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笔趣阁小说网
首页我让反派痛哭流涕 追妻火葬场2

追妻火葬场2

    装修队在这边热火朝天的忙着,燕琅则拖着行李箱去酒店住宿了,没办法,身体健康第一嘛。

    她在酒店里洗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一觉,第二天起床定了早餐,吃完没多久就接到江母的电话了。

    “世柔,在学校里一切都还顺利吗?”

    燕琅说:“都挺好的。”

    “这样我就放心了,”江母声音带笑,温柔道:“江淼出差在外,周天你一个人在家也怪孤单的,不如就到家里来吧,咱们一起做做伴。”

    燕琅弹了弹指甲,笑吟吟道:“好呀。”

    她化了个妆,提着手包到了江家。

    江父江母都已经退休,现在都在家里,见了她也表现的十分热情:“快进来快进来,咱们是一家人,你可千万别觉得拘束。”

    燕琅进去换了拖鞋,然后就揉出一副怨妇脸来,委委屈屈的说:“才结婚第二天,江淼就走了,接连一个月不回来,我给他打电话他还嫌烦,叫我给他发短信,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丈夫啊……”

    这事儿是江家理亏,江母赶忙拉住她的手,歉然说:“江淼是个重情的孩子,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好孩子,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我这就打电话骂他,怎么能这么办事呢!”

    要是换成从前是金世柔,现在指定就把江母拉住了,但这会儿坐在沙发上的是燕琅,她就假惺惺的擦了擦鳄鱼的眼泪,说:“那妈你一定要骂得狠一点啊。”

    江母:“……”

    江母脸上的慈爱笑容差点没挂住,一方面是被儿媳妇捧到高处没发下来,另一方面她也的确觉得儿子做的有点过分,应该早点从过去的事情里走出来。

    电话拨通过去,响了几声之后就被接起,江淼清冷中带着一点疲惫的声音响了起来:“妈,你怎么有空打过来?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你还有脸问我?”江母心里边对儿子也不是没有火气,听江淼这么问,登时就寒了脸:“结婚第二天就去出差,真亏你干的出来,蜜月没有也就算了,三天回门的时候你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你这是要气死我啊!”

    江淼听得皱眉:“金世柔去找你闹了?我会让她安分一点的。”

    江母听得一阵心虚,看一眼旁边泫然欲泣的儿媳妇,赶忙怒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干脆把你爸你妈一起扔掉好了,免得我们天天烦你!”

    江淼听自己亲妈这么说,也就没办法了,无奈的叹口气,说:“妈,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江母道:“赶快回来,当着我的面给世柔道歉,听见了没有?”

    江淼一听这个名字就觉得厌烦,松了松领带,说:“妈,我的事你别掺和行吗?”

    江母一听他这么说心里就忍不住冒火,她这个局外人尚且如此,更别说儿媳妇这个当事人了。

    果然,江淼的声音刚从听筒那边传过来,江母就听儿媳妇在旁边小声抽泣,委屈的扯了扯自己的衣袖,叫自己这个婆婆主持公道呢。

    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儿媳妇,江母这个婆婆肯定是站在自己亲儿子这边的,要不然当初她也不能刻意隐瞒实情骗金世柔嫁过来。

    可新婚第二天就一走了之的人是自己儿子,婚房里摆着的也是儿子初恋的照片,她怎么着也不能扭曲事实说是儿媳妇的错啊。

    “江淼,我不想跟你打哈哈,”江母严肃道:“你给我个准信,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这话还没说完,她就感觉儿媳妇又在扯自己衣袖。

    江母心里不禁生出几分不快:你受了委屈,我明白,也出面训斥自己的儿子了,你到底还要怎样?

    心里这么想,她脸上却没表露出来,挤出个和煦的笑容扭头一看,就听儿媳妇说:“妈你那些话太温柔了,根本起不到教训的作用,来,照着我手机上的念!”

    江母扭头看了一眼,就见儿媳妇手机屏幕上打了几行字:江淼我艹尼玛,你以为我嫁给你是为了历劫?!新婚第二天就跑路,当晚裤子都没脱,知道的你是牵挂旧情依依不舍,不知道的以为你是阳痿不能人事呢!你挂念初恋女友你早说啊,你z-i'sa下去陪她啊,凭什么要把你的深情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你个骗婚狗货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江母:“……”

    她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说:“世柔啊,你这个措辞……是不是太激烈了一点?”

    “没有啊,我觉得这已经很克制了,”燕琅自己看了一眼,催促说:“妈,快念啊,你之前说的不够狠,照这个念。”

    江母:“……”

    她尬笑了一声,然后说:“哎呀,我听不清对面的声音了,好像是信号不太好……江淼,我先挂了啊,妈妈之前说的话你得挂在心上,就这样,挂了!”

    迅速的挂断电话,江母勉强挤出来个笑:“世柔,改天我再骂他好吗?今天的确是条件不允许。”

    “好的呢,”燕琅认认真真的打开手机备忘录:“妈你说个时间,到时候我来给你提词。”

    江母:“……”

    金世柔你就是上天生来克我的吧?!

    相亲时候看起来温温柔柔的跟个小媳妇似的,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她僵着脸没说话,江父则不满道:“小金啊,婚姻是需要两个人共同维持的,对江淼而言是这样,对你来说也是这样,你不要一味的找江淼的缺点,平心而论,以你的条件能嫁给他,是不是已经算高攀了?有得有失,你得明白这个道理。”

    燕琅呵呵冷笑,站起来说:“爸,您要是这么说,那咱们就掰扯掰扯。相亲的时候可不是我上赶着要嫁给他的,也不是我故意隐瞒骗婚。我们家是没钱,但我家没瞒着你们啊,我条件是不如江淼好,但我也没虚假包装欺骗别人啊。而你们呢?江淼结婚第二天就跑了,家里边摆的是初恋女友的黑白照片,就这两条,你能找出个愿意接手的正常女人我算你厉害!我就说江淼怎么长着人样不干人事,原来根子在你这儿!”

    江父被她喷了个半身不遂,怎一个怒字了得,胸口剧烈起伏一会儿,终于搬出来中老年人恼羞成怒之后的套话:“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家里人都是怎么教导你的?真是不像话!”

    “我就是这个样子,你现在知道也不晚,至于我家里是怎么教导我的,你去我们家当几天儿子不就知道了?”

    燕琅冷笑一声,寸步不让道:“不过我就奇怪了,你能教出来江淼这种儿子,有什么b-i'l-ian说我不像话?”

    “你,你!”江父怒的脸都白了,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她,半天没说出话来。

    江母跟丈夫叫儿子去相亲结婚,就是希望儿子成家之后能走出从前的阴霾,当初选中金世柔,一是因为金家人没什么本事好拿捏,二来就是因为金世柔性子软,一看就是那种受了委屈也往自己肚子里咽的那种,现在见她变身暴躁girl,当场就愣住了。

    她毕竟也活了几十年,饭不是白吃的,知道这事是自家理亏,即便儿媳妇说的过分,也只能忍耐下来。

    难道还能刚结婚一个月就撺掇着儿子离婚?

    虽说男人离婚之后不像女人那样贬值的厉害,但终究也不是什么好名声。

    “好了,咱们各退一步好不好?”江母轻叹口气,拉着燕琅坐下,情真意切道:“世柔啊,这事是江淼不对,我替他给你道歉了,好吗?都是一家人了,咱们得彼此忍让点啊——老江你也是,我们女人之间说话你少掺和。”

    燕琅一屁股坐回沙发上,神情嘲讽的笑了一笑,却没说话。

    江母就去把儿子之前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燕窝和保健品都拿出来了,说:“世柔啊,吃完饭之后你把这些带上,回家去看看你爸你妈,才结婚没多久,老两口肯定也挂念你了。”

    燕琅脸上这才有了点笑模样:“那就谢谢妈了。”

    现在是上午十点半,差不多该准备午饭了,要换成从前是金世柔早就鞍前马后忙里忙外了,现在芯子变成了燕琅她也没偷懒,叫江母歇着,自己殷勤的进了厨房,开始洗菜做饭。

    儿媳妇到了公公婆婆家就得勤快点,手里有活、眼睛放亮,不论能不能做好,起码态度是端正的,对吧?

    燕琅把土豆放在水里泡了会儿,没去皮就直接切块了,又在冰箱里找了块牛腩,往锅里倒了半袋盐之后开始炖。

    厨房里边有茄子,她随便洗了洗,切开之后下锅开始炒。

    江父江母这会儿都在客厅里,江母压低声音劝丈夫忍忍:“这事儿闹大了对江淼也没好处,你就改改那个臭脾气吧,要换成是你,亲闺女嫁出去之后女婿就走了,你心寒不心寒?”

    江父冷笑:“你当那一百万彩礼是白给的?他们凭什么心寒,要不是江淼这个脾气,咱们能看得上这种人家的女儿?”

    江母听得一叹,说:“我原本是希望世柔能把江淼从过去的事情带出来的,没想到她这么没用,不仅没帮上忙,脾气还这么冲,真是……”

    她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头,目光一斜,就见厨房里边火光隐约,看起来就跟火灾现场似的。

    江母吓了一跳,猛地从沙发上弹起来,飞扑着到了厨房门口:“金世柔,你在干什么?!”

    “妈,我不是有意的!”

    燕琅看起来就跟被吓坏了似的,眼眶里含着泪说:“我想把火拧上,结果不小心把方向弄错了,吓死我了!”

    江母闻到满屋子都是糊味儿,下意识想要发作,但是看儿媳妇眼泪都要出来了,到底也忍住了:“以后小心一点就行了,把锅里的菜盛出来吧。”

    “嗯嗯!”燕琅答应一声,伸手把锅盖打开,那股糊味儿霎时间就浓郁了好几个度。

    江母深吸口气,说:“你闻闻这个味,这菜还有法吃吗?别往盘子里倒了,直接弄到垃圾桶里边去吧。”

    “嗯嗯!”燕琅答应一声,就把锅里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往垃圾桶里倒,大概是因为铁锅不太好控制,百分之三十进了垃圾桶,百分之七十洒在了地上。

    江母看着一团狼藉的厨房,心绞痛都要犯了:“你到底会不会做饭啊!”

    燕琅态度十分端正的说:“我可以学啊。”

    “……”江母觉得自己都要冒烟了,一指门外,说:“出去,马上!”

    “那好吧,”燕琅依依不舍的说:“妈,你小心一点啊。”

    她一共就准备了两个菜,一个是土豆炖牛腩,一个是炒茄子,后一个算是废了,前一个看起来卖相倒是还可以。

    江母阴着脸把土豆牛腩端上餐桌,甩着脸子把馒头搁在了一边,燕琅就跟没看见她脸色似的,拍着手赞叹说:“色香味俱全,这么好的厨艺真是便宜江淼了!”

    江母:“……”

    江父:“……”

    你真是一点逼数都没有啊。

    江母给丈夫盛了一碗土豆牛腩,发现土豆的皮都没削,手就忍不住开始哆嗦,强忍着没有发作,把碗送了过去。

    江父吹凉之后吃了一口,三秒钟都没有就全给吐出去了。

    燕琅皱着眉头,不满道:“爸你怎么这样,一点卫生观念都没有,多脏啊!”

    江父连喝了三口水之后才对她怒目而视:“小金,你到底是放了多少盐?!”

    燕琅面露疑惑,自己拿筷子蘸了一点,立即就“呸呸呸”起来:“好咸啊!”

    “这个别吃了,”不等江父江母发难,她就站起来说:“你们等一会,我再去做点别的吧。”

    江母:“……”

    江父:“……”

    江母神情复杂的看了她一会儿,说:“世柔啊,你还是回娘家去看看吧,我跟你爸就不送你了。”

    “这怎么行?”燕琅急忙说:“爸妈你们还没吃饭呢,我哪能这么走……”

    “没事,走吧,”江母帮她把手包拿过去,满脸疲惫的说:“我谢谢你全家了。”

    燕琅说:“妈,你先等等——”

    江母说:“你放心,我们是成年人,知道自己吃饭,饿不到的。”

    “不,”燕琅说:“妈你送给我的燕窝和保健品我还没拿。”

    江母:“……”

    把装燕窝和保健品的袋子拿给儿媳妇,江母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出来:“快、走!”

    燕琅恍若未觉,笑吟吟道:“妈,下星期我休班还来看你啊!”

    江母:“……”

    她深吸口气,说:“不用了,你们都成家了,那就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以后没什么事不用来了,工作重要,我跟你爸能照顾自己。”

    燕琅惋惜道:“那好吧。”

    走出去一段距离,她回头去看,就见江父江母站在门口目送她走,脸色发青,活像是两具长了毛的僵尸。

    燕琅跟系统同时发出了猪叫般的笑声。


同类推荐: 娱乐:开局和四小花旦合租综漫:从圣斗士冥王神话LC开始爱情公寓:学霸女友诸葛大力米花侦探:开局让英理离婚万能女友诸葛大力轮回空间:欺诈万界向往的生活:开局就结婚娱乐:从外卖小哥到巨星