变成了相亲相爱一家人。

    燕琅表示无**说。

    你爱初恋女友你可以一生不婚啊,你可以下去陪她啊,最不济你相亲的时候可以告诉对方啊。

    结婚之前一个屁都不放,结了婚家里不许放婚纱照,光明正大摆初恋的照片,也就是金世柔是个软柿子,找个暴躁girl怕不是要直接把你家给炸了。

    再说后来,你不想结婚你相亲干什么,你直接拒绝啊,结了婚又冷暴力妻子,你还指望别人夸你深情专一很棒棒?

    还有那个女同事,你一个已婚男人有点逼数很难吗?

    半夜三更孤男寡女在一起谈公事,你不知道有个词叫避嫌?

    至于打老婆就更没得洗了,纯粹就是家庭暴力。

    什么,就打了一耳光,没什么大不了?

    那我每天打你一耳光,叫你神清气爽的去上班好不好?

    至于金世柔提出离婚之后搬走,另外又有了追求者,江淼醋意大发喝醉后跑到金世柔的住处去强迫跟她发生关系,这妥妥的是婚内强/奸。

    金世柔最后能心平气和的接受江淼,跟他手拉手共度余生也是够心大了。

    现在的时间线是他们刚结婚一个月,江淼出差在外,家里边就金世柔一个人在。

    按照原剧情线,金世柔这时候委屈又忐忑,应该去江父江母那边哭诉,顺便发现江母身体有异,督促她去医院检查身体的,但换成燕琅就没这个想法了。

    自己儿子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这事江母知道吧?

    自己儿子心里一直记挂着初恋女友,容不下别的女人,这事江母知道吧?

    自己儿子在婚房里摆着初恋女友的照片,这事江母知道吧?

    自己儿子新婚当天看起来像个冷冰冰的死人,晚上都没圆房,第二天就爬起来出差了,然后丢下新婚妻子一个月没回来,这事江母知道吧?

    人家摆明了就拿金世柔当个泄欲和生孩子的工具,用她来拴住江淼,她再巴巴的贴上去,那不是犯贱吗?

    婆婆说我拿你当亲闺女,这话听听就算了,谁要是信了那就是惊天大傻叉。

    金世柔刚刚进入市重点中学当老师,教案还摆在一边呢,原世界里她发现江母身体有异常,陪着去医院检查之后又任劳任怨的在旁边伺候,连带着上课都没精神,被学生们投诉,搞的丢了工作。

    她跟江淼结婚的时候,江家给了一百万的彩礼,金世柔一毛钱都没沾到,全都在金父金母手里,后来金世柔没了工作,也就没了经济来源,娘家人拉偏架,能直得起腰杆离婚,那才叫奇怪呢。

    现在燕琅过来了,第一件要做的就是保住工作,然后才是熟悉环境,想办法赚钱养活自己。

    金家的人就别指望了,自己亲闺女在婚姻中受尽委屈,他们还一个劲儿的劝和,一毛钱都不肯支持,这种父母靠得住,那母猪都能上树。

    系统帮着清点了一下金世柔的财产,只有可怜的三万块,就这还是她研究生时期在导师实验室里做出成绩拿到的奖金。

    没办法,毕竟金世柔也刚研究生毕业,没有正式参加工作,能有三万块就算是不错了。

    燕琅叹口气,翻开课本开始认真备课,又用ppt做了课件,等到第二天开学,就开车到了学校。

    金世柔是个软柿子,但脑袋是真的聪明。

    女主嘛,除去做个小仙女温暖男主的心也得有点自己的特长啊,而金世柔的特长就是聪明。

    有多聪明呢,平常人都是八岁入学念一年级,她八岁的时候就在三年级了,平常人二十二岁大学毕业,她二十二岁已经完成了研究生课程并且进实验室协助老师。

    但是再大的闪光点都架不住自己不争气,耳根子软,金父金母想叫女儿在身边找个稳定工作,她就老老实实的回来了,让她相亲结婚,她也都听从了。

    老一辈眼里的好工作就那么几个,公务员、老师、医生,金父金母考虑了一阵子,就鼓励女儿去当老师了。

    金世柔脑子聪明,考教师证是没问题的,再加上她也算是本地小有名气的天才,当年读书时候的人脉都还在,找了点关系操作一下,就顺顺利利的进了重点中学当老师。

    前边是红灯,燕琅把车停了下来,就听系统说:“金世柔也真够惨的,娘家人靠不住,婆家人又是那么个德行,她自己的脾气又……唉!”

    燕琅淡淡一笑,说:“路都是自己走的,她陷入这种困境,她自己不也要负一部分责任吗。”

    金世柔教的是高二,物理,学校抱有用这个曾经的天才来激励学生的想法,所以就叫她来带这些还差一年半就参与高考的学生。

    燕琅先到学校去报道,级部主任当年教过她,对这个学生印象深刻,寒暄过后还有点奇怪:“你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不申请留校,又或者是找个大公司上班?留在你研究所导师的组里也好啊……”

    燕琅只能说:“我爸妈身体不怎么好,需要人照顾。”

    她这么一说,级部主任就不好说别的了,跟她介绍了一下学校里的规章制度,就领着她去物理组的办公室报到。

    物理组组长当年也教过金世柔,看她最后居然选择回来当老师了,也觉得很难理解。

    办公室里的气氛还算是和睦,燕琅进去之后跟其余老师打声招呼,就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备课了,等到上课铃一响,就拿着课本和教案进了教室。

    这是所重点高中,学生们的资质都不错,燕琅简单的做了个自我介绍,就打开ppt开始讲课。

    她也是当过高考状元的人,活了不知道多少辈子,早就把这些教材吃透了,知道物理这门课程比较枯燥,就尽力讲得生动鲜活一点,深入浅出的叫学生们理解。

    高中级部里边她大概是最年轻的老师了,年岁差的不大,跟学生们比较有共同语言,再加上课讲得的确好,第一节课就跟学生们建立起良好的沟通。

    下了课之后她回到办公室,旁边老师问她:“还顺利吧?”

    燕琅朝他笑了笑,说:“挺好的。”

    金世柔的研究所导师是做太阳能项目的,金世柔之前在他的项目组里接触的也是这个,燕琅没打算在学校这边长久的待下去,那就需要去导师那儿找找关系了。

    她把工作上的事情忙完,查阅过这个世界的相关期刊和文献之后,就开始撰写论文:强化导热相变材料对pvcm热控特性影响研究,这也是金世柔离开项目组之前在研究的方向,燕琅整合处理之后发给了金世柔研究生时候的导师,剩下要做的就是等待了。

    第一天上班感觉还不坏,因为是学校老师,还被发了饭卡和水卡,每个月学校会往饭卡里冲六百块钱,算是老师的福利了。

    燕琅在食堂里吃了晚饭,去超市买了点菜和水果,然后才背上包开车回家。

    不出意外,家里边冷清的连个鬼影都没有,窗帘是黑色的,一拉上之后感觉就像是进了阴间,再加上初恋女友的六七个黑框照片,夏天住在这儿真是要多凉爽有多凉爽。

    燕琅从购物袋里摸出来个苹果,洗过之后“咔嚓”咬了一口:“江淼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系统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三个月之后。”

    “这人有毒吧,”燕琅说:“结婚第二天就跑了,再回来是三个月之后,你这么个德行结什么婚啊!”

    系统说:“要不怎么能表明他对初恋女友的深情呢。”

    燕琅说了声“我呸”,又摸出手机来给江淼发短信。

    为什么要发短信呢,因为江淼说了,不喜欢别人打扰他,有事就发短信,他看见了会回复的。

    燕琅就用金世柔的语调说:家里边冷冷清清的,太空了,我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布置一下吗?

    江淼这时候也才吃完晚饭,看一眼手机上边显示的名字眉毛就皱起来了,看完内容之后,他语气冷漠的回复了一句:不能损坏倩倩的照片,别的你看着办。

    倩倩就是江淼的初恋女友,她叫方倩倩。

    燕琅温温柔柔的回了句“好的呢,我知道了”,然后又问系统:“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系统说:“怎么了?”

    燕琅说:“这个江淼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子,可以说是十分之没有人情味了,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对初恋女友死心塌地,她去世多少年之后还一直记挂着,把自己搞的精神出了问题?”

    “……”系统楞了一下,才说:“或许是因为他很专情?”

    “要真是一心一意的专情,他根本就不会再娶,后来也不会再爱上金世柔。”

    燕琅沉吟几瞬,忽然道:“你说,江淼初恋的死有没有可能跟他有关?”

    系统被吓了一跳:“不会吧?!”

    “那可不一定。”燕琅慢悠悠的笑了:“他这样表现,到底是因为深爱还是因为愧疚,除了他自己恐怕谁都不知道。”

    系统听得心里发毛,下一瞬却听燕琅的声音变得轻快起来:“既然江淼没意见,那我们就好好把房子装修一下吧!”

    她是个勤快人,说干就干,江淼知道自己对不住金世柔这个妻子,所以走之前留了张银行卡给她,燕琅既然打定主意跟他解绑离婚,那这笔钱当然不会带走,干脆就拿来当装修费,叫自己住的舒服一点。

    江淼不是东西,但初恋也挺无辜的,人家都去世了,鬼知道江淼会来这一套啊。

    第二天是周六,不用上班,燕琅把初恋的黑框照片收起来,然后就找了装修队到家里去,说:“家里的装修风格我不喜欢,能砸的都砸掉,能拆的都拆掉,明白我的意思吗?”

    装修队看一眼房子,心里边就开始犯嘀咕,但是世界上奇奇怪怪的人多了去了,物业那边也证实了这的确是房主,那就按照人家的意思来呗。

    燕琅顺手把家里边那些色泽灰暗的家具塞进地下室,然后购置了欧式豪华大吊灯和韩式小碎花沙发垫,安装几个七彩夺魂灯,最后又在把卧室的主色调改成了喜气洋洋的大红色,同色系的床单和被罩,墙上弄了几朵象征着爱情的硕大玫瑰花。

    设计稿递给装修团队,对方沉默了很久,燕琅笑着给他倒了杯水,说:“好看吧?”

    看在装修费的份儿上,对方勉强报以假笑。

    “……”系统木然道:“江淼回来那天我建议你躲出去,不然我怕他把你捅死。”

    “没事,”燕琅喜滋滋道:“他肯定打不过我。”

    “对了,”她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赶忙叮嘱装修师傅:“客厅这面墙空出来,给我弄个画,家和万事兴就行,底下画上牡丹,呃,荷花也可以,色彩要大胆鲜活一点,富有冲击力……”

    系统绝望道:“秀儿,把衣服穿上吧,别骚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今天真的好肥

    pps:提前预警,这个世界会有感情线,1v1,小狼狗那一挂的,不喜欢的话可以跳过去哦_(:3∠)_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